第一百五十章 终极一战

    当赛场那边传来了,大竹英雄要求猜先的时候,所有在二楼观战的棋手们,都觉得非常的不可思议,大竹英雄这是要干嘛!

    其实,潇新宇能够作为大竹英雄现在的对手,没有人比自己更了解对手的了,表面上看,大竹英雄,是不想占潇新宇的便宜。

    其实,说道心眼,大和人比华夏人,只多不少,这就是种兵法,先表示下大方,为自己之后的失败留够足够的借口。

    其次,就是示敌以弱,想让华夏方产生轻视对手的绪。

    再其次,也有麻痹对手的意思在里面。

    本届来台赛,统共出了两个意外,一个是作为华夏方主将的聂老,被潇新宇一不小心给弄进医院了,接下来就是华夏方提出的换人。

    两个意外,既打了大和方一记闷棍,又让大和方猝不及防,大和人,本以为华夏人是给己方送菜,忽略了潇新宇是华夏的围棋新科状元,同时,也忽略了潇新宇年龄。

    大和方,本对于这两届擂台赛的赛果,是志在必得的,所以做了很多故作大方的事,等潇新宇异军突起的时候,大和方对这件事,已经失去了控制。

    坂田荣男当着二人的面,数了一下大竹英雄抓出来的棋子,总计一十六颗棋子,那就是说,潇新宇猜对了,作为擂台赛的守擂方,本来潇新宇是应该拿白棋,后走的,让大竹英雄这么一闹,自己成先手了。

    大竹英雄,把自己面前的黑棋棋盒。推过来潇新宇这边,潇新宇点头致意,接着,他也没有拖时间,“啪”的一下。把棋子拍在了自己的右上角哪里。

    被许进入对局室的记者们,抓紧时间,照相机一通狂拍,大竹英雄,也很给记者们面子,将自己的下一手。很快的下出。

    白棋的第一手棋,也落在了自己的右上角哪里,这个位置,刚好是在潇新宇的左下角,今天给二人纪录棋谱的人,换成了兔子和济公。

    接下来。潇新宇的第二手棋,下在了与星位平行的右下方,小目之上,此时所有人都在猜测,难道潇新宇要祭出,华夏棋手最喜欢的开局“中~国流”吗?

    大竹英雄的第二手,走了个错向小目。这样的走法,是比较平凡的开局走法,说不上好坏,潇新宇接下来的这手挂角,并没有去挂白棋的小目角,而是挂在了自己左下方的白棋星位右侧。

    潇新宇这手三路上的小飞挂角,大竹英雄考虑了十分钟,在四路上单关,应了一手,潇新宇下面这手棋。既没有像那个年代的棋手那样,小飞进角,甚至也没有脱先,他这手棋,往回一个超级大飞。下在了自己下边的星位上面。

    假如是生活在九十年代的围棋好者,对这手棋,并不陌生,这种下法,是小林光一棋圣,本因坊,名人,统治大和棋坛的习惯走法,在当时,被称为“小林流”。

    不过,在眼前的这个时空,小林光一,还没有研究出这手棋的奥妙呢,被潇新宇给借用了。

    此时的大竹英雄,陷入了两难的境地,假如自己下一手,守一个无忧角的话,固然是大和围棋教科书上的首选。

    但是,潇新宇将自己的下一手,一旦走到了中~国流布局,的那个位置上,整个的黑棋,就连成一片了,而自己的白棋,假如在这个局面下选点的话,就很难找到下一手了。势必陷入苦战之中,这是大竹九段所不许的。

    大竹英雄,开始了长达一个半小时的长考,对于这样的局面,作为重生者的潇新宇来说,要给出最佳答案,一点也不困难,毕竟,他是站在无数巨人的肩膀上面,可大竹英雄不是穿越者的份啊。

    最终,大竹英雄,无奈的在潇新宇的右边中间位置,丢下了一颗棋子,潇新宇当然了过去,大竹英雄走了一个最为稳妥的拆二。

    这下子,全盘最大价值的位置,轮到潇新宇动手了。

    潇新宇小飞挂角,这是因为棋子配置的问题,潇新宇挂角的同方向,是自己的星位角,高挂的话,白棋可以考虑在低位三路上选点,进行夹击,这样的话,在局部虽然是两分局面,但是,潇新宇的星位的价值,在远期上看,有着那种即将落空的意思在里面。

    对于潇新宇的挂角,大竹英雄在自己的边上,四路的位置上,飞了一手,潇新宇老老实实的在三路上拆三,把选择权,交给了大竹英雄。

    此时,棋盘上面,二人所走的棋子,不过寥寥数手。

    裁判长,坂田荣男九段,看了看自己的手表,提醒大竹英雄道:“您看是由自己封盘?还是让对方封盘?”

    大竹英雄沉吟了半晌,把时间拖到快要结束的时候,这才说道:“我来吧!”

    坂田荣男,从济公的手里,要过来一张棋谱,递给了大竹英雄,大竹英雄确认之后,把自己的下一手,标注在了棋谱上面,潇新宇当然不会这么无聊的,去偷看对方的下一手,而是快速的走出了对局室。

    潇新宇吃完饭,独自回到了酒店包房里面,结果,沙发上坐着一位,久违了的老熟人——文光正。

    潇新宇赶紧走了过去,问道:“文叔叔,这么久没见,您老忙啥呢?”

    文光正装作很不高兴的样子说道:“我很老吗?你小子,嘴里留点口德好嘛?”

    潇新宇腆着脸一笑道:“您那里老了,结实着呢,壯的不能再壯了!”

    文光正给了潇新宇一个大暴栗,这才说道:“你的事,我都知道了,我最近一直在首都,所以,也没有顾得上关心你的事,你挨处分了?”

    潇新宇道:“您这不是明知故问嘛!河西省体工队里面,难道还有你不知道的事?”

    文光正道:“行了,看到你这心态,我就放心了,另外,我之所以现在过来,就是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看着文光正一脸的笑意,潇新宇一句话脱口而出,“您老,这是要升官了?”

    文光正没有想到,潇新宇一下就给说中了要害,他没有立刻回答潇新宇的问题,而是用双眼视着潇新宇,好一会之后,这才说道:“你小子,神了!”

    文光正说道:“老段要调到首都去了,要不是老席提醒我,我还没有想到,要去首都找关系呢!”

    潇新宇问道:“老段的位置,你有机会坐上去?”

    文光正说道:“基本上已经定了,估计过完元旦,就会宣布了。”

    潇新宇道:“文叔叔,多的话,我就不说了,今天把这盘棋拿下来,就当做送给您的礼物,你看好吗?”

    文光正哈哈大笑道:“你小子,别把牛皮吹破了啊,到时候,看我怎么收拾你。”

    潇新宇道:“您老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在肚里,等着看我的好戏吧。”

    文光正道:“我这个时候来,和你说这事,本就是给你小子打气来着,看到你这个面貌,我也放心了,你去休息,我一会到二楼去。”

    潇新宇把文光正送到了门口,然后说道:“文叔叔,今晚记得请客哈!”,文光正没有回头,大步流星的往电梯口走去。

    这个时候的潇新宇,终于感受到了,守得月明见晴天的那种味道。一条宽敞的阳光大道,正对着自己展开。

    下午两点钟,比赛准时开始,果不其然,大竹英雄的封盘之手,下在了潇新宇拆三的中间位置,那个选点,说打入的话,更加的确切。

    潇新宇在上面盖住,白棋扳出,黑棋切断,白棋三路上面长出,一场激烈的战斗,随即拉开了序幕。

    潇新宇的黑棋,接着这个机会,入侵了白棋的角部,而白棋,对于边上的战果也较为满意,接下来,白棋把战火,烧到了黑棋的星位角那边。

    潇新宇犹如神助,在下面一系列的战斗中,强手,妙手,新手源源不绝的,直接把大竹英雄给炸懵掉了,局势对于白方来说,越来越不利了。

    大和人,也不是那种能够跪着生的人,大竹干脆抛弃了自己以往的棋风,将兵力投入进了潇新宇的大本营之中,于是,一场激烈的围剿与反围剿的战争,拉开了序幕。

    白棋在黑方的重病围困之下,开始表现的促襟见肘起来,顾得了这边,就顾不了那边了,终于,在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之后,白棋好不容易才从黑方的阵营之中,拖出去一小块棋,这时候,大竹英雄分析了一下盘面,白棋已经大差了。

    当大竹英雄很不愿的,投子认输时,二楼的观战室内部,欢呼声响成了一片,这盘决战,华夏国家电视台,是做了现场直播的,在哪个年代,电视机虽然还没有普及到家里面,但全国的各个厂矿企业里面,还是有电视机的,此刻,整个华夏的围棋好者们,都沸腾了。

    擂台赛,终结在了一个16岁的少年手中,这事的新闻价值,就存在这巨大的惑力,而且,可以这样说,从潇新宇下的第一盘棋开始,每一盘棋,等于都是背水一战,假如潇新宇是个中年人的话,这个事,还比较好理解。

    这事,发生在了一个16岁的少年上,就显得有些诡异了,这孩子,需要多大一颗心脏啊!(本站(qidian.)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都市先锋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