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 擂台赛终结者(上)

    欧阳玉坐在了沙发上,然后,潇新宇也跟她挤在了一起,欧阳玉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把潇新宇抱在了自己的怀中。

    欧阳玉一面抚摸着眼前这位,比自己小了好几岁的青年男子,一面内心深处,也充满了一种特别的恋。

    欧阳玉自己也没有想到,二人从认识到相,再到合体双修,所有的时间加起来,仅仅用了不到一年的时间,说实话,自己想想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甚至,二人之间还有了一个生命的纽带加以联系,真要是给自己的父母知道了,她都不知道二老会作何感想呢。

    不过,潇新宇上那种神秘的力量,就好像一盏明灯似得,吸引着自己和众多的女孩子,就像是吸引飞蛾的灯盏那样,即使是投于烈火之中,她们也没有任何的犹豫。

    此刻,一句华夏名言,瞬间就占据了她的脑海,“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吧。”

    作为即将成为孩子父亲的潇新宇来说,目前他的体年纪,仅仅才16岁半而已,不过他的心里年龄,早就远超他的体年龄了,对于孩子们和自己女人们的安排,他现在多少已经做好了准备。

    潇新宇说道:“老婆,我有个想法,跟你商量一下!”

    欧阳玉在潇新宇的额头上,轻轻的吻了一下,这才开口问道:“说吧,看看你有啥好的建议!”

    潇新宇这才道:“亲的,我们把孩子生到香港去吧!这样可以避开国内的一些政策,不过,我头疼的事。还是名分问题,到时候,不好给咱爸妈交代啊!”

    欧阳玉也知道,潇新宇边的任何一个女人,假如需要明媒正娶的话。都会遭遇到巨大的压力,这是一种为当时主流社会所不许的做法,按照潇新宇的理解,假如这事放到20年之后,也就不成其为问题了。

    欧阳玉问道:“在香港生孩子也不是不行,可是我们离得那么远。怎么照顾孩子呢?”

    潇新宇在欧阳玉脸上,也亲了一下,接着说道:“你忘了吗?我爸妈就在鹏城呢,另外梅子和杏子也在那边,他们往返两地,可是很方便的啊!”

    欧阳玉想了一下。貌似,潇新宇的这个提议,还真的有很强的可,欧阳玉点头同意了,不过,要让自己和孩子分开,欧阳玉怎么也舍不得。

    欧阳玉说道:“老公。要不你想想办法,把我调到鹏城或者香港去工作算了。”

    潇新宇也知道,欧阳玉不舍得和孩子分开,而且,就自己现在这年纪,还真的不适合去做那些照顾孩子的事

    潇新宇说道:“这样辛苦你了,也好,等你把孩子生下来,就近照顾会好很多,要不这样吧。等我到了法定的结婚年龄,我们去国外登记结婚吧,国外的政策,比国内人化多了,而且香港还与很多的发达国家。签署了互免签证的协议,以后出国也方便,回头,我去找雷阳想想办法,争取把你的关系也弄到香港去,而且,在香港出生的孩子,一落地,就有了香港居民的份,香港的教育水平,也比国内强不少呢。”

    欧阳玉看到潇新宇考虑的如此周到,忽然之间就有了强大的信心,去面对以后将会遇到的各种困难,女人一辈子最怕的事,就是所托非人,现在自己也非常庆幸,潇新宇是个有始有终的人。

    就在此时,潇新宇忽然感觉到,自己与另外两个女人之间的那种生命联系,有了加速变弱的趋向,原来,美智子她们乘坐的航班已经起飞了。

    那种生命与生命之间的联系,随着飞机的远去,慢慢的,变得越来越弱了,潇新宇这才发现,随着距离的增加,这种联系还是会中断的。

    潇新宇不由得叹了一口气,说道:“老婆,还有一件事,我必须要告诉你!”

    欧阳玉露出了迷惑的眼神,潇新宇很快的,将之前发生的事,一五一十的,说给了欧阳玉听,欧阳玉也没有想到,自己的男人,仅仅就在几个小时之前,竟然会遇到这么离奇的事,这事,几乎让欧阳玉惊掉了下巴。

    欧阳玉问道:“这个事你准备怎么处理?”

    潇新宇道:“我也没有想好,这个事要如何面对,毕竟是她们亲自来找自己借种的,从某些意义上来说,我并不需要承担,作为一个孩子父亲的责任,可是,孩子毕竟是自己的孩子,要说完全无牵无挂的,那是扯淡!”

    欧阳玉想了想,这才说道:“这个事先放一放吧,都说了车到山前自有路,我们现在瞎心,也没有任何解决的办法。”

    这时候,外面传来了敲门声,潇新宇外放真气一探测,原来是李静怡和黄氏姐妹,还有赵雪琴来找他们下去吃早餐,潇新宇赶紧用自己的意念,对着门外的众女,给了一个让她们先下去的指示。

    接着,欧阳玉也感知到了门外的状况,她这才欣喜的发现,自己的功法已经突破到第二层了。

    二人快速的换好衣服,欧阳玉还抽空帮潇新宇把领带打好,因为,华夏围棋队的领导和队友们,也于昨天晚上,赶到了古城,接下来的两盘棋,按照大和方的要求,无论是那方获胜,都将在古城结束这届擂台赛的比拼。

    潇新宇来到了主楼的宴会厅内,华夏围棋队的队友们看见潇新宇来了,都纷纷上前与潇新宇打着招呼。

    正在和陈院长说这话的聂老,对潇新宇说道:“小潇,你下午有空没有?陪我打几盘桥牌咋样?”

    陈院长笑着锤了聂老一记,接着说道:“老聂,你的牌瘾又犯了?”

    老聂打了一个哈哈,这才道:“老陈,你是不知道,别看小潇年纪不大,他的桥牌水平可不是盖的,关键是和他做搭档,那是一个很轻松的活,这小家伙沉稳着呢,很对我的胃口。”

    潇新宇被老聂夸得有些不好意思,潇新宇说道:“聂老。大和围棋队的人,下午就到了,你不去接机吗?”

    聂老说道:“这事,让陈院长去心吧,我也是华夏围棋队的一员,这些行政上的事,我可没什么兴趣。”

    华夏时间,一九八六年十月二十七上午九点整,第二届擂台赛的第十六局的较量开始了,潇新宇所面对的挑战者,是来自于大和棋院本部的酒井猛九段。

    正襟危坐在潇新宇眼前的这位九段棋手,从表面上看,更像是一位资深的学者,他戴着一副金丝边眼镜,显得文质彬彬的,潇新宇的脑中,不由得回忆起,自己之前所观看过的,对方的简历来。

    酒井猛,十二岁开始学棋,他的老师是中冈二郎七段,他是属于典型的,大器晚成的大和职业棋手,酒井猛十六岁才入段,时间是在1964年。

    而到了1981年,他已经成为了大和的职业九段棋手,由于他自己本是东京人,近水楼台的关系,所以在大和的职业棋手之中,他的升段速度也算是比较快的了。

    不过,在那个年代,大和国的顶尖高手,实在是太多了,像酒井猛这种水平的选手,基本上与大和各大棋战的冠军无缘,他是那种真正以棋为生的职业棋手,而且,大和棋坛的待遇,高收入者与低收入者之间的差距是非常大的。

    第十六局比赛的裁判长,仍然由坂田荣男九段担任,比赛的赛场,是位于人民大厦三楼的小会议室,华夏国的国家电视台,以及来自首都的众多新闻媒体,对这局棋给予了高度的关注。

    照例,前5分钟是给记者们拍照的时间,酒井猛和潇新宇二人,都很配合记者们的工作,伴随着“咔嚓、咔嚓”,照相机快门响个不停,房间内记者们手上的闪光灯,也好似雷雨天的闪电那样,闪个不停。

    前5分钟,大家都很有默契,并没有耽搁太多的时间,二人落子如飞,就好像后世在网络上下快棋似的。

    潇新宇扫了一眼裁判席,负责给二人记谱的,是来自于华夏棋院的两位年轻棋手,也是自己的粉丝团成员,罗西和三段和常浩四段。

    酒井猛执黑先行,他采用的布局,是常见的平行型布局,走完错小目之后,直接守了一个无忧角,潇新宇应以二连星。

    接下来,潇新宇在黑棋的小目哪里,高挂了一手,酒井猛在三路上托,潇新宇并没有选择复杂的大雪崩定式,而是外扳了一手,黑棋退,白棋粘上,黑棋在三路上拆一,白棋没有直接拆三,而是对着黑棋的无忧角了过去。

    面对白棋,赤果果的挑衅,黑棋也没有手软,直接夹击过来,潇新宇选择了反夹,黑棋往中央跳了一手。

    战火迅速的在黑棋的一角展开,双方下的都不慢,到中午封盘的时候,战火已经由角部,蔓延到了中腹的位置,对于这样激烈的搏杀,在外面观战的两国棋手,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将局面简化。

    此时,谁也没有办法从盘面上,分析出来,到底谁好谁坏,而双方的棋手,都对本国选手的局面持乐观态度,大家都不知道,下午,一局搏杀激烈的对局,就将呈现在众人的眼前。(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都市先锋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