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英雄本“色”

    ()    两世为人的潇新宇,加上他来自于信息丰富的网络时代,随着大家交谈的深入,众人不自觉的把潇新宇当做了中心。

    潇新宇干脆又叫了几箱啤酒放在一边,请大家放开了喝,反正潇新宇今天的心非常的好,本想打一架的,只是考虑到自己初来乍到,没有必要惹出麻烦,这才亮出了自己的底牌。潇新宇岂是怕事之人!

    人多闹与之相对应的就是人多嘴杂,通过围棋队队友们的转述,李chūn雨和夏寒这才知道,潇新宇不但是救人无数的小英雄,而且年纪青青的潇新宇,竟然成为了全运会新科围棋冠军,这让其余的众人目瞪口呆不说,众人对潇新宇的认识,竟然上升到了大家需要膜拜的层面。

    这件事带来的后遗症,潇新宇自己也是绝难想象的,此刻的潇新宇,在众人眼中,彻底的变成了一个怪物,还好他们不清楚潇新宇的体育天赋,假如他们能看到,潇新宇在游泳馆里和田径场上的表现,他们也许会把潇新宇当做上帝派来的使者。

    潇新宇凭自己的直觉,崔静这个丫头,应该不是属于那种能够安安静静的,规划自己人生的女孩子,可奇怪的是,自从陆月走后,她像换了个人似得,不但话很少,而且整晚都在听大家说话,她自己也很少插嘴,只是做一个忠实的听众。

    潇新宇有些纳闷,于是潇新宇用英语说道:“崔姐姐,你做了一晚上的听众,也该说点什么了吧。”

    潇新宇的这句话,在场能听懂的绝对不会超过三位,崔静自己肯定不在此列,崔静不清楚潇新宇想干什么,于是也用英语答到:“做一个听众,不是很好吗?况且你们谈论的,都是你们男人之间的话题,你让小女子如何开口?”

    潇新宇想了想之后,继续用英语问道:“那么你除了英语之外,还有没有掌握有其他的语种”。

    崔静想了想之后,用意大利语,法语和德语分别说了三句话:“你真想知道的话,看看能不能把我现在说的话弄懂,潇新宇先生”。

    潇新宇真的没有想到,眼前的这个小女子也是一个妖孽,竟然jīng通四门外语,她才读大一啊!这孩子脑子怎么长的,潇新宇完全弄不清楚。

    崔静是首都外国语学校的特招生,假如潇新宇知道的话就不会这么吃惊了。

    潇新宇直接用法语答道:“美丽的崔小姐,今晚能成为你的护花使者,是鄙人的荣幸,不知道我能否成为你的男朋友呢?”

    崔静用德语答道:“你想做我男朋友?”,潇新宇肯定的点点头,接着用俄语问道:“怎么了崔小姐,难道你不愿意吗?”

    这时候,边上的夏寒总算是听懂了一句,夏寒问道:“潇新宇,你刚才和崔静说什么呢,你问她什么愿不愿意的?”

    潇新宇神秘的一笑,那边的崔静,直接丢了一对老大的卫生球过来,接着下来崔静的话所有人都听明白了,崔静说道:“就你这么大点的年纪,也学人泡妞?你毛长齐了没有?”

    潇新宇也不含糊,答道:“长没长齐,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此时,在场的众人全部笑翻了,原来潇英雄本“sè”不改,当着大家的面在泡妞,围棋队的队友们更是夸张的鼓起掌来,潇新宇边的罗西和也说道:“姐,我看潇新宇的为人不错,他想让你做他女朋友,我认为这个主意不错”。

    这下子崔静臊的,小脸红彤彤的,可她嘴里并没有要放过潇新宇的意思,狠狠的撂下一句话:“臭流~氓,懒得理你”。

    潇新宇知道女孩子脸皮子薄,当然不会让她下不了台,于是来了一句京戏的独白:“娘子啊!这是为夫的不对了,唐突了佳人,回家之后,不管是罚站,还是跪搓板,小生都认了,娘子你怎么看?”

    潇新宇这句话一出口,几个刚把啤酒喝到嘴里人,全都给笑喷了,接着剧烈的咳嗽起来,其他几个嘴里没有酒的,更是笑得前仰后合的。

    连李chūn雨和夏寒也跟着起哄,好像是打了兴奋剂似得,也带头起哄道:“崔姑娘,你就从了潇公子吧”。

    崔静自己也没有想到潇新宇这么坏,直接把自己架到火上烤,差点被给作弄哭了,不过此时的崔静突然爆发了自己彪悍的一面。

    “行啊!做潇新宇的女朋友是吧,老娘认了!”说完之后,崔静侧过,一把把罗西和给提溜起来,接着用手指着围棋队的那帮孩子说道:“你,你,还有你,你们不是叫潇新宇大哥嘛,刚才就你们几个最来劲,赶紧过来给嫂子认错。”

    被崔静点到名的兔子,小虎和狒狒耷拉着脑袋,还用眼睛不停的瞄潇新宇,希望潇新宇给他们解围。

    此时的潇新宇当然不能如他们所愿了,兄弟嘛,只有在这样的场合才是必须要拿来出卖的,潇新宇直接无视了。

    没有被点到名的,开始跟着瞎起哄,“道歉,道歉,道歉”,竟然无比的整齐划一,潇新宇边的李chūn雨和夏寒,啥时候遇到过这么好玩的事,也跟着起哄。

    潇新宇对着那三位说道:“要不你们每个人都吹上一瓶呗,是不是啊,娘子?”

    崔静“腾”的一下站了起来,抓起潇新宇喝了一半的半瓶酒,直接说道:“来,痛快点,刚才你们不是很厉害吗,怎么了?就不该给你们的大嫂敬杯酒吗?”

    兔子、狒狒、小虎知道人家姑娘是在给自己面子,他们也不含糊了,直接拿起瓶子对着嘴,“咚,咚,咚”的把满满的一瓶啤酒吹了下去。

    其他人一看崔静这么彪悍,直接也拿起了酒,反正有潇新宇这个财主在,怕毛啊,喝呗,紧接着咕咚~咕咚,所有人竟然把手上的酒全给干了,等潇新宇想找酒的时候,没了,全喝完了,潇新宇咧了咧嘴,做出一副无奈的表

    这时候潇新宇边的崔静不对劲了,毕竟刚才才吐过,貌似喝完醒酒汤,也就休息了个把钟头而已,还好潇新宇的手敏捷,在崔静就要晕倒的当儿,把她一把抱住,这才没有摔倒在地上。

    几个围棋队的年轻人,还想起哄,潇新宇直接瞪了一眼,他们这才知道麻烦了,再说潇新宇也不想再让崔静喝醒酒汤了,那东西喝一次可以,再喝下去就对人的胃不好了。

    潇新宇不由得纳闷了,楚南省的女娃子都这么彪悍吗,她就这么放心自己,就不怕自己趁机占便宜?不过潇新宇内心深处暗道,这样的娘们有个xìng,我喜欢,难道潇新宇就不怕自己驾驭不了这个小辣椒?

    潇新宇还稀里糊涂的准备结账呢,貌似美人在怀的时候,潇新宇的智商会自动下降的,其实吕三才已经把账给结清了。

    潇新宇说道:“罗西和留下,其他人都给我回去,再晚的话要挨处分了”。

    棋院,是有着一完整的管理制度的,除了训练的时间之外,业余时间也许大家外出,不过,因为大门晚上十点钟就会准时关闭,假如不按时回去的话就要睡大街了。

    同年代的大专院校,管理制度也是比较严格的,不像现在的大学生,可以zì yóu的在外租房,在那个年代,假如不按时归宿的话是要挨处分的,严重的甚至有可能被取消学籍。

    潇新宇的本意是尽快把崔静送回学校,自己也好回去休息,潇新宇问罗西和道:“小猪,你应该知道你姐住那里吧?”,潇新宇边的罗西和点点头。

    潇新宇对着其他人挥挥手,接着跟吕三才说道:“师叔,你先送他们回去吧”。

    吕三才同意了,潇新宇也是为了方便称呼,才和吕三才约好的,在外人面前,自己称呼他做师叔,二人单独一起的时候还有另外的说法。

    潇新宇正准备招手拦车呢,另外一旁的李chūn雨说道:“大猪啊!要不我送你们吧,我有车”。潇新宇对于李chūn雨称呼自己的外号,也没有要责怪的意思。

    大家到底是在一起喝了顿酒,相互之间混熟了先不说,人与人之间能够投缘,这也是几世修来的福分,潇新宇是比较重感的人,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的人。

    潇新宇没有拒绝李chūn雨,而是说道:“那就谢谢你了,李哥,给你添麻烦了。”

    李chūn雨也说道:“你就甭和我客气了,首都毕竟是我们的地头不是!”

    潇新宇也“嗯”了一声,算是默认了,潇新宇暗道,这个李chūn雨到底还是个有背景的,今天的事能够有这样的结果,是完全出乎自己意料的。

    一会儿功夫,李chūn雨开着一辆国产吉普车,来到了潇新宇的跟前,潇新宇让罗西和坐到副驾的位置上,在前面带路,自己则抱着崔静坐上了后排的位置上。然后潇新宇招呼夏寒也上了车。

    此时的崔静不知道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她紧紧的抱着潇新宇不说,还把自己的前紧紧的顶在潇新宇的上,在夏季,女孩子穿的本来就不多,等潇新宇发现崔静的某个部位顶着自己的时候,吉普车已经开出去很远了。

重要声明:小说《都市先锋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