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遇到TZ党了

    ()    崔静一看到来人,脸sè哗的一下白了,一种躲避危险的本能,驱使着她往潇新宇后躲去。潇新宇暗叹,刚来首都就出状况,这事闹的。

    潇新宇用眼神制止了边蠢蠢yù动的众人,自己回过去,自己一人面对着来人。

    为首的一个小年轻,一副米国烂仔的打扮,剪着个飞机头不说,还染的花里胡哨的,上穿着件背心,下面一条半截式的牛仔短裤,上面竟然还有人为的,剪开了的几个破洞。

    潇新宇一看就明白了,当年国内流行一部米国的电影《霹雳舞》,从那年开始,全国的年轻人都趋之如骛,学电影里那些米国飞仔的打扮,学跳霹雳舞,竟然让自己给遇到了这么一群另类。

    潇新宇问道:“刚才是谁扔东西的?赶紧站出来,不要像个娘们似得,敢做不敢认!”

    由于潇新宇讲的是一口流利的首都话,那些人也不清楚潇新宇是什么背景,不过,他们仗着人多,还是有两个和飞机头差不多年纪的走了上来。

    其中一个年纪稍大的高个子开口说道:“就是你大爷我扔的,怎么了!”

    潇新宇说道:“我大爷死了很多年了,不可能活蹦乱跳的出现在这里。”

    反应快的围棋队队友里面,猴子、狒狒、鸭子直接笑出了声。

    对面的一群小阿~飞当中,也有反应快的,直接也笑出了声,那个高个子回头吼了一嗓子:“笑什么笑!都给我闭嘴。”

    后面的人,立马安静了下来,高个子说道:“看不出来嘛,你小子说话损的。”

    潇新宇一抱拳,道:“过奖,过奖,小事一桩”。说完潇新宇还做了个揖。

    在潇新宇的背后,崔静也被潇新宇给逗笑了,其他人更是不用说了,直接笑翻了一群人,此时不管怎么看,潇新宇都像是个走江湖卖艺的。

    高个子到底是在首都长大的人,虽然他不清楚潇新宇的底细,不过他看到潇新宇这么从容的样子,心里就多留了个心眼,况且潇新宇一口流利的首都话,更加的验证了他的判断。

    首都这块地方在国内属于另类,后世有句名言是这么说的,不去首都不知道自己官小,不到鹏城不知道自己钱少。

    还有种说法,在首都的高楼上扔块砖头下去,砸死的官,级别最小的都是个处长,在鹏城的大厦往下丢石头,干掉的至少是个百万富翁,虽然话有些夸张,但毕竟是华夏人民总结出来的经验,这多少是有些可取之处的。

    遇到事的时候对手越是从容,就越要多长个心眼,这些在首都长大的“混混们”肯定是明白这个道理的。

    此时高个子说话了,“这位兄弟看着眼生啊,不知道是谁家的?”

    潇新宇知道对方在自己的话,如果自己没有背景,那么对方就会采取比较激烈的手段,如果自己有背景,大家后台都比较硬的话,对方是有可能息事宁人的。

    不过潇新宇看到对方嚣张的样子,心里非常的不爽。在那个年代还不是拼爹、坑爹的年代,年轻人在外面遇到事,一般轻易不会把自己家的后台搬出来。

    原因也很简单,除了个别高干的家庭,人丁比较单薄之外,多数人家里不止一个孩子,这些家庭生育的高峰期从50年代末开始,一直延续到70年代中期。

    家里孩子多,在当年是个普遍现象,正因为如此,家里兄弟姐妹之间的资源竞争也就比较激烈,不是表现非常出sè的子女,一般也不会进入家长的眼里,这些孩子一般在外面惹事,只要是不出人命,家里一般也不会过问。

    这种况,在国内实行了计划生育之后,得到了彻底的颠覆,很多家庭里面只有一个孩子,一堆大人围着一个孩子转悠,这样的环境下成长起来的孩子,如果家庭条件一般的,孩子走进社会时的表现,还不至于那么糟糕,家庭条件太好的,就会培养出现一大批,所谓的富二代、坑爹族。

    潇新宇仔细的观察着对面的三人,面对自己的这个高个子,皮肤比较白净,人长的也还对得起观众,他后左侧的那位,个子不高,人长得也比较胖,样貌有点黑,这让潇新宇想起了水浒传里面的宋江,但是,站在高个子右侧后的这位,潇新宇对他的感官却非常的不好。

    那个人,满脸的yīn鸷,眼角下垂,一看就是个心眼极多的人,潇新宇扭过头,悄悄的对崔静问道:“刚才把你灌醉的是那两个人?”

    崔静悄然说道:“右面那个是我的学长,名叫陆月,就是他今天通过那个高个子约我出来的,这个高个子叫李chūn雨,是我同班同学。”

    这下子潇新宇心里有底了,随即,潇新宇从的口袋里拿出自己的驾照,对着李chūn雨晃了晃,李chūn雨的眼睛还是好使的,看了个一清二楚,只见上面写着这样一段文字。

    “甲子第13579部队,姓名:潇新宇,职务:少尉军官、下面是出生年月rì,准驾车型:XXXX”。

    潇新宇现在的样貌,充其量不到20岁,20岁的少尉军官可不是开玩笑的,在80年代,军人是有一定特权的,即便是放到后世,哪怕是军人犯了法,地方zhèng fǔ也是无权处置的,必须要移送当地的军事法庭来定罪。

    不过,华夏国的军人cāo守,要比米**人好上许多,后世对他们的不利舆论,也大多来于自他们的车,因为挂着军牌的人开车很嚣张。

    这其实是民众的误区,真正的军人,出门能不能开车,开什么车都是由讲究的,而那些招摇过市的,其实超过90%以上的都是假军人,他们开的车当然是假牌车了,在2000年以后,军队的执法部门,也在路上也加大了执勤的力度,世面上的西贝货也就难得一见了。

    此时,潇新宇对面的李chūn雨不由得暗自庆幸,还好,自己一群人没有干出冲动的事,不然,真不好收拾了。在那个年代敢于殴打军人的普通人,是有可能被判死刑的。

    李chūn雨把自己看到的东西对着陆月说了一下,陆月的眉头紧了紧,又松开了,然后自己直接转离开了现场。

    大哥都走了,大多数小弟也只能跟着走了,看样子,陆月是想留下李chūn雨和那个矮黑的胖子给这件事股。

    尽管陆月的做法没错,不过他这样的行为遭到了潇新宇的鄙视,做大哥不是那么容易的,当老大的人首先应该拥有人格魅力,这一点从表面上来说陆月不缺。

    接下来,一个合格的老大,面对困难的时候,无论如何自己都应该而出,而不是躲在背后指手画脚的,这样的人只配做一个狗头军师,躲在背后虽然可以暗算别人,不过这仅仅是yīn谋的范畴。

    yīn谋属于见不得光的手段,如果对手过于强大的话,再好的yīn谋,在人家强大的阳谋之下,那都是无所遁形的,就好像把冰块放到三伏天的太阳底下晒着,想不消融都难。

    再往下分析,做大哥所要具备的东西,仁、义、礼、智、信。貌似这些东西和陆月同学也完全不沾边。

    潇新宇也是在后来才了解到,陆月在家里是老大,在家长面前,他一直是品学兼优的好孩子,因此家里的众多资源才能够为其所有,他的父母并不清楚自己的宝贝儿子,是个典型的两面派个xìng,这么小就会有如此深的心机,让潇新宇不得不叹服,老祖宗留下来的很多名言果然是一针见血啊!

    李chūn雨笑嘻嘻的,请潇新宇大人有大量,不要和他们一般计较,这时候潇新宇唯有苦笑。一样米养百样人,古人诚不我欺啊!

    潇新宇也不是拖泥带水的人,干脆拉着李chūn雨和黑矮的胖子一起坐下来,通过李chūn雨介绍,潇新宇这才知道了黑矮胖子的份,他叫夏寒,也是他自己的大学同学,而且他们两家竟然是世交。

    此时的潇新宇也是过于自信了,他绝对没有想到,在这个社会上混,宁可得罪君子,也不能与小人为敌,他更加的不清楚,以后这个陆月会为自己惹来多少麻烦。

    四周围准备看闹的人群,一看这里没有闹起来,彷佛遭受了很大损失似得,很不愿的散了,潇新宇也借此机会把边围棋队的队友们,介绍给李chūn雨和夏寒认识。

    大家都是年轻人,话题自然也比较广泛,叫着交流的深入,潇新宇的脑海中慢慢的浮现出了一部分自己忘却已久的记忆,敢自己一不小心和所谓的TZ党扯上了关系。

    潇新宇也慢慢的,把一些自己前世遗失的记忆,给找了回来。潇新宇也想起了一些在自己上辈子发生过的事

    眼前的这个李chūn雨曾经在90年代初期,利用自己的份和关系,在鹏城洛湖区开过一家很大的夜场,名曰:“浩思”,这间店的名气当时在全国很有知名度,绝对不会弱于2000年后,首都开的那间“天上rén jiān”。

    而这个夏寒更加的夸张,他下海比李chūn雨更早,他的哪家夜店比李chūn雨的“浩思”更加的牛,他的那间店后来出了大事,而这间店之所以出事,最主要的原因就是,首都有个背景比他更深的人来鹏城出差,好死不死的住在了他开的酒店里。

    当时所发生的事,足以拍一部大片了,因为事超出了夏寒的控制,他的对手甚至惊动了鹏城当地的驻军,也因为这件事,夏寒的这间店,在开门仅仅一年零两个月后,就被迫关闭了。

重要声明:小说《都市先锋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