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这是神马情况

    ()    由于潇新宇实在是太能吃了,从这天开始,潇新宇的外号,“大猪”在围棋队内开始广为传播,潇新宇这么能吃,就连吕三才也百撕不得其姐。照道理来说,吕三才自己修炼的功法,是不需要吃这么多东西的,吕三才一直在考虑,是不是潇新宇修炼的洞玄子三十六式有问题。

    等大家都把吃的东西都点齐了,狒狒提议是不是喝点酒,潇新宇欣然同意,总共十个人,潇新宇按照每人6瓶的量先上着,小摊上的老两口笑的嘴都合不拢了,今天真是福星高照啊,二人更加卖力的cāo弄着自己的食物,恨不得做成地上没有天上有的那种。

    在那个年代,显然冰箱还没有普及,不过这到没有难倒国人,在那个年代是有国营冰库存在的,只要花一点钱,就可以买0.5个立方的工业冰块回来,虽然不能食用,拿来冰啤酒或者饮料正好。

    这些早期下海,自主创业的居民们,已经开始意识到了提高服务质量的重要xìng。自家的东西再好,如果服务跟不上,就会影响到自己的客源。

    国人又不乏此类的聪明才智,只是被封锁了三十多年的时间,貌似,此时还是属于摸着石头过河的阶段。还不敢放手去做而已,商人的地位至少在2000年之前,他们的地位暂时是无法提高的,这都是历史惹的祸。

    潇新宇到不担心这些,毕竟他是过来人,知道未来的发展方向,老两口卖的是烧烤,烤啊,烤鱼啊,烤牛板筋啊,烤羊腰子啊,甚至还有四季豆,土豆片这样素菜,潇新宇不得不叹服,谁说人老了就不能做事了,绝对是理解上谬误。

    一群半大男孩,加上个七十多岁的老古董,这个阵容,还真是很有意思的组合,是男人只要一喝酒话就多,不过吕三才没有喝酒,只是吃了少量的东西,就开始看着这帮孩子们闹,竟然也不嫌烦。

    几人之中,鸭子比较腼腆,话不多,酒喝的也比较文气,小虎人如其名,属于闹得比较欢的,潇新宇偶尔插些话进来,逗得大家哈哈大笑,随着酒jīng的作用,大家越喝越来劲,聊天的题材也越来越广泛。

    以潇新宇的酒量来说,其实是很难醉的,不过今晚他彻底放开了,没有使用外挂,而是凭借着本的实力在支撑,这下子他自己也快速的进入了状态。

    潇新宇也开始胡言乱语起来,这时候潇新宇喝掉的啤酒不下20支了,虽然没有醉,但是,大脑被酒jīng麻痹的那种感觉,还是有的。

    所以说,有时候,人还是不能得意忘形的,潇新宇今天就做的不好。沉稳的个xìng是好,可惜,这样的人不善于与人交流,所以,不管什么样的人都有自己的长处的短处的。

    对时机把握的好坏与否,全部是自己的个人行为,与之息息相关的行事方法,外人无法代替。有些人,只在自己觉得可以放开的场合,才表现出自己不同的一面,有些人,你即使和他处了一辈子朋友,你也未必了解对方。

    潇新宇不是一个喜欢把东xī zàng在心里的人,快乐就是快乐,悲伤就是悲伤,喜欢掩饰自己的人,是因为他们找不到好的办法,来解决所需要面对的困境,那就只有埋在自己的心底了。

    这时候大家都喝的有点大了,谁都没有发现边少了两个人。潇新宇这个时候想要找厕所去放放水,就找边的老人家问道:“我想问你们一下,哪里有厕所,我想尿尿。”

    正在烤鸡翅的老头说道:“找啥厕所啊,看到那边没有,”说完,手往某个方向一指,潇新宇顿时明白了,敢是人家让自己找个黑暗的地方就地解决。

    对于这种不文明行为,潇新宇一向是很鄙视的,可惜没有办法啊,在当年所有开夜市的城市,都面临这样的问题,配设施不完备,你总不能让人家坐车回家去解决问题吧?

    潇新宇朝边上的几桌努了努嘴,接着问道:“大爷,那她们那些女生咋办?”大爷笑了,说了一句让潇新宇绝倒的话,“她们也一样啊”。

    介个………..,潇新宇真的是无语了,在没有办法的况下,他只好自己走到远处那个黑暗的角落里,开始解决自己的实际问题。

    城管!城管?到底管了没管,应该怎么管,其实在很多的非发达地区,到现在仍然是个管理工作的盲区。作为城市管理者的一部分来说,经常跑去抓抓小贩,固然可以完成自己的所谓本职工作,但是潇新宇觉得,更应该建立起一管理机制来。

    比如现在这样的夜市,供需双方既然都有这样的需求,那么为什么不把这样的市场,有序的纳入zhèng fǔ直接管辖范围之内呢。连古人都明白的。堵不如疏,zhèng fǔ没钱,好办啊,这么多人在这里做生意,大家凑个份子,啥事办不了,只要相关人员不贪污,以国人的创造能力来说,那就没有办不成的事

    潇新宇回到摊位上的时候,人已经清醒了很多,这时候他才发现,小猪和猴子不见了,于是潇新宇问道:“你们有没有看见小猪和猴子?”,狒狒、老牛、济公、兔子、小虎一起摇头,敢这几个光顾着吃喝了。

    鸭子此时说道:“我似乎看到他们往那边去了,但是没道理这么久还不回来的啊!”说完他手往另外一个方向一指。

    潇新宇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似乎在远处围了很多人,潇新宇一惊,难道他们出事了?潇新宇眼望着吕三才,一副征询的意思,只见吕三才微不可查的点点头,潇新宇立即掏出100元钱来,拿给吕三才说道:“这里你帮我盯着,真有事的话,给我把账结了。”

    说完,潇新宇快步向人群围拢的地方走去,其他人要跟进,被吕三才拦了下来,这帮孩子是下棋的,不是武术队的,没有必要去凑闹。

    潇新宇走到近前,挤开围观的人群走了进去,正好看见小猪抱着个昏迷不醒的女孩子,猴子在一边傻愣愣的站着。

    潇新宇问道:“猴子,这是肿么回事?”

    猴子一看是潇新宇来了,说道:“潇大哥,这事儿你问小猪好了,他知道是啥况!”

    潇新宇用脚尖捅了捅小猪,问道:“小猪,这女孩子有生命危险吗?要不要送医院?”

    此时的小猪看见了潇新宇,他的魂魄才完全归位,小猪道:“潇大哥,这个女孩子是我的老乡,刚才和两个男孩子喝酒,被灌醉了,那两人本来要带她走的,正好被我发现,给救了下来。”

    原来如此,没事就好,潇新宇看着小猪那还没有完全长开的子骨,笑着摇摇头,这么点年纪就学人家英雄救美了。

    潇新宇抢上前去,把那个女孩子抱了起来,说道:“走吧,我们回去!”

    那个女孩子也不怎么重,也就是仈jiǔ十斤的样子,对于潇新宇这样的人来说,哪怕是三五个这样的人,潇新宇也抱得起来,太轻了。

    此刻围观的人群还不肯散去,潇新宇用首都话吼了一嗓子:“都散开,有什么好看的,让开,让开!”

    其实,人群中不乏蠢蠢yù动,想见义勇为的人,这一切潇新宇何尝没有看到眼里,国人的英雄梦是无时无刻不在的,只是因为不认识这个女孩子,所以才没有上前而已。

    潇新宇抱着女孩子回到他们的摊位跟前,问道:“老人家,有没有醒酒的东西?这个女娃喝高了。”

    两位老人家也不是第一天在这里开档,自然是会有这样的准备,据老太太自己讲,他们家的醒酒汤是祖传的,效果特别好,潇新宇让他们赶紧拿来。

    老太太从下面的箱子里,拿出一个保温瓶来,接着拿出个小碗往里面倒了一些绿油油的汤剂。

    潇新宇接过来尝了尝味道,貌似有些像酸梅汤,潇新宇捏开女孩子的嘴,把汤给她灌了下去,不一会,只见她开始有了反应,紧接着开始“哇”、“哇”的狂吐起来。

    幸好潇新宇早有准备,拿了一个脸盆过来,才没有让那些呕吐物,污染了周围的地面和环境,等她吐完了,潇新让小猪给拿了一杯水过来给女子漱口。

    这时候,这位女子才有空打量自己的周围况。当她看见站在对面的小猪,她笑了,说道:“罗西和,怎么会是你啊?”

    潇新宇就纳闷了,这女娃,真是的,亏她还笑的出来。罗西和看见了潇新宇的疑惑,赶紧解释,“这个女孩子叫崔静,是自己的中学同学,也是自己的学姐,去年刚考上首都外国语学校,自己来首都加入国少队,就是跟着她一起来的。”

    潇新宇恍然大悟,道:“我说呢,原来你们认识,怪不得呢!”。

    潇新宇招呼着大家一起坐,随后问大家还要吃什么不,众人一起摇头,这时候大家都喝的差不多了,再喝下去的话,就要出问题了。

    此时,坐在潇新宇对面的小虎突然喊道,“潇大哥小心!”,潇新宇还没有反应过来呢,自己和罗西和还有狒狒的上,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给砸中了,潇新宇破口大骂:“那个王8蛋这么没有公德心,乱扔东西”。

    潇新宇一回头,一群人气势汹汹的围了上来。每个人手里还拿着家伙,潇新宇郁闷了,这位姑nǎinǎi得罪了什么人?这是唱的哪出戏啊?

    潇新宇向边的女子问道:“姐姐,这是神马况?”

重要声明:小说《都市先锋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