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危情时刻 (下)

    ()    “哐”

    “哐哐”,连续两脚。

    列车的车窗竟然纹丝不动。

    妈的,潇新宇这才想起,国人制造的玻璃还是很结实的,这下怎么办?

    车翻了,人要第一时间出去才好,这下麻烦了。

    眼前突然滚过来了一只高跟鞋,潇新宇也不知道是谁掉下来的。

    潇新宇直接把高跟鞋抓在了手中。

    我砸,我砸,我砸砸砸。

    车窗玻璃上先是一个白sè的小白点,接着开始慢慢的出现了裂纹,并且向周围扩散着。

    随着潇新宇手上的高跟鞋不停的敲打,车窗玻璃上,逐渐裂纹密布。

    是时候了,潇新宇又是重重的一脚踹了上去。

    “撕拉”一声,一阵让人牙酸的声音传来。

    车窗向外面突了出去,竟然还没有破。

    潇新宇这一脚的力量不算轻了,还是没有能够突破玻璃的最后屏障。

    再来。潇新宇对着同一位置,又是重重的一脚,“哐,哗啦”。

    玻璃终于碎裂开来,掉到了车厢的外面,接着一阵风雨,从破损的车窗外面,汹涌而入。

    潇新宇顾不上了,他从车窗口子里爬了出去。

    入眼的景象让潇新宇彻底呆住了。

    潇新宇他们所处的软卧车厢,位于整列火车的中段,仅仅是列车出轨,侧翻,可是不远处的火车头和第一节一直到第五节车厢的样子,实在太吓人了,好像一根麻花似得,扭曲的不成样子。

    这时候唯有潇新宇,做出了最恰当的应对。

    其他人这时候都还生死未卜呢。

    潇新宇前世的,有过类似的经验,所以能够第一时间做出正确的反应,,其他人就不懂了,出现危机时的第一铁律,先自救,再想法子救人。

    潇新宇从出来的窗口又爬进去,他们所在的车厢已经凌乱不堪了。

    和自己同一包厢的几个大和人也是歪七扭八的躺在包厢侧面的地上。

    潇新宇上去一一查看,每个人潇新宇都过了一遍,还好,潇新宇快速的判断出了结果,他们没有生命危险。

    潇新宇让他们把行李先放在一边,不要去动,接着让他们跟随自己参加救援工作,这时候大和人的组织纪律xìng的优点,真真切切的展现出他们所受过的系统培训的优势来。

    潇新宇把人分成两组,从紧靠自己包厢的位置,分别往两边搜索。

    能打开的包厢门就用手拉,打不开的潇新宇就直接拿脚踹,救人要紧,其他的事,潇新宇直接无视。什么破坏公务,这时候顾不上了。

    潇新宇喊道,“6号包厢人员安全",6号包厢里,也是大和商务代表团的人员,潇新宇也让他们组织起来,分别往不同的方向搜索救人。

    另外那边传来大和人的呼救声,:“这边有一个重伤员,头部受伤。”

    潇新宇赶了过去,只见,伤员是位华夏人,在大脑外侧,靠太阳稍后的位置,可能是事故突发的时候没有保护好自己。

    头部正好磕在了包厢的小桌角上。

    潇新宇赶紧给他止血,这时候也没有纱布可以给他包扎。

    潇新宇把他的衬衫撕了一块下来,让人去自己所在的包厢找出一瓶酒来,这是潇新宇随携带的几瓶茅台之一,准备带去首都送人的。

    顾不上什么了,拿来救人正好,潇新宇把酒液到了一些在衬衫上面,给那个华夏人做了紧急处理。

    然后留下一位和他同包厢的女士照顾他,剩余的没有受伤的二人,也被潇新宇组织起来,参加到救援工作里面。

    潇新宇成了最忙的人,因为这时候只有他有处理伤员的经验,其他人全都懵懵懂懂的,机械的接受者潇新宇的指令。

    一位负责联络的华夏人喊道:“7号车厢搜索完毕,重伤员4人,轻伤员10人”。

    潇新宇指定两人在车厢两端把守,止其他闲杂人员进入,等待救援。

    然后潇新宇自己带着人手往8号车厢搜索过去,另外的一拨人往7号车厢那边搜索。

    幸好,6,7,8三节车厢虽然脱轨,但是毕竟还没有分离,不像第一节到第五节车厢那样。

    潇新宇之所以没有第一时间,赶往前面受损最重的几节车厢,进行救援,主要就是因为边没有可以指挥的人手,所以他才临时决定先处理边的几节车厢。

    潇新宇来到8号车厢,见到的第一人,竟然是陈星睿,那哥们还杵着哪里,发呆呢!潇新宇大光其火。

    赶紧指挥陈星睿,加入了救援队的行列,8号车厢的人,明显的处于,无组织、无纪律、无zhèng fǔ的三无状态,一个个没有受伤的人,都在哪里乱哄哄的,收拾自己的行李呢,好在还没有人趁机去捡人家的物品。

    潇新宇一通骂,不老实的人,还挨了潇新宇几下子,这时候顾不上那么多了,必须要把那些乱来的人镇住。

    在潇新宇的指挥下8号车厢也迅速的恢复了秩序。

    这时候,好几个没有受伤的列车员和乘jǐng也加入进来。

    潇新宇叫过一个乘jǐng,把自己的部队驾照给他看了下,证明了自己的份,然后安排这个乘jǐng迅速召集他的同事。

    乘jǐng是有配枪在上的,潇新宇让他组织人手,维持秩序,对于抢劫的,偷东西的,不遵守秩序的人进行威慑。

    其余的人手也被潇新宇组织起来,8号车厢内,潇新宇指定陈星睿作为临时负责人,然后潇新宇按照自己在7号车厢的做法,先把8号车厢的伤员处理完毕。

    然后带着十几个脱开手的人员,迅速的,往前面受损最严重的几节车厢赶过去。

    救援工作,是一个有着强烈时间限制的工作,越早采取措施的话,就能够救活越多的生命,每耽误一分钟,就会让救援工作的风险成倍的增加。

    每耽误一分钟,就会因为有些伤员得不到及时救治而失去生命。

    潇新宇带着大家来到了火车头所在的方位,进入眼中的景象让很多人受不了了,根据潇新宇的观察,应该是道岔工的工作出现了失误,导致特8次列车和对向行驶的一趟货车迎头相撞。

    火车头已经撞的严重变形,两列列车的司机,被巨大的冲击力,直接给撞散架了,体的一部分在车里,一部分散落在四周的地上,还有些内藏器官从破损的体内。散落出来,到处都是猩红的血液。

    有些人受不了眼前的景象,直接哇哇的吐了起来。

    潇新宇把没有吐的人召集到一起,从一号车厢开始往后进行搜索,那几个吐了的一看潇新宇在指挥救援,也迅速的调整好自己,跟着过来。

    1号车厢的靠火车头的位置,都已经彻底的和火车头尾部拧在了一起,这里根本无法进入车厢,1号车厢和2号车厢的结合部也扭在了一起,无法进入。

    潇新宇指挥人去到车头位置,让他们寻找可以使用的工具,有两人快速的过去,从散落的车头垃圾里面,找到了一把钢钎和一把铁锹,这时候的火车是烧煤的那种火车头,还不是之后的内燃机车,因此会有这些东西配备在车上。

    钢钎和铁锹虽然有些变形,但还是能凑合着用,潇新宇爬上了侧翻的车厢,从外向内看去,里面几乎没有不受伤的人员,虽然隔着窗户,听不清里面的声音。

    不过潇新宇知道,这里的危险系数最高,他也没有耽误时间,对着车窗附近的人用手比划了一下,意思是让他们往边上靠,自己要动手砸窗户了。

    有了好的工具,效率立马提了上来,潇新宇用钢钎的尖头部位猛击车窗玻璃,“哐、哐”,仅仅两下子,玻璃就蛛网密布了,接着潇新宇用力的踹一脚。

    “哗”,的一下,整扇玻璃掉落了进去。

    潇新宇如法炮制,又把附近的几扇窗都给砸开。

    这时候,救援通道终于打开了。潇新宇把从后面带过来的白酒,收上来的丝织品,以及部分可用于包扎的衣物都带来进去。

    这时候,后面车厢的一部分没有受伤的乘客,也赶了过来,潇新宇安排他们按照车厢的顺序,从前往后,一节节车厢的进行救援工作,自己先下去,把危重伤员进行了简单的处理和救治,同时安排人手照顾。

    轻伤人员也进行了一些简单的包扎,没有伤到腿脚的乘客也被组织起来,加入到救援工作中去,这时候,最忙的人就是潇新宇了,因为目前的乘客之中,只有他才能处理伤员,其他的人不懂啊!

    这样的况在半小时后得到了改善,同车的乘客之中还是有医生和护士的,当他们参与到工作中去后,潇新宇才可以略微的放松了。

    潇新宇他们带过来的救援用品被快速的消耗着。

    这个时候,消毒用品,包扎用品,以及药物成了制约救援工作的拦路虎。

    怎么办呢,潇新宇忽然发现了在远处看闹的乡亲们,由于潇新宇的安排,四周围设立了jǐng戒线,潇新宇主要是担心有人趁火打劫,所以很多无关人员被挡在了外边。

    潇新宇来到老乡们的跟前,请他们赶紧回家,去拿开水和盐,这样简易的消毒盐水也是可以拿来用的,当然,有高度白酒更好。

    围观的乡亲们有很多人动作起来,赶紧回家去取东西,潇新宇和维护秩序的乘jǐng们短暂的沟通了一下,从围观的乡亲们里面,找了几十位妇女,也让她们加入到救援工作里面去。

    这时候,zhèng fǔ的救援人员还没有出现在事发现场,而时间已经过去了40分钟。

重要声明:小说《都市先锋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