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危情时刻(中)

    ()    潇新宇体内的生物钟,还是极为准时确的,到了固定的时间,他就会叫醒自己的主人,当潇新宇睁开眼时,忽然发现边的美女不见了。

    正在潇新宇以为她走掉了的时候,美女托着一盘子早餐走了进来。赵雪琴看见潇新宇醒了,赶紧招呼潇新宇去清洁自己的个人卫生,然后来吃早餐,昨天晚上洗干净的衣服,已经被熨烫的整整齐齐的叠放在桌子上面。

    潇新宇那个感动啊,有人伺候的rì子实在是太美好了,这样的rì子神仙来了也不换,潇新宇毕竟还是青年男子,他的那根擎天柱早起的时候,仍然高高的矗立着,让赵雪琴看的眼睛直冒小星星,这家伙也太哪个了吧。

    昨晚自己费了老大的劲才将他摆平,这才过了多久,又有了反应。熟悉生理卫生知识的赵雪琴。自然知道这是正常的现象,所以也没太往心里去,倒是潇新宇这家伙,从自己边经过的时候,趁着自己不注意。施展出了他的绝技,摸~龙抓手,借机吃了回赵雪琴的豆腐,赵雪琴彻底无语了,这哪里是个十来岁的孩子啊,分明就是一大sè狼嘛。

    两人吃完早餐,收拾好潇新宇的行李后,加藤来了。差不多要出发去火车站了,潇新宇本来不打算让赵雪琴送自己的,但是熬不过赵雪琴那双会说话的眼睛的恳求。潇新宇只好答应了,潇新宇走之前,当然把自己在体工队的电话留给了赵雪琴,不然即便是赵雪琴不骂自己,自己哪儿也说不过去。

    潇新宇二人随着大和人的商务代表团成员,一起来到了明珠市火车站,当年的航空交通远没有现在这么发达,而且还不是一般人能够乘坐的。所以出行的主要交通工具就是火车,由于之前大和人在火车上被盗了一次,这回竟然清一sè的买了软卧车票。

    这群大和的商务部成员,一到车站,就叽里呱啦的,像一群闹哄哄的苍蝇,潇新宇听着很烦,于是和赵雪琴两人腻在一起,久久的不愿分离,一直到列车员催促潇新宇上车,赵雪琴才恋恋不舍的与潇新宇分开,直到列车驶离车站,她都没有离开(乱世佳人里的桥段)。

    潇新宇上了车,没有马上回到自己的包厢,而是站在两节车厢中间的吸烟区,从烟盒里抽了一支中华烟出来,给自己点上,潇新宇手上那个ZEPPO打火机是加藤送的,对于这些小礼物,潇新宇一贯是来着不拒的。

    这时候,边上的一位20出头的男子过来跟潇新宇借火。潇新宇拿着火机做了个非常花哨的动作。

    然后“擦”的一声把火给打着了,他的这一手,还是在穿越前,他们驴友团里面一个哥们教的,前世练得纯熟无比。

    那个人手上捏着的烟,倒是引起了潇新宇的主意,潇新宇问道:“哥们,你这烟从哪儿弄的?”哪位同龄人笑嘻嘻的说:“顺我们家老爷子的,怎么了?你喜欢的话我送你两包”。

    潇新宇头大了,这哥们感是个二世祖,黄熊猫一般人是买不到的,那是国家领导人的专供香烟,仅限于首都地区流通,外面有的基本属于友赠送,能有这东西的人,份不会低到那里去。

    潇新宇问道:“兄弟怎么称呼?”,那个男子道:“陈星睿,兄弟你呢?”潇新宇说道:“潇洒的潇,崭新的新,宇宙的宇”,陈星睿伸出自己的手道:“幸会,幸会,潇兄弟做哪一行的?”

    潇新宇答道:“学生兼运动员。”陈星睿觉得潇新宇说的不靠谱,疑惑的问道:“你边的那些大和人,我在首都见过,他们在和外经贸委谈一笔投资呢,你怎么会和他们混在一起的,貌似和你的份差的太远了吧。”

    潇新宇看着陈星睿不好糊弄,就把之前发生的事,有选择xìng的说出来,陈星睿这才恍然大悟,潇新宇看着陈星睿是圈里人,于是提醒道:“这些大和人没有安什么好心,你要是认识部里的人,和他们说一下,投资可以,但是一定要用美元结算,至于为什么,过段时间你就知道了。”

    潇新宇可不想让大和人借此机会,把本国货币升值的风险,转嫁到华夏人的上,没有这样便宜的事,合作归合作,触犯到我们的利益,该拆台的时候绝对不能含糊。

    陈星睿感觉潇新宇不像是在和自己开玩笑,于是点点头,接着从自己的烟盒里拿了一支烟,递给潇新宇,潇新宇接过来,没有抽,而是放进了自己的烟盒里面。

    这时候双方,也没有了继续交谈下去的兴趣,大家都不熟,而且经过简单的交流,大家都还没有放的很开,毕竟大家都是路人,谁都不知道还有没有再见面的机会。

    潇新宇回到自己的包厢,那三个同住的大和人还在谈论华夏的落后,华夏的基础薄弱,华夏人的各种坏毛病,潇新宇那个气啊。那几位看到潇新宇回来,知道潇新宇是他们一行的临时翻译,估计加藤也没有把潇新宇的来历告诉他们。

    当着人家国家的人的当面,并且在人家的地头上,说人家的国家、国人的坏话是很不礼貌的行为,俗称为“打脸”。而且是当面打脸。这些大和人至少从表面上来说,做的样子还是不错的,他们以为潇新宇没有听到自己的谈话,他们如果知道之前的对话被潇新宇听去,不知道他们会作何感想。

    潇新宇也没有和他们多啰嗦,自己直接爬到铺位上躺了下来,旅途漫长,遇到一帮子自己不怎么喜欢的人,这样的旅途是很无聊的。

    这趟特8次列车是从明珠开往首都的快速列车,中间的停站不多,经停的基本上都是些大站,所以速度虽然还是60到80公里的时速,却比普通列车快上很多。看看这趟车都经停那些车站就知道了,金陵、蚌埠、彭城、兖州、泉城、津门西、终到站首都,这在当年是很有华夏特sè的。

    当年的华夏国,列车挂着特字头,并且编号在10以内的列车,是享受最高级别待遇的,所有列车遇到都要让行。没有办法,当时铁路上的调度水平,通信联络水平,自动控制水平是无法和我们现在所处的时代相提并论的。

    潇新宇自己上辈子很清楚的记得,华夏国火车提速经历了好几个阶段,第一次,1997年的愚人节,第二次,1998年的国庆节。第三次2000年的10月21rì,第四次2001年的11月21rì,以及2004年的4月18rì。

    列车的平均运行速度,也从90年代初60公里的时速,提升到了平均120公里的时速,一直到高铁出现之前,华夏的国人都要承受这种慢速的出行节奏,除非你有钱,或者挑的时间好,可以买到特价机票,那就另当别论了。

    列车就这样以还算是当年最快的速度,往目的地“飞奔而去”,出来这么久,这趟旅程肯定是让潇新宇最郁闷的了,潇新宇也不愿意和这些大和人多做交流,直接拿他们当空气了,自己埋头大睡。就差挂块牌子上书“爷不伺候了”,这时候潇新宇的结突然发作了,主要还是那帮子人嘴碎,被潇新宇听到了他们的谈话。

    时间就这样翻到了第二天早上,列车已经进入泉城市铁路局所属的地段,就在潇新宇吃完早餐往回走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潇新宇感觉到正在高速行驶的列车,猛的一抖,紧接着感觉到整个的天,都在旋转,然后,才传来一声巨响,紧接着整个人,都不受控制的在车厢内翻滚。

    潇新宇的应变能力还算快的,护住了自己头部的要害,接着蜷作一团的潇新宇,就像是一个在滚动物体内部的,某个脱落的零件那样,在体与列车车厢做了N次亲密的接触之后,才算是停了下来。

    事发突然,至少在潇新宇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整个人已经失去了感觉外界的能力,足足过了五分钟的时间,潇新宇才被浑的剧痛,给召回了全部的记忆。幸好没事,感谢苍天,感谢大地,自己还活着。

    不过,这时候很多没有经验的乘客就倒霉了,轻者头破血流,重者已经不醒人事,这时候潇新宇脑海中,闪现出当年的有名的一幕,全华夏闻名的著名铁路事故。当年潇新宇之所以知道这件事,还是因为一则赔偿问题。

    当时这次严重的铁路事故,总共死伤进400余人,其中大多数人为华夏子民,另外还有来自大和国的几十人,当时最让人愤慨的是,华夏死伤人员的赔偿金为每人不超过3万元人民币的赔偿,而大和国人的赔偿金补偿问题,经过多次谈判的拉锯,最后的赔偿金定为每人30万美元。

    这代表什么,几十个华夏人的人命,加起来竟然比不上人家外国人一条命的价格,这特么的是什么事,华夏人做奴隶,做顺民做惯了,不会去维护自己的权益。凭啥我们的人命不值钱,而且,由此而产生的恶劣影响,使很多在外国往来的华夏人,因为这次交通意外,在导致国外意外死伤的华夏人,在面对赔偿问题时,统统的遭遇不公平的待遇。

    整个的特8次列车,都已经飞离路基,这时候如果有高空摄影的话,就会看见非常惨烈的一幕,整趟特8次列车,犹如挨了一棍子的死蛇一般,歪七扭八的躺在了,离路基不远处的地面上,这时候用惨烈这个字眼,都不足以形容这一刻的惨象了。

重要声明:小说《都市先锋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