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大忽悠

    ()    加藤棋是输了,不过他嘴里一直念念有词的,声音虽然不大,潇新宇还是听到了他所说的话:“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潇新宇悄悄的问美智子小姐道:“大美女,是不是他以前没有输过让四子的棋啊?”

    美智子小姐偷偷的瞄了加藤一眼后,脸忽然一红,然后快速的点点头,虽然她没有说话,但潇新宇已经明白了,看样子,加藤这家伙还蛮自负的,只是没有想到,被潇新宇习摧残的这么很而已。

    潇新宇不由得暗自觉得好笑,都说三十六计里面有美人计,没有想到自己略施小计,竟然对异国美人也有效,这也从另外一个侧面证明了,自己现在对女人的吸引力还真的很强,难怪崔老道说自己命犯桃花呢。看样子自己的杀伤力对非本国女人也一样有效,以后自己是不是考虑在用常规手法解决不了问题时,用一用美男计呢!

    中午饭是在领事馆宴会厅吃的,这次大和人没有搞自己的料理,桌上竟然是华夏风味的钱江省料理,钱江省的菜以清淡为主,做工十分之jīng细,而且没有江南菜那种特有的甜味,其实,假如一定要潇新宇做出一个选择的话,在淮扬菜与钱江菜之间,潇新宇自己更喜欢钱江菜,对于淮扬菜来说,如果不怎么甜的菜潇新宇也是非常喜欢的。

    席上共有四道凉菜,切片的素鸡,四喜烤麸,茴香豆,白切鹅肝,菜有东坡茄子,清炒鸡毛菜,叫花鸡和清蒸大黄鱼,酒是大和的清酒菊正宗。潇新宇和马明甩开腮帮子,这一通好吃,毕竟这个年代的食材都不像后世的那样,假的那么厉害,很少用什么激素啊,农药之类的,因此可以放心的吃。

    潇新宇明显的感觉到这些菜品的水平,整体上来说,比一般的馆子里面高出很多个档次,经过和加藤的交流,潇新宇才知道,这是他们领事馆高薪聘请的私厨主打的料理,难怪潇新宇觉得不一般,至少自己多出的哪辈子记忆里面,没有尝试过如此高水平的本国料理,其实钱江菜配上大和特制的清酒才是相得益彰的,吃钱江菜假如配合国产白酒或者法国的红酒就显得有些不伦不类的了。

    大和人很多地方都在刻意的模仿华夏人,而且人家的做法更显得jīng益求jīng,我们自己要想全方位的战胜大和人,尤其在这些细节上要加强,毕竟有着后世记忆的潇新宇,对华夏的很多做法是不赞同的,大和人山寨米国的东西可以越做越好,而且保持价格不变,甚至可以更廉价,而华夏人山寨出来的东西,便宜归便宜,但是产品的质量实在不敢让人恭维。

    潇新宇所在的前世,有这么一个比喻,大和人出口的东西比自己国内用的标准要低,而华夏人在国内贩卖的产品的质量,要低过出口的商品,至少在潇新宇穿越之前,自己家用的绝大多数商品,是潇新宇和自己的老婆没事跑到香港去背回来的,不论是各种rì用品还是调味品甚至是食品,同一品牌的商品其质量与国内相比,香港市场上的质量比国内市场上的质量要高出整整2,3个级别,这不能不说是我们自己的悲哀。

    席间加藤曾经有意无意的露出想要招揽潇新宇的意思,潇新宇怎么可能会同意他的无理要求呢,当潇新宇拿出来自部队的驾照之后,加藤才知道潇新宇竟然有军方的背景,这才放弃了招揽潇新宇的念头。

    不过,加藤觉得很奇怪,照理说有军方背景或者军职的人在当时是不许个人和外国人私下接触的,主要是担心泄露军方的机密,不过,当加藤有意无意的提到这个问题是,潇新宇故作高深,加藤反而不敢问下去了,毕竟这是在华夏的国土上面,加藤也担心自己不小心间触犯华夏的法律。

    潇新宇问加藤道:“不知道你们现在在华夏主要投资有那些项目啊?”

    加藤说道:“目前大和在华夏国投资最多的首推慈善事业,还有不少来料加工企业,主要生产一些电子产品,诸如电吹风啊,傻瓜相机啊,随听之类的,高端的产品有跟华夏国企合作生产的,电视机、冰箱、洗衣机、空调这些rì用家电。”

    潇新宇说道:“恕我冒昧,加藤先生,你们这些投资都是一些劳动密集型的产品,产品真正的高额附加值都给你们赚取了,这些投资,作为一个国家来说,为了培养熟练的产业工人,初期还没有问题,随着各行各业的深度发展,这一类的产业,迟早会由于政策面的变化而遭到抛弃,你不觉的做人应该把目光放的更加长远吗?”

    加藤说道:“我是个领事而已,对于这些专业的问题,我想请我们大和驻华夏的商务部负责人和你商讨,我不懂这些的。”

    潇新宇同意了,加藤叫过在边伺候的美智子小姐道:“美智子,你去把崛田先生请过来。”

    美智子很快的去了,不一会的功夫,跟着美智子过来了一个瘦小jīng干,带着眼镜的中年人出现在潇新宇的面前,加藤介绍道:“这是我们商务部的驻华夏的负责人,崛田忠二先生”。

    崛田和潇新宇打着招呼道:“您好,我是崛田,请多关照”。

    潇新宇伸出自己的手和崛田握手的同时,自我介绍道:“你好,我是潇新宇,请多关照”。

    崛田也没有想到一个华夏少年,竟然可以说一口流利的大和语,他对潇新宇的观感瞬间上升了几个数量级,然后问道:“不知道,潇先生有什么可以关照的”,潇新宇笑道:“关照不敢当,就是对一些你们在华夏投资的问题做些交流而已”。

    旁边的加藤把刚才潇新宇说过的话复述了一遍,崛田想了一会说道:“看不出潇先生对商业方面的事,竟然有这么敏锐的洞察力,潇先生如果不藏私的话,我想听听您的意见。”

    潇新宇反问了一句:“崛田先生认为现在全世界最大的消费市场在哪里?”

    崛田相当的错愕,他没有想到潇新宇会问这样的问题,他想了一会才说道:“难道不是华夏市场吗?”,不能说崛田的思维不对,但是华夏成为世界第一大消费市场的事,是在30年以后,至少从目前来说,刚刚开放的华夏还不具备这样的潜力。

    潇新宇对崛田的说法自然是嗤之以鼻的,不过潇新宇接下了的话让崛田彻底的服气了,潇新宇说道:“华夏工人的平均月工资只有15美元,而这样的收入在米国,仅仅相当于米国工人两个小时的收入而已,我想请问崛田先生您还坚持认为,目前最大的消费市场在华夏吗?”

    潇新宇接下来的话,直接让崛田遭受到更加剧烈的冲击,“你们大和国的经济是怎么复苏的,我想崛田先生应该是心知肚明的吧,你们背靠米国市场,生产出品质更好,价格更为低廉的产品,从而迅速的占领米国市场,但是据我所了解的信息,你们大和国的rì元正面临着巨大的升值压力,你不觉的米国人是在养肥你们,然后再迫你们rì元升值的同时,把你们辛苦赚回来的钱放进他们自己的腰包里面吗?”

    潇新宇的这句话让崛田和加藤大惊失sè,这样核心的问题,其实做到他们目前的位置上要说不了解是不可能的,只是这个话出自一个华夏少年的口中,就实在是让他们难以接受,这人太妖孽了吧?看问题可以看到这么深的程度。

    潇新宇接着说道:“你们大和国的经济应该从去年开始已经陷入滞涨了吧,rì元对美元的汇率从60年代初300rì元兑换1美元,已经去到了现在的180rì元兑换一美元,你们难道没有觉察到你们的美国主人在做什么吗?”

    潇新宇这句话,不客气的说,就是在打脸,赤~~的打脸,加藤和崛田的脸上的表现可以用“jīng彩”来形容。

    根据潇新宇的记忆,在2000年的时候,rì元对美元的价格去到了最高处,80rì元兑换一美元,也就是说,一个美国商人在60年代,投入rì本市场100万美元,他什么事都不用做,就是等上十几年的功夫,他的资产就可以翻好几倍。而这笔钱在兑现之后,拿回自己国内使用,它的购买力和十几年前相比,几乎不会产生什么变化,而最终倒霉的仅仅是大和人而已。

    崛田和加藤现在有种想自杀的冲动,这个潇新宇说话也太直接了吧,竟然一点面都不留,随即两人都陷入了深深的思考当中。潇新宇觉得自己给他们的刺激还不够,潇新宇接下来的这句话已经不是让崛田和加藤自杀了,而是想要让他们有了干掉自己的冲动。

    潇新宇说道:“你们现在在华夏国大规模的投资,不就是想要规避这样的风险吗?问题是我们国家虽然刚刚进入世界这个大市场,但是我们华夏国并不缺乏相关的人才,你们会认为这样的事华夏国的高层会完全不知吗?”

    崛田和加藤一的冷汗,对啊!这个十来岁的少年,怎么可能会知道这么核心的事,明显是他从别处听来的,这下子,这二人才算是从云端回到了地面,心里踏实了很多。

重要声明:小说《都市先锋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