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潇新宇,你是我的

    ()    崔永成觉得十分诧异,问道:“小兄弟,你这就看完了?”,潇新宇点点头,然后用手指着自己的脑袋说道:“真的全在这里了,不信你可以考考我”。

    就在崔永成准备发问的时候,外面传来了欧阳老师呼喊声:“潇新宇,你在哪里啊?”

    潇新宇和崔永成对望了一眼,然后崔永成和潇新宇一起走了出去。看到潇新宇从房间里出来,外面的人这时心头一块大石头终于落了地。

    潇新宇赶紧走上前说道:“刚才和崔道长言谈甚欢,竟然忘记了时间。实在不好意思,害你们担心了”,四女这时的反应竟然出其的统一,集体给了潇新宇8个大大的卫生球。就差竖中指了,不过潇新宇接下来的话引起了四女的极大好奇心,潇新宇说道:“道长算卦很灵的,你们要不要找道长算算?”

    四女中黄媛媛一听潇新宇这样说,立即附和道:“真的吗?真的吗?那道长赶紧给我算算”。黄媛媛活泼可的小魔女个xìng此刻完美的展露出来。

    崔永成此时唯有苦笑,潇新宇这是在转移目标,进而祸水东引,也难为他找出这么烂的借口,顺手把自己摘了出来。

    潇新宇来到欧阳老师近前,趁大家不注意的功夫,从兜里掏出300块钱,硬塞到欧阳老师手里。然后说道:“大美女你也去算算嘛,道长算卦真的很灵的,这些算作香火钱了”。

    欧阳老师这时候真的不知道怎么样来看待潇新宇了,有时候这个家伙成熟的像老于世故的中年大叔,有时候又像一个涉世未深的孩子,这样的巨大反差竟然会出现在同一个人的上,整个人像一个巨大的谜团,让人忍不住去发掘,去探索,进而深陷其中。

    崔永成具体给那些女人怎么算命,潇新宇懒得去参与了,倒是伍学军没有去凑闹,让潇新宇比较诧异,潇新宇问道:“小伍,你怎么不去算算?你是无神论者?”

    伍学军摇摇头说道:“我还真算不上什么有神,无神论者,我在最困难的时候,不是没有求过神,也不是没有祈祷过,希望自己能够走出困境,结果让我很失望,要不是遇到潇哥你,没准我轻则蹲班房,重则吃花生米了,假如你一定要问,我的神是谁,真不怕潇哥你笑话,是你改变了我的一切,要说神,你就是我的神。”

    潇新宇没有想到,伍学军竟然会搬出这么一说辞,不过他的决心是显而易见的,伍学军这样的人,轻易不会表态,他现在这么说,只能说明一点,自己在他心目中的地位是多么的重要,假如让他帮自己挡枪,他会毫不犹豫的去做,很忠心的一个小弟,捡到宝了。

    潇新宇拍拍伍学军的肩头,对他的表现给予了肯定。伍学军心里也美滋滋的,知道潇新宇听进去了,于是陪着潇新宇在道观里面到处转悠,直到小魔女在呼唤他们,才晃悠悠的转了回来。

    看着四女一脸兴奋的模样,潇新宇知道,崔道长一定说了很多她们喜欢听的话,以崔永成的道行也不难算出四女今后的成就,后来再经过小魔女的润sè加工跑到体工队去一宣传,结果崔道士这里人气极旺,以至于在90年以后,那个人要想找老崔测字算命看风水必须要提前预约,而且价格一路上扬,从而导致体工队某个队员借着潇新宇的名头,专门帮老崔办理预约手续,以至于赚的盆满砵满,成为另类发家致富的典范。

    随后一行人向崔永成告辞,老崔倒是收下了潇新宇让欧阳老师转交的300元钱,不过老崔觉得过意不去,把门派祖传的一块龙形玉佩送给了潇新宇,并转告潇新宇让他去碑林文物街买几块全新的玉饰回来和他送的那块玉一起温养。

    据老崔讲,潇新宇的女人如果戴上经过玉佩温养的玉饰,她们如果有什么危险,潇新宇这边就会有感应,潇新宇也谢过了崔永成的好意,临走的时候,崔永成偷偷的告诉潇新宇,黄家两姐妹体质极佳,适合与自己一同修炼洞玄子内功,不但可以延年益寿,而且可以反哺其他的女人,让她们美貌永存,青chūn长留云云。

    下山就比上山省力多了,潇新宇本来还要自告奋勇的抱她们下山,结果几个女人跟约好了似得,一个个跑的飞快,倒让潇新宇哭笑不得。

    一群人回到市区体工队基地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潇新宇本来还打算在外面请大家吃饭的,可是她们也许是玩累了,都没有了食yù,潇新宇只好回到体工队食堂,让大师傅帮忙熬了一锅瘦粥,这下女人们才算同意了。吃过晚饭,潇新宇本来想开车送她们回去的,不过欧阳老师非要留下来陪潇新宇。

    潇新宇无奈之下,只好让伍学军打车送李静怡回去。李静怡临走时依依不舍的眼神看着潇新宇心痛,但是没有办法,昨晚李静怡可以出来过夜,是因为和欧阳老师一起,李静怡的爹妈也比较放心,今天找不到借口了,只能回家。

    四女在一起相处了一天,彼此间也都产生了感,出于对欧阳老师的尊敬,她们倒也没有为此而吃欧阳老师的醋。能够有这么和谐的况出现,看样子崔永成给算的卦是功不可没的。一直到后来几个女人都做了妈妈,才有人无意中把崔永成当时对四女说的话,透露给潇新宇,潇新宇体质异于常人,众女和潇新宇有了肌肤之亲后,也都发现了这个问题,潇新宇太强悍了,一个女人压根就喂不饱潇新宇。这些都是后话。

    潇新宇和欧阳老师,黄家姐妹一起来到体工队门口,送伍学军和李静怡上了车,才回到了宿舍,欧阳老师以照顾潇新宇为由,没有回之前黄教练给安排好的房间,而是和潇新宇住在了一起,看样子,两人间的感发展突飞猛进啊!,黄家姐妹年纪还小,所以也没有要争风吃醋的意思,再者说毕竟在体委大院内,有些事不宜做的那么明显。

    两人一起回到宿舍,潇新宇先去洗了澡,然后自己躺在上看电视,电视是潇新宇自己买的,他为了与崔判官联系方便,连录像机一起给拖了回来,这样倒省了自己来回奔波了,不过那个年代和现在不能比,所有能收到的节目,省台两,地方台一,zhōng yāng台一

    等欧阳老师也洗完澡出来,潇新宇一看,差点被刺激的鼻血长流,欧阳老师的穿着比在自己宿舍更暴露,一件薄薄的睡衣上,里面竟然没有戴Bra,一条可的老底竟然是红sè的,欧阳老师暂时对潇新宇完全无视了,把自己换下来的衣服和潇新宇换下来的衣服全给洗了,这边还开口跟潇新宇要衣架子,看样子是准备晾衣服。

    潇新宇自己还在嘴里唠叨:“欧阳老师,你为啥非要和我睡呢?不是给你安排了宿舍吗?”

    欧阳老师一边晾着衣服一边说道:“下午,崔道长说是传了一门功法给你,他说你初练这功法怕你出意外,临时让我充当你的护法呢。”

    潇新宇问道:“那个老道士,神神叨叨的,他的话你也信?”。

    欧阳老师说道:“本来我也不信的,问题是他和我又不熟,随便拿起我的手看了看,然后又问了我的生辰八字,结果人家掐指一算,我啥时候生过病,啥时候考上大学人家全给算出来了,你说我信不信,最关键的他说你就是我的真命天子,我本来就喜欢你来着,一直不敢表露而已,今天你把我亲也亲了,抱也抱了,你说我还有可能嫁给别人吗!趁着这几天放假,看着你,省的你个小猴子又去勾引其他女子。你难道有我们四个还不够吗?你要勾引多少才可以啊?”

    潇新宇被欧阳老师的话给说蒙了,问道:“什么勾引别人家的女孩子,什么又是你们四个?这是咋回事?”

    欧阳老师笑眯眯的看着潇新宇在哪里发急,就是死活也不打算说出来,潇新宇直接从欧阳老师的背后抱住她,一双手很不老实的抓上了美女老师的一对玉兔。欧阳老师嘤咛一声,子一软差点坐在地上,说道:“没看我正做事儿呢,别乱来啊,你个毛都没长齐的毛孩子也会耍流~氓了。”

    潇新宇腆着脸说道:“老师,要不要我把裤~子脱了给你看看,给你检查一下是不是真的没长毛!”

    欧阳玉说道:“走开,臭流~氓,不要在这里碍事。我的活还没干完呢”。因为潇新宇的一对禄山之爪还在人家美女老师的~脯上搁着呢。

    这时候欧阳老师发现潇新宇下~的凸~起物正紧紧的顶着自己的~缝,毕竟欧阳老师还是未经人事的黄花大闺女,虽然生理知识自己都懂,但是理论和实践是完全两码事,她突然被潇新宇下的巨大物体吓的六神无主。

    接着整个子完全软了下来,往潇新宇上靠去,潇新宇往后退了一小步,准备平衡了一下体,结果脚后跟磕在了角上,下盘一个不稳就向上倒去,美女老师因为自己的一对玉兔还没有逃脱潇新宇的掌握,再者自己全软的没有力气,两人好像拍戏事先准备好的那样在~上滚做一团。

重要声明:小说《都市先锋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