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洞玄子三十六式?(下)

    ()    潇新宇和四女疯了一会,然后一群人来到玄武观内四处瞎转悠,这里看看那里瞧瞧,所有人年纪都不算大,因而也不存在代沟,大家玩的很是尽兴。

    重修后的玄武观,不像庙宇般的那么宏伟,前后就两进院落,前面正内供奉着三清,边上两间偏,左边一间里面摆放着一些建国后再版的道教书籍,供游客观看以及购买,右边一间里有一位中年道士。坐在一张桌子后面,桌上摆放着堪舆用的专用罗盘

    和一副龟甲,另外还有一副签筒,看样子是用来给人算命用的。

    潇新宇走到中年道士的近前,在他前面的凳子上坐下,哪位高人模样的道士一直闭着眼睛似睡非睡的,不知道是在哪里养神还是故作高深。

    86年的时候,受困于交通的不便,国内很多旅游景点都没有那么旺的人气,今天尽管是5.1节,截止到潇新宇他们六人入观为止,也就他们一拨人。其实这帮子道士是由国家养着的,每月还有工资拿,不是像我们想象的游方道士那样,一副可怜兮兮,靠坑蒙拐骗来维持生计的那类人。

    潇新宇仔细观察着这位道士,一传统的道士打扮,衣服还是新的,不是邋邋遢遢的那种,头上戴着一顶道士冠。脸上很丰满,不是那种瘦瘦的脸型,让人第一眼的感觉不错,中年道士可能感觉到了有人在观察自己,刷的一下睁开了眼睛,他似乎感受到潇新宇上庞大的生命气息,眼内jīng光四shè,直盯盯的看着潇新宇。

    潇新宇暗自揣测,这个道士还真的有点道行啊,这都能感觉到自己的不同之处,潇新宇的边人,对潇新宇的感觉是一种亲近,就好像蜜蜂感觉到盛开的鲜花,宠物感觉到自己喜的食物那样,但是明显的,潇新宇感觉到这个道士体内散发出的那种窥视,探测的生命波动。

    道士开口说话了:“不知道这位小兄弟有什么指教?”

    潇新宇说道:“道长,指教不敢当,今天我就是来这里玩的,看见这里有人,过来说说话而已”。

    道士问道:“小兄弟,你练过内功?”

    潇新宇回答道:“仅仅粗通而已,不敢在行家面前献丑”。

    道士说道:“据我观察,你的内功修为颇深,连我都看不清你的深浅,你说还是略通,这个话说的不实在啊”。

    潇新宇来了兴致,说道:“道长也练过内功不成?”

    道士不想被潇新宇绕进去,答道:“彼此,彼此!”

    潇新宇自我介绍道:“我姓潇,潇洒的潇,敢问道长贵姓?”

    道士说道:“我俗家姓崔,已经多年不用了,贫道道号“归一”,是九九归一的归一,不是皈依佛门的皈依。”

    潇新宇忽然笑了,说道:“道长你怎么跟说绕口令似得,还好我听得明白,你费这个劲跟我解释累不?”

    中年道士哈哈大笑道:“看不出小兄弟说话蛮有趣的,倒是贫道啰嗦了”。

    潇新宇道:“道长,你不要老是贫道贫道的,你们现在有国家养着,貌似和贫字不沾边吧?有吃有喝的多好。”

    崔道士看着潇新宇揪着自己不放,于是问道:“按照小哥的意思,应该如何称呼啊!”

    潇新宇说道:“体发肤受之于父母,不敢或忘,还是用俗家姓名称呼,可也?”

    崔道士道:“也好,称谓不过一个代号而已,即便是称为小猫小狗的也是一种传承,倒是我着相了,不知小哥名讳如何称呼呢?”

    潇新宇说道:“崭新的新,宇宙的宇。”

    “如此,我记下了,”崔道长说道,“贫道,俗家名讳称作,永成,永远成功之意。”

    潇新宇问道:“道长祖上,莫非唐代崔珏?”

    崔永成差点一句话脱口而出:“你是怎么知道的?”

    崔道长的眼中充满着疑惑,眼定定的看着潇新宇。

    潇新宇回答的只有两个字:“传承。”

    不过潇新宇接下来的一句话,又差点把崔永成吓得摔个跟头,“我和你们崔家渊源很深的”。潇新宇和崔家的关系当然深了,地府的崔判官暂且不谈,给他从国外往境内倒腾外币的崔大福也是崔家的,好嘛,眼前这位又是崔家的,潇新宇一度怀疑老崔家是不是欠了自己的债,所以一群人来还债。

    一个16,7岁的少年竟然让年近5旬的崔永成看不透,崔永成现在内心的惊讶,疑惑,不解之是不足为外人道的。

    崔永成如果是普通人,看不透也就看不透了,更不会为这个事纠结,但是崔永成是有道行的人啊!让他师傅知道这事,绝对会愤怒的从坟墓里跳出来,大骂自己的徒弟,你丫的也太菜了吧!

    崔永成没有能够从潇新宇的面相上面看出什么不妥之处,于是说道:“小哥,能否借你左手一用?”潇新宇倒也没有拒绝,直接把左手伸出来递给崔永成。

    崔永成对着潇新宇的左手仔细的看了半晌,结果却让他更加的迷惑,一般逆天改命的人,多少是可以从手相在看出一些蛛丝马迹的,问题潇新宇不是逆天改命,是地府这帮子家伙做事不细才搞出来的,以潇新宇的功德本应去到天界的,结果在冥界晃了一圈,又回到了人界帮冥界这帮家伙擦股,这个事太过复杂了,不是用简单的因果可以解释的清楚的,如果崔永成能看明白,那他的法力要多高深才行啊,那可是凌驾于冥界、人界、天界之上的大能者才能拥有的道行(横的二声发音)。

    潇新宇在崔永成道长拿着自己的手观察的时候,从自己上度了一道真气过去,这是潇新宇来到这个世界上的第一次,与普通人打交到,潇新宇用不到真气,即使是参加比赛,自己人没有调用这方面的能力,那样对普通人不公平,对面这位是不是修真者潇新宇不清楚,不过自己这道真气是试探对方的信号。

    崔永成只觉得一股暖意,沿着两人的双手结合部,顺着自己手上的经脉而上,接着在自己体内快速的循环了一个周天,崔永成感觉到了那股庞大的生命能量,自己体内的经脉也突然变得流畅了,就好像一条经年淤塞的河流突然被疏通了那样,又重新充满活力,重新担任起运输大动脉的角sè。

    潇新宇现在给崔永成的感觉,就好像当年自己的师傅那样,在给自己易筋伐髓,很多修炼者都知道,由于地球进入大工业社会,过度的使用石油,煤炭,天然气等能源,间接的影响了大气的构成,大气的成分,大量释放的二氧化碳,在空气中越聚越多的时候,不免开始进入海洋,大量的二氧化碳融入海洋也改变的海洋生态环境,大量的浮游生物因为二氧化碳导致的海水呈现出弱酸xìng而死亡,接着引起连锁反应,导致珊瑚的大量死亡,从而引起整个生物链的紊乱。

    在这种环境下,已经不适合修炼者提高自己的境界了,崔永成知道从30岁开始,自己的功力不但没有进步反而呈现出下降的趋势,当时国内虽然还没有出现大量的汽车,但是煤炭的使用绝对是世界第一,燃烧煤炭释放出的大量有害气体也是导致环境恶化的重要因素。

    崔永成这时候对潇新宇的感激是无以复加的,崔永成说道:“你我年纪虽然差距巨大,但是小兄弟你的修为却在我之上,看不出在你这个年纪就能有如此高的修为,令我为之汗颜啊!以后不知可否与你以兄弟论交?”

    潇新宇说道:“相遇即是缘分,崔大哥既然你如此说,兄弟再矫就见外了,我的来历很复杂,不敢透露给你太多,不过以后需要我们一起合作,共同面对的困难会有很多,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助我一臂之力。”

    崔永成说道:“这个不是问题,以后有什么需要,潇兄弟尽管开口,但有所驱使无不奉命。”

    崔永成接着道:“潇兄弟,有句话,为兄不知当不当讲”,潇新宇答道:“但说无妨”。

    崔永成说道:“小兄弟的内力极为jīng纯,这是为兄无法比拟的,不过兄弟你命犯桃花,注定以后边会有很多女人,如果兄弟的jīng元过度消耗会对你产生不良影响,不知道你的师父有没有教给你化解的方法。”

    潇新宇有个的师傅,他的体条件之所以这么逆天,还不是因为被改造过的缘故,但是现在崔永成所说的问题,刚好是自己知识面的一个盲区,于是潇新宇问道:“这个还真没有,可能当时我年纪小吧,不清楚这样的事”。

    这时候崔永成起说道:“潇兄弟,请随我来,我送样东西给你。”

    于是潇新宇跟着崔永成来到了后院他自己的居所,崔永成来到跟前打开了房门,把潇新宇让进屋内,然后反手把门带上,潇新宇大略的看了一眼,房间内的摆设非常朴素,倒是符合崔永成道家出份。

    崔永成从书架上拿了两本看着古老的线装书递给潇新宇,接着说道:“这是我们这个派系传下来的,我的功力不深,无法修习,就送给你做个纪念吧。”

    潇新宇接过书一看是一明代雕版刻印的《洞玄子内经》,潇新宇打开书快速的翻看起来,又和自己体内所固有的系统一一验证,潇新宇花了半个小时把书给看完了,自己快速的消化了一下书的内容,然后对崔永成说道:“感谢崔大哥的好意,这书还是留在你这里,以待有缘之人吧,我今后的很多所作所为,并不适合开山立派广纳门徒,这些事都需要崔兄来完成的。”

重要声明:小说《都市先锋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