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风波乍起

    ()    13号别墅是整个别墅群里面比较小的一间,潇新宇按照之前文光正的指引走到别墅近前,整个别墅两层楼高,从外面目测大约200平方的样子,别墅外面有一个小小的院子,里面种了些植物,以冬青树为主。

    潇新宇穿过铁门来到了别墅跟前,厚重的木门虚掩着,潇新宇敲了敲门,里面传来文光正的声音,“是小潇吧?门没锁,快进来吧。”

    潇新宇进去之后,发现有两人正在那里一边泡茶,一边闲聊着,不远处的厨房内传来了叮叮当当的声音,潇新宇快步走上前,礼貌的打着招呼,:“文叔叔好”。

    文光正客气的招呼潇新宇坐下,一边招呼道:“小潇,快来坐,介绍个人给你认识”,说着把边坐着的另外一位介绍给潇新宇,“这是我的老朋友,当年一起在延平县插队的,你叫他席叔叔好了”,这一刻潇新宇感觉自己都有些发蒙,眼前的这位,作为有过一世的记忆的潇新宇实在是再熟悉不过了,五代领导集体的一号首长。

    潇新宇立刻近前礼貌的说了声:“席叔叔好,我是潇新宇。”

    眼前的人,年纪和文光正差不多,30挂零的年纪,看着非常的jīng明果敢,他眼中那目光仿似可以直透人心深处,但是忠厚的脸庞又让人不自觉的生出亲近的感觉,此刻潇新宇的内心深处,犹如12级台风过境产生的惊涛骇浪般,瞬间的有些失神。

    看着潇新宇略微紧张的样子,他适时的一句话化解了潇新宇的紧张绪,“傻小子,赶紧坐啊,还站着哪里做什么。”

    潇新宇略微的放松了一下全的肌,然后以极为端正的坐姿坐下,其实股只略微的挨着沙发,并没有坐实,对方给自己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

    潇新宇内心深处觉得很奇怪,他这时候不是应该在闽南省某县工作吗?怎么会来古城的,潇新宇内心深处充满了各种疑惑。

    这时候文光正开口了:“小潇啊,我听说你下午在游泳馆的事了,我现在有一点非常的不解,这世界上还有没有你不会的东西?”。

    潇新宇“啊”了一声,这时候他的魂魄才完全归位,人也放松下来,说道:“文叔叔您太高看我了,其实我自己觉得运动项目是相通的,可能是我自己的天赋比较好吧,学什么东西都不用第二遍,看书也是,基本过目不忘。”

    对面的席叔叔脸带微笑的说道:“你小子这话有些言不由衷啊!”

    潇新宇答道:“我不久前出过一次车祸,出院之后就成这样子了,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怎么搞的,我小时候体不好,被我爸着从5岁的时候就开始锻炼体,可能那时候打下的基础好吧。”

    文光正这时插话进来:“那你的超群的记忆力又是怎么回事,我在学校问过你的老师,他们普遍反映,你有过目不忘的本事,这又怎么解释”。

    潇新宇吭哧了半天冒出一句话,:“文叔叔,席叔叔你们看过《shè雕英雄传》吗”,文,席二人对望了一眼,心道这小子怎么会扯起这件事,两人都点点头,(大家不要认为我瞎扯,全国10几亿人口中除了偏远地区的人知道金庸大师会比较晚,越早开放的城市,接触金庸作品的时间也就越早,并非是我杜撰)

    潇新宇说道:“书里面黄蓉的母亲就有这样的能力啊!”席叔叔笑了起来:“这些小说家的言语你也能信?”。潇新宇说道:“小说家的言语虽然不可信,可是华清大学少年班的学员难道还解释不了吗,况且迪生、因斯坦、佛洛依德这些人年轻的时候脑部也受过伤,之后他们也表现出与众不同的能力呢,再说贝多芬在创作名曲《英雄交响曲》的时候耳朵都已经聋了呢”。

    二人这时候内心的想法绝对是一致的,这小子能扯的,他一定有什么秘密不方便给外人知道,只是他说的这些也不无道理,可是那些有名的发明家,思想家,科学家,音乐家都是只专注一项啊,可潇新宇真让人看不懂。地上跑的,水里游的都会暂且不说,问题是他会的东西有些多了。

    这时候文光正的夫人来招呼大家吃饭,倒是暂时的化解了潇新宇的危机,潇新宇暂时放下心来,文光正介绍道:“这是你李阿姨,我的夫人”,文光正的岁数比自己的妻子大上4岁左右,李阿姨怎么看年纪都没有超过30,而且从面相上看和自己的班主任欧阳玉差不了多少,潇新宇说道:“文叔叔,这个我不能听你的了,我叫姐姐你不会怪我吧?”

    文光正的夫人听潇新宇这么说心里自然是美滋滋的,那个女人不希望别人说自己年轻漂亮的,文光正倒是差点给潇新宇来个暴栗,说道:“你小子倒是会作怪,你把你阿姨叫成姐姐,那你又叫我叔叔,这辈分不是乱了吗。”

    此刻的潇新宇已经彻底放松下来,说话也随意了很多,潇新宇说道:“文叔叔你看这样行不,咱们各论各的辈分,你们家里的事你们自己解决,我不参与行吗”,大家听潇新宇这样说都笑了起来,一时间屋内弥漫着欢快的气氛。

    幸好潇新宇没有打算在政治圈里混,否则他这么说是不合规矩的。会被圈内的人直接给踢出去的。不过这也是在家里,正式场合潇新宇还是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怎么说的。

    潇新宇嘴里的李姐姐的手艺真的没话说,虽然是家常菜但是里面的功夫还在,标准的西川菜,一碟酸辣土豆丝,一碟泡菜,一盘麻婆豆腐,一盘水煮牛,一个鱼香丝再加上一大碗紫菜蛋花汤。

    另外整整的一大盘包子专门放在了潇新宇的跟前,李姐姐说道:“包子放心吃,羊馅的”。看样子潇新宇中午在食堂干掉三斤牛的事已经有人报告给文司长了。潇新宇这时候有点不好意思了,一不留神自己超级吃货的名声就传开了。

    “食不言,寝不语”是老祖宗传下来的至理名言,大家都会共同遵守这一法则,吃完饭之后,李大姐给大家泡上茶水,又跑去厨房里忙了。

    文光正从茶几上拿出一包国宝烟来问潇新宇抽不抽烟,穿越前的潇新宇是一个大烟民,不过来到这一世的自己上,貌似还没有学会抽烟呢,席元功也不抽烟,文光正自己拿出烟,潇新宇顺手拿起桌上的火柴给文光正点上烟,文光正美滋滋的抽了一口,席元功劝道:“老文呐,烟这个东西能不抽还是尽量不抽吧,对体没什么好处。”

    文光正笑笑,没有接话,之后问道:“小潇啊,你自己是怎么打算的。”

    貌似这个话题问的有点宽泛,不过潇新宇倒是很清楚文光正想问什么,答道:“文叔叔,其实我自己考虑了两个方案,第一呢,自己尽可能多的参加各个项目的角逐,我也有信心在田径场上,游泳场上都取得好成绩,第二呢,有选择xìng的参加,这样的好处呢不会太多的引人注目,只是在自己所擅长的领域之内闯出好成绩,因为据我所知米国的游泳运动员都有获取多项奥运金牌的实力,因为他们的优秀选手实在是太多了,随便派一个出来都是冠军的有力争夺者,在亚洲,大和国的男选手的水平也在我们之上,所以如果以游泳项目作为突破口也不失为一个很好的选择。”

    文光正赞赏的看着潇新宇,转头对席元功说道:“老席啊,我说了吧,这孩子的心智很成熟的,毕竟一个人兼项田径和游泳,两个项目的跨度实在太大了,这会引起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的,毕竟现代的竞技体育不像几十年之前划分的那么粗泛,现在所有国家相应的项目都是投入了大量jīng力物力的,而且细分到每个单项进行专门的研究,我们假如让潇新宇出战全部的比赛,那些国家会怎么想,这个问题值得三思啊!”

    席元功接过话头说道:“老文,你说的不错,假如让潇新宇参加田径项目,他最多只能兼项三个项目,比如100米,200米和跳远,一个是因为,整个奥运会上三个项目的时间间隔设置的比较合理,而跳高则与其中的项目比赛时间上有冲突,中长跑项目也是一样的况,时间上错不开。所以如果我们想利益最大化,那无疑让潇新宇参加游泳比赛是最好的选择。除了他可以参加6个单项的比赛之外,还有4个集体接力项目可以参加,这样我们游泳队一定会有令人瞩目的成绩面世。”

    讨论到这里,再说多余的已经显得没有必要了,从内心深处潇新宇也不希望自己又是田径,又是游泳的。虽然自己的体能储备是没有问题的,可是在全运会,亚运会,奥运会这样公开的,有电视直播的大型比赛上,这样的举动太逆天了,这会引起世界上广泛关注的,这可不是潇新宇希望看到的结果,潇新宇之所以在厂运会上做出惊人的表现,目的还是以这些项目进行开路,厂运会里没有游泳项目,自己只能走捷径了。

    随后河西省体委下达了封口令,止体工大队任何人谈论潇新宇和田径项目有关的一切内容,潇新宇对这个决议非常支持,领导们这是在保护自己啊!用心良苦,用心良苦啊!

重要声明:小说《都市先锋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