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惩治棋痞

    ()    两人一起出了门,这时候6点刚过,天sè已经擦黑了,潇新宇带着伍学军来到院门外的夜市,夜市里有很多摆摊的,主要是厂里的一些家属和附近村里的农民摆的摊。

    潇新宇找了个卖酸汤水饺的摊位坐下,又去和边上卖烤羊的打了个招呼,说是要10块钱的羊,这边吩咐买水饺的摊主做三碗酸汤水饺出来。

    潇新宇问伍学军要不要来点酒,伍学军说道:“刚才挨了你两下狠的,估计有些伤,再者,自己好几天没有吃东西了,酒还是算了。”潇新宇赞许的点点头。

    趁着水饺和烤羊还没有上来的功夫,潇新宇去到另外的摊子上要了两碟凉菜,芥末三丝和凉拌海带,两人一边吃着一边闲聊。

    通过和伍学军的闲聊,潇新宇进一步的弄清了伍学军的家里状况,原来伍学军是真正的苦孩子出,自己在学校很努力的学习,本来是有希望考上大学的,因为父亲的突然去世,家里的顶梁柱倒了,自己备受打击,结果落得如此结局,父亲在部队里的时间多,回家的时间少,而且和母亲的xìng格不合,所以家里就他一根独苗,没有兄弟姐妹。

    潇新宇听完之后不由得一阵唏嘘,和伍学军比起来,不论是家庭条件,还是出背景自己比人家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这时候饺子上来了,羊也烤好了,潇新宇招呼伍学军道:“赶紧趁吃”,伍学军倒也没有瞎客气,直接就拿起碗,就往嘴里倒饺子,不一会,两碗饺子就见底了,羊也是他吃的最多,吃饱喝足后伍学军说道:“有好几年了,没有吃过这么好的东西了,感觉像是在过年”。

    伍学军知道潇新宇还有事和自己说,于是就看着潇新宇慢慢的吃完饺子和剩下的烤羊,潇新宇虽然现在是长体的时候,毕竟家里平时的伙食一直不错,所以饭量没有伍学军大。

    潇新宇吃完饭,先掏出钱给结了账,然后又从上衣口袋里拿出钱数了数,整出200元来递给伍学军,伍学军惊愕的看着潇新宇说道:“兄弟,我已经叨扰你一顿饭了,这钱我不能收”。

    潇新宇说道:“这钱不是白给你的,一会你坐晚班车先回趟家,这钱是给你nǎinǎi用的,这段时间我有很多事要做,正好缺人手,你过来帮我做事吧。”

    “另外你的那两下子还不够看,还好你有不错的底子,我教你些实用的东西,另外我手下还有帮小崽子,需要有个头,你帮我看着他们点,别让这帮家伙乱来,但也不要随便去欺负不相干的人,具体的尺度你自己把握”。

    伍学军接过钱去,手却抖得厉害,看样子蛮激动的,潇新宇把他拉起来,拍拍他的肩膀道:“行了,不是啥大不了的事,以后的路长着呢,好好做,让那些看不起你的人知道你也是个有大出息的男子汉,以后在我面前不要做那些姑娘家的姿态,我不喜欢。”

    伍学军这时候除了感激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半天才憋出一句话:“大兄弟,你是个好人,我多余的话也不说了,我伍学军这条命以后就是你的了”。

    潇新宇带着伍学军来到公交车站,等车来了直接把他送上车,临走的时候潇新宇说了一句,我叫“潇新宇,你白天来找我的话到我学校去,我们厂子弟学校很好找的”。

    说完潇新宇朝着启动的公交车挥挥手,自己转直奔厂里的文化宫而去。

    来到文化宫时,参加比赛的人已经很多了,潇新宇来到对赛表跟前看了看自己晚上的对阵况,这次比赛由于报名的人比较多,没有采取先分小组,再淘汰的赛制,而是采用了更合理的瑞士制进行比赛安排。

    由于潇新宇昨天弃权一轮,算他输,因此今天的对手也是个昨天输了棋的,更为搞笑的是,自己昨天的对手竟然是李静怡的哥哥,李君,潇新宇不乐了,真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啊!

    李君算是自己的半个徒弟,一个月前让6子还过不了关呢,这样也好,给他点比赛信心也是好的。潇新宇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一看都挨着门边了,人来人往的,比赛经验不足的人多少会受影响,不过潇新宇好歹也是两世为人了,自己上一世没少参加比赛,这点影响对于他来说是微乎其微的。

    很快到了开赛的时间,绝大多数的参赛人员都来了,裁判们也就位了,可是自己的对手竟然还没有到,由于比赛用的棋钟不够,后面的台次是没有比赛钟用的,所以只有前十台给上了赛钟,一人一个半小时包干,棋局如果没有结束,谁的时间先用完就判负。

    棋赛七点半准时开赛,如果对手在8点钟还没有到,那么比赛就会判没来的一方负,需要裁判来确认之后,才能离开自己的位置去看别人的比赛,潇新宇就这样傻等着,一直到7点59分,就在裁判准备宣布时间到的当儿,潇新宇的对手才姗姗来迟。

    潇新宇一看是个中年大叔,两人猜先,结果大叔猜到了黑棋先行,哪位大叔思考了足足5分钟时间才在棋盘上落子,潇新宇心里开始诅咒哪位仁兄,迟到了也不道个歉,第一招就给我长考,行啊!看小爷一会怎么收拾你,潇新宇飞快的落下棋子。

    这时候对面哪位不紧不慢的掏出一盒烟,点燃之后美美的抽了起来,还有意无意的把烟往自己脸上喷,然后才落下第二颗棋子。

    潇新宇肺都快气炸了,这孙子摆明了是想使盘外招来对付自己,潇新宇很快的把另外一个空角给占了,对面哪位又开始不落子了,潇新宇干脆起去看别人下棋了,可是自己走出没有多远呢,就听见“啪”的一声大响,哪位落子了,潇新宇只好走了回来应了一手棋,这回对面哪位到没有长考而是落子飞快,几手棋之后潇新宇发现自己吃了点小亏,原来自己一不留神中了对方的骗招。

    这下子潇新宇反而谨慎起来,开始审视一下目前的局面,幸好只是开局阶段,棋盘还很大,潇新宇没有继续轻敌,而是慎重的选择每一招的下法,二十几手之后,潇新宇完全扭转了局面,自己的局面开始领先了,潇新宇暂时松了口气。

    这时对面哪位神sè开始凝重起来,频频的开始长考,这时候潇新宇忽然闻到一股子臭味,自己往下一看,对面哪位竟然把脚从球鞋里拿了出来,两只脚还在不停的搓着,如果谁家里有患香港脚的就知道那个味道是什么滋味了。

    这时候潇新宇再傻也知道对方是在使用盘外招了,问题是自己还不好找裁判投诉,比赛规则里,没有说明对方不能抽烟,不能在比赛的时候脱鞋,也没有说不许长考,潇新宇就在对方的各种盘外招之下,好不容易捱到9点多钟。

    这时候前十台已经有结束比赛的了,潇新宇果断了找裁判要了台计时钟过来,裁判看到两人的对局过于缓慢,也同意给他们加钟,裁判看了看自己的手表,9点20分,到比赛结束还有一小时10分钟的时间,于是给两人均摊剩下的时间。

    每人35分钟,这下子对面哪位沉不住气了,下棋的节奏开始快了起来,他也没有心思搓脚了,其实对方的真正实力潇新宇早就心里有数了,他的水平比自己的半个徒弟都还有不如,不过他开局时的骗招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倒是应用的比较纯熟。

    这时候潇新宇开始发力了,对着对方的棋子开始穷追猛打,不到半个小时,对方的棋活着的已经不多了,潇新宇看着对方又开始长考,还不肯认输,索xìng去其他人哪里观战了,对方看着潇新宇走开,很快的又下了一步棋,潇新宇直接无视了,一直在看其他人的比赛,直到裁判催促他回去。

    潇新宇回到座位上看了看对方落子的地方,直接说道:“这棋不用下了吧?”对方没有认输的意思,潇新宇心想都下到这份上了,还想偷鸡,可是对面哪位死活不认输,非要把时间耗光为止,潇新宇只好等裁判了。

    裁判过来之后看了看棋局和计时钟,啥话也没有说,直接给潇新宇记上两分,然后让输的一方签了字,潇新宇这下终于解脱了。

    潇新宇那个气啊,直接不客气的说道:“一盘棋的胜负本来不是什么大问题,棋品才是关键的,一个人棋品不好,你水平再高也是一坨屎。”

    对面哪位被潇新宇的话臊的脸通红,潇新宇这时也没有放过对方的意思,接着说道:“你不要不服气,敢不敢跟我赌棋,10块钱一盘,让你6子?”

    对面这位和潇新宇下分先棋,全盘被杀的惨不忍睹,潇新宇大概计算了一下,对方全盘的活棋没有超过60个子,潇新宇话里话外极尽羞辱之能事,对方一直沉默着不敢接口,而是快速起,灰溜溜的走了。

重要声明:小说《都市先锋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