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与强者妥协未必丢人

    ()    看着潇新宇发威,四人瞬间石化,那个年代的家具可不像现在家具的质量做的那么水,哪可是纯手工制作的,潇新宇这一拳下去的力道,四人如同砸在自己上一样,小六子三人这才知道上午潇新宇手下留了。

    赵校长这时只能自己出来打圆场了,因为那三人这时已经不具备和潇新宇平等对话的实力,赵校长说道:“实在不好意思啊!潇新宇同学,小犬顽劣,不堪造就,这小子不知道给我惹了多少祸了,每次都要我给他擦股。”

    赵校长这时才发现自己和潇新宇都站着,他很不好意思的搔了搔头,把潇新宇请到沙发上坐下,这边吩咐那三个小崽子给潇新宇泡茶。

    等潇新宇坐下,赵校长也从边上拉了张凳子过来,坐在潇新宇的对面继续说道:“赵斌这个孩子从小就不喜欢学习,这你也知道,他留了三级了,不是我在托关系,他根本就在学校呆不下去,我们家人口多,粮食不够吃,要不是图他挂着学籍,每月还有35斤的粮食定量,我早就把他给撵出去了。”

    赵校长长叹了一口气,接着又道:“这个孩子不省心啊,家里就属他最调皮,是个惹祸jīng啊!我这张老脸都让他给败光了”,这时候赵斌递上两杯茶过来,嘴上客气的说道:“潇大哥,你喝水”。

    潇新宇拍了拍边的沙发说道:“赵斌,你也坐下,我有话和你说”。赵斌顺从的挨着潇新宇坐下。

    潇新宇接着说道:“赵斌啊,虽然你比我虚长几岁,但是你有没有想过规划自己的人生道路?你要知道现在是法制社会,你们现在闹得还不算过分,但是你爸能这样一直把你保下去吗?”

    潇新宇拿起杯子对赵校长示意了一下,拿起杯子自己喝了口水,润了润嗓子,然后接着说道:“你看看赵校长这么大年纪了,还为你这些破事cāo心,不是我说你,这么大的娃了,就不能干点有意义的事?”

    赵斌说道:“我不是不想做事啊,去年部队里面来学校招兵,我报名来着,可惜被刷下来了。厂里的职工退休,儿女本来是可以顶替的,你也知道我爸是校长,这个位置不好顶啊。”

    潇新宇说道:“你没有想过去学个技术什么的,或者干脆自己去做生意吗?”

    赵斌说道:“我除了打架之外,学技术我根本不是那块料啊,做生意就更不会了,再说也没有那样的路子,”

    潇新宇说道:“你这两个朋友不错,值得交往,能在你最困难的时候伸以援手,而且是在明知不敌的况下,这样吧,我给你们指条路,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兴趣去做。”

    边上的二人听潇新宇提到他们,赶紧凑了过来,说道:“潇大哥你好,我叫沈小青”,这是矮个子的说辞,高个的也不甘落后自我介绍道:“潇大哥,我叫蒋云”。

    潇新宇说道:“你们也别站着,赶紧找凳子坐,你们这样傻站着不好说话”,沈,蒋二人连忙找了两个凳子围过来坐了,不自觉间潇新宇已经成为了这些人的中心,甚至潇新宇自己都没有注意到,间接的自己已经成为了这间办公室的主人。

    潇新宇伸出两根手指道:“第一,我爸和我说过,岭南那边对国内发行的邮票有着狂的追捧,最好是这几年发行的生肖邮票,有多少货就能出多少货,而且那边的收购价格不低,第二,既然你们没有兴趣读书,让你们出去跑跑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吧?”三人纷纷点头。

    赵斌说道:“这是我们最擅长的”。潇新宇点点头。喝了口茶继续说道:“我需要你们把周围几个厂的zì yóu市场跑遍,看看那些产品最销,还有农产品,比如鸡蛋、蔬菜、还有粮食,看看各个市场的价格差距有多大,然后你们再去远的农村里走走,看看从当地老乡那里直接收上来是什么价格”。

    一边的沈小青插话进来,说道:“潇大哥,那不会是让我们投机倒把吧,这可是要坐牢的啊!”,潇新宇看了一眼沈小青心道,“这孩子心细,还知道不能投机倒把,值得培养一下。”

    潇新宇继续道:“我怎么会让你们做违法的事呢。”转而对赵校长说道:“我们学校的教职员工的子弟,像他们这样的应该不在少数吧。”赵校长说道:“可不是嘛,你也清楚我们学校的职工本收入就比不过在厂里上班的职工,其实教师家里的rì子都过得艰难的。”

    潇新宇说道:“你看这样行不行,以学校的名义去工商局注册一个职工服务社,对外宣称是给我们学校自己谋福利的,这样上面也好交代,他们的编制挂在学校,但是不在学校领工资,让他们服务社自己进行dú lì的财务核算,他们的工资也由服务社出。这样里里外外都照应到了,借着这个名义,我们多收上来的农产品就可以拿来出售了,当然如果能在zì yóu市场上找个门面就更好了”。

    赵校长细想了一会说道:“你的方案可行,我去找找关系,这个事办下来应该不难。”

    潇新宇对着另外三人说道:“你们最好分下工,不要一窝蜂的挤在一起做事,那样没有任何好处。我看这样吧,找邮票货源的事就让赵斌具体负责,你们不是还有很多狐朋狗友吗,把他们也发动起来帮你们做事,我需要详细的数据,你们回头各自把自己掌握的消息汇总到我这里来。”

    这些小伙子都是血的年纪,一听有事可做,纷纷摩拳擦掌的,一副跃跃yù试的样子。

    潇新宇接着说道:“赵校长,你也去和他们这帮子家伙的班主任说说,反正他们也没有去听课的必要了,我在想他们不在学校出没,他们的老师应该高兴还来不及呢,只是在考试的时候,通知他们回来参加就好了”。

    赵校长点头答应下来,边上的三人倒是臊了个大红脸,潇新宇看在眼里,心道既然他们还有羞耻心,说明孺子可教,还没有从根里烂掉。

    赵校长接着又问道,:“新宇,你也知道学校的财务比较困难,这个开办实体的经费是肯定拿不出来的,这方面你有办法吗?”

    潇新宇神秘的一笑,道:“我能给你们出主意,这些事自然是想到的,你们放心好了,这个问题我会解决的。”

    潇新宇看着那三个货还在边上支楞着,于是说道:“你们现在还很有时间嘛,赶紧该干嘛干嘛去,”沈小青的反应确实是快,他伸手一拉赵斌说道:“走了,我们一起去转转。”看到潇新宇鼓励的目光,沈小青不自觉的腰。

    等那三位都走了,潇新宇说道:“校长,您有没有想过把我们学校经营的更加有名,社会效益更加的突出?”

    赵校长道:“不是不想,关键是学校的财政都在厂里面抓着呢,我们学校学什么,教什么内容不是我们自己能决定的,除了少数能考上大学的学生以外,其余的学生高中毕业以后都要进技校学习,我们学校高中技校班的学生都是为厂里储备的,都是些学机械,学电工、学电焊、以及开机的。”

    潇新宇说道:“咱们厂里现在效益好是因为两伊在打仗,安南那边持续的边境冲突造成的,但是战争不可能一直持续下去,不可能永不停止,那么之后呢,现在国家在搞改革开放,以后民品将会成为主流。如果厂里不生产民用品,那么以后肯定是死路一条,虽然我们不能改变厂里面的决策,但是以后电器产品肯定是要大行其道的。你看我们隔壁的黄河厂生产的彩sè电视机现在很抢手,但是校长我不怕和你说,他们厂引进的生产线,已经是国际上淘汰的产品,最多三到五年的时间,一定会被市场竞争所淘汰的,我认为我们应该为之后的电子类产品大量面世储备足够多的人才,哪怕以后承包厂里的一个车间,进行民用品的产品转型,都比走老路要强。这样不但我们的厂里可以为将来的大市场做足准备功夫,我们学校毕业的学生也会有更好的发展,即便是往坏处想,他们以后不在咱厂里做,可是他们也可以去任何一个生产电子类产品的企业发展,而且据我所知,现在在南方地区的家庭里面电气化程度已经很高了,比如彩sè电视机、空调、收录机、洗衣机、音响这些是大件,还有一些属于小家电产品,比如随听、CD机,录像机,游戏机等等,甚至以后的家用电脑等等,而我们国内除了个别大学有这样的远见,开办了相关的专业,这一块在国内基本上还处于空白状态,这种现象在河西省古城市这样的内陆省份尤甚。我们国家现在需要的不是专家,缺的是能够在专业领域独当一面的专业技术工人”。

    赵校长听到潇新宇的这番言论,顷刻间陷入了沉思。消化了一下潇新宇的言语,之后他说道:“只要能解决教材的问题,这个事可以尝试一下,先在高一年级开一个班试试,其他的课也不用耽误,照这样来看,你所说的倒是一个发展方向,值得去尝试”。

    潇新宇道:“教材方面我可以找我爸想想办法,甚至可以去香港搞一批相关的书籍过来,然后找印刷厂翻印一下,钱的问题要等学校的合作社开始有了盈利,有了dú lì的财政收入之后是可以加以投入的”。

重要声明:小说《都市先锋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