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节 潜入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茫茫望星空 书名:极兵传奇
    ()    天灾,即是天地间的自然灾祸,诸如地震、海啸、火山爆发……

    **,即是人为之灾祸,诸如战争、压榨剥削过度……

    “在想什么呢?”自从出入天机之后,昊极对叶婉柔的态度多了一丝温和,不再是那般冷冰冰的。

    “我在想为什么天灾在我们破解天机的天灾之后,竟会这么频繁的发生。”叶婉柔有些疑惑,心下也微微轻叹。

    “不,从我开启天机的那一刻开始,天灾便开始降临。”昊极纠正道。

    “啊,为什么?”

    “你还记得我们经历过的天灾么?”

    “记得啊。”

    ……

    昊极与叶婉柔当初在天机经历的天灾有地震、海啸、洪水、大旱、寒冻、山崩(雪崩、与泥石流)、火山喷发、陨石天降、雷霆漫天等。

    以昊极的实力,这些均可以避过。不过,其中倒是有被天灾杀死的无数的各类尸体,与其一起沉浮在肆虐河海中、在崩裂的大地上坠落、被炙烤被霜冻……这对心理来说,确实是一种挑战。

    从这个角度考虑,多一个人,可以排解此种况下心灵的孤寂;但是,如果这个人不能够自保的话,在行为上就需要耗费多余的力量。

    当然,从昊极是执兵者这个角度而言,这些心理负担又不成问题,所以,叶婉柔的存在倒好似一个累赘了。

    但事实上,昊极却比孤一人、实力更强大的叶九先过了这关。

    天机,虽有天机而不明言,换而言之,每个人因为各自动机、经历、xìng格等的不同,而领悟各不相同。

    昊极比之叶九更先通过这关,再对比双方况,说明他的领悟程度比之叶九要深。

    “知不知道为什么我反而比叶九要先通过?”昊极看了一眼思考中的叶婉柔。

    叶婉柔摇了摇头。

    “因为我带了你一起逃出了生路。”

    “难道它是要告诉我们天灾发生时,要去普救众生。”叶婉柔眼神一亮。

    “不是。”昊极无奈地摇了摇头,“你不要用自己的心态去揣测,而要站在客观的角度。”

    “哦。”叶婉柔脸sè微红地点了点头,以她的xìng子,自然以为在自己能够逃脱时,帮助其他人一起活下来是最好的状况了。

    歪着小脑袋想了一阵,叶婉柔还是摇了摇头。

    “它是在告诉你该做出何种选择。”昊极语气逐渐变得冰冷,“天机,藏天地之玄机,鬼神之莫测。”

    “得知各种天机的目的便是为了应对、做好选择。”

    “我带了你一起,或是一起逃生,或是丢下你独自逃生,都是我的选择,过程不一样,但是结果还是一样:我做出了选择。所以,我比叶九先通过。”

    叶婉柔起初有些发愣,随后浑变得冰冷:“它是想让人先通过各种模拟的天灾,然后在真正的天灾来临时,做出有利于自己生存的最佳选择。”

    “没错,绝大部分人,对于拖自己后退的人不是丢下,便是在利用完之后一脚踹开,以此让自己能够最大几率的活下去。”

    昊极寒声道:“所以,到时候,在天灾之中能够活下来的人,将会降到最低的数目。”

    个人虽能,但是,在大部分人都无可阻挡的天灾之前,唯有团结一致,方能够最大概率的生存下去。

    然而,天灾既然降下,再团结都会有人死去,没有人希望死去的那个人是自己,那么在存有私心的前提下,这种团结几乎是不可能的。

    因而,若是在天机中的天灾中选择独自逃生,那么将来自己的生还率反而将会最低。

    因为,盗取天机者本就犯了大忌,能够在天机的天灾中独自逃生而最终有最大的几率后下来,那么在以后发生的真的天灾中,就会拥有相当的经验——以及产生的先入为主的观念:那是在大部分概率的天灾中都有用的常识,譬如地震时应该往空阔的地方跑(不算能飞的战斗者)。

    然而,犯大忌者必会遭天罚,绝对会意想不到的存在等待着你的常识犯错……

    “那我们去天机岂不是更加无用了?”叶婉柔随后用自己否定了,“不对……”但是哪里不对,她又说不出来。

    “开启天机,本就是万灵的劫难。”昊极语气冰寒道,“你还记得我开启天机时说的话么。”

    “天机已泄,万灵恸哀!”叶婉柔大惊道,“难道……”

    “没错!”昊极神sè冷漠,“我们闯的第一关便是天灾,那么,天灾便就在我开启天机的那刻开始。”

    “劫难降给众生,天机同样会惩罚闯入者:误导闯入者,让其在躲避天灾中产生致命的意想不到的错误。”

    “那药王……”

    “叶九?他若是凭实力闯过去的,那么,只能祝他好运了。”昊极站了起来。

    “若无天灾为首祸,大陆的**又怎么会起!”

    “天机开启造成的异象,本就是引导**的一种诡异的天灾,虽然异象无假!”

    叶婉柔被昊极的一番话惊得说不出话来了……

    在异象有意无意的引导以及天灾的推动,人为获取利益、为了能够天灾中生存的空间与各种资源而引发的各种血战,更加频繁地在玄极大陆上演,大乱的前奏已经出现。

    ……

    昊极首先要打探到紫冰儿所住的府邸,这个倒并不费劲,毕竟连紫剑帝国边缘处的混乱地区都知道紫冰儿将要嫁人的消息,那么紫剑帝国的都城万剑归自然能够得到更加有用的信息。

    紫煞一因为其职位的隐秘xìng,昊极倒是不可能打听到紫煞一的相关消息,不过,紫冰儿的住处,倒是随便问问便可得知。

    武桓公爵府,便是紫冰儿一脉所住的府邸。因为紫冰儿刚成年,而且未婚夫份不凡,所以她并没有被要求分家。

    所谓的分家,便是从主府给一部分的财物,然后自寻活路,否则,哪有那么多爵位与封地赐封。

    那么,接下来,便是潜入武桓府,获取紫冰儿具体住址的相关信息。

    不过,武桓府是属于超级势力紫剑帝国一个公爵的府邸,其防守力量自然非同小可。

    昊极思量了一会儿,服下了叶婉柔给他研制的一种药丸,可以让自己的体温度保持在一定的温度,而这个“一定的温度”,便是视环境而定。

    在加上自己已经达到再上了一个层次的敛息之术,那么还是有可能潜入成功的。

    可惜,昊极几次都未潜入成功,虽然未引得公爵府大肆搜查,但是,其内的jǐng戒力量已经是大大加强了,可能这个公爵误以为是某个政敌派来的探子。

    昊极郁闷之余,便回到旅馆与叶婉柔商量一番。

    “绝对不可能是高手察觉到,否则,他绝对会马上出现查探一番的。”昊极倒是对自己敛息之术十分自信。

    “不是人?那可能是一种特殊的植物或动物。”叶婉柔倒是因为研究医药之道,对许多动植物相当了解。

    “有一种叫做‘遇人羞’的草本植物,一旦有人接近,原本绿sè的外sè将会度上一层粉红sè。”

    “或者有可能是一种叫做‘尖鼻’的长得像穿山甲的杂食xìng动物,它的鼻子有二十公分长,大约占了体的一般长度,因此嗅觉十分敏锐。”叶婉柔笑道。

    “这么说的话,倒是可以解释的通,我确实不可能掩盖自的气味,或是对于别种生物十分敏感的人类的气息。”昊极了然道。

    “给,这是专门用来遮盖自气味的药剂。”递过去一瓶青绿sè的药瓶后,叶婉柔想了想了又道,“至于遇人羞,你估测好距离后,再喷洒这种专门迷睡植物的药剂,不过,不能持久,你要尽快根据遇人羞感应人类的距离,也就是十米到而二十米左右的样子,然后用没有刺激xìng气味的绿sè药剂喷到上面,这样,它变成粉红sè,别人也察觉不了。”

    昊极微微一愣后回过神来,接过几个药瓶,瞅了叶婉柔几眼,方才准备一会儿再次步出房门。

    这一次昊极很顺利地潜进了外围,那长得像野草的遇人羞(叶婉柔告诉他遇人羞的特征),也被喷满了绿sè喷漆。

    “嗯?”昊极心中突然一动,隐入了yīn影中。

    在一阵几乎不存在的琐碎声后,几个淡淡的黑影趁着黑夜,飞快潜入到了墙角的影子,也暂时与高大的护墙的影子融为一体。

    昊极默不作声地看着就在他前面的极淡的两个黑影,还没等他多想,又是数个黑影潜进。那几个黑影居然没有发现他前面的两个人影,更别说他了。

    “嘿,那草今天居然没反应,奇怪啊。”第三批黑影似乎没有要多忌讳,至于第一批黑影,那便是昊极自己了。

    “幸亏那草出问题了,要不我们怎么给她一个惊喜啊。”

    “没错。”

    昊极听着这略显喜庆的口气,心中却是觉得似乎机会来了,这喜庆的话语,很明显是咬着牙说出来的。

重要声明:小说《极兵传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