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节 准备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茫茫望星空 书名:极兵传奇
    ()    “婉柔,要开始准备了,只有十天了。”昊极站在一个悬崖边上,眺望着初升的红rì。

    “嗯。”叶婉柔轻声答应着。

    “此去,危机重重,我未必能够照顾到你。”昊极轻轻叹了一口气。

    叶婉柔浑一颤,心中百味陈杂,随后便被这突然的惊喜溢满心房,原来,他是关心自己的,只不过平时没有说出来而已,“我答应过你的。”语气柔弱却有着动摇不了的坚定。

    “承诺,给不了你。”昊极的声音不再冷冰冰的,而是仿佛答应人却没有实现的一种微微的歉意。

    “我早已经说过,我会一直在你边,直到你给出承诺的那天。”叶婉柔的略显苍白的小脸上有着些许的绯红,“至少,现在你给我了我一个答案,虽然它不是我想要的。”

    “但是,唯有在时间的磨洗后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才是值得自己重视和珍惜的。”

    昊极深深看了一眼叶婉柔,却是沉默了下来。

    天边的红rì已然升起,两人的人影被拉得老长,似乎也因此重叠起了一部分。

    许久,昊极才缓缓开口道:“走吧,有一些事还需要做。”他的语气,此时却是已经冰冷无比了。

    这一次离去,昊极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回来,所以,他的一件事便是让他再离开之后,这个军团依旧保持稳定,至少能够让石吟霄牢固掌控。

    所以,在他的示意下,军团开始传出了他即将离开的小道消息,而他确实是要离开一段时间,所以,这个无比真实的小道消息很容易让人相信了。

    然后,一直被压制的叶宁心思开始活跃起来了,昊极只是一个外人,即使他能够混到外人少有能够担任的军团长,但是,只要在他外出的这段时间内,收服整个军团,再加上家族的活动,到时候,他就算回来了,也只能干瞪眼另谋他就了。

    “走吧。”昊极扫了一眼后的中军大帐,淡淡地开口道。

    石吟霄被昊极授权为代军团长,在他不在的这段时间内,全权处理军团的事务。

    赏罚分明,是军队能够令行止的一个基本前提,有功就要裳;要罚的话,自然也拿出让人心服的过错与证据。

    石吟霄看着在昊极走后几天后就忍耐不住跳出来的叶宁,心头微微叹气,这么着急出来挨打么。

    碍于叶宁的实力,原本应该交由石吟霄处理的军务,都被转交到了叶宁的军帐中去了;许多军令也均是由叶宁的副军团长大帐中传下去的。如此一来,石吟霄这个代军团长根本就是个空架子了。

    不过,令人奇怪的是,叶飞梁却是罕见地没有跟着叶宁干,而是装病躲在副总参谋长的房内不出去了。

    叶宁虽然颇有微词,不过终究以前是一个军团的,他也不好拿一个没犯过错误的副总参谋长怎么样。

    其实,叶飞梁不是没有劝过叶宁收敛一些,可惜,最后他只是被撵出了帐外。

    “唉,这样妖孽的一个少年军团长,怎么会不留下后手,看掌管着整个军团事务与人脉的石吟霄连一点自得的态度都没有,这个少年军团长又怎么可能只是一个只知道修炼的莽夫。”

    也许是被仇恨蒙蔽了,叶宁丝毫不在意叶飞梁的分析,按他的话说,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孩,能够将实力修炼到这个程度,已经耗费他的全部心力了,哪还能学习这些yīn谋诡计。

    所以,十天之后,拿着军团长大印开始光明正大的代替军团长颁布命令的时候,石吟霄便带领属于昊极的近卫队来到了叶宁的军帐中。叶宁倒是想入主昊极的军帐,但是想起昊极那让他捕捉不到的法,却又是不寒而栗,必须在制度上让他无话可说,个人问题上也不能让他找到借口发泄。所以,他只能作罢。

    “哦?石总参谋长到此有何贵干?”叶宁慢条斯理道。

    然而,回答他的只是一串虚影,以他的眼力还是能够捕捉到的,但是,眼光的速度并不等于出手的速度,所以,叶宁的脖子上一道闪亮的寒光。

    叶宁脸sè苍白,这分明就是昊极的无影乱。

    随后,便是一阵阵音爆声。

    石吟霄的动作已经超过了音速,所以,他在枪指叶宁之后,体高速运行而与空气摩擦的音爆声才传开。

    又是一个银芒阶的执兵者,枪上血煞之气的银sè兵芒说明了这一点。

    接下来,便是军团的整顿,平时隐忍此时却又跟着叶宁跳出来的人不是被杀了就被开除了军籍。至于,叶宁,鉴于其以往的功劳,暂时,让其反思三个月,其间,若军团有需要,必须随时待命。

    无影乱被人击破只有两个原因:第一,敌人实力远胜于己;第二,自己本的行动虽然让敌人看不清楚,却让敌人抓住了无影乱的破绽——地面的影子。

    除非将无影乱修至最高境界,否则,只要有光照,施展无影乱的时候便会有投影,地面的投影只能跟着人移动,却不具备人的体本那的多变与灵活xìng。

    军团的后顾之忧,昊极并不担心,凭借石吟霄的能力,只是小事一桩。

    接下来,他必须帮助叶婉柔做准备,一名执兵者,只要带好他完好健全的人,所执的兵器,那便足以,天下都可以开始去闯了。

    事实上,带上叶婉柔,使得昊极的难度顿时上升了十倍,因为叶婉柔本没什么战斗力,而且因为体柔弱,还需要估计到她的体状况,但是,叶婉柔对于昊极来说,是一颗很重要的棋子,所以,他必须带上她。

    不过,如何保护叶婉柔不让她受伤,却又是一个难题。昊极不是高阶御气者,更不会制作相关的高级道具。当然,他自然不会去管叶九等人索要,那只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叶婉柔以手支颐,柳眉微蹙,她之前所有来自于叶氏王朝的东西都被昊极丢掉了,想到这里,她的脸却又是闪过一丝羞红,就连上的这衣服,都是昊极给她选的,而且……

    为了防止高阶御气者的隐秘手段,昊极将叶婉柔整个人都从头到脚地检查了一遍,所以……咳……

    除了叶婉柔这个人之外,她上所有的东西都是昊极亲自挑选或者制作的,亦或是自己裁剪、加工的。

    她不知道昊极有什么手段可以检测出那些隐秘的手段,但是,她只选择相信而已,从不去多想。虽然叶婉柔只有十六岁,但是,玄极大陆的残酷,让即使是生活在相对的“温室”中的她,都要比实际年龄成熟。

    所以,不该问的,她从不多问。况且,她选择了这个男人,她就要义无反顾地去相信他。

    然而,让叶婉柔忧愁的是,他至今还没想好保护自己的手段,她倒不是担心自己的安危,却是怕因此分了昊极的心。

    不过,让叶婉柔有些郁郁的是,昊极最后居然给了一句十分不符合他xìng子的话:船到桥头自然直……

    十天时间,眨眼即逝。

    昊极只是单手扛着一把普通模样的重剑,而叶婉柔却是右肩背着一个方盒,六寸见方,因颜sè漆黑,难以察觉出这个方盒是否有盖与盒的区分。

    至于叶九,一副读书人模样的打扮,斯斯文文,可能是想到自己的相貌到时候可能会带来一定的麻烦,所以,他还在脸上戴了一副大墨镜,头上罩了个太阳帽(咳,本书没有对装饰等生活方面进行过限制)。

    这样一来,虽然依旧不能掩盖其高挑修长的材,却能够免除面部带给许多女sè狼直接的视觉冲击(科技不分国界,sè字不分xìng别),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不过,以他们的份与实力,虽然两手差不多是空空的,但是,腰上的空间带中,却是有不少好东西的。

    “就你一个人么?”昊极扫了一眼孤一人的叶九。

    “我一人就够了。”叶九轻轻笑了笑,“虽然有些许人脉,但是,如果再少一个人,那这些人脉可就没用了。”

    昊极两人自然明白叶九的话,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叶九的离开能够依旧维持着叶氏王朝顶尖战力的威慑力,但是,若是再走一个,别人就不会因此有所顾忌了。

    至于所谓的人脉,那是在实力平衡时才可以用来作为冠冕堂皇之词的。

    “那就走。”昊极不再多说废话,领着叶婉柔走进了一个空间传送阵。

    叶九瞟了一眼叶婉柔,为何会带上她?他可不信昊极沉迷于美sè这个解释。

    深深地往十角青屋的方向看了一眼,叶九深吸了一口气,决然踏进了传送阵。

    无数的银sè光点亮起,随之缓缓汇聚成一片银sè亮光。

    其中,构成传送阵的七个阵点处,银sè特别耀眼,可以特别地看出那特别亮的银sè光芒似一个星形模样。

    这便是玄极大陆上最强的超远距离传送阵之——移(七)星转月:在另一半的传送阵处,银sè的空间属xìng元气,便会聚成一个银月。

重要声明:小说《极兵传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