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节 战七阶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茫茫望星空 书名:极兵传奇
    叶常越收到了前线的报,昊极已经大败前来攻打的三个敌团,也就是说,他的军团暂时解除了被合围之势,而且,也因为原本与另一个前来合围军团对峙的己方军团已经周转了过来,那一个军团也已经开始撤退,被合围的危机已经彻底解除。

    所以,根据昊极积累的军功,叶常越让刚刚战斗过的昊极的先锋团暂时在那里修整,然后派出官员前去封赏。

    军团的中高级官员在听到这个消息后,并没有上言反对或打压的,即便是一些叶氏军官,都没有提出反对,昊极的人还在,他们短时间内也不能够不顾及这一点,当然,时间长了,这个人淡了,他们还是可以继续在一定程度上打压的。

    不在同一部分的军官,官职名称一样,并不代表官职也一样大小,比如昊极为先锋团长,但是,是绝对比组成中军部分的团的团长职位要低。

    所以,这一次的封赏,虽然昊极依旧担任着先锋团长,但是,他的官职却是与中军的那些团长一样大。

    虽然实际权力没有多大改变,为先锋团的团长是不可以管辖其他团的官兵的,但是,这样的话,昊极可以少受限制,比如领取后勤物资的时候。

    不过,即便如此,昊极只要能够继续立功,那么,按照昊极此时的官职,到时候却是必须调去中军的,叶氏王朝的军制是叶常越不敢违抗的。

    但是,这终究只是做戏,叶常越从眼线传递回来的报,得知昊极每次战斗回来之后,都是立即钻入军帐,然后让他的副官带人重兵在较远处把守,止旁人靠近,而里面通常会若隐若无地传来一阵类似野兽的喘息、咆哮声。

    而且,因为敌军是由三名团长带领的三个团,所以,唯一能够在战力压制三名六阶团长的昊极,不得不频繁出战,这样,方能够在人数占据劣势的况下也不会导致本团信心丢失。

    昊极的状况全都在叶常越的掌握之中,那么,接下来,便是引导昊极的暴走了。

    前来封赏的官员随意招了几名小兵,让他们帮着搬一下封赏物资。

    团长军帐外,由随同封赏官员前来的士兵把守,而昊极就在军帐内接受封赏。

    熟悉而又陌生的气息,执兵者的血煞之气,不过,却是别人的。

    “从军中抽调七阶高手,叶军团长就这么放心么?”昊极站起来,淡淡地开口道。

    一般说来,两军交战,在高端战力平衡时,每一方对于敌方的每一个高端战力的去向绝对是留了不知道多少个心眼的,只要一名高端战力离去,平衡便会被打破,那么,原本对垒的两支军队,便会变成由高端战力来决定胜负。

    “呵呵,你放心,常越表弟久经沙场,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来。”前来封赏的官员叫做叶非凡,瘦瘦高高的中年人模样,不过,脸上的笑容却是yin恻恻的。

    随即,叶非凡又皱了皱眉头:“看来常越表弟还是太看轻你了。”昊极眼下平静、冷漠的模样,哪有丝毫暴走的架势。

    “罢了,不过多费些功夫而已。”叶非凡扬起一张符箓,银sè火焰随之燃烧了起来。

    符箓化为灰烬的同时,银sè光芒充斥着整个军帐,军帐内的昊极与叶非凡随即消失不见。

    一个空旷的空间内,昊极微眯着眼睛,适应着这个空间的光线。这名七阶高手,看来是叶常越借上面赐封将衔时,从族里拉来的帮手。

    叶非凡握住了缠绕在腰上的鞭子,眼睛也是微眯,同样是在适应着这个空间的光线。

    “三大战斗者越阶挑战实为望山跑马,死之前,便让我见识见识年纪轻轻便能够引发煞混的少年剑兵者到底有什么本事。”叶非凡语气淡然道。

    昊极自然明白自己是不可能越阶挑战的,尤其是执兵者,高一阶便意味着绝对的压制,就算是昊极,也不能避免,只不过让这种压制没有那么轻松罢了。

    执兵者的阶位是从生死血战中升上去的,高一个阶位,便意味着生死搏斗的经验与本的战力要更加丰富与强横。虽然这好像游戏的等级一般,但是,对于任何执兵者来说,用在生死边缘的徘徊,换取高的等级,便是胜过等级不如自己的执兵者,因为,生死对每一个执兵者而言,都是平等的。

    昊极没能够达到第七阶,那么,生死之斗,他便不是达到了七阶的叶非凡的对手。

    “也罢,便让我看看与第七阶银芒阶鞭兵者的差距。”昊极手握玄紫重剑,语气冰冷地道。

    其实,每一个执兵者自从选择这个战斗职业之后,那么,都会练习同一个兵诀,或者说同一个招兵式——拔兵式。

    执兵者近战与短时间、短距离的爆发特点,便决定了他们战斗时进入状态必须要快、出手也要快!

    而以血煞之气作为力量的执兵者,不可能时时刻刻准备着拔出手中的兵器,没有人会让弹簧永远都是绷紧的,即便执兵者的心理素质绝非寻常,但是,与暴戾、嗜杀的血煞之气为伍,他们便不可能时时刻刻释放,让自己的神经紧绷,否则,终究是会有崩溃的一天。

    所以,当遇到突发状况时,便需要以极快的速度进入战斗状态,而这个时候,作为执兵者,能够第一时间将兵器握在手,会占据极大的优势。

    久而久之,这种突发状况的各种应急措施便被归纳为一个兵式——拔兵式!

    拔兵式,便是指一个执兵者从开始进入战斗状态到拔出手中之兵握于手中的一个招式(咳,当然,要是那人的兵器是给脚用的,那就算是兵到脚的招式……),而这一招兵式,毫无花巧,再好看再优美,若是花费时间不够短、力量不够强,那么都是自寻死路。

    许多敌对的执兵者高手在突然遭遇之时,经常会在拔兵式这一招兵式使出之后,便分出了胜负、见了生死。

    拔兵式,历代的顶级执兵者在这一招兵式上都会有各种惊艳的表现,可以说,拔兵式绝对是从古至今执兵者们花费心血凝练的一招jing华兵式之一。

    手触长鞭,从腰上解开,再一甩,软鞭顿时如同一杆笔直的铁枪。

    手握剑柄,右手一抖,火花闪过。

    “哼!”叶非凡脸sè颇有点不爽,这点火花是昊极主动碰撞出来的,也就是说,若是他们实力相仿,拔兵式的较量,便会使得叶非凡受伤,从而一开始便落入下风。

    “杀掉你,果然是正确的。”叶非凡不在多说,血sè银芒一抖,原本因为占据拔兵式的优势冲杀上去的昊极顿时踩着无影乱避开。

    执兵者的第七阶,名为银芒阶,此时执兵者手中的兵器会出现兵芒,能够对死物也造成破坏,这也是执兵者能够开始看抗衡御气者御气术的开始。

    当然,并不一定是所有的兵器产生银芒,金属类的兵器自然产生银芒,如果是木制的,便会出现绿芒。不过,绝大多数的兵器都是金属制的,便以银芒阶命名。

    而叶非凡手中手中的软鞭出现的亦是银芒,便说明这条鞭子,掺和着大量的柔韧xing较好的金属。

    银芒阶执兵者会将血煞之气与兵芒结合起来,那便是血芒,既能够对生命体造成伤害,也能够对死物进行破坏。光论破坏力,银芒阶的执兵者确实是一个质的飞跃。

    所以,光是这点,昊极就已经吃了很大的亏了。

    在血芒的压迫下,昊极被迫不断后退。

    这是没有办法的,这种力量的差距,是昊极的经验弥补不了的。

    执兵者高一个阶位,实在太难对付了,此时的况与昊极预计实在差太远了。

    一张血银sè的网瞬间编织而成,迅速朝昊极扑落。昊极闪避开,这可不比与叶骁的比试,毕竟那是同阶,力量上还没到质的差距。

    昊极此时若是敢用体的一些部位去挡,那血sè银芒一定会不仅斩掉那个部位,血煞之气也会渗透进来,杀死体的生命力。

    执兵者阶位提高,其血煞之气的质也会提升。

    昊极的血煞之气是绝对抵挡不住叶非凡的血煞之气的侵袭的。

    狼狈地懒驴打滚之后,昊极用力握了握玄紫重剑,上的血煞之气猛然提升。

    即便是高了一阶的叶非凡,此时也被昊极上不断提升的血煞之气震住,停止了继续前进的脚步,面露惊疑地看着嘴角血丝还未干涸的昊极,血芒的优势加上长鞭的优势,昊极根本就没有机会碰到叶非凡,在不小心被数道血芒打中之后,昊极费尽力气出侵入体内的血煞之气,却也受了不小的伤。

    这是……叶非凡突然小心翼翼地退了几步,陌生却又熟悉的前兆,昊极上的血煞之气的强烈压迫感,让叶非凡下意识地退后。

    整个空间眨眼间便陷入了黑暗,所有的光线都被吸蚀一空,叶非凡此时视野所能及的只有那不时跳跃着银光的黯淡血芒。

    “砰”、“砰”、“砰”……整个空间好似陷入一片虚空,什么都不存在,除了能看到自己的长鞭发出的血芒之外,唯一的节奏,便是自己的心跳声。

    兵杀!

重要声明:小说《极兵传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