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节第一个月(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茫茫望星空 书名:极兵传奇
    执兵者的血煞阶是一个很特殊的阶位,关于这个阶位的秘密,真正了解的人并不多。不过,关于血煞阶,人们都一个共识:极端、暴躁。

    因为,血煞阶开始凝聚将之前的无形杀气,在经过ri积月累的血战的洗礼之后开始转变成赤sè的血煞之气。

    而作为执兵者,因为杀气的质的猛然提升,其对人的内心的影响骤然变大,变得嗜杀,一旦稍有不顺心,便很容易发作。

    能过渡过这关的,便可以提升到潜渊阶,渡不过的,只能成为一个见人就杀的疯子,最后被围攻而死。

    昊极在血煞阶无疑是其中的佼佼者,风泉联盟的那一战,他能够从那种强者手上逃生,即便是有着运气的缘故,但能够支撑到奇迹出现的那个时候,这也是他的实力体现。

    所以,昊极对血煞阶有着敏锐之极的感觉,狂、嗜血,昊极看的很清楚,一道高速移动的影用体挡下了那一枪,而且,还没死。

    有变!

    叶常越瞳孔微缩,没想到原本的必杀一击竟然被挡住了,随后,他便看到挡下这一枪的竟然是一个血煞阶的少年剑兵者。

    随着那近卫队长的回防以及周围防守士兵的支援,叶常越必须做出一个决定,是撤退,还是再冒险一击!

    然而,随着一道晶莹剔透的水罩落下,叶常越大吼一声:“撤!”

    听到命令后的众人,立即开始向原定的撤退地点集合。

    可是,接下来的一声轻笑,却是彻底断掉了他们的后路。

    正开始启动转移阵法的御气者队长愕然地看着敌军那名主将从手中shè出六道银光将他准备的阵法破坏掉。

    大势已去,昊极一众人等被包围了起来。

    “我怎么没有看到过你?”叶常越脸sèyin沉地问道。

    “怎么会,我可是和你交手过数次了。”

    “不可能,你们的主将可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叶常越脸sè变了数变,最后才沉声道。

    “没错,我们至今都还没有查出你们的内线,所以,从最开始就到这里的主将只不过是我手底下一个jing通易容术的谋士假扮的。”

    “他除了jing通易容术之外,是真的没有一点战斗力,所以,你们有关我的报,从一开始就是错误的。”

    果然不是内线的问题,叶常越脸上抽了抽,虽然他能够全而返,但是,这里的六阶战力才是军队的中坚力量,军队的高端力量更多的是用于震慑,用于平衡对方的高端战力。

    这些人,能够逃回去的,除了七阶队长,恐怕没有了吧。

    他认出了那名主将,是与他们数次交手,水平最高的一个化形阶御气者。

    虽然己方的最强御气者确定他隐藏了实力,但是叶常越并不在乎,因为他的战力若是超出自己,否则早就直接动手了,怎么还会使用这等攻心的计策,将之公之于众,除非脑子秀逗了。

    不过,对面主将的的造诣就算比不上己方的最强者御气者,恐怕也相差无几,否则,早先预定的传送阵法不可能现在还没有发动。

    “李逾,算你狠!”叶常越实在想不出其他的法子了,原本这个计划就是建立在李瑜也就是对方主将战斗力为零的基础以及牺牲一些六阶战力的条件上的,谁知道,李瑜从一开始就给他们布下了局,中间虽然再没有什么弯弯绕绕,却正是因为什么报都在内线的掌控中,反倒促成了这个局的成功。

    “杀出去吧,能不能活着回去,看你们的本事了。”叶常越铁枪一抬,横扫四方,一圈血银sè光芒四shè而去,这是最后能够帮你们的了。

    想罢,叶常越飞退走,两名队长也抽而退。

    李瑜并没有打算留下对方的七阶强者,毕竟,这是自己的中军大营,把对方急了,吃亏的还是自己。不过,能够铲除敌方一半的六阶中坚战力,今后,在双方高层谋略相当的况下,战局的主动权将完全属于自己。

    “全杀了!”

    李瑜冷冷地开口道,而且从刚才对方的战力分布况以及惑战术,叶常越率领的那支队伍应该是最弱的,先弱后强。

    李瑜随意挑了一个人,手中一柄雷刀成形,斩了过去。

    昊极冷冷看了一眼李瑜,眼神微微一闪,随着无影乱的施展,昊极的影很快便只有少数人才能够看清。

    昊极看的很清楚,一队包括用体挡住那一枪的少年剑兵者在内清一sè的血煞阶剑兵者分列在李瑜两侧,就算是李瑜,也不敢大意地在没有近战守卫的况下而肆意施展御气术,他还没达到那个阶位,但是,yin沟里翻船,是最让人死不甘心的了。

    “哦,这个人倒是隐藏了实力,不过,虽然这爆发的速度足以笑傲同阶,但是,对于高阶,不足为道。”

    “风电之手!”速度型的融合xing御气术,一只青蓝sè的大手抓向昊极,看似缓慢,实际上,只留下一片残影的昊极却是脸sè微微一变,太快了。

    就算是昊极,面对着高他一阶的化形阶御气者,也是难以取胜的。

    又要废掉一只手了,昊极调整形,让左臂最接近那只青蓝大手。

    李瑜似乎觉得眼前有那么一个瞬间,整个天地都变成了血红sè。

    随着这仿佛错觉的感觉瞬间划过,李瑜脸sè大变,一股股冲天的血腥却又煞气十足的气息弥漫整个场地。

    甚至都不再控制已经擦到昊极左臂的青蓝大手,李瑜口中念念有词,双手却是呈舒展状:“玄寒之jing,冬雪之灵,玄灵之冰!”

    原本杀的火朝天的战场,渐渐声息全无,只余下点点冰珠掉落在地面的脆响声。原本厮杀的众人也都放弃了对手,转而全力抵御起只是仿佛只是一场冰雹却寒彻心的御气术带来的寒气。

    晚了,昊极冰冷却依旧足以让在场每个人都听到话语响起:“想要留得xing命,就趁现在!”

    喝罢,昊极强行一剑将被风电之手擦到而差不多全废的左臂狠狠斩落,原本冷彻全的麻木感顿时消失,拾起自己左臂,昊极的速度再度大幅度提高,残影乱!

    犹如当头棒喝,能够跨过血煞阶的执兵者,本就是对敌人狠、对自己也恨的主,于是二十余名执兵者纷纷有样学样,斩断不使兵器的一臂,然后另一只抓住,飞快地逃离。

    李瑜脸上yin沉之极,却不得不喝止试图追赶的其他几名七阶高手,还是yin沟翻船了!

    血煞阶之所以让人忌惮,还能够在三大同阶战斗者中居于此阶的王者之位,绝对是有道理的。

    被昊极上庞大的血煞之气压迫、刺激的两队血煞剑兵者近卫,本来蠢蠢yu动,开始失控起来。

    血煞阶的执兵者因为此阶位过渡的特殊xing,太过极端与嗜杀了,这种特点使得他们战斗的时候,爆发的能量远远胜过平时的水平,而且,这个阶位,光论血煞之气,对另外两者的心里压迫力,实在太大。

    而此时,即便李瑜是化形阶御气者,对此时的况竟也隐隐有失控的迹象,血煞阶的另一个特殊xing,便在于他们暴走的程度,不到他们死,是不会停止的。

    在他们没死之前,谁也不能肯定他们会暴走到什么程度,有些时候,太多厚重的血煞之气,会直接压崩一个人的心灵,使其jing神失常而变成疯子或者肝胆俱裂、心脉承受着不住压力喷出心血而死。

    李瑜不能去赌,也不能让他们毙命,他能很多次从实力强于他的对手中得胜或是生还,这些血煞阶剑兵者功不可没,不管是不是真的看在这份功劳上,他不能让跟随他的人寒心。

    本来就有些压制不住,再加上昊极等人惨烈的断臂,瞬间点爆了他们的绪,两队不知道暴走程度的血煞阶执兵者,可是十分危险的,对于中军大营本来说,也是一个灾难!

    其实,抑制暴走也很容易,那就是绝对碾压xing的压迫,也就是说李瑜军中能够存在一个能够以绝对优势压下两队剑兵者暴走程度还在增长的血煞之气的强大执兵者,也是能够消除的。

    不过,这也不用绝对xing的,但是,若出现压制不住的某人,那么恭喜,他们得到了堪比天才的宝贝人才。

    李瑜可没兴趣抱有这种想法,所以,他只能喊上其他几名七阶御气者联手施展大型极寒属xing的单属xing御气术——冰封天地。

    除了少数几人,所有的人都被冰封住而失去了知觉,总算是解除了还未爆发开的混乱。

    李瑜松了口气,恨恨地瞥了一眼昊极消失的方向,以那种速度,此时的距离,就算是他,也失去了追踪的可能xing。

    “少帅,那名少年剑兵者有古怪。”一名七阶执兵者上前低声道。

    “嗯,让我们的内线调查一下,若是值得,做出一些牺牲也是可以的。”

    “是。”

    李瑜虽然是一名御气者,但是,以他的地位与战斗经验,他还是了解不少有关执兵者的信息的,处于血煞阶还没有崩溃的执兵者,本就是意志坚定者,只是一名潜渊阶的剑兵者,还不足以引发两队血煞阶剑兵者的暴走,那名少年剑兵者……

重要声明:小说《极兵传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