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节 顽皮的奇怪少女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茫茫望星空 书名:极兵传奇
    昊极缓缓睁开双眼,微微刺眼的阳光让昊极暂适应不过来。

    好一阵子,一声闷哼传出,昊极发现全已经瘫痪,想要修复体,需要一些时ri了。

    脖颈不能自如的旋转,仔细地观察眼睛所能及之处,以及体带来的感觉,昊极只能发现自己可能躺在一堆树叶和草上。

    昊极盯着树尖,这也是他目前所能观测到的最远处了,很普通的青叶树,只是,一种异样的感觉涌入了他的心底。

    熟悉,却又陌生的感觉。

    “啊,你醒了。”一个俏甜脆的声音传来。

    一股少女特有的幽香钻入昊极鼻中,昊极不用看她,光是听着那声音、感受着那股风华气质,便知道这女孩必是倾国倾城之类的美丽女子。

    只是,当这少女把脸凑过来的时候,昊极却是微微一愣。

    少女并非如同昊极所想,有倾城倾国之姿,虽然材婀娜苗条,但是脸蛋儿却只能说长得清秀,让人看了觉得舒服,只是,昊极心中依旧惊艳许久。

    他相信,紫冰儿确实算的上一等一、相貌气质俱佳的美丽女孩,然而,眼前的这个女孩,虽然长相不如紫冰儿,但是,上的那股清新、活波却又隐隐透出一种尊贵的气质,给人一种既想接近又怕亵渎了的感觉。

    若是比较追求者,这个女孩绝对不会输于紫冰儿。

    不过,对于昊极而言,这个女孩让他的惊艳的原因,却是她带来的一种“神秘”与“尊”的感觉如此自然地融入自的xing格,给人魅力十足的同时,又不让人觉得做作。

    神秘,诡秘者;尊,不是尊贵,而是强者之尊;完美的融合,强者中的强者!

    惊艳过后,昊极心中迅速涌出了这三个念头。不过,昊极很快便将这些念头丢到了一边,凭他目前的状况,别人一根手指就可弄死他,况且,他完好之时,也不会是这个女孩的十合之敌,或许还高估了自己。

    昊极闭上眼睛,专心致志地恢复着自己的体,刚才的那一番动作与思考,已经浪费了自己因为非主动的昏迷而积攒的那点可怜的jing力,现在,昊极连眼皮都不想动弹一下了。

    “嗯,看样子,你是伤得太重了。”少女绕着昊极走了几圈,得出了这么一个结论。

    昊极懒得开口,自己这样子,傻子都看得出受了重伤。

    随即,一股寒意从昊极心底涌出,这少女的话竟然能够牵动自己的心神。能够达到血煞阶的执兵者,无一不是意志坚定者,区区环境的干扰,只要不是处于闭死关状态,都跟不存在似的。

    然而,这少女的一句话,就能将自己从修炼状态拉出……

    昊极睁开了双眼,却看到一双黑溜溜的眼珠正在好奇地打量着自己。

    “嘻,你叫什么名字?”少女笑嘻嘻问道。

    “昊极。”沉默半响之后,昊极如实回答道。

    “哦?你就是那个少年,想不到你还真的活了下来,不简单啊,竟然真的从那两个家伙手中逃了出来。”少女摇晃着头,喃喃自语道。

    昊极闭上了嘴,他不想隐瞒什么,因为他不觉得能够隐瞒住什么;但是,他也不会主动开口。

    死也好,生也罢,对于他来说,本就没有区别。

    况且,即便求饶能存活,他,也不会开口!

    所以,虽然他看得出少女在考虑是否取他的命,他依旧没有开口说半个字。

    “呵呵,狂傲么?”少女嘴角露出一丝意味莫名的意味,似冷漠、似嘲讽、似赞赏……

    突然,少女的嘴角露出一丝狡黠的笑意,好似一个小女孩正在得意她的恶作剧就要成功的模样。

    “先治好你。”少女手轻轻一挥,昊极便感觉到一股充沛的生命力从体内涌出。

    不是水属xing或者木属xing的御气术,至于那光属xing的圣光御气术,对于杀人如麻的执兵者来说,就犹如烈ri与冰雪一般,不但不能救命,反而是催命。

    昊极终于确定了这个少女便是三大战斗者中行踪隐秘的诡秘者了,而且还是个了不得的诡秘者。

    “这样,我现在既然治好了你,你就把你如何逃脱的秘密告诉我吧,这是个很公平的交易。”昊极的体迅速好转着,少女便提出了这个交易。

    “不行。”昊极本不想说话,但是看着少女不时滴溜溜转动着眼珠,却是生怕她有什么鬼点子,而且,和诡秘者,尤其是强大的诡秘者,打交道最好小心点,交谈也是如此。

    所以,昊极说话了,却尽可能地长话短说。

    看着少女顽皮的笑脸,昊极头皮一阵发麻,流血断肢,他不怕,但是,如果被一个看上去同龄甚至有可能比自己小的少女捉弄的话,即使这个少女很强大……

    “不行,也得行。”少女却是和昊极讲起了道理,“你是我的了,懂么,我要你做什么就做什么。”

    昊极愣了一愣,随后冷笑了起来,“这里的空气和阳光也是你的么?”

    “嘻嘻,没错。”少女的笑声却让昊极如堕冰窟,她竟然是……

    但是,这个少女出乎意料地仍旧只是和昊极讲着道理,虽然这些道理,在别人看来,根本就是歪理、“蛮”理、没有道“理”……

    “起了!”少女冲着昊极一阵大喊。

    虽然说少女的声音甜、脆,而且可,但是……大半夜把人叫起……昊极无奈地穿好衣物,这少女似乎没有回避的意思,昊极也不在乎被一个少女看光,况且,这还是个美丽、独特的可少女。

    当然了,最关键的原因,还是昊极穿着个裤衩……

    不过,昊极瞅了一眼少女一眼眨都不眨的样子,却是不由得庆幸了起来……

    昊极的体还没完全康复,气力还有不足的样子,打了个呵欠道:“这大半夜的有什么事?”

    少女环绕着昊极转了几圈,“唉,可惜可惜。”

    昊极面无表地看着自己穿的这白sè休闲服饰,他穿好之后,才发现,这衣袖居然一短一长?

    “来、来、来。”少女看起来颇为积极,拿来一把尺子量着袖子的长短,自顾地嘀咕着,“一寸、两寸……”

    终于,天光了,昊极长长的打了个呵欠,少女折磨了他一晚上,居然就是为了裁出两只一样长短的衣袖?!

    偏偏,这个少女居然是个裁缝白痴!还是个喜欢裁剪衣袖的裁缝白痴!

    先不说被她折腾掉的那些衣物,光是昊极手臂上因为少女剪裁衣袖不小心弄出的伤疤就已经是密密麻麻的了。

    虽然这点小伤对于执兵者来说,只是挠痒痒而已,但是,昊极实在受不了大半夜把他叫起来就是为了让他做活人体样本,而且还只是需要他的两只手臂……

    可是,他有什么办法呢……

    昊极伸了个懒腰,那少女总算没有再折腾他了,一直睡到现在,jing神十足啊。

    可惜……

    连续三天三夜、也就是七十二个小时之后,昊极睁大着已经红肿的双眼,有气无力地沙哑着声音道:“可以了么?”

    “等等、等等!”少女好像要跳起来似的,生怕昊极眨了一下眼睛。

    “砰!”

    “咦,你这个家伙,你的所有者还没批准你打瞌睡呢……”

    任一个正常人三天三夜不眨眼睛,都会受不了,况且昊极现在还是有伤在呢?

    这少女觉得昊极戴一副墨镜在加上他穿上黑衣时的冷酷特别有型,所以,她非常“自觉”地将墨镜制作归入了裁缝行列。

    少女觉得昊极如果眨眼睛的话,墨镜的大小可能会不合适……但是,就凭她那裁剪衣袖的“无敌天赋”,昊极当时的心可想而知了。

    ……不知道待了多久,这倒不是没有昼夜之分,只是昊极被折腾地失去了时间的概念了。

    而昊极在这段时间内,倒也了解了这少女的一些xing格。

    顽皮自是不说了。而那个裁缝结,少女在睡觉失常的时候,才会出现。

    昊极曾想去探究探究,可惜,得不到少女的许,他的活动空间只有他住在树上的那间绿sè小屋而已。

    昊极之所以知道少女睡觉失常,那是他从感应到的少女的心律以及其他各项生理指标猜测的,事实上也是如此。

    幸亏,少女最近睡觉失常的时候越来越少了,昊极也睡得越来越舒服了。

    某天,少女果断地没有睡好觉……

    昊极正自叹倒霉的时候,少女的眉头突然皱了起来,原本穿在上看起来清新、活波的白sè衣裙,此时却如同一片令人心寒的冰天雪幕。

    许久,柳眉舒展了开来,少女的脸上复又挂上了顽皮、可的笑容。

    看了看昊极,少女歪着头想了想,随后自顾自地点头道:“嗯,先放你出去调理调理体,不过,我会随时来找你的,要记得,你是我的哦。”

    说完,少女的影凭空消失,不远处,出现了一道银sè的空间大门。

    昊极看了看树上自己住了不知道多久的青叶小屋,脱下了上衣袖长短不一的白sè衣物,穿上了久违的那黑sè劲装,缓缓转过了,走向了空间之门。

    自己既然没死,那么,要走的路还长……

    “我会随时来找你的……”想起了那个顽皮的奇怪的少女的话语,昊极心中默然无语,只是希望到时候你还能够找到我……

重要声明:小说《极兵传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