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节 少年剑兵者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茫茫望星空 书名:极兵传奇
    双眼冷漠且无、面容冷酷却英俊、拔而步伐坚定。()

    这般的一个少年剑兵者,很快成为了风泉城内怀少女们的暗恋对象。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这个少年剑兵者从一处几乎不可能是他这个年纪的执兵者就能够活着走出来的地方好好地走了出来。

    实力、相貌、气质俱都有了,这样的少年为何不能成为憧憬着美好的少女们的梦中人,即便玄极大陆强者为尊,这样的少年也是值得少女们倾慕的。

    虽然他的世不可知,但却更增添了迷人的神秘感。

    假如是草根阶层,那么能发生一段轰轰烈烈的反抗“恶势力”的,那该多羡煞人。

    如果是白马王子,那么、一段“罗曼蒂克”的浪漫,也不是哪位少女能够拒之门外的。

    现在这少年剑兵者世却无人知晓,那么他有可能就是一个复仇势力的后代也不可知,那可就更刺激了,铁血柔,岂非更有另类的吸引力……

    “会是他么?”紫冰儿平淡地开口道,但是,眼中的闪烁,却是表明了她此刻的心并非如表面这般。

    “我也不知道,不过,希望不是他吧,那样的话,我会很失望的。”一名材修长、相貌俊朗的青年御气者,说了这么一句话后,便沉默不言了。

    这名青年御气者亦是新来风泉学校的学生,十八岁,就读于御气部,名唤司空枫问。

    “再见。”紫冰儿转便走了。

    “再见。”司空枫问待紫冰儿走后,突然露出了一丝玩味的笑意,“再给我三天时间…”

    剑兵者,乃是使用剑类兵器的执兵者达到血煞阶后才能拥有的称呼,这代表着此执兵者得到大陆执兵者们的认可,也认可了他手中的那柄剑:一切只因此执兵者达到了血煞阶。

    昊极纳闷地看着门口挤满的人堆,偏头问一旁的紫冰儿道:“能出去么?”

    几分钟后,昊极目瞪口呆地看着整理了一下衣裳的紫冰儿,对着昊极嫣然一笑之后,便踩着纤纤莲步向着人群走去,不一会儿,一条道路便清空了出来。

    男生是生怕自己退慢了,唐突了佳人;女生则是赧然,有种自愧不如的感觉而退到了一边。

    昊极借光走过了通道,也因此看到了一大堆人堵在门口的原因。()

    一个少年执兵者,不过,只要有些常识的人,看到扛着剑、上隐隐透着血色煞气的这位少年,便会知道他是有资格称自己为剑兵者的。

    这名少年最多不过十六岁,十六岁的剑兵者,不仅有资格笑傲风泉联盟的少年执兵者们,在玄极大陆之上,也属于年轻一代的骄子。当然,骄子并不等同于天才,在玄极大陆上便是如此的。

    不过,自从这名少年执兵者昨天在风泉城内出了名之后,便开始放出狂言:一定要博得剑兵者中的天才之称,剑兵者——这往往意味着手中兵器得到承认的执兵者的最强者。

    这倒不是说剑兵者天生就拥有优势,只不过因为一个传说,从古至今,大陆的最顶级执兵者,用剑的占了十之七八。

    话说回来,先不说这不知道有多少类似于风泉联盟之类的中小型势力,也不说那令人难以揣测的超级势力的年轻强者们,光是大型势力的少年剑兵者,想必就够这少年剑兵者喝一壶的了。

    但是,年少轻狂,没理由嘲笑这个少年的狂言,也没人去嘲笑,少年者,前途无限,志不高,安能行得远?

    门口的这位少年剑兵者,右手抗剑,左手则立着一个人高的牌子,上面有着许多密密麻麻的剑痕,组成了一个字:战!

    很明显的事了,这位少年剑兵者准备从风泉学校挑起,开始他的成为天才之旅。

    但是,围观的虽然有不少,但是,够格的却不多,能够少年之时便成为剑兵者,在风泉联盟这种中小型联盟中本就没多少,况且,这名少年执兵者还是从那个地方或者走出来的,如此一来,在称量了自己实力之后,能够与这位少年一战的少年剑兵者就更少了。

    至少,现今还没有一个人站出来。

    要知道,能够从那里走出来,之后在风泉联盟的发展,已经毋庸自己担心。当然,如果能够博得天才之称,那么,大型势力会派人来此考察的,若是属实后,便会从此步入金字塔的高端。

    这位少年好像发现了一些异常况,眼中露出些许兴奋的光芒,但是,随后他便呆了一呆。

    紫冰儿,确实有着让几乎每一个少年都为之发呆的资本。

    “好!”少年一个高声喝彩,随后便伸手抓向紫冰儿的手,“你是我的了!”

    刚回首对着昊极炫耀一番的紫冰儿,此时却是柳眉微皱,一道血色煞气亮起,少年一时不能得手,便退了回去。

    “好!好!”少年反而更加兴奋了。

    想不到眼前的佳人,竟然能够成为自己征战之路的第一个对手,如此一来,能够战胜这个对手、征服这位佳人,岂不是一段美谈。

    想必这位少年得到了风泉城内的高层的许,周围的卫兵不但没有阻止,反而清出了大片空地。

    非战不可了,紫冰儿心中暗怒,她今天本来还有更重要的事的,但是,她眼下必须打败这个嚣张、狂妄的少年剑兵者,就算了杀了他,也是无所谓的。

    风泉城的高层也不会计较的:死在同阶、同龄对手手中的所谓骄子,不要也罢。

    少年右手一抖,灰色的剑鞘高飞入天,随后坠落。

    这把剑略微偏向于重剑,但是,剑刃旁却带了一个小勾,专门用来勾住一些较单薄的兵器。

    而紫冰儿的剑,则是单薄、且优雅,如同她的人一般。

    紫冰儿很不爽,莫名其妙地碰到一个狂妄之才,她回头瞅了一眼昊极,后者却是笑嘻嘻地给她做鼓劲状,丝毫没有担心她落败的迹象。

    紫冰儿心中有些郁郁,也不知道昊极是对她充满信心,还是根本就是没心没肺之人。

    少年狂笑了一声:“我叫高峰,高手的高,巅峰的峰,不过,以后你也可以称我作夫君。”

    “哼,不知所谓!”紫冰儿寒着脸,右手随之挥剑。

    力量浑厚,第一次交手之后,紫冰儿心中有了个大概了解,不过,却也确定了这个少年绝对不是那天的那位少年执兵者,虽然依旧存在着伪装的可能。

    但是,紫冰儿却有百分之九十的确定这是个事实。

    狂却暴烈,如同暴风雨、怒火一般,这便是高峰的战斗风格,只是,未到关键时刻,还不能轻下断言,只是,紫冰儿已然下了定论。

    不是他,紫冰儿心中微微有些失望,却又微微松了口气,毕竟……

    紫冰儿的影早已经化成一片影子,这便是属于高速度、高灵活度的幻影类的兵诀。

    对付这种兵诀,可以有两种方法,一个是针尖对麦芒,还有就是以静制动,像那天那位少年执兵者对付紫冰儿一样。

    当然了,能够以绝强的力破巧,那还有什么说的……

    高峰显然有着丰富的战斗经验,他很快就发现自己确实跟不上紫冰儿速度,于是,他便换了一个策略。

    动作跟不上,并不代表眼光跟不上。

    高峰很快就发现了紫冰儿那高速的动作里一个一纵即逝的极短暂的衔接时的留滞破绽。

    “破!”

    如同火一般,血色煞气不断涌出、翻滚,全力指向那个破绽。

    然后,一口鲜血喷出,半跪于地的是高峰。

    紫冰儿冷冷看着高峰,幻影类的兵诀破法,她怎么会不知道,这个破绽,只不过是她故意留下来的。

    高峰默然站起,面对着紫冰儿,冷声道:“好,很好!”声音冷酷无,全不似之前的那股狂妄。

    果然是伪装的,紫冰儿凝神看着对手,实力至少上升了一半,而且……

    突然,一阵咳嗽声传来。

    原本周空气急剧变寒的高峰,此时却是浑一阵颤抖,周围的空气很快便恢复如常,他只是狠狠地瞪了一眼紫冰儿,随后便跨步离去,丝毫没有受伤的迹象,更没有搭理后那难听的言语。

    一条大汉掠众而出,却是将昊极带进风泉学校的张景桥。

    “咳,都散了吧,这种不自量力的家伙,还敢来我们学校挑战,真是不知所谓。”张景桥打着哈哈,随后便疏散了围观的学生。

    “紫冰儿同学,你看,好不容易塑造的偶像,就被你这么破坏了,唉!”张景桥故意长叹一声,却是丝毫没有隐藏风泉城高层的用意。

    紫冰儿撇了撇嘴,却是不予置评。

    看着昊极走了过来,张景桥比了“男人都懂的”手势,随后便大笑离去了。

    “哼!”紫冰儿看着嘻嘻笑着一边说着“恭喜”一边走了过来的昊极,故意冷哼了一声,一只手却是掐着昊极的胳膊,也不管后者龇牙咧嘴的模样……

    哼,少年剑兵者,这样的人,不管有多少个,不管藏着多少手段,自己便懒得去理会,紫冰儿拖着刚受完酷刑的昊极,心中却是想着另外一件事,只要不那名少年剑兵者……

重要声明:小说《极兵传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