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节 神秘少年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茫茫望星空 书名:极兵传奇
    当个人的战斗力足以扭转乾坤之时,孤胆英雄、至强王者、一夫当关万军莫摧……不再是虚幻。<>

    此种况之下,尤其每当逢乱世之时,成为无敌的强者,以一己之力,一统大陆,重建秩序,掌控天地,便是每个血战斗者的终极梦想。

    ------------------------------

    炙却又带着些许凉意的空气中,一股血腥味四散开来。

    起因很简单。

    同是中小型势力的宁阳国与风泉联盟,互为敌对势力。

    因此,在高层没有明确下令见到对方即杀无赦,边界处就成为了双方擦枪走火的极好之处。

    两个势力有一处交界处,在无声谷附近。

    无声谷,玄极大陆十大地之一。所谓地,即是止进入的地域。当然,自己硬是要闯进去,别人也无可奈何。

    只不过,进入地的入场券,是以再见换来的——永远与这个世间再见。

    无数人的生命,十分精确地确定了能够安全站在地周围的最短距离。

    在距离这安全范围还相当宽松的交界处,两队巡逻队一个眼睛瞪着老大,似乎连对方的汗毛是是否过界都也在其观察范围之类。

    宁阳国的一名士兵手中的长矛,因为体晃动幅度绿略微过大,在边界线极限处无声示威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伸过了边界线。

    与之同样在边界线大眼瞪小眼的风泉联盟的士兵立即抓住了这个“稍纵即逝”的机会,一言不发地抢先动起手来。

    一场小规模的血战,就因为一个“领土神圣不可侵犯”的理由爆发。

    双方的十人小队在半个小时之后,人人带重伤,却意外地无一死亡。

    “哼,赵夕翔,算你走运,下一次,要了你的命。”宁阳国的一名小队长模样的中年大汉有些艰难地用手中的刀撑着站起来。

    对面那名瘦削的男子只是冷笑了一声:“吕冲山,若不是……”这位叫做赵夕翔的中年男子正准备反唇相讥的时候,突然,他脸色一沉,冲着一旁喝道:“谁!”

    讥讽赵夕翔的那名被叫做吕冲山的大汉也是神色一肃,看向了发出声响的那里。

    一名扛着用布条包裹住的长形之物的少年,正从一条狭窄的坎坷小路走了出来,看样子,好像气力有点不足,扛着长形之物的躯有点摇摆。

    赵夕翔与吕冲山都是有点惊疑地互相看了一眼,随后便都发现对方也是与自己一样,并不认识突然冒出来的陌生的神秘少年。

    这名少年,看上去十五六岁的模样,留着一个黑色平头。那破烂的衣服露出的肌表明了少年的体还算壮实,不过却没有什么特别隆起的肌,看上去材还算不错。

    不过,这少年的样貌只能算是普通,愣是要说点什么优点,那就是那张平凡的脸因为些许刚硬的线条看上去给人一种刚毅的感觉,只是,这个优点太不明显了,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

    但是,无论这个少年是什么模样,对赵夕翔与吕冲山来说,都是无所谓的,因为,这少年对他们来说不过是一个陌生人。

    然而,他们还给这个陌生少年定义了另一个形容词神秘。

    无声谷,玄极大陆上鼎鼎大名的一处地方,是宁阳国与风泉联盟间一处天然的分界线。不过,无声谷出名的原因不是因为那个天然分界线的原因,而是无声谷乃是玄极大陆的十大地之一。

    这个少年居然是从无声谷的最外围里走出来的,就算他们目睹到少年只是从最外围走过来的,但是这让人惊疑的同时,心中依旧不得不恐惧万分。

    有关地的传说,从没有能够让人心平气和地接受的。

    其中一个传说,就是从活人从十大地中走出过,至少这两队敌对的巡逻队员,起码是从没听说过的。

    他们之所以敢在无声谷附近巡逻,那是因为只要远离无声谷一定的范围,就不会有丝毫危险,这是无数条人命换来的经验。

    刚从里面走出来的少年,看上去还有点懵懂,甩了甩头后,才发现都瞪着他的数十道目光。

    “呵呵。”眼睛不大不小,上面是类似剑眉的略陡眉毛,却是当不起剑眉星眸这个称呼,少年咧嘴笑了笑,看上去有点憨厚的模样。

    “你是谁?”赵夕翔首先小心翼翼地开口道问道。

    “我叫昊极。”少年十分老实地回答道。

    “你怎么从那里面走了出来。”吕冲山也是神色郑重地问了一句,或者说畏惧,“地”两字,不是他这种小角色能够招惹的。

    别说他,就算是宁阳国也不行。

    “我睡醒来之后,走着走着就出来了啊。”自称昊极的神秘少年又是一副老实模样地回答道。

    若不是感觉不到少年上没有丝毫的力量波动,赵夕翔与吕冲山早就拔腿就跑了,但就是这样的一个少年,居然是从地里出来的,实在是让人觉得神秘、诡异之极。

    所以,就算赵夕翔与吕冲山没有立即逃跑,主要还是两人都是为了拖延时间,为自己多恢复点力气,能够跑得快一点。

    他们没有察觉到力量波动,不代表那个少年就不具备力量,凡是与地沾边的存在,没有什么可以用常理解释的。而从地中走出来的,可以冠以“怪物”、“怪胎”等等字眼,唯一不能沾边的就是:正常人。

    眼看少年越走越近了,两人已经顾不得许多了,各自打了一个手势后,两个小队都开始慢慢地撤退,随后就撒腿狂奔了起来。

    原本一副老实模样的少年见状皱了皱眉,随后,神色变得面无表起来,语气冰寒却又冷漠之极地低声自语了几句:“这只能怪你们运气不好……”

    自称昊极的少年右手握住了长形之物,随后用手一抖,长形布条随之破碎了开来,赫然露出了一柄样式古朴的鞘与柄的都是玄紫色的长剑。

    少年缓缓拔出了长剑,露出的剑体居然也是玄紫色,这柄长剑居然是通体玄紫色。

    一阵血色风过,这条边界线,两次出现了数十声倒地之声几乎是同时响起的状况。

    空气中的血腥味更浓了……

    “啊……”昊极伸了个懒腰,随后便扛着上的玄紫重剑懒洋洋地一摇一晃地走在路上。

    昊极在看了看两队士兵的武器与装备之后,便发现一方都是执兵者,另一方却是执兵者与御气者都有。

    于是,昊极便选择了风泉联盟,昊极在打听之后才知道的自己目前所在的这个势力的名字——居然是一个执兵者、御气者、诡秘者都有的一个中小型联盟。

    漫长的乱世之中,为了增加保命的机会,什么门户偏见都没有了,只要能够保命,管你是三者中的谁,因而,各个势力中既有纯粹的某一者组成的势力,也有其中两者甚至三者组成势力。

    不过,若是三者之中任何一者有王者出现之时,那么,联盟势力中的那一者就会逐渐脱离联盟,形成以其王者为首的势力。

    然而,三者之间,貌似还没有任何人能够成为其中的王者,所以,现在的联盟自然因为各种利益关系而稳固之极。

    昊极也打听了宁阳国的一些消息,果然没什么意外,是一个纯粹的执兵者组成的一个势力。

    两者是世仇,不过,昊极可不管这些,他虽然是一个执兵者,却不喜欢那种纯粹由执兵者组成的势力,而是更加喜欢由执兵者、御气者、诡秘者组成的风泉联盟。

    执兵者,所用的是兵器。兵器,就是不添加任何其他例如法术等,而是纯粹由某些材质打造而成的武器。兵器,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不能放大缩小,或者藏入体内。

    御气者,所用的是法器。法器,就是在炼制成的武器中,添加各种法术等等,法器本的材质重要,但是添加的法术等等也同样有着很大的影响,法器,可由法术纵而肆意变化,还可以与自融合,藏入体内。

    诡秘者,所用的是诡器与秘器。诡器,力量的来源诡异的器具;秘器,则是含有神秘力量的器具。

    两者的区别,在于前者的力量虽然神秘,但是更加地侧重于恐怖;而后者的力量虽然同样神秘,但是更加侧重于来源与用途莫测。

    不过,两者之间的区别并不大,只不过是为了突出侧重点,能够更加有效地针对各种各样的况罢了。

    好奇地打量着周围的事物,昊极看起来像是一个隔世之人重现回到了现今的尘世之中,再加上少年的好奇心,总是毛手毛脚地乱摸着。

    幸亏昊极笑起来的时候,看起来十分憨厚、老实,或者说看起来像个傻子,而且还是个很穷的傻子。

    被扰到的人虽然有些厌恶,但是却不好去和一个傻子计较,不过,关键是这个傻子远远没有触及到他们的底线,所以他们只是喝骂着驱赶昊极。

    昊极所在的地方是最接近无声谷的一个小镇,叫做石台镇。这个镇因为地处边界的缘故,原本应该比较冷清,却因为其处于两大冒险区的一个必经之地,所以,倒是比较繁华的,不过也因此比较混乱。

    毕竟,冒险者们本就是四处漂泊,经常玩命的人,哪会将什么规章与王法看在眼里,一言不合,就拔刀相向,那是常事。

    一队冒险者正准备出城,在略微地盘查之后,城卫队的士兵们便放行了。

    随后,一个看上去憨厚老实的少年也准备出城。

    “嘿,小子,你这把剑不错,拿过来瞧瞧。”一个看上去像是这里守城士兵的头的模样的中年男子眼睛一亮,便发现了那个少年扛在肩上的玄紫重剑。

    这名老实的少年,自然就是昊极了。

    “第三十三个……”昊极小声地嘀咕了一句。

    中年男子满意地接过了昊极老老实实递过来的玄紫重剑,他刚才扫视了昊极一边,发现他上并没有什么力量波动,再加上昊极十五六的模样,中年男子并没有把昊极划到高人一列。

    “哎呀!”中年男子一声惊呼,拿过玄紫重剑的手好像没有筋一般,直接往下坠。见势不妙的中年男子,赶紧伸出了另外一只手……

    终于,在另外三名士兵六只手的帮助下,中年男子总算勉强拿起了这把玄紫重剑。

    不过,这个时候,好不容易拿起了玄紫重剑的中年男子可不敢再仔细打量这把剑,他费尽气力才勉强拿得起的重剑,这名少年却是轻轻松松地就扛在了肩上,就是再傻,他也知道这名少年不是好惹的,况且,这名中年男子因为此处的地理原因,还是见过不少奇特的冒险者的。

    因而,他陪笑着向昊极点头哈腰道:“嘿嘿,小的有眼不识泰山,您大人大量……”

    昊极接过了剑,满不在乎地笑了笑,随后便走出了城门。他不在乎这点事,况且,强龙也不压地头蛇,虽然这地头蛇在他看来孱弱不堪……

    以中年男子的见识,虽然对自己感觉不到昊极上的力量波动而猜疑不定,但是他却肯定这少年的实际年龄就是十六岁上下的模样,莫非这少年天生神力,中年男子看着昊极的背影暗自猜测着,想给自己一个最合理的解释……

    原本的冒险者队自然也因为中年男子的惊呼声而转头看到了那一幕,如同为首者的那一名彪悍大汉,则是眼神闪烁地看向了正从自己小队旁走过的昊极。

重要声明:小说《极兵传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