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火影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三千世 书名:[综]五毒
    唐蝎子睁开眼,笑了。

    他回来了。

    不过这一次曲云没过来,接他的是艾黎长老。

    “最近江湖异动频频,教主她正密切搜集相关报,暂没时间来接你。”艾黎长老面色颇为疲惫,“所以还请你谅解一下。”

    唐蝎子一呆,他试探着道,“那您能否送我回现实世界的地图里?”

    “这是教主的秘技。”艾黎长老表示他无能为力。

    唐蝎子一下子就没精神了,他心心念念的回来就为了能再见见唐砚芝,结果艾黎长老的回答对他来说恍若噩耗。

    “你取回来的东西呢?”

    唐蝎子耷拉着脑袋,将两颗莲子拿了出来。

    “唔?品色不错嘛!”艾黎长老诧异的打量着莲子,然后拿出了一个袋子,袋子里装着一枚戒指和一根魔杖。

    “这是你之前拿回来的东西,教主炼制了一下。”

    他一边说着,一边将白色充满神圣之气的莲子捏碎,莲子碎裂后化为一团柔软的白色液体,艾黎长老随即将那根拥有强大魔力的长老魔杖扔进液体,在两者相遇的瞬间,黑与白交织在一起,变幻莫测,原本满脸灰暗的唐蝎子也被吸引了注意力,好奇的看着这幅景象。

    三个时辰后,一枚莲花状的短剑出现在空中,艾黎长老收起短剑,又如法炮制,将回魂石和黑色莲子相融合,得到一根黑色的丝线。

    “这两样东西你要随带着。”他满头大汗,将黑色丝线拢在一起,手指翻飞,变成了一串花样简洁的手环,他将黑色手环和莲花短剑郑重的教给唐蝎子,“一味主药和一味辅药融合好了,还需要血腥杀戮的煞气慢慢温养。”

    唐蝎子随手将手环戴在左手,莲花短剑插在腰间,微一沉吟,洒然而笑,“不就是杀人嘛!”

    艾黎长老言又止,他深深的凝视着唐蝎子,“尸毒可毁人神智,想要唤醒自然需要比尸毒更加霸道的血煞之气,可这血煞之气能压制尸毒,换言之,也可将人摧毁,蝎子,你……”

    “路已经开始走了,哪有回头的?”唐蝎子莞尔,“又不能见砚芝,我也不想休了,你直接送我走吧。”

    艾黎长老叹了口气,他摸摸胡子,从袖子里摸出一个牌子,“因为东西是双份的,所以你要连着去两个地方。”

    “要怎么用?”

    “将血落在牌子上就行了。”

    唐蝎爽快的接过牌子,挥挥手,直接走了。

    天下烽火连绵,硝烟四起,流血漂橹。

    这是一个忍者的世界。

    唐蝎子发现自己又成了一个婴儿时,差点喉头一甜一口鲜血喷出来。

    说实在的,他对婴儿生涯有着巨大的心理影。

    不过也许是他时来运转,这一次的婴儿生涯除了生活颠簸了些,时常会闻到鲜血味以外,别的倒都正常。

    正因为这些正常,让唐蝎子心中一直戒备不已。

    ——居然如此平静,这不科学!

    他的父亲叫做宇智波田岛,母亲叫做惠子,是一个叫做宇智波家族的族长,全族有大约百来口人,其中老人只有十来个,小孩子十个不到,其他的都是青壮年男女。

    这片大陆上有数十个国家,大大小小密度很高,宇智波家族居住在雷之国边境,和火之国边境相隔着一条河。

    他们居住在这片深林里,和周围的家族关系不冷不,唐蝎子一岁会走路以后,他的父亲就开始训练他,要求非常严格,好几次都将年幼的他揍的吐血。

    唐蝎子异常乖巧听话,每次宇智波田岛揍他的时候,他总是睁着大大无辜的黑眼睛,嘴角微微上挑,笑的很和煦,也不反抗和躲避,那份安生劲,让宇智波田岛碎了心。

    ——这么傻乎乎的孩子,将来肯定会死在战场上的!

    好吧,死在战场上是忍者的宿命,但他也不希望自己的儿子刚出家族的大门就被人坑死啊!

    唐蝎子仰着脑袋,看着面色发青的便宜老爹,笑的很羞涩。

    其实他开心的。

    真的。

    宇智波田岛揍他揍的越狠,就越能说明他对他有多上心。

    这是个乱世,如果没有足够强的实力,那死亡是注定的。

    哪怕忍者绝大部分都会被杀死,可他的父亲还是会带着小小的期盼训练他,希冀他死的晚一点。

    他能理解他的父亲,所以就算被揍,他也会笑嘻嘻的扑到便宜老爹的怀抱里。

    真不容易,过了四个世界,终于遇到一个靠谱的爹。

    不过慢慢的,随着唐蝎子的年纪逐年增长,他就再也不肯让宇智波田岛揍他了。

    ——我擦老子的血开始由红变黑了好嘛!!再被揍的吐血,死的就是被血液沾上的便宜爹了!

    家族驻地就在深林里,这极大的方便了唐蝎子修炼五毒之术,在七岁的时候他召唤出了自己的蛤蟆和双头蛇,而幼年之时在五毒教获得的冰蚕也再度觉醒,于是冰蚕牵丝也能用了。

    唐蝎子并不是单纯的孩子,所以他的实力进步的非常快,在熟悉了一般忍者都会的东西后,他就决定让忍术去见鬼吧。

    他将全部精力放在了体术和毒术上,这再度让宇智波田岛气炸了肺。

    宇智波家族历来以血轮眼为最强力量,配合着家族手里剑投掷术以及火系忍术,才可谓是忍界豪门。而自家大儿子偏偏不练忍术,一个劲的钻研体术,艾玛这混蛋到底是不是他们宇智波的人啊!?

    就在宇智波田岛恨不得将大儿子塞回他妈的肚子里重新生出来时,他老婆惠子又怀孕了。

    在这个人命不如狗,终岁才三十的年代,怀孕……是大事!

    宇智波田岛在惠子怀胎6个月的时候不再出门做任务,而是窝在家里看护老婆,不过由于唐蝎子一直给他添堵,他就一脚将这不着调的大儿子踹了出去,跟着一位刚二十岁可忍者年龄已有八年的堂弟出任务了。

    这一年唐蝎子8岁。

    他穿着黑色带袖的半长浴衣,下穿着短裤,脚丫子光着,腰间别着一把装饰大于实用的莲花装饰短剑,右手腕上缠着银色丝线,左手腕缠着黑色盘丝链,脖子上还挂着大大小小的银环,一头不长的黑发就随意搭在脑后,秀气的面容上露着羞涩的笑容,任谁看着他,都不会觉得他会是一个忍者。

    带他一起出门的这位堂叔一开始也觉得大侄子太天真了一脸孩子气,结果走了一路去了雷之国首都大名府做了一个月的任务后,宇智波堂叔觉得他这双写轮眼真是白瞎了,堂哥的儿子根本就不是小绵羊,而是一只柔诡谲的毒蛇!

    满脸担忧的出门,一脸菜色的回来,说的就是这位倒霉的宇智波堂叔。

    来回一个月,又做了一个月的任务,回到家,正好碰到便宜娘生孩子。

    便宜娘也是一位忍者,体素质自然不可和普通女子同而语,阵痛了三小时,惠子平安顺产,又给宇智波田岛生了个大胖小子。

    “斑,就叫宇智波斑吧!”宇智波田岛乐的笑呵呵,给二儿子取了名。

    唐蝎子探着脑袋,打量着小小的孩子,不经意间,他想起了该隐。

    刚出生的该隐也是这么大一团,雪白雪白的,金绿色的猫眼带着令人心悸的洞彻和魔,令人不可自拔。

    唐蝎子出神的看着名叫做斑的弟弟,想起当年该隐照顾他的一幕幕,心里默默的想,唔,这一次我是哥哥啊……

    他决定试着做一位好哥哥。

    斑刚出生三天,附近家族挑衅,宇智波田岛又重新披挂上阵,开始为宇智波一族的生存奔波于各个战场。

    有鉴于斑还是个软团子,根本无法交流,唐蝎子又不想难得遇到个顺眼的爹死在战场,就腰带长刀手持盘丝笛冲进了战场。

    战场上的杀戮不问对错,只问生死,这很适合唐蝎子,更适合唐蝎子腰间的短剑和手腕上的手环。

    他运起当初木桑道长教给他的鱼龙百变,犹如一条幽影穿梭在战场上,补刀补的异常犀利干脆,恍若毒蛇潜伏在纷乱凶险的战场上,幽幽的盯着敌人,在不经意间,生命就被夺走了。

    而那些死去的人,在死亡的一瞬间,体定然会猛烈的炸开,血溅四方。

    那血色,黑如墨,令人不寒而颤。

    短短一年,宇智波死敌千手一族就将他的资料立档搜集,并给他起了个外号:冥虹。

    之所以用虹来暗喻唐蝎子,只因为那些全炸开,血色如墨的尸体上,会有一道暗淡的黑影一闪而逝,如虹般诡谲莫测。

    唐蝎子听到后,就郑重的对便宜爹宇智波田岛道,“父亲,我要改名。”

    宇智波田岛郁卒的看着大儿子,压着火气,“改名字?改什么名字?宇智波菊这名字不好吗?”

    “……”这辈子大名为宇智波菊的唐蝎子脸色很不好。

    天可怜见,菊可是四君子之一,高贵淡雅,风华无双,是君子傲骨的象征,为自己的长子起这样的名字,可见他对自己的长子寄予了多高的希望和期待。

    ——要知道当初宇智波田岛可当初差点将家族书库里的书全翻烂了才起了这么个名字!

    他容易嘛他!

重要声明:小说《[综]五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