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圣器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三千世 书名:[综]五毒
    要说唐蝎子最恨的人是谁?那绝壁不会是将他弄进来的曲云。

    好歹曲云还给他了一个教主嫡传,号火鲤的五毒壳子和技能,那包裹里的东西也都没变,装备也不少一个,还免费送他了不少金子,虽然目的让人愤恨了点,可这待遇真心还行。

    至于何红药,最起码在他年幼时也给予了一定庇护,教导了他不少真正的五毒技能,还因此多了一个便宜舅舅何青葙和古怪精灵的表姐何铁手,虽然最开始他很恨夏雪宜这个爹,可要和亚克西斯一比,那夏雪宜这早早去死的爹真是太美好了!

    ——就算死了,还设下了陷阱弄死了蹂躏他的何红药=V=

    自从进入庄园起,红名提示就不断的响啊响,而且他也察觉到一股恶意的目光始终笼罩着他,再看看红名提醒上的名称……我擦这不就是那个号称被老哥该隐弄死的混蛋爹吗?!

    这一刻,他想起了该隐接他回来后的平静生活,突然觉得很讽刺。

    这个毒的男人,是不是就这样遥遥的注视着他和该隐,然后端着殷红的酒液,恶意的呢喃着,该隐和亚伯的悲剧呢?

    他走出院落,朝着北塔楼走去。

    该隐一直说亚克西斯恨他害死了母亲,也就是姑姑克里斯汀,所以他惊骇之下,赶在亚克西斯动手前,该隐在亚克西斯的烟斗里加了毒药。

    然后亚克西斯死了。

    临死前,那个恶魔一般的男人说,该隐,果然是该隐,杀母弑父,这罪孽,将伴你终生。

    因此在伦敦上流社会中,该隐的名声才如此隐晦而黑暗。

    可站在北塔楼门外,一个念头不可遏止的涌上心头。

    该隐是如此看重亲,那么护他,那么喜欢玛丽薇莎,那是不是说明,当初他下毒毒杀亚克西斯,根本就没下重手?

    也或者说,该隐根本就没有杀死亚克西斯,只是迫亚克西斯离开而已。

    唐蝎子的脸色苍白如纸,这个念头一旦升起,就好像杂草一样疯狂生长起来,根本就无可制止。

    该隐究竟是不是在骗他?

    唐蝎子不知道,可他却觉得,自己好像坏掉了。

    明明不该如此猜忌该隐的,明明不该不信任他的,明明是他将他拉回了正常世界,明明他是着他的啊!!!

    他伸出手,手臂颤抖,手指痉挛,想要推开门,可却始终没有推开。

    “你在害怕什么?我亲的亚伯。”

    一个优雅的,低沉的,却又森的,并带着深深恶意的声音响起,“推开这道门,我们可就久别重逢了!”

    唐蝎子浑一个激灵,他猛地抬头,一脚踹开了塔楼的门。

    门里,一个穿着浅灰色风衣的男子站在漆黑的影里,他看不到他的表,只能看到那猩红的烟斗火光。

    门外,尽管他穿着最高的破军装,可依旧狼狈不堪,满戾气,他的面容不断扭曲着,目眶裂。

    “这表,还真是好久不见了啊!”亚克西斯低低的笑了起来,那笑声中充满着怀念,“克里斯汀死前和你的表真是一模一样呢!”

    他深吸了一口烟斗,呵呵道,“要不要来一点,巴西雪菲,味道很醇厚的。”然后他的语气中满是挑拨,“和当初该隐给我点燃的味道一模一样呢!”

    “他是个孝顺的好孩子。”

    亚克西斯先前走了一步,月光正好落在他露出的半个侧脸上,那削瘦而锋利的线条勾勒出他冷酷的面容,他就那样淡淡的笑着,可眼眸中隐藏的狠毒与冷却如条毒蛇一般,令人望而生畏。

    唐蝎子深吸一口气,慢慢的道,“你还活着。”

    “如你所见,我还活的好好的。”亚克西斯上下打量着唐蝎子,“其实我倒是很好奇,当年你是怎么活下来的,毕竟整个庄园都焚毁了,可里面却没有你的尸体。”

    “是你动的手吧!”亚克西斯的口气很笃定,“你是我的孩子,你是该隐的弟弟,你也是罪孽之子,你……又怎会纯洁?”

    唐蝎子沉默不语,只是静静的听着。

    “怎么了?我的亚伯,怎么不说话了?许久不见父亲,你的礼仪都去哪里了?”他嫌恶的看着乔汀上的衬衫和礼服,“衣服也穿的难看死了,最近伦敦不不是流行束腰褶裙吗?回头我会让人给你弄几的。”

    唐蝎子抬头,平静的看着亚克西斯,之前的痛苦和愤恨消失的一干二净。

    “你在试图激怒我。”他咧嘴一笑,“我的确很愤怒。”

    亚克西斯闻言,似笑非笑的看着唐蝎子,刚要说什么,就见唐蝎子一甩手,一把极具东方风的笛子就出现在手中。

    “既然哥哥没杀死你,那你就去死吧!”唐蝎子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幸好哥哥没杀死你,否则我怎么会有这样美好的机会,来亲手送您上路呢!”

    一个迷心蛊一个百足出发眩晕后接一个眠蛊然后是幻蛊,唐蝎子走到亚克西斯前,看着亚克西斯手上还未举起来的枪,他笑的很纯真。

    然后他从包裹里摸出了一把庖丁小刀,对着亚克西斯的心脏就狠狠的捅了下去。

    他笑嘻嘻的道,“去死吧!”

    “玛丽薇莎?!”该隐看着门口的玛丽薇莎,心下稍安,“你怎么来了?亚伯呢?”

    “哥哥,我听到尖叫声,就下来了,亚伯哥哥早就出来了,您没看到他吗?”

    该隐闻言皱起眉头,他看了看厅中央雷纳德继妻的尸体,不确定的道,“我们出去找找看。”

    他带着玛丽薇莎走出城堡,更往前走了几步,就听到北面塔楼处有些响动,该隐带着利夫和玛丽薇莎朝北塔楼走去,然后他震惊了。

    “父亲?!”

    亚克西斯倒在血泊里,他的口上插着一把小刀,刀柄上握着一双手。

    “亚伯!!”该隐的心猛地缩了一下,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他大踏步上前,一把扯过发呆的唐蝎子,狠狠的给了他一巴掌!

    啪——!!

    唐蝎子被打的有点发晕,他无意识的抬起头,看着该隐。

    “你怎么能……”该隐看着茫然的唐蝎子,突然心中一痛,他一把抱住唐蝎子,泪水落了下来,“亚伯,你会没事的。”

    “啊啊啊啊啊啊——!!死人了!!”

    在唐蝎子还未反应过来,该隐就手段迅捷的将他送出了英国,毕竟唐蝎子杀死亚克西斯的地方实在不好,可以说他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下的手,根本就无法掩盖,可该隐也不可能看着唐蝎子被警局的人带走,成为上流社会的笑柄,所以他将唐蝎子送到了德国哈里斯别院。

    “亚伯,等我,最长一年,我就将你接回来。”

    杀死了亚克西斯的唐蝎子一直在沉默,无论如何,亚克西斯都是他这一辈子的父亲,纵然他再怎么恨何红药,他都没有下过手。

    可他还是杀了亚克西斯。

    有什么东西,彻底失去了。

    不过,好在该隐还是护着他的,他的这位哥哥还是他的。

    所以,该隐……你是我仅存的亲人了……

    一年后,唐蝎子收到玛丽薇莎的传信,该隐死了。

    当时唐蝎子摔了盖勒特三座实验室,炸了半个山头。

    唐蝎子以最快速度回到了伦敦。

    “是父亲……”玛丽薇莎哭着抱住了曾经自己最害怕的二哥哥,可此刻唯一能给他支撑的就只剩下了唐蝎子。

    “哥哥没有逃脱出爆炸范围,和利夫一起失踪了……”玛丽薇莎泪眼朦胧,“他们都说哥哥死了,可我不相信!!”

    “哥哥怎么会死?!他怎么会死!?”玛丽薇莎用尽全力气尖叫着,将淑女风范丢在一边,哭的稀里哗啦。

    唐蝎子愣愣的看着眼前的墓碑,他眨眨眼,觉得心里很闷很痛,他想哭,可泪水却落不下来,他使劲揉眼,眼角殷红如血,却始终无泪。

    他一把甩开玛丽薇莎,喃喃的转离开。

    “我……要复活他。”

    这一刻,他头一次无比清晰的明白了当年盖勒特想要复活阿丽安娜的心

    那是一种,想要拿自己的全部,去换取对方一个灿烂笑颜的悸动。

    盖勒特偷来了长老魔杖,他敲晕了莫芬·冈特,夺走了回魂石,除了三兄弟里的隐形斗篷,他和盖勒特聚齐了死亡圣器中的两个。

    集齐三个,他们就可以和死神做交易,让死者再生!

    他们制造了二次世界大战,盖勒特对外杀伐征战,唐蝎子在内做各种实验,他们配合的很完美。

    终于有一天,他们研究出了一个法阵,可以召唤死者的灵魂。

    唐蝎子毫不犹豫的上前召唤,当巨大的魔法阵出现在脚下时,他激动不已。

    只可惜,下一秒,一股强烈的痛楚从灵魂爆发,随即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重要声明:小说《[综]五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