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释然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三千世 书名:[综]五毒
    为了让玛丽薇莎成为哈里斯家族的小姐,该隐对族中长老做出了妥协,答应和隆达特尔家族的长女成婚。

    为了协商订婚事宜,该隐带着玛丽薇莎前往隆达特尔庄园小住,而唐蝎子知道这件事后,沉默良久,决定继续出去周游世界。

    他已经确定要好好为曲云打工了,继续沉溺在兄弟之间的亲对他来说既是煎熬,也对未来没有任何帮助,而且他也不愿意看到该隐对别的人好,索就拍股跑路,来个眼不见未净。

    不过他只不过跑到冰岛玩了两个月,就收到了利夫的传信,说隆达特尔的长女艾梅兰死了,该隐的绪不太好,希望他能快点回来。

    接到信件的唐蝎子一愣,他想起了该隐的称号:不祥之人。

    和他牵扯在一起的人注定不详。

    这是一个深沉的诅咒,连盖勒特都说这诅咒源于血脉,根本无法接触。

    ——因为每一个哈里斯家先祖都会如此诅咒下一代,代代重叠,他们甘之如始。

    唐蝎子觉得自己享受了这么多年兄长的关,他也应该回报一二,于是他就收拾行李,火速赶回了伦敦。

    该隐的样子的确不太好,他死了未婚妻,哪怕最初他不她,可当她死的时候,他的心痛如刀绞。

    而且这次死的不仅仅是他的未婚妻,还有他全心全意上的梦妮安娜,尽管到最后他才知道,艾梅兰的内脏全部用来保持梦妮安娜的存活,可在艾梅兰死后,他还是奢望着梦妮安娜活下来。

    可是都死了。

    他的人,他所的人,都死了。

    他将自己关在书房,拉上窗帘,周围一片漆黑,寂静无声。

    “哥哥昨天都没吃饭。”玛丽薇莎害怕的看着唐蝎子,可她还是站在该隐的书房前,拦住了唐蝎子,“亚伯……哥哥,请您务必让该隐哥哥吃饭吧。”

    玛丽薇莎端着一个小盘子,上面放着一小盘面包片和一小碗浓汤,大大的眼眸瑟缩的看着唐蝎子,“拜托您了!”

    唐蝎子微微眯眼,随手接过盘子,“让开。”

    玛丽薇莎立刻跑了。

    唐蝎子推开门,书房的黑暗阻挡不了他的视线,他关上门,将盘子放在一边的矮桌上,快步走到窗户前,一把拉开了窗帘。

    哦,真不好,外面正多云天中。

    不过好歹房间里多了几丝亮光,该隐慢慢抬头,正看到自己的亲弟弟亚伯站在窗边,窗外冷的光照在他脸上,让他这个人都多了几丝灰暗和霾。

    是不是有一天,他的弟弟也会因为他而死?

    该隐愣愣的看着唐蝎子,表很痛苦。

    “我听说了,哥哥,你的未婚妻死了。”唐蝎子漫不经心的把玩着手边的窗帘,“您打算怎么保持和隆达特尔家族的关系了吗?”

    隆达特尔家族和哈里斯家族是世代友好的兄弟家族,双方都知根知底,亚克西斯的母亲就来自隆达特尔家族。

    “隆达特尔的小公主死了,那么想要继续挽回两家的关系,就只能让玛丽薇莎去联姻了。”

    唐蝎子的话音刚落,该隐就脸色难看的道,“我不会同意的。”

    唐蝎子耸肩,“我虽然不喜欢玛丽薇莎,可对于让女人去联姻来拯救家族这种举动也是看不上的。”

    该隐的脸色好了一点。

    “那哥哥想好怎么办了吗?”

    该隐默不作声。

    “是还没想到这方面的事吧!”唐蝎子嗤笑,“只是自己的女人和你的女人死了,哥哥就方寸大乱吗?”

    该隐痛苦的捂脸,“亚伯,你不懂。”

    “我懂。”

    唐蝎子的表突然疯狂而扭曲,“我所的人生活美满幸福,而我在生死间苦苦挣扎,可就算如此,我还是不想将他牵扯进来,这种折磨和憎恶,哥哥又怎么会懂?”

    他哀伤的看着该隐,语音颤抖,激动不已,“最起码你们还过,拥抱过,甚至连死亡都能亲眼看到……”

    而他和唐晏呢?

    所谓生死相隔,不外如是。

    该隐一愣,他霍然起,拜英语的用词所致,他清晰的听到了亚伯说的那个人……是he。

    擦!他弟弟什么时候被一个男人勾走了?!还让他弟弟这么痛苦?!

    这一刻,什么痛苦什么哀伤什么后悔全都被他抛到了九霄云外,他一把抓住唐蝎子的手,语气很冷,“那个人是谁?!”

    唐蝎子嘴角一撇,满脸委屈和哀伤。

    “是谁?!告诉哥哥,我帮你出气!!”

    唐蝎子眼中泪水开始积蓄,他颤抖着,一把抱住了该隐,嗷嗷大哭起来。

    就这一刻也好,让他发泄一下吧。

    怀中的温暖是那么的清晰,纵然不是他心中所想之人,可唐蝎子也愿意沉浸在这虚幻的美好中,让自己释怀的痛苦一场。

    ——他忍了三十多年的泪水,终于落下。

    “于是你哥哥就振作起来了?”盖勒特没精打采的坐在德国格林德沃家族庄园里,把玩着小饼干,神恹恹。

    唐蝎子抿了一口曼特宁,“想让别人不那么痛苦,最好的方法就是你比他更痛苦。”

    盖勒特苦笑,“那么你现在将你哥哥的事说出来,是为了让我振作起来吗?”

    “嗯,在我看来,你不就是被甩了吗?干什么哭丧着脸?!”

    “我好难受。”盖勒特捂着心口,“我想我真的上他了。”

    唐蝎子满脸不相信,“我就在冰岛过了两个月,你就和那个叫做阿不思·邓布利多的人的无可救药?你的那么廉价?”

    盖勒特被唐蝎子那轻慢的语气一激,反手就甩出一个钻心剜骨,唐蝎子轻描淡写的挪了挪股,闪开了这道红光,背后一朵绽放的红蔷薇变成了碎屑。

    “好吧,当我没说。”唐蝎子撇嘴,“既然你们相了,怎么又分开了?”

    “因为阿不思的妹妹死了。”盖勒特一手捂脸,“我和阿不思起了争执,然后不知道是谁先开始的,我们就打起来了,他妹妹跑过来想要来开我们,结果不知道是谁的红光,打中了那个女孩……”

    唐蝎子满脸不解,“我以为直接看冥想盆就知道是谁下的手。”

    盖勒特突然大笑起来,笑声悲凉。

    “好吧,我懂了,是阿不思自己失手杀了妹妹吧!”唐蝎子了然,“他没法再面对你,就甩了你?我要是你,我就……”

    他的话还没说完,盖勒特就眼神冰冷的看着他,唐蝎子耸肩,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才道,“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我想证明我是对的。”顿了顿,盖勒特接着道,“我还想复活阿利安娜。”

    唐蝎子觉得有些狗血,“难道你以为这样就可以挽回你们之间的感?”

    盖勒特幽幽的盯着唐蝎子,“你愿意帮我吗?”

    “好啊!”唐蝎子很干脆的做出回答,这让盖勒特颇为诧异,“你真答应我了?”

    “为什么不?”唐蝎子坦然道,“如果我是你,我也会这么做。”

    就好比他杀了炮哥的基友黄鸡,如果复活黄鸡来挽回炮哥,他为什么不做?

    盖勒特闻言终于笑了。

    和盖勒特一起努力了许久,他们创立了圣徒组织,目标是为了研究死亡圣器,因为唐蝎子不是巫师,所以他主要钻研毒术和医术,毕竟如果他能找到一种唤醒毒尸理智的方法的话,也许他就不用这么苦了。

    路是人走出来的,如果不努力而一直沉浸在怨怼中,注定会死亡。

    不过他没干多久,该隐就将他捞了回来。

    “我们的远亲克罗威尔家族难得来邀请我们,一起去散散心吧。”

    经历了梦妮安娜和艾梅兰的死,甚至还得知了医生吉贝尔的事,该隐的心糟糕透顶,哪怕有亚伯的苦史垫底,他还是觉得难受,所以在接到信笺后,立刻决定全家出游去散散心。

    唐蝎子想了想,他也的确没和该隐一起出门了,就和盖勒特打了个招呼,回到了哈里斯庄园。

    第二天一早,该隐带着亚伯,以及玛丽薇莎与利夫,一行四人就上路了。

重要声明:小说《[综]五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