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母无爱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三千世 书名:[综]五毒
    唐蝎子悄无声息的离开了石梁。

    袁承志手中的五毒秘宝的确很重要,在原作中,他拿着金蛇剑大杀四方,拿着金蛇秘籍教训华山弟子,拿着五毒秘宝为李闯王提供反叛资金,可以说,袁承志的名声有三分之一是拜他们五毒教所赐。

    剩下的三分之二里,三分之一是他父亲袁崇焕的遗泽,剩下的三分之一,才算是他自己的本事。

    五毒教的东西,可不是那么好拿的。

    想要从袁承志手里拿回这些东西并不容易,可也很简单。

    袁承志是一个方正持礼之人,只需要他师父穆人清发话,这些东西他肯定二话不说就还回来,所以当天晚上唐蝎子就连夜返回五毒教,去找何铁手商议此事。

    “你是说,我五毒秘宝的下落就在那袁承志手上?!”知道这则消息,何铁手非常高兴,当年何红药一事虽然早已过去,可作为继任的五毒教教主,几位长老不仅经常对她阳奉违,还拿何红药一事来嘲讽她,言外之意,她何铁手将来也会为了背叛五毒教!

    ——不得不说,这几位长老莫名的真相了,何铁手的确为了温青青背叛了五毒教= =

    “不错,那袁承志武功不弱,若是抢夺胜算不大。”唐蝎子淡淡的道。

    何铁手微一沉吟,“阿弟你觉得该如何做?”

    唐蝎子微微一笑,“我准备带着母亲去华山。”顿了顿,他嘴角微挑,“那袁承志说是在海外无意中找到夏雪宜的坟墓,这完全是荒诞之词,要知道他师承华山派穆人清前辈,在武功未成之前是不可能下山的,他今年年岁和我差不多,我可不知道他哪来的时间去海外。”

    何铁手笑吟吟的看着唐蝎子,“阿弟倒是看的明白。”说罢,她叹息道,“若非阿弟是那夏雪宜之子,我倒是觉得,这教主之位你当更合适。”

    “阿姐说笑了。”唐蝎子眸色转冷,“五毒教庙大,不是我能长待的地方。”

    “也是,若是我,恨不得将曾欺辱我的人都杀了。”何铁手冷哼了一声,“那你打算什么时候走?”

    “休整一下,三五天后吧。”唐蝎子转,“天下将乱,我知你想做些什么,只是莫要忘记,这天下是汉家天下,苗人再怎么样,也不会被那些大儒认同,所以你若是想小捞一笔就尽可放手,若是心存天下……还是放弃吧。”

    何铁手若有所思,“我知道了。”

    唐蝎子回到自己居住的小屋,他环视四周,屋内几乎空的,苦笑了一下,他实在不想去找何红药。

    若不是何红药,他早就死了,可若不是何红药,他这些年也不会生不如死。

    犹记得那年,五毒教典籍记载百年难遇的冰蚕出世,教中之人皆畏其寒,不敢深入林,唯有何红药站出,冲着在场所有人叫嚣,“蝎子是宜郎的孩子!宜郎是最好的,所以蝎子一定可以取回冰蚕!”

    仅仅一句话,就将他送入那必死之地。

    冰蚕生于奇寒之地,长于毒之潭,周围生满剧毒之物,人若触之,非死即伤。

    而何红药从未想过他能否活着回来,只是因为他是夏雪宜的孩子,就偏执的认为,他是最强最好的。

    这些年来,在何红药的眼中,他是夏雪宜的儿子,也仅仅是夏雪宜的儿子。

    当时面对众人嫉妒憎恶的眼神,唐蝎子的心冷如坚冰,何红药拉扯着他的领子,一边推着他去那满是毒物之地,一面喋喋不休,脸上表癫狂狰狞,“你可以的!你一定可以的!你可是宜郎的孩子啊!”

    然后,何红药亲手将他丢了进去。

    从那一天起,唐蝎子就再也没有真正笑过。

    万幸的是,他修炼五毒的补天心经,恰好可以收复这冰蚕,也顺便激活了冰蚕牵丝这个技能,从那以后,无论多么狠戾的毒,他都可以无视了。

    纵然,他的心仍在钝痛。

    推开门,一个满脸疤痕的丑妇正站在桌子前鼓捣着什么,唐蝎子微垂眼眸,轻声道,“母亲,我回来了。”

    何红药依旧在鼓捣着药草,嘴里喃喃的说着什么。

    “我找到了父亲的消息。”他没敢直接说夏雪宜已经死了。

    果不其然,何红药猛地抬头,一个箭步冲到唐蝎子面前,一爪子抓住唐蝎子的衣领,厉声喝道,“真的?你有宜郎的消息了?!”

    唐蝎子淡漠的道,“是的。”

    “在哪?他在哪?”

    “我听说华山派掌门找到了父亲,一得到消息后,我立刻就回来了。”唐蝎子随口胡扯,“母亲要和我一起去华山吗?”

    何红药有些发呆,随即她狂笑起来,喜悦和愤怒的表交织在脸上,“太好了,终于找到宜郎了……终于找到了,我要去见他,对,我要去见他!我要找到他,再也不让他离开!”

    她猛地抬头,“华山?他在华山?我们立刻就去华山!!”

    唐蝎子早就知道会这样,东西他都收拾好了,此刻听何红药要求即刻启程,他无所谓的道,“那我们今就出发吧!”

    和何红药赶路是一件很苦的事,尤其是何红药还有着坚定的信念和目标,行动力超强,若不是唐蝎子有不少追踪手段,还真怕何红药走丢了。

    华山巍峨,山势险峻,唐蝎子也不知道穆人清住在哪里,不过华山是穆人清的地盘,他和何红药一起上山,穆人清总会知道的,所以他一点都不急。

    华山风景颇美,尤其是他轻功在,踏上山巅之时,俯瞰云海,心不由自主的就会开阔起来,往的愤恨和悲怨消失的一干二净。

    他放任何红药在华山上乱搞,自己却整游玩起来。

    果不其然,没两天,何红药就失踪了。

    何红药失踪的第二天早上,当唐蝎子在山顶观出时,就听到背后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这后生,我华山出如何?”

    唐蝎子头也不回,依旧盯着天边那轮即将跳出来的太阳,火红的太阳好似一颗蛋黄,四周清淡的天空好似蛋清,唐蝎子看了半天,得出结论,他饿了。

    “很好。”唐蝎子转,就看到一个穿浅褐色长褂的老年人站在他眼前,老头一头花白头发,精神健硕,目光灼灼,唐蝎子恭敬行礼,“五毒何蝎,见过穆人清穆前辈。”

    穆人清一哂,“你这后生倒是聪明。”顿了顿,“小子,你来华山有何事?”

    唐蝎子平淡的道,“是有件事需要穆老前辈做主。”

    随即,唐蝎子将被抛弃少女苦抚养孩子的故事讲了一遍,说完后,果不其然,穆人清眼中的冷意消失的一干二净,他摸了摸自己的三尺长须,想起昨见到的那疯癫妇人,心下微怜,语气也缓和了许多,“原来如此……只是不知道你从何得知我华山派牵扯其中?”

    唐蝎子嘴角泛起一丝凉凉的笑意,“那还要拜袁兄所赐。”

    他语气平淡的又将此去石梁发生的事告诉了穆人清,不着痕迹的给温青青上了点眼药,末了,他道,“我原以为父亲是为了报仇最后死于他乡,才未回去寻找母亲,可按照那温仪所说,父亲分明是利用母亲,又去招惹了温家姑娘,一切根源皆是那夏雪宜所为。”

    他抬眸,目光清澈如水,“子不言父过,虽然我看不起他,可他还是我父亲,母亲所之人。袁兄不愿说出父亲所葬之地,我虽理解,可为了母亲,我还是想试试,袁兄曾言他幼时上华山学艺,艺成下山才下江南,按照时间推算,那海外之岛十有□是无稽之谈,所以何蝎斗胆,带着母亲前来华山,若是穆前辈知晓父亲埋骨之地,还请穆前辈指点。”

    说完,他抱拳,深深一揖。

    穆人清看着眼前少年,心下疑惑全然消失,眼中满是怜惜和欣赏之意,他伸手,扶起唐蝎子,“原来如此,倒也难为你了。”

    他沉吟了一下,干脆道,“老夫倒是知道那夏雪宜的埋骨之地,只是依老夫之见,还是你先和我去看一看,然后再让你母亲去吧。”

    唐蝎子倒是无所谓,他点点头,“多谢老前辈成全。”

重要声明:小说《[综]五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