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夏思宜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三千世 书名:[综]五毒
    唐蝎子慢慢走在崎岖的小道上,山道尽头有一间小屋,刚要推门进去,却又突然停下了。

    他叹了口气,又来了!

    推开门的一瞬间,一条浅褐色满是花纹的蛇就落了下来,这条蛇慢悠悠的抬起头,黑豆一样的蛇眼正对着唐蝎子,一咧嘴,蛇牙的形状很好看,更锋利。

    它吐了吐蛇信子,慢慢游走到唐蝎子边,歪了歪脑袋,然后微微缩了缩后颈,下一秒如闪电般咬住了唐蝎子的腿!

    啊,不对,是手= =

    关键时刻唐蝎子半跪下来伸手拦住了这条花纹蛇的攻击。

    尖锐的蛇牙刺入皮肤,唐蝎子微微皱眉,他清晰的感觉到一股细细的毒液从蛇牙中空的部位流了出来,顺着血管进入他的体,然后毒经心法运转开来,剧毒化为了内力,躁动被抚平,刺痛逐渐消失,而眼前这条桀骜不驯的花纹蛇也安静了下来。

    它张开口,慢慢的将脖子缩了回去,松开了被咬住的手,并驯服般伸出脑袋蹭了蹭唐蝎子的胳膊。

    唐蝎子轻轻抚摸着冰凉的蛇皮,表平静无波,半响,他拍了拍蛇脑袋,起走进屋内。

    这是个非常简陋的小屋,里面有一张小,用几根竹竿制成的简易衣架,和一张占据了大半个屋子的宽桌,其他地方什么都没有。

    满浅褐色花纹的蛇有些眷恋的用蛇尾巴缠住了唐蝎子的小腿,唐蝎子苦笑,“我这里可没吃的。”

    花纹蛇摇了摇脑袋,自己找了个位置蜷缩成团,不动了。

    唐蝎子不去管那条蛇,他躺在上,全疲惫不堪。

    一想起进入这个世界的十八年,唐蝎子就有种骂娘的冲动。

    好吧,他已经在心中无数次咒骂自己这辈子的娘了,说实在的,他曾经受到的苦难倒是有百分之七十是这辈子的娘所赐。

    是的,他这辈子的娘叫做何红药。

    就是那个原本粉嫩嫩俏苗族妹子结果一见夏雪宜误终生成了满脸疤痕的老乞婆的何红药。

    何红药和夏雪宜风流一夜,夏雪宜志得意满的拿着东西跑了,独留下何红药面对愤怒的五毒教众和不得不严厉处罚的教主何青葙。

    哪怕是亲妹子,这错犯犯的也太严重了,何青葙只得罚何红药被万蛇噬咬,并逐出五毒教。

    只不过何红药在清醒后勉强处理了一下伤势,就辗转千里去找夏雪宜,可没过多久她就发现自己还有个孩子,为了孩子,何红药抛弃了最后的骄傲,返回了云南,哭求哥哥何青葙收留。

    何青葙怜惜妹子被歹人所误,就将何红药安排在往距离山寨不远的小山谷里,十月怀胎,最后何红药产下一子,就是唐蝎子。

    哦,他现在还不叫唐蝎子,他娘给他取名……夏思宜= =

    刚开始唐蝎子的子还好,可随着他的年岁逐渐增长,何红药开始教导他五毒之术。当然唐蝎子很高兴,他学的很认真,曲云很坑爹,他现在是毒经和补天心经两个心法可以同时使用,可问题在于……所有技能都被封印了= =

    啊,不,还有一个没封印,就是五毒教最基础的大荒笛法——摔!这玩意有用?!

    唯一让他比较庆幸的是他是满级,那325的名剑还是能穿的,尽管穿上后没有任何外观,可那四五万的血量就是他最大的凭依。

    毒经心法可解百毒,甚至还能吸收剧毒中的毒融入体内,靠着血量和毒经,唐蝎子度过了满是咒骂和鄙夷的童年。

    何红药犯下的错误被延续到了唐蝎子上,因为他是那个歹徒的孽种,甚至还有教众声称要为了教徒的安全——譬如何红药事件——杀了唐蝎子方为上策。

    “那孽种不是我苗疆人!汉家人都是狡猾的!将来这小子肯定会叛教!”

    幸好当时何青葙还算是个能力不错的教主,护住自己的妹子和不待见的小外甥还是能做的,可是何红药不愿意了。

    他们居然敢嫌弃夏郎的儿子!?他们居然说他会离开!?他们居然说他资质低下?!

    为母则强,何红药现在的心一半分给了自己儿子,这可是自己和夏郎的见证啊!他们居然敢看不起他?!

    这怎么可能!?这这么可以?!这么许!?

    从那以后,何红药就致力于为唐蝎子拉仇恨的举动中来,无论干什么都要求唐蝎子一定做到最好,做不到……毒蛇伺候!!!

    啊,不对,这不叫惩罚,这叫做帮助亲亲好儿子和毒物和谐相处= =

    ——唐蝎子很想甩这二缺女人一脸蝎心。

    于是唐蝎子同龄的孩子们最讨厌的就是唐蝎子。

    ——“你个混小子/臭丫头!居然连偷汉子的女人的孽种都比不过!?”

    理所当然的,唐蝎子的童年可谓是血泪斑斑,天天被略显神经质的娘抽打,被同龄的小朋友们暗算,被长辈们鄙夷嫌弃……唐蝎子觉得自己现在还活着真是奇迹。

    刚睡下没多久,一个俏的声音就在耳边响起,“果然小花也没用呢!”

    唐蝎子疲惫的睁开眼,一个穿粉色衣裙的少女巧笑嫣然的站在窗外,正朝屋里探脑袋。

    “阿姐,有事吗?”唐蝎子坐起,揉揉额角,“刚接任教主,事不应该多的数不清吗?”

    少女嘻嘻一笑,天真烂漫,“不是有长老嘛~”

    唐蝎子抬眼,正对上自家表姐那黝黑的眸子,那眸子里闪烁着森然的冷光,一如刚才那条花纹蛇,他低低的嗤笑起来,“阿姐想怎么做?”

    “不怎么做啊!”粉裙姑娘,也就是上代五毒教主何青葙的女儿何铁手笑盈盈的翻进屋,直接坐在了唐蝎子的硬板边,她上下打量着唐蝎子的脸,啧啧赞叹,“话说阿弟你长的的确俊俏,没发现最近寨子里的姑娘老是盯着你看吗?”

    唐蝎子干巴巴的道,“我以为在我娘的防守下,已经没有姑娘会盯着我看了。”

    何铁手咯咯笑了起来,“说起来我倒是理解当初姑姑为何会倾心于那个叫做夏雪宜的男人了。”她伸手指,轻轻抚摸着唐蝎子脸颊,略显迷惘,“父亲总说汉人男子险狡诈,绝对不能相信他们,阿弟,你虽然长在我们寨子里,可我总觉得你更像是汉人哩!”

    唐蝎子沉默了,他一言不发的看着窗外茂密的树林,花纹蛇仿佛感知到了他焦躁的绪,缓慢的爬上他的体,冰凉的鳞片缓缓抚慰着心中的苦闷。

    “就是这种眼神。”何铁手深深的注视着唐蝎子的眼眸,“你到底在忧伤什么呢?”

    唐蝎子一把抓住何铁手的手腕,“我明天就离开寨子。”

    何铁手愣愣的道,“你要走了?”

    “前些子不是来了个朝廷官员,希望我们去帮助朝廷吗?”唐蝎子平静的道,“我想提前出去看看。”

    何铁手微微眯眼,温柔的道,“你骗人!”

    唐蝎子叹气,青梅竹马就这点不好。

    他摊手,“好吧,实话告诉你,我找到了父亲的踪迹。”

    何铁手一愣,眼中爆发出切的光芒,“你是说秘宝有下落了?”

    唐蝎子摇摇头,“我只是得到了父亲真正喜欢的女人的消息,也许那个女人会有线索吧。”

    何铁手沉吟了一下,“那你去吧,只不过你要告诉姑姑吗?”

    唐蝎子扯扯嘴角,“我不是傻子,告诉她你我就别想安生了。”

    何铁手想起何红药,不由自主的叹息了,“那我就说派你去找一种新毒了,回来的时候记得拿点东西交差。”

    “谢谢,阿姐。”

    何铁手横了唐蝎子一眼,“与我还说这些做什么?快滚吧!”

    唐蝎子淡淡一笑,“那要劳烦阿姐先出去,好歹要我先休息一下吧?”

    何铁手撇了撇嘴,翻窗而去。

    唐蝎子深吸一口气,江南温家吗?

重要声明:小说《[综]五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