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八十七章 唯一的?

    如同宝石般绚丽的世界,正在慢慢地远去。[[{ (网

    也许是距离太远,知道攻击已经没什么意义……所以它没有再释放什么弹幕,只是静静地飘向远方。

    因为距离恒星越来越近,那耀眼的光辉已经几乎吞没这颗世界。

    当然它还没有碰到恒星,所以它并不会瓦解,实际上它也不会碰到,它会从恒星飞空吗飘浮而过,飞向很远的地方。

    也许最后它能飞出绒球的星系,游((荡dàng)dàng)在虚空之中。

    这意味着已经结束了么?

    不……还没有,至少对于这颗镜世界来说还没有。

    它还在持续地崩裂之中,晶尘组成的风暴在一遍又一遍地横扫着地表,大地的裂痕越来越多,它们向着地下深处蔓延而去,原本稳定的地底也开始变得震((荡dàng)dàng)不已。

    而却有些开拓者在这时钻到了地表之上,它们用庞大的(身shēn)躯抵抗着狂暴的地面环境,寻找着任何还……活着的生物。

    然后把它们吞噬,然后带着它们飞向虚空,离开崩塌的镜世界。

    因为这些生物之中有很多有趣的种类,琳觉得应该把它们保留下来,继续生活下去。

    不过,最主要的还是那些地下的开拓者,它们正在地底活动,除了确认那些扭曲装置的位置之外,有一头开拓者还找到了这么一个地方。

    “你来到了这里。”

    在开拓者钻进这个区域时,琳就听到了用始境语说的这么一句话。

    这和别的区域一样,是个很开阔的地下空间,而在这里只有一个……古怪的生物。

    它的直径有十米左右,看上去就像是一团银色的液体,不过这里有着比它更显眼的东西,那就是它(身shēn)后的那面……墙壁。

    它(身shēn)后的墙大体为白色,并且是软的,看上去非常的有弹(性xìng)。

    琳倒是第一次在镜世界这里看到这种样子的东西……而那个像是水银一样的生物好像能够交流的样子。

    “你来到这里,就意味着你是这场战争的胜利者了。”‘水银’对着开拓者说道:“最后,任务还是没有能及时地完成,现在我们只能够等待毁灭。”

    “在毁灭之前,我期望有一个可以与我交流的物体出现,而你就这么出现了。”水银说道:“那么,你想不想和我交流呢?”

    稍微犹豫了半秒,琳对它问道:“你是什么?”

    这个‘水银’应该也是始境,只不过和琳之前见到的那些不一样,之前琳在地下遇到的那些守军都因为扭曲装置的影响进入了一种类似狂的状态,它们不会进行什么交流,只会在那里不断地叫着攻击而已。

    而这个水银好像没有受到任何影响,而且它的体型也比一般的始境大一些……

    “我是始境。”水银说道:“唯一的一个。”

    “唯一的?”

    “对,唯一的始境。”水银说道:“我一直都在这个位置,观察这整场战争,并且很多决定都是我做出来的,包括最后到这里,看看能不能完成它们所说的任务。”

    “虽然看上去,像是它们……蒸腾者在强迫我们执行任务,但实际上这是我答应了的,是我控制这里所有的……系统启动,让这场任务开始最后阶段的执行。”水银稍微挪动了(身shēn)体,碰了一下(身shēn)后的石头道:“我通过这个来对所有系统进行控制,包括对扭曲装置的((操cāo)cāo)作等等……”

    水银说完后又立刻说道:“不过现在我已经把它内部给毁掉了,所以没办法继续控制了,而且现在地下的环境已经在迅地崩坏,最后整个世界也会支撑不住。”

    “这是因为强行启动的原因,你应该知道,这颗世界是一个……未完成的工具,强行启动只会让它崩溃。”

    “那么说……”琳让开拓者问道:“你想把你所有留在这里的种群全都杀掉么?”

    “我并没有种群。”水银说道:“开始已经说了,我只有……我自己一个,我是唯一的。”

    “现在既然在毁灭之际,我可以告诉你这一切……我也希望有生物把我们的故事……传递下去,如果你会把这些故事记载,然后分享给更多的生物就更好了,我渴望有更多生物知晓这一切。”

    “这些事(情qíng)和你们一直以来接触到的有些不太一样,特别是有关于始境的问题。”

    水银顿了一下说道:“实际上并没有‘始境’这个种族……不,不能说完全没有,我就是始境,但始境只有我一个,你在之前遇到的所有生物,所有与你们战争的生物,它们全都……并不是始境。”

    “没有始境……”琳说道:“是这样吗?”

    “是的……没有这种生物,或者说在我出现之前没有。”水银说道:“你们之前仔细地对每个我们的个体进行过研究应该就会现这一点。”

    “所有参加战争的生物,全都不是始境,它们都是来自各个文明的……生物。”

    “‘始境’通常会被误认为是‘结晶变体生物’,大部分的(情qíng)况下都是它们在参与战争。”水银说道:“当它们被捕捉到的时候,就会被认为是始境。”

    “但实际上,结晶变体生物只属于文明生物里的一种而已。”水银道:“它们并非统治者,这个世界上有着无数的生物,它们都团结在一起,在一个系统之下工作,而且没有任何生物在统治它们。”

    “可是,在它们的思想中却有一个统治者。”水银说道:“那就是始境,始境是一个概念,并非真实的物体,它只位于思维之中。”

    “始境……”琳问道:“是这里的物种想象出来的东西吗?”

    “不,我也不太清楚始境这一概念的起源,但根据各种(情qíng)况来看,始境很可能是和这个给改造的世界有着关联。”水银说道:“根据始境这一概念出现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很久很久以前的两个文明……”

    “似乎,时间不太够了。”

    ‘轰——!’水银生物的话音落下的那一刻,它(身shēn)后那面看似很柔软的墙壁忽然炸开,从里面飞(射shè)出了大量的结晶碎片,开拓者的头部被这些碎片不断击中出噼啪之声。

    而琳也看见那个水银般的生物正摊在地上,它(身shēn)上扎着大量的碎片,看上去它好像……很痛苦。

    “我的生命就要到此结束了。”

    在它说出这一句话的时候,开拓者立即向前爬了过去,但它见状却立刻说道:“不要……接触我,不然我会立刻自我分解。”

    琳的开拓者停了下来,并对它问道:“你想死么?”

    “现在我已经不想活下去了。”始境说道:“这些可悲的文明也要和这个世界一起结束,那些逃出去的,可能会慢慢地淡忘始境这个概念。”

    “或者说,始境这个概念可能会在它们脑中永远固定,那它们也许会在哪里继续展开类似的文明系统吧,但是这已经和我无关了。”

    “这颗半成的世界,最后会彻底消失,这也许是蒸腾者对我的惩罚,因为我最初没有答应它们,并且还在和它们决裂了一次,虽然最后我答应了它们任务的要求,但是已经太晚了。”

    在它说话的时候,琳也看见它的(身shēn)体正在慢慢地分散,好像要溶成一滩水那般。

    但是它的声音依旧很……镇定的样子。

    “你把这个带上,它会告诉你我之前还想要说的话。”忽然它稍微动了一下,从(身shēn)体里……挤出了一块球状结晶,结晶慢慢地滚到了开拓者(身shēn)体下。

    “但是这里面可能没有你想要知道的事(情qíng),比如说这颗被改造的世界的秘密,这些事(情qíng)可能永远都是秘密了……它们的确不被知道比较好。”

    “我还要提醒你一下……虽然任务失败了……但那仅是对于我们来说的……对于蒸腾者来说……也许任务还会继续……”

    “我就此离开……最后的始境……也将彻底消失。”

    在它说话的期间,这里的震动也越来越剧烈,一块块石头在洞顶上脱落而下,好像这个地方随时都会崩塌。

    琳让开拓者的头部伸出较小的触须,抓起那块结晶球丢进了开拓者的嘴中。

    而那个水银……它已经不再说话了,似乎刚才之后,它就算是死了吧。

    的确,它的(身shēn)体正在溶解。

    虽然它叫琳别碰它,但琳还是碰了,只不过是通过微小的兵种进行接触,所以它不知道。

    它当然不是真的水银,而是一种特殊的物质构成的生物,琳并不是第一次见过这种生物,曾经琳在虚空中的一些地方也见过。

    琳现在能看到它体内的结构正在迅地化作……液态,这个原因主要是它的内部某些……重要的部分被(射shè)出来的结晶扎穿了,这会导致它体内启动一种特殊系统完全液化自己的(身shēn)体。

    那么现在也差不多该离开了,琳有点在意它最后说的那些话,就是……‘任务还会继续’。

    这指的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蒸腾者……还能做些什么吗?(未完待续。)8

重要声明:小说《进化的四十六亿重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