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三十三章 加入

    它一直都有这样的疑惑。

    它到底和普通的机械尘鳄有什么不同。

    它的绪为什么是可以调整的?它的格为什么是能够设定的?而别的机械尘鳄为什么都不可以设定调整格呢?它到底有没有‘意志’,还是自己仅仅只是个普通的机械?

    抱着这种想法,迷你尘鳄产生了要与机械尘鳄对换系统的想法。

    在发现学者和机械尘鳄来到研究所外的时候,它就打开了研究所的大门,引它们两个进入研究所之中。

    最后,迷你尘鳄便把学者和机械尘鳄吸引到了……凝固绽放所在的位置,并试图和它们互换系统。

    迷你尘鳄主要的转换目标是机械尘鳄,不过它觉得学者也能够转换,所以它把它们两个都吸引了进去。

    在凝固绽放位置进行转换系统的原因是因为……这里没有任何像是机炮之类的防御武器,这样能防止转换之后,机械尘鳄或者学者立即控制机炮杀死它。

    因为,迷你尘鳄的体有控制机炮的能力。

    但是这也导致了一个问题,就是在这个没有任何防御的地方,一旦转换失败被抓住的话,那迷你尘鳄也没有任何反击的方法。

    就像是现在这样……

    “所以,你想和我们对换系统只是为了确认自己有没有……‘意志’?”

    学者和机械尘鳄现在正位于凝固绽放的房间内……它们依旧在那悬挂在房间中的桥梁之上,学者手中正拿着一个透明的罐子,罐子里面正装着迷你尘鳄。

    “正确的理解。”迷你尘鳄对学者说道:“机械尘鳄……一直都在努力地证明自己是有意志的,是会思维的,但是,我却连自己是否有意志都不知道。”

    “必须确认……必须确认这一点。”

    虽然迷你尘鳄的声音没有什么绪,但学者认为它似乎很激动。

    不过,它再怎么激动都没办法逃出来,现在装迷你尘鳄的这个罐子是学者用来采集……样本用的,本非常的坚固,迷你尘鳄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能力,它是无法逃跑的。

    但是,学者它们现在也不能离开这里,一旦出了这个凝固绽放的房间,研究所别的区域全都是有机炮的,它们很可能会立即被迷你尘鳄杀,迷你尘鳄可以控制研究所别的区域的所有机炮。

    所以,学者打算先在这里问它一些问题,不过刚才学者也问的差不多了。

    迷你尘鳄表示它之前说的那些历史资料全都没有骗它们,全都是所长输入给它的……只有一点欺骗了学者它们,那就是关于这个凝固绽放的控制权的事了。

    实际上,迷你尘鳄没有控制凝固绽放的权限,当然它也不能把权限交给别的任何生物。

    它自己也不知道凝固绽放是如何启动的,因为所长没有输入相关资料给它。

    迷你尘鳄就这么一直待在这里,它在想如果有别的苏醒精锐来到这里,就配合那个精锐共同研究凝固绽放的问题。

    来的是机械的话,那就像现在这样要和它对换系统,看看能否占据它的‘意志’。

    这样,迷你尘鳄才能确认它自己是否有‘自由意志’。

    学者觉得这里还真有意思……这个迷你尘鳄到底算是有意志还是没意志真的不好说。

    虚民也是在不断研究民工智能的,但从未诞生过真正意义上的智能。

    而尘鳄似乎研究了出来,它们有着一大群渴望当普通居民的机械尘鳄,还有着……像是迷你尘鳄这种,在智能和非智能之间的产物。

    “找到了!有关于这种产品的说明!”学者后的机械尘鳄忽然说道:“这样就能调它了!”

    “不,不能说明……不要调整,不能调整!”被关在罐子里的迷你尘鳄顿时表现的非常的……惊恐的样子。

    机械尘鳄找到的,是有关于迷你尘鳄这个产品的具体说明书,就是迷你尘鳄之前介绍的‘第一千零三份资料’,那像是广告又像是说明书的完整版。

    迷你尘鳄说的并不是完整版,完整版有更详细的介绍,包括怎么使用迷你尘鳄等等。

    迷你尘鳄那时并没有说全,显然是不想学者它们控制它,但是……当时那个公司做了很多关于迷你尘鳄的广告,迷你尘鳄这种产品也有不少尘鳄购买。

    机械尘鳄认为自己以前也应该收录过迷你尘鳄的说明书,只要它检索一下体内的资料很快就找到了。

    “那么就把它的个什么的都调整到‘0’的状态,这样它就是一个完全不会思维,只会……回答的东西了。”机械尘鳄一边说着一边走了过来,迷你尘鳄也变得越来越惊恐,并且不断地说着不要之类的求饶话语。

    但是,机械尘鳄似乎不想放过它,因为刚才迷你尘鳄强制和它对换系统让它非常愤怒。

    “天空,是有顶的。”机械尘鳄走到迷你尘鳄前,对它说道:“空八空空,愤怒,调整为0……按九六,悲伤,调整为0……”

    这些都是调整代号,每一种代号都代表着一种绪,只要说出代号,就能调整相关绪。

    迷你尘鳄控制的方法就是这样,说出密码之后,就能调整它的一切,似乎很简单……但是密码是个绝对的难关,据说在公司创造出这种产品后,还没有过任何迷你尘鳄被绕开密码并被偷取里面资料的记录。

    有许许多多的尘鳄都试着把它们拆解分析,但也没办法得到里面的资料,因为这种极高的保密,迷你尘鳄相当的畅销。

    但只要知道密码……那它就是一个可以被随意调整的机器而已。

    当机械尘鳄说将所有的绪调整为‘0’的时候,学者注意到了……迷你尘鳄的变化。

    “现在我要对你问一些问题。”学者看着迷你尘鳄,对它说道。

    “理解,可以进行资料范围内的任何回复。”

    迷你尘鳄虽然回复的方式和之前差不多,但是完全不夹杂任何的绪,就像是一个普通的……机器那般。

    学者觉得,这的确很神奇,复杂的思维只需要几句代码就消除掉了……不过也不是完全地消除掉了,因为还能够调整回来。

    不管怎么样,学者和机械尘鳄接着就对它问了有关于资料的一些问题。

    迷你尘鳄这时就完全毫无保留地说了出来,学者发现之前迷你尘鳄的确没骗它们,那些历史资料什么的是真实的。

    迷你尘鳄之前隐瞒的只是自己不能控制凝固绽放的事,还有自己的……说明书的事

    不过之前迷你尘鳄为什么愿意和它们这两个转换对象说那么多倒也奇怪的,也许是因为要博得它们的信任?

    而现在它的感被调为0之后,它把这些事也都完整地说了出来。

    “那么,现在已经完全了解了。”在听完迷你尘鳄描述后,学者对机械尘鳄说道:“现在应该怎么办呢?”

    “当然是在这里进行研究!”机械尘鳄说道:“我们必须要了解凝固绽放的使用方式……通过控制它来引导战争走向胜利!”

    “对,我也是这么想的。”学者说道:“但问题是要从哪里开始研究呢……你知道吗?”

    学者转头对迷你尘鳄问道,而迷你尘鳄则说道:“没有任何相关凝固绽放的使用资料。”

    “看来需要我们自己找了。”学者对机械尘鳄说道:“总之我们先去一下研究所的控制室,现在出去那些机炮应该不会攻击我们了。”

    “对。”机械尘鳄说道:“的确应该到那里看看,我们要先控制整个研究所的系统,再……”

    ‘轰——!!!’

    它的话还没有说完,一阵剧烈的响声轰然而起,整个空间也在这一刻被耀眼的光辉照亮。

    学者和机械尘鳄立即转头往爆炸的方向看去,它们发现上方的房顶爆出了一个大洞,在大洞处,一个全金灿灿的蚁形生物飞了进来。

    “那是……始境!”

    学者见状一愣,它几乎要忘掉始境也在这个地方。

    不过之前始境都是在地面上搜索,为什么它们会突然来到这个地方,而且还不走正门,而是从上面炸进来。

    “那是什么?”机械尘鳄也十分惊讶,它显然不认识始境。

    学者也没有空闲给它介绍始境是什么东西,因为这个始境在飘进来的那一刻就注意到了学者它们,然后便急速地往这边飞了过来。

    ‘嘭!’

    猛烈的撞击声响起,学者和机械尘鳄所在的桥梁在始境撞击的位置断裂开来,这座桥虽然没有因而完全崩塌,但是也将学者和尘鳄分隔了开来。

    “等一下!”学者立即用始境语喊道,始境听到声音后明显愣了愣。

    ‘砰砰砰——!’而机械尘鳄这时拿起了一把武器对始境连续击,闪烁的光盾随着击的频率在始境上激,始境完全没受到任何伤害。

    始境转头看向尘鳄,随着轰的一声,尘鳄的口整个陷了进去,就好像被巨大的……拳头打中那般,尘鳄的体也随之飞了出去,又重重地摔落在桥上……(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进化的四十六亿重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