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二百三十七章 犯罪者

    

    

古生代的尽头 第一千二百三十七章 犯罪者



    

    


    


    


    


    犯罪者的犯罪记录:炸毁两座建筑,杀死十个细胞类生物,并且威胁向导要求交出可以飞离该星系的船只,因此对它进行永远囚之刑,任何来到此地的生物都能随意地对它造成包括死亡在内的伤害。

    “……这是说……我们能随意对它做任何‘伤害’吗?”

    血雾此时正站在一处……叫做监牢的地方。

    在它的眼前,有着一面透明的墙壁,而在这面墙壁之后,则有着一块很大的……金属。

    它看上去有些像是叫做‘榴莲’的果实,它全都长满了尖锐的短刺,上的外壳泛着银色的光芒,有一些地方出现了裂痕,从里面流出了颜色奇妙的液体。

    这颗银色的‘榴莲’有三米多大小,它所待的地方是一间很适合它大小的牢房。

    而在它牢房下写着的描述表示,这榴莲似乎是个很凶恶的罪犯,它炸过房屋杀过别的物种甚至还威胁向导。

    虽然它的模样看起来不像是有那种能力的样子。

    “这类犯罪者有很多。”爆哮虫站在血雾的旁边,看着房间内的榴莲说道:“之前我看了资料,它们大多都被关在这里,而来参观的物种则有杀死它们的权利。”

    血雾说道:“这种执行方式……还真是奇怪。”

    “我们要找的就是它。”爆哮虫抬起前肢,它的前肢上抓着一个小东西,它用这个东西对准榴莲按了一下,顿时就发出了‘嘀嘀’的声音。

    血雾疑问道:“为什么……要找它?”

    “因为不能开船过来,我们要找这里找一个适合的机械,把它建立成传送点。”爆哮虫说道:“只要在这里用适合的材质构成适合的形状,那就能使用船来配合进行远距离建立,建立好之后再从这里联系印加虫群,它们就能从那里传送过来了。”

    “居然可以这样做?”血雾有些惊异地说道。

    “没错。”爆哮虫说道:“只是把这里的生物做成一个搭载传送能量的门而已,这里刚好有很多机械类的生物,而且可以给我们随意处刑,它上的材料就很适合,所以我们开始把这个东西给处刑了吧。”

    血雾问道:“但是处刑了之后,我们还能跑到它的牢房里去进行组装吗?”

    “不要管那么多!”蝎子大叫道:“快点把它给处刑了吧!”

    说着,它在牢房下面猛地按了一下某个位置,顿时牢房内就‘轰!’的一声炸开了。

    爆炸的冲击将牢房外的三个生物都震倒在地,当它们爬起来再往牢房内看去的时候……就发现房内的那颗榴莲已经成了满地的银色浆糊。

    “好像不能用它了。”爆哮虫看了一眼那些浆糊道:“我们去找别的吧。”

    而血雾则瞪了蝎子一眼说道:“……都是你太蠢,处什么刑。”

    “什么?”蝎子大怒道:“你想我在这里把你给处刑了吗?”

    “你们不要叫了!”血雾还想说什么,但爆哮虫的声音让它停了下来:“下次动作慢一点,慢慢地处死就好了。”

    “可以慢慢处死的吗?”血雾看了看刚才那个牢房,它发现……原来蝎子刚才按的是‘瞬间爆炸’这个选项,而还有别的选项,包括了‘慢慢分解’这一项。

    似乎设计这个牢房的始境非常残忍的样子。

    接着,血雾和蝎子继续跟着爆哮虫走向牢房的深处,它们看到了各种各样的牢房,这里的牢房虽然看着像是岩石结构的,但实际上是一种很坚硬的物质,在牢房前那面透明的墙壁也是,里面的物种不管多么庞大怪异,都没办法撞开。

    不过,它们看到的多是细胞类生物,还有一些结晶外壳的生物,而这些生物的罪行和开始的那个‘榴莲’很像,一般都是杀了别的生物的罪过,不过偶尔也会出现比较特殊的罪,比如说‘试图进行繁殖’,以及‘试图改造参观船’等等。

    而它们的处刑决定都是一样的,永远地被关在这里,并且来此参观的生物可以对它们做任何的处理。

    也就就是这种很……残忍的处刑决定,导致了这里的生物都无精打采的,它们对于参观者表现出来的几乎都是恐惧和麻木。

    随着参观的监牢越来越多,爆哮虫一行也进入了监狱的深处,它们到这里还是没有看到有什么机械类生物。

    “明明在我们住的那个地方多的……”血雾看着眼前的一处牢房说道:“为什么这里就那么少呢?”

    “也许是类型的原因。”爆哮虫说道:“机械类生物,实际上它们到底算不算生物这个定义还很模糊,总之它们都是类似智能系统那样的东西,因此它们会按照纯粹的理智行动,因为没有‘感冲动’这种绪,所以它们的犯罪率要低很多……最初的那个也许是个例外。”

    “但那个勇气系统似乎会感冲动的样子。”血雾说道:“它是怎么回事呢?”

    “它实际上也是纯粹按照理智行动的。”爆哮虫说道:“它做出的各种决定都是……它在这里?”

    爆哮虫停在了一处监牢前,只见这处监牢里关着一个有着翡翠龙形,但是脸却是个显示屏幕的……生物。

    “啊!这个蠢货!”蝎子对着监牢大叫道:“这个蠢货居然在这里!它居然还活着!”

    “你们……”显示屏脸嘀的一声显现出了亮红色的光芒,勇气系统在原地站了起来:“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也想问你。”爆哮虫说道。

    “我……告诉你们也没有问题。”勇气系统接着简单地说了一下它的遭遇,它和一群翡翠龙搭船离开了宁静小镇,然后在船上的‘导游’表示会安排它们到另一个地方去居住,但是翡翠龙们对此表示不满,它们认为导游应该给它们一个说法,为什么把它们困在那个宁静的地方那么久,因为导游没有告诉它们,它们就在船上闹了起来。

    然后它们就都被抓了,连同没有参与闹事的勇气系统一起全都被关进了监狱里。

    “原理如此。”爆哮虫说道:“那我们接下来要用你做一些事,所以现在要开始分解你。”

    说着,爆哮虫便准备去戳牢房门口下方的那个按钮。

    “为什么?”勇气系统听了之后连忙说道:“为什么要分解我?我是没有罪的!”

    “这和你有罪没罪没关系,不过要是说在弃世界时候的事的话,你还真是有罪的……对我们来说。”爆哮虫一边说着一边按了下去,顿时,牢房那一面透明的墙壁瞬间消失了。

    “嘎?”血雾一愣道:“怎么把这个打开了?”

    “没错,是要打开的。”爆哮虫说道:“我按的是‘亲自处决犯罪’的选项,所以墙壁会打开,然后由我们进行亲自处决,这样不就能把它拆了,然后再组装它吗?”

    “嘎……说的也是。”

    蝎子叫道:“是什么是,蠢货,快点上把它干掉!”

    “……”血雾看了蝎子一眼,不过它还是控制着机械水黾扑向了牢房里的勇气系统。

    勇气系统立刻退后躲避,但是它的这个体速度不够快,一瞬间就被血雾按在了地上。

    “不!你不能这样做!留下我,我会非常有用的!”

    “要把你拆了才有用。”血雾没有理会系统的求饶,它把系统的肢体全都按住,然后开始使用较为细小的前肢伸到了系统上。

    “没错,按照我说的把它一点一点地拆解。”

    在爆哮虫的指导之下,血雾开始拆解勇气系统的体,虽然系统在不断挣扎,但它弱小的力量被完全地无视了。

    “结构和我想的差不多……”

    系统翡翠龙体的外壳被血雾一块一块拆解下来,它们都发现,在外壳之下的是密密麻麻的机械结构。

    “说起来为什么始境会让这个系统和那群宁静翡翠龙混在一起呢?”血雾一边拆一边问道:“这个机械体也是始境给它造的吗?”

    “应该是的。”爆哮虫说道:“而且这个系统不一定是原本的那个,可能只是复制的而已,总之不管怎么样,它们都可以利用来制造传送点。”

    “那么小的东西真的能传送那么大的虫群吗?”蝎子问道。

    “传送是通过船来实现的。”爆哮虫说道:“利用这个系统只是把传送点设立在这里,这样虫群来的时候就会出现在这附近。”

    “我们这么做……似乎始境没有注意到。”血雾说道。

    “也许它们注意到了但并不阻止。”爆哮虫说道:“它们知道……最后的决战迟早要来临。”

    在它们聊天的过程之中,血雾慢慢地把整个勇气系统弄成了一堆零件,然后再度组装起来,变成了一个和原本完全不像的东西。

    唯一和以前一样的就是那显示屏幕一般的脸,这是血雾没有拆过的地方。

    “那么就试试看吧。”爆哮虫走到显示屏前说道:“把这里和船只进行……连接。”(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进化的四十六亿重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