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九章 交流

    “为什么叫绒毛?”

    “想要更好的称呼?绒毛?你有‘名字’这种东西吗?”

    “我只是想知道为什么你会这么称呼。”

    “因为绒毛很多。”

    两个生物,在发光的大道上缓缓地移动着,并且聊着各种各样的话题……

    在离开监狱之后,绒球依旧在跟着创造者移动,因为机会比较少见,所以绒球问了它很多的问题,有时候琳并不止是想知道问题的答案,还想看看它的绪和反应,想着,琳继续问道:“就这么逃出来,在真实中它们不会对你做什么吗?”

    “不,它们不知道……它们无法得知这里的况,除非直接找到我,认出我……小心!绒毛,那是通往死亡的道路。”创造者和绒球来到了一个分岔路口处。

    这里的周围有一大堆的路口,和之前的一样,每个路口前都有着标示的牌子,绒球在某个路口前被创造者阻止了。

    “你知道这些标牌上写着什么吗?”绒球伸出绒毛指了指标牌道。

    “标牌?标语……没错,上面的语言一些指向真实,一些则用于愚弄愚者。”创造者爬了过来道:“只有通晓文字和语言者,才能不被愚弄,不,有些时候,它们也会被好奇愚弄,这道路的尽头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会把你吸入深渊的巨口,当你在这里死亡时,你真实的生命也会受到影响……”

    绒球疑问道:“在这里死了,真实的生命也会死?”

    “那是一种很古老的做法,你在这里感受到的真切痛楚会被返回到神经之中。造成剧烈的影响。不一定会死。但一定会废。”创造者爬向了另一边道:“这里是正确之道。”

    原来如此。

    这么说的话,如果绒球在这里死了,可能那个被绒球通过连接进梦境的虚民会受到很大的影响?

    估计会变成一种类似‘植物民’的状态吧。

    不过绒球也可能因此断开与这个梦境世界的连接,所以还是要避免这个状况。

    “现在我们要去哪里?”绒球对前面的创造者问道。

    “居住区。”创造者道:“这些在黑暗中发光的大道,通向所有的区域,而居住区位于它们的边缘,是愚者和边缘之物的生活地。”

    “它们告诉了我很多,绒毛。你刚才问我对它们的了解,没错,我非常了解,它们曾经一度试着向我输入大量的信息,教育我,让我认为什么是真理,让我以它们为信仰。”创造者说到这,它的绪似乎变得有些得意起来:“但我只看到了它们的愚蠢,它们的话语对我来说不是教育,而是招供。它们给我的信息,给我的理论。将成为我毁灭它们的工具。”

    “在某个时候,它们好像才意识到这个问题,它们把我关了起来,想以此永远锢着我。”创造者突然停了下来,抬起触手转向绒球道:“但它们依旧失败了,因为你的出现。”

    “绒毛,我对你也很有兴趣,你想要什么,你为什么会在这里?这里不是仅凭好奇就能进来的世界,在真实世界中,它们从来不对外来的入侵者宽容,即使那是一颗再微小的物体。”

    “但是,你有很多问题,我会告诉你想知道的,但在那之后,你也应该说明一下自己的来历……”触手的尖端缓缓地在绒毛前晃动着道:“我感觉的到,你好像……很了解我们。”

    说完,它又转过去,继续趴在地上前进。

    原来创造者是这么一种格的生物么?感觉真奇妙呢……

    琳之前还认为,创造者因为很少有交流的对象,所以不擅长交流。

    不过现在看来,它们很擅长交流,而且格也很有趣,如果在某种没有冲突的况下,可能能够进行长久的交流……

    虽然琳觉得那不太可能。

    这么看来,黑金属似乎是抓到这个创造者,想让它信仰它们?所以在当初教了创造者很多,所以它才了解黑金属的文字和这里的种种况,但很显然这是一个很蠢的举动。

    创造者绝对不可能有信仰,它们从来都只会把自己当成‘神’。

    这么看来,这个创造者的确是黑金属从幼仔养大的,所以它们才会试着去教育它,但是这根本没什么意义。

    创造者的一切都是‘自学’的,在收到信息后,它们都会自己判断信息的利益价值,根本不会受到信息里的观念影响。

    而在别的生物之中,一般都是思维幼稚的都会被别的信息里的观念影响,只有足够成熟才不会被蛊惑。

    不过,有些成熟者依旧会受到影响。

    琳比较在意的是,在后面失败后,黑金属才把创造者给关了起来,但……为什么是关起来而不是杀掉它呢?

    既然已经抓到它,并且关入了梦境之中,那就不可能是杀不掉这种况了。

    也许,黑金属觉得它可能还有用途,或者只是单纯地作为收藏的生物放在监牢里,又或者说……

    似乎有多种可能的,不过琳想知道,这个创造者到底在哪被关起来了。

    在那附近会有别的创造者么?它们又是怎么弄到这个创造者幼仔的呢?在别的翻滚者也有成年的创造者?

    有可能是在距离很近的地方,但也有可能是在很远的地方。

    如果是很近的地方……琳有些想去看一看。

    而且,琳现在只能在这个世界中放入一个绒球,但如果获取一艘黑金属的战舰,和它们连接进梦境的东西的话,琳可能能让大量的部队进入这里。

    这样的话,应该在舰队造好的时候就立刻进攻,或者利用虚民……

    “到了,这里就是愚者的居所。”

    琳想着的时候,创造者已经停了下来,现在已经又到了一个许多分叉路口的地方……

    “愚者,信它们为神,因小小的恩惠,小小的舒适而居,自沦为囚犯,却浑然不觉。”创造者说道:“但它们,有一定价值。”

    “这里是……”琳发现,这个地方就是琳最初进来的地方,这里的道路都有着虚民语的标牌……

    “这些愚者,管理者愚者。”创造者爬向了那个写着‘审判所’的标牌处。

    那似乎是审判官居住的地方。

    在前进了数百秒后,绒球和创造者来到了道路的尽头,这里有着一扇适合虚民的石门,在石门上,刻着一个虚民的模样。

    “你认识这种生物吗?”绒球指着石门上的虚民模样对创造者道。

    “是的,没错,我知道它们,新鲜的生物,六足者。”创造者说道:“它们是最新的加入者,至少在我还能获取信息之时是最新的,在那之后,我就不知道了。”

    “这些东西,只要接近,我就能闻到它们的臭味,愚者的臭味,绒毛,你的上没有那种味道,所以值得相信,现在,让我们进去吧。”

    创造者触手在门上碰了一下,门顿时发出了‘咚’的一声,缓缓地打开了。

    “看来我在下级区域的通行权还在。”创造者迅速地爬了进去,绒球紧随在后面,在进去的那一刻,琳看到了一个……很美妙的地方……

    地面上长满了无数的鲜花绿草,高耸的树木则在道路的两边,清晰的气息在空中飘,绚丽的彩虹编织了天空的颜色……

    而在这一切之间,一栋古老的虚民建筑耸立于此。

    这栋建筑由纯粹的木材塑成,窗户的周围则布满了藤蔓和鲜花,房顶是用树叶所覆盖。

    这种建筑,琳在虚民的母球上也看过资料,被称为‘绿林之家’,不过那些虚民更喜欢叫它绿色豪宅,绿别墅什么的,据说一栋要一千万虚币以上。

    现在在虚民的母球上,在放的绿洲边缘有建少量的这种建筑。

    这对于虚民来说是高贵,富有和舒适的象征,果然这里的审判官和那里面的虚民一样,都住的非常的舒服。

    “必须注意,隐蔽自己,阻止被发现。”创造者爬到了这栋建筑的门前,细小的触手伸进了门上的钥匙孔之中,从里面传来了像是金属碰撞的声音。

    ‘咔。’在数秒之后,门就打开了。

    “简单的工具,一模就开。”创造者这时还不忘记得意一下,琳跟着它一起进入了房间之中。

    “那里有声音?好像是开门的声音。”在进入的那一刻,里面传来了虚民的声音……

    “别傻了,这里怎么可能有民进来。”另一个声音说道:“我们还是想想,怎么通过最近的测验吧。”

    “是啊,测验结束之后能去内地啊,实在是太棒了!”

    “别高兴的那么早,要通过的民才能去。”

    “……看那些愚者。”在房屋的大厅之中,几个虚民正围在一张桌子附近,而创造者的触手就在它们脚下不远处的地毯上,琳的绒球则用绒毛扒在创造者上。

    “愚者偶尔会获得赏赐。”创造者向一边爬去,但那些虚民并没有注意到。

    “这个赏赐,可以帮助我们进入内地。”(未完待续。。)

    ps:感谢~过去式,~的1888~~!

    感谢~流颜~的打赏~

    感谢~发挥过~小麦的穗~灵异幻潒~的月票~

重要声明:小说《进化的四十六亿重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