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八章 从虫群中升起

    虫群,正在云海上肆虐,崩塌的云屋,被撕裂的尸体,这里早已从战场变成了屠宰场,而然,白骸龙们依旧没有放弃希望。

    “嘎!快点进去!快点进去!它们交给我们!”

    响亮的声音回在还活着的白骸龙脑中,这个声音是它们在虫海之下最后的求生希望,许多白骸龙都在金色雕像的声音之下聚集向了一个地方。

    这里是一座云上的城堡,并且有着很多个入口,每个入口都有许多金色雕像在此把守,并引导着白骸龙们往里去。

    “快点进来!”

    一个金色雕像看着眼前的两头甲虫和一群正在被追赶的白骸龙,它用力地投出了手中的金色长矛,一头甲虫的头部瞬间被长矛穿透,在它倒地之际,金色雕像已经举起腰间的巨斧冲了上去。

    挥舞的利斧猛砍在第二头甲虫上,斧刃砍进了甲虫的外壳,大量异色的血液爆溅而出,但雕像的斧头却卡在了上面……

    ‘啪!’还没等金色雕像拔出斧头,甲虫上的一只奇布查虫对雕像出了钉刺,那如同爆炸般的冲击让雕像的头一歪,一颗眼睛也化作碎块飞散出去。

    奇布查虫的钉刺穿过眼睛,正好打在了位于雕像头内部的控金者上,它柔软的体已经碎掉了一半。

    这时甲虫突然晃动躯,庞大的躯体猛地撞在失去控制的雕像上,金色的躯顿时四分五裂,化作了一堆碎块。

    虽然雕像失败了,但那群被甲虫追的白骸龙成功地逃脱了追击,进入了城堡之中。

    “我永远不会忘记这些勇士……”最后一个进去的白骸龙还依依不舍地看着被撞碎的雕像,两行泪从它的眼眶中涌出。

    ‘咚!’而就在白骸龙正感动的时候,城堡的门突然夹了起来,正好把这个白骸龙的脑袋夹在正中间,它的头颅瞬间就化作了一堆红红白白的浆糊。

    “已经够了!剩下的不用管了!”关门的是站在门外的另一个雕像。在它的话音落下时,城堡各处的雕像也一同将城堡的门给关来。

    “嘎!我还没进去!”现在还有许多白骸龙在门外,但这些雕像将门关闭着,在外面的白骸龙已经无法再进入里面。它们只有等待着被无尽的虫群吞噬。

    ‘轰……’

    在门关紧的数秒之后,整座城堡忽然开始震动起来,随着这阵震动,它居然开始慢慢地往上升去。

    “它们要飞走了!”“嘎!不!”还没进去的白骸龙们惊恐地试图抓住城墙,或者挤向紧闭的城门处,近的虫群让它们变得惊恐无比。

    “去为创造者而战!快去!”雕像们站在城门口处,它们一边紧抓着城门的拉环稳住形,一边用脚将那些扒城门下的白骸龙踹下去。

    这些雕像忽然从舍己救龙的勇士变成了冷酷无的执行者,扒在城墙下的白骸龙被它们从上面踹了下去。

    有几个白骸龙成功地顺着城墙爬到了较高的位置,但还没等它们安心。在下面的一些有着粗大腿部的虫类从云海上一跃而起,扑向了这些白骸龙。

    跃蝗是印加虫群中除奇布查外的另一种小型兵种,长只有三十厘米,它们比起更大的同类或者有特殊技能的奇布查来,几乎没有任何的特点。它们唯一擅长的就是……跳。

    “嘎啊啊啊!”几个跃蝗跳到了一个白骸龙的上,它们用尖锐的嘴撕裂这白骸龙的血,在剧痛之下,白骸龙不小心松开了手……

    在这一刻,它就像是从油锅中……掉进了地狱里。

    城堡上升的速度越来越快,在城堡距离地面十米多的高度时,原本城堡所在的位置已经被密密麻麻的虫群所淹没。从城堡上被踹下或不小心掉落的白骸龙都会瞬间被撕的粉碎,它们甚至连惨叫声都没有机会发出。

    金色雕像一手抓住城门的拉环,毫无感地看着下面的虫群中不断溅出的血,在外面的这些白骸龙生死已经和它们全无关系,它们在关心着别的事

    ‘轰!’炸裂声,在升起的城堡下响起。

    这里的虫群中没有会飞的兵种。它们无法继续追击升起的城堡,而那少数的跃蝗也无法对城堡和城门的雕像造成什么威胁。

    但它们还有很多种方式进行攻击……

    ‘轰!’爆弹从炮虫的口中继而连三地出,它们撞击城堡的底部发出轰然巨响,强烈的震动感能够引起在城堡内的白骸龙的不安。

    不过,看上去像是用云做出来的城堡外壁却坚固无比。不管爆弹再怎么轰鸣,城堡下连一道裂痕都没有。

    在甲虫上的奇布查虫也同时击,无数钉刺打在了城堡之下,噼噼啪啪的声音不停响起,这种具备强大威力的钉刺也无法穿透坚固的城壁。

    在升到差不多二十米的高度时,在下面的虫群已经停止了击,它们好像知道这没有用。

    但是,城堡的威胁依旧没有结束,位于西边城门的金色雕像看到远处的虫群中升起了一个银色的影。

    四片透明的膜翅在绚丽的阳光之下闪闪发光,一对几乎扩张到极限的大颚已经对准了城堡的方向,伴随着喷的巨响,裂地者驱动起庞大的躯,急速往这座城堡猛冲而来……

    面对近乎四十米的庞然大物,金色雕像并没有慌张,它从腰间拿出一根金色的棒子用力一甩,这根棒子顿时伸展成了长达三米的长矛。

    ‘嘭!’在长矛投出的瞬间,一声爆炸将它的速度加到了极限,尖锐的矛尖撕开空气,击撞在裂地者的头甲之上。

    ‘铛!’在裂地者的壳上留下一道痕迹之后,这根长矛被旋转着弹飞了出去,巨虫的形没有丝毫的停顿,大张的双颚撞上了城堡的大门,双颚的尖端已经刺入了大门之中。

    裂地者用力将大颚合并起来,整扇用合金制造的大门顿时发出了被挤压的痛苦悲鸣,在数秒之间,还沾着白骸龙脑浆的大门就在裂地者的力量下被压成了一束金属扎,门后大量神惊恐的白骸龙出现在了裂地者的视野中。

    但是,裂地者的视野里没有刚才那个金色的雕像——

    “嘎啊!”

    怒吼声,从上而来。金色雕像不知什么时候高高跃起,它手中一柄金色的斧头已经落在了在裂地者的头上。

    但在斧头与裂地者脑袋接触的那一刻,大量的裂痕瞬间在斧刃上扩散,随之整块斧头都爆成了一堆金色碎片……

    裂地者外壳的硬度,已经远超过白骸龙所认识的合金了。

    裂地者轻轻一甩头,在它头上的金色雕像就因站不稳而滑到下去,它正好落在了裂地者的面前,也是在它的双颚之间……

    ‘咚!’

    好像是无数吨的两块巨石相撞般,裂地者张到极限的大颚在不到十分之一秒就合在了一起,而在双颚中的雕像,已经变成了一堆金色碎末,它们随着风飘散而去,落在了下方的虫海之中。

    看着眼前一群无比恐惧的白骸龙,裂地者再次张开了双颚。

    “嘎嘎嘎啊!”忽然,上空再次传来一阵怒吼,另一个金色的雕像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城堡的顶端,它纵一跃,一下跳到了裂地者的背上。

    “那个是……”有些白骸龙认出了这个雕像的样子:“那个是哈斯将军!据说它已经死了!它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不会死,我的子民们,我会为我的信仰,战斗到最后一刻!”哈斯将军高举手中的金色利剑,举剑猛刺向了裂地者的下半……

    裂地者飞行必须张开坚固的鞘翅以伸展出膜翅,这也使得它的腹部很像是弱点,但是……

    就在哈斯将军跳过去的那一刻,裂地者突然缩起膜翅,两片鞘翅也同时闭起,但在鞘翅合起的时候,它也同时把哈斯将军的手和剑给夹在了里面。

    似乎因为感觉夹到了异物,裂地者发出了一阵古怪的叫声,它尾部的喷口突然加速,巨大的形飞向了城堡的上空,它一边飞行一边晃动着躯,似乎想压紧鞘翅将哈斯将军的手夹断。

    ‘咔……’虽然翅膀合并的力量远不如大颚,但将军金色的手臂在重压之下还是出现了许多裂痕。

    “我相信……我的来生一定会很幸福。”

    哈斯将军没有慌张,没有恐惧,它慢慢地闭起了金色的双眼……

    ‘轰——!!!’

    飞在天际的裂地者背部,响起了一阵惊天动地的大爆炸,在被毁坏的城门处,许多白骸龙都看到了这一幕。

    在爆裂的光辉中,裂地者那巨大的形飞了出来,它背上的哈斯将军已经不见了,而在它的背部鞘翅的缝隙中,有大量的浓烟不断地冒出。

    裂地者就像失去控制的飞船般,从空中直冲而下,一头栽进了下方的虫群中。

    “嘎……将军胜利了!”在城堡里的白骸龙看见这一幕,无一不发出激动的欢呼声。

    但,它们的欢呼还没持续几秒,在虫群之中又飞起了三头闪耀着银色光辉的……裂地者。

    ps:

    感谢人鱼的歌的月票

重要声明:小说《进化的四十六亿重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