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七章 新生的白色物体

    在树干之内,微小的战争仍在继续,无数猩红的绒球在不断的扩张自己的军队,而无数的剑蚤也在拼上命进行阻止……

    而然,它们失败了。

    琳的红绒球在创造者体内已经占据了直径上百米,高度数十米的广阔区域,这里的水被染成了一片红色,除了红绒球之外,没有任何生物在里面。

    不过……琳还是觉得太慢了,这个区域好像很大,但实际上在创造者体内只是一小部分,周围依旧是看不到尽头的绿色水域,这个树干的直径依旧是个谜。

    那些剑蚤虽然在不断地败退,但它们的抵抗还是有效的,如果是一般的生物,琳早就把它全都染红了。

    而创造者也许是在世界历史上第一个使用一支分工型物种组成的大军来作为免疫系统的生物,而剑蚤也是为了对付小到病毒,大到别的多细胞寄生虫的生物发展出了大量的种类。

    而且它们之间的区别也十分大,一般来说对数量庞大的敌军,一些病毒或者毒素就能让它们全灭,但对剑蚤来说的话,这种办法只能感染之中的一部分,而另外一部分说不定就有抵抗能力了,它们之中还有被称之为‘治疗者’的种类,会分泌各种对抗病毒或者毒素的物质……

    它这种免疫能力远超过任何生物的免疫系统,剑蚤甚至能对付一些很大的生物,琳那几个原本在下方观察的附属蠕虫,现在也被大量的剑蚤围攻。它们释放出强烈的溶解液溶开蠕虫的外壳。并且钻进去攻击体内的结构。

    所以。红绒球才使用‘爆炸’这个最简单的方式去进攻,这也使剑蚤没有办法应对。

    不过……果然还是很慢。

    整个大陆已经被感染的植物所覆盖,在里面的恐龙与植物进行着拼死的战斗,每一秒都有巨量的恐龙或者植物的尸体产生……

    再这样下去,创造者的目的就达成了呢。

    琳得想想别的办法才行,琳对于创造者释放出来的那些病毒,已经有了一些研究,同时制造出了一些相应的‘解药’。现在应该实验看看……

    所谓的解药并不是让变异植物变回去,这几乎不可能,而是影响它们的敌我识别的能力,让它们不再以动物为目标,而是转成攻击别的变异植物。

    这样它们就会进入一种‘内耗’的状态,虽然说这样会死伤很多植物,但总是比全灭好,而且还是有很多植物没有受到感染的,缺失的植物迟早会恢复。

    不过,还有一些变异植物。琳可能能让它重新长出树叶,这样它就不需要杀来获取养分了。

    虽然这是第一次使用这些‘解药’……

    在大陆北边的地下基地之中。连接到地面上的管道开始打开,一些鲨鱼形状的运输者从里面飞了出来。

    它们飞到了丛林上空,随之分散开来,往丛林中洒下大量的粉末,这些是一些会自动飞型的微小兵种,它们迅速地寻找着丛林中的植物,并且钻入它的体内。

    变异的植物有一些‘识别器官’,它们会将接收到的信息送到体内新变异出来的类似神经系统的结构中去分析,而这些微小兵种就是要去改变它们的识别器官,有一些兵种则是负责释放出一些特殊的物质,刺激植物让它长出树叶。

    在实验之中,已经成功地对一些变异植物有了作用,不过能不能大范围使用就不知道了呢。

    而在另外一边,一些生物也在为这个紧急的状况做准备,虽然琳并不知道这个‘准备’的真正意义到底是什么。

    “苏醒。”“快醒来。”“我想咬它。”“不要咬。”

    在结晶的地下洞之中,一群造脑怪正在用脑波‘七嘴八舌’地表达着自己的意思,它们都围着一个白骸龙的幼仔,之前封住白骸龙幼仔的那一层透明的凝固物已经被它们使用排泄物给溶解掉了。

    虽然不知道造脑怪为什么有这种古怪的溶解能力,但那个白骸龙幼仔也因此接触到了氧气,它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醒过来了。”“看上去很蠢。”“我可以吃掉它的头吗?”。“不要吃。”“我更吃火鸡龙的脑袋。”

    白骸龙幼仔的每一个动作都会引起造脑怪们的一阵讨论,不过大多数都是一些好像没有任何意义的内容……

    幼仔这时慢慢地完全苏醒,它以迷惘的眼神看着周围的造脑怪们,并开口道:“嘎……我是……我是……预言者……”

    “它会叫。”“无用的杂音。”“它的脑袋受到了苏醒者的影响,所以会这样叫。”“它的脑袋被踹过。”

    造脑怪们又开始‘讨论’起来,不过琳对于这个幼仔能说出白骸龙的语言也稍微感到了一点惊讶,但它并不是那种刚出生的幼仔,而是大概成长了两年到三年左右的,估计是那个时候学会了语言才被封存了起来吧。

    似乎是创造者‘教育’过这个幼仔,让它认为自己是预言者。

    这时,有一个造脑怪走到了幼仔的面前,它对幼仔发送了一些信息道:“你是谁?”

    “嘎啊?”幼仔好像被电到一般浑一颤道:“我是……预言者。”

    “你不是预言者,你是……”造脑怪忽然停止了发送信息,随之它转对别的造脑怪发送脑波问道:“它是什么?”

    “食物。”“鲨鱼饵。”“引者。”“排泄物。”“白色石头。”“脑袋不好吃。”“爪子屑。”

    周围的造脑怪顿时发送了一大堆的信息,这个造脑怪接受了之后好像考虑了一会,然后再对幼仔发送信息道:“你是引者。”

    “引者!”“引者!”“引者!”

    在它这么决定之后,周围所有的造脑怪都一同发出了同样的信息,大量的脑波能量不断地扩散,并且涌入了这个白骸龙的幼仔脑中……

    “嘎啊……”白骸龙幼仔痛苦地捂住头,它难以忍受如此大量的脑波对它的影响,在造脑怪脑波的不断‘摧残’之下,它终于晕了过去。

    造脑怪停下了脑波的发送,有一个造脑怪将幼仔的尾巴咬住,并将它放在了那块用来聚集脑波的方形石头上面。

    然后,造脑怪们再次发送了大量的脑波,这次的脑波好像没有任何的含义在里面,而是一种很强烈的能量。

    即使在昏迷中,幼仔的体也在不断的抽搐着,它好像经历着巨大的痛苦,琳甚至能感觉到它快要窒息了。

    但是造脑怪并没有发送让它致命的脑波,而是很完美地将它控制在死亡的边缘,这能让生物感受到最大的痛苦,如果幼仔有在做梦的话,那也许它能梦到全被不断撕碎的景象吧。

    等到脑波的发送结束了之后,造脑怪就将白骸龙幼仔带到了结晶洞的洞口,将它扔到了地面上去。

    同时造脑怪还在它边放了一根由结晶制成的棍子,不,应该说是‘杖’吧,这个东西实际上是一堆分裂脑粘合在一起,再分泌出结晶外壳凝固而形成的。

    在那之后过了一会,这个小小的幼仔醒了过来,它看着四周,但眼神却不在迷惘。

    “我是……引者。”幼仔伸手拿起了边的结晶杖,抬起头对着天空大叫道:“我是……引者!嘎啊啊啊啊啊!引者!”

    它看上去像是发疯了,琳忽然想到如果当初造脑怪给它起了别的名字的话,它这样叫起来一定会很有趣,比如说‘我是排泄物!’,还有‘我是脑袋不好吃!’什么的。

    幼仔说的是岛屿上的白骸龙语,而且是目前的语言而不是古代的语言,这一点比较奇妙的感觉,接着,它就拿着那根结晶之杖,朝荒野之中慢慢走去……

    琳认为,它要是进入丛林的话,要不了几秒就会死掉吧。

    造脑怪们好像也意识到了这一点,琳看到有几个造脑怪从结晶洞中钻了出来。

    “它会死的。”“发现及时。”“你带它。”“我不要带它。”“我也不要。”“比赛。”

    几个造脑怪好像都不愿意带这个白骸龙,于是它们排成一排,并把一块小石头放在了自己的脚下……然后猛一踹!

    “你输了。”“输了的快去带它。”

    琳发现,在了解了脑波语言后,原来这些造脑怪是那么有趣的生物呢。

    那个踢石头踢的最远的造脑怪好像被认为是输了,它有些失落地跑向那个白骸龙幼仔。

    幼仔一看到造脑怪好像就看到了最亲密的生物一般,开心地抱住了造脑怪的腿,而造脑怪则没什么特别的反应,它趴下来,并且发送脑波让幼仔爬到了自己的背上……

    随之,它带着幼仔快速地奔跑起来,它们离开了这片荒地,走入了危险的丛林之中……

    造脑怪似乎会一种方法能避开那些感染植物,但不是能完全避开,不过它本就逃得很快,因此幼仔还算安全……

    在丛林中走了不算远的距离后,它们到达了第一个目的地。(未完待续……)

    ps:感谢~松山湖3~安排干啥~qjdedongwu~的打赏~

重要声明:小说《进化的四十六亿重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