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梦境之路

    “咳……!!”

    一个骸龙跪在地上,它从肺中喷出了大量的鲜血,随之它就倒在了地上,再无生息。(即可找到)

    “这已经是第五个了。”周围的龙栖木上跳下了三个骸龙,它们看着这个骸龙的尸体,纷纷都出现了一种悲伤的绪,它们将这个骸龙的尸体拖到一个挖好的坑之中,用土埋了起来。

    这里是骸龙的龙栖木之林,原本是个很闹的地方,在这里走过的话,经常能听到骸龙用各种石块所发出的音乐声,小骸龙们在树下打闹,一切都显得非常的和平……

    但是,在与侏儒的战争之后,一切都不同了……

    虽然侏儒战争之中,骸龙们损伤惨重,但导致它们变成这样的,和侏儒没有直接的关系,在它们杀光侏儒的幼仔回来之后,过了几个昼夜,骸龙们的体突然开始变得奇怪,它们变得虚弱,有些骸龙开始不断地咳嗽,一些咳的比较厉害的甚至咳出了血,而且很快就死了。

    骸龙知道形容这种状况的词叫做‘疾病’,但它们并不知道疾病到底是怎么回事,而且它们很少会出现这种问题,但一旦出现,就难以应付……

    刚才埋尸体的那三个骸龙走在龙栖木之林中,周围到处都是虚弱的咳嗽声,之中一个骸龙转对另外两个说道:“我们必须去找塔克首领,得解决这种状况。”

    “是。”“没错。”

    三个骸龙迅速地走向一棵最大的龙栖木,它们三个虽然也有症状,但是没那么严重。

    它们爬上了这棵龙栖木。找到了塔克所在的树屋之中。

    塔克此时正躺在树干组成的地上。旁边还有几个小骸龙在它旁边堆了一大堆的紫sè小球。这是龙栖木长出来的营养球,方便它随时食用。

    塔克此时也因为疾病的关系严重虚弱,但还没到达危机生命的地步。

    看见有别的骸龙爬上来,幼仔们纷纷跑开了,这时,一个骸龙走上前说道:“首领!桑托斯已经来了,我们必须离开这里!”

    “我们哪里都不去。”塔克扭了一下脑袋说道:“不能……离开这里。”

    骸龙通常应付这种状况是远远离开这个地区,但是现在它们已经改变了到处游的习xìng。塔克尤其不愿意回到以前的游生活,这也许和它的过去有关。

    本来骸龙到了这里之后也会寻找一些植物来治疗同族,但现在的问题却找不到解决的方法。

    “首领,这样下去,桑托斯会消灭我们的族群。”那个骸龙继续说道。

    所谓‘桑托斯’的原型是一种被称之为尖笑龙的小型恐龙,它们在林间行动迅速,几乎是来无影去无踪,而且经常发出让骸龙觉得刺耳并且烦躁的尖笑声,这让骸龙们给它起了个名字叫‘桑托斯’,并认为所有的不好的事都是‘桑托斯’造成的。

    塔克有些虚弱地抬起一只手。轻轻地放在了它边的一块石板上,那里上面画着绒球的模样。“去找到……咳!绒球!它会……救我们。”

    那个骸龙说道:“但是,它已经离开我们了。”

    “不,它没有离开。”塔克说道:“追寻阳光升起之地,穿过白骨之桥,那里,是它所在之地。”

    “白骨之桥?那里非常遥远!”骸龙说道:“而且……”

    “可以让它们去。”塔克突然看向周围那些幼小的骸龙道。

    “它们去?”包括那些幼仔在内,在场的所有骸龙都惊住了。

    不过,塔克这么做也有它的想法,最近所有的成年骸龙都过多过少地受到了这些疾病的影响,但是幼仔们却没有问题。

    如果让成年骸龙去,它们可能会病倒在途中,所以让幼仔去的话也许能成功的到达目的地…

    当然幼仔更有可能在到达之前就被吃掉。

    “你去,利德尔。”塔克伸出手摸了摸最近的小骸龙的头道:“带上别的成员……找到它。”

    “嘎?我?”被叫做利德尔的小骸龙疑惑地歪了歪头道:“这……”

    每个骸龙都有名字,不过它们起名字没有什么特定的规律,更像是偶尔想到某个音就给起上了。

    “这个是不可能的,首领!”旁边的大骸龙继续说道:“它们甚至连盐地都穿不过去!在后面还有更多的丛林和……”

    “我知道。”塔克打断了它道:“但是我们不能离开这里,必须去请求……咳!”

    “首领!”看到塔克咳出了一点鲜红的血迹,几个骸龙立刻围了上来道:“让我们去,我们会到达那个地方的!”

    塔克回绝了道:“不,只有它们才能骑上它。”说着,塔克从旁边拿出了一根角龙的角,交给了小骸龙利德尔。

    “这是什么?”利德尔拿着角奇怪地看着,它似乎还没见过这种东西,这个年龄段的幼仔还不会跟着族群出去狩猎。

    塔克说道:“去绒球的雕像那里,然后再吹响它,这样的话……就会……有办法过去了。”

    “雕像?我知道了!”利德尔这个幼仔一直有在跟着塔克学习,它对于塔克的话语了解的非常快,它立刻走出树屋,沿着树爬了下去。

    “等一下!”那三个大骸龙和别的幼仔也立刻追了下去,它们跟着利德尔爬下去,它们一起跑到了雕像之下。

    这个是绒球的雕像,也有一个新的词将之称为‘祭坛’,雕像的样子并不是一成不变,而是经过多次改装,现在的模样基本已经定下来,雕像整体分成三个部分,最下面是一个方型的底座,往上是一头展翅的巨大翼龙,然后翼龙的头上有着一个巨大的绒球,绒球上的每一根毛都特别的制作了出来,这个做工相当的jīng细。

    整个雕像都是由塔克特别让大量的骸龙般来的一块白岩造的,整个雕像都显得非常的耀眼,不过也很容易染上各种痕迹。

    骸龙们在出去狩猎之前都会跑到雕像前来进行一种叫做‘祈祷’的活动,而这次,它们并不是来祈祷,而是希望绒球拯救它们的族群。

    在以前的时候,骸龙通常会抛弃受伤或者生病的同伴,因为它们那时几乎没有任何治疗的方式,而现在,它们几乎已经忘掉了那个习xìng了……

    小骸龙利德尔拿着手中的角在雕像面前摇来摇去,它还不知道这个怎么用,旁边的一个大骸龙走过来拿过角道:“这个是要这样吹……”

    “嗡——”

    骸龙将角龙角的角尖放在嘴中,用力的吹出了一阵低沉的声音,这个声音在丛林之中回响着,久久不散……但周围却没有任何况发生。

    “好像没反应?”这个骸龙接着再吹了几次,声音非常的响亮,让树上的一些翼龙都展翅飞散,但是却没有任何事发生。

    小骸龙们和另外两个骸龙都疑惑地看着它吹着号角,而只有利德尔在雕像周围转来转去,观察着这个雕像。

    突然它发现在雕像的右侧底座上有一个奇怪的洞口,刚好够它的头伸进去。

    “嘎?这是什么?”利德尔好奇地将头伸进了那个洞口之中,在它的头完全伸进去之时,它突然感到有一些丝线一样的东西捆住了它的头,让它的头难以抽出去。

    “嘎!”就在利德尔刚想要大叫时,周围的景sè瞬间变的不一样了……

    开始,只是一片无尽的黑暗,然后慢慢地出现了一些光彩,这个光彩再瞬间扩大,形成了广阔的蓝天和大海……

    利德尔惊讶地看着周围的一切,它从来都没有遇到过这种样子的事,接着,利德尔的脚下出现了土地,无数的植物从大地表面突起,形成了一片巨大的丛林。

    在丛林之中,回着奇怪的声音。

    也许是正因为没有经历过,或者因为太幼小,利德尔没有去想它是如何进来的,而是开始探索这个世界。

    这是一个特殊的世界,天空上看不见太阳,却无比的明亮,虽然植物丛生,但却没有cháo湿的感觉。

    ‘咕噜’。

    在利德尔脚下的地面,突然开始沸腾起来,就像是水面一样,一枚枚小小的气从沸腾之中升起,当这些气飘到半空中时,它们突然停了下来,气的周围伸出了一只只又小又短的‘腿’,气们晃动着体周围的小短腿,纷纷往一个方向飞去。

    利德尔看着这些小东西看到无比的好奇,它立刻就追了上去,伸出手抓住了一只小气。

    而这个气在被它碰到之时,就‘啵’的一声爆掉了。

    在这个瞬间,其他气都立刻转头‘看’向了利德尔,它们的体开始不断的膨胀,似乎非常愤怒的样子!

    “嘎!”利德尔倒是没管那么多,它兴奋地冲上前,把一个个气都给拍爆掉。

    剩下的最后一个气飘到了高空中,利德尔拍不到那么高的气,这个气开始膨胀的越来越大,从原本只有几厘米的大小变成了几米之大,它的表面甚至还出现了一张嘴,突然,它加速俯冲,一口把利德尔给吞了进去……(未完待续。。)

    ps:  感谢~激elznmc~的chaye.chaye月票~

重要声明:小说《进化的四十六亿重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