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我来组成头部

    “咕……”

    又一个瘟疫之着低沉的声音,轰然地倒在了海上,这已经是第二十个了,贝希摩斯在海里来回移动,让这些巨大的怪物永远地沉默在这片海底之中。

    现在还剩下十个,因为从贝希摩斯开始攻击它们起,它们就分散开来到处移动,这十个是最先爬起来的,可能已经走到了很远的地方,贝希摩斯往周围看去,已经完全看不到它们的影了。

    但是要追寻气味的话还是很容易的,贝希摩斯释放出一大群类似鱼类的小型兵种‘跟踪者’,往周围移去寻找这些四散的瘟疫之首,而贝希摩斯则慢慢地浮到水面之上,稍微露出一根眼球触须,观察在水面上的那一群真菌怪……

    现在它们还在水面上晃悠着,琳不知道它们和瘟疫之首之间有没有联系,似乎它们不知道瘟疫之首已经散开了的样子,既然如此,那就先解决它们吧。

    贝希摩斯慢慢地吸入大量的水分,并把它们压到背部一系列较小的炮口之中。

    把这些高压的水以极快的速度喷shè出来,可以切开一些坚固的物体,琳现在想试试这个新招数的威力如何。

    不过就在贝希摩斯将要发shè时,琳突然感受到了别的信号,那是来自真菌之岛的……

    琳的清扫者正在海滩上吞噬并绞碎尸体,而它们看到了水中冒出了大量的气泡,就和之前冒出一颗头来的况一样,但是这次……

    “咕……”伴随着一阵低沉的声音,一颗头颅从远处的数十米之外的海面上出现了,它越升越高,露出了颈部,肩部,体……

    这次不是头,而是一个活的瘟疫之首!

    真是奇怪。刚才琳的追踪者已经找到了散开逃跑的那十个瘟疫之首,它们都还在海中,根本就没有任何一个接近这个海滩!

    这么说的话……这里的海下果然也藏着其他瘟疫之首么?说起来那个脑有关瘟疫之首的放置地点也是十分模糊,琳并不清楚它把这些东西都摆在了哪里,但目前至少知道它喜欢用泥或者沙把它们埋在地下。

    瘟疫之首高达数十米的躯耸立在海上,它一边往海滩的方向慢慢移动着,一边发出低沉的吼叫声……

    这种感觉是……

    琳立刻让在海滩上的清扫者们往两边躲开。几乎在同一刻,一道水柱从瘟疫之首的嘴中猛地爆shè而出,它直接shè在了海滩的尸体堆中,被水柱浇灌的尸体顿时暴增出无数的菌丝,它们往周围扩散,缠绕住其他的尸体。

    ‘嘭!’

    在下一秒。就有十个爆弹打在了菌丝暴增之处,燃烧的烈焰随即在扩散的菌丝上腾升而起,阻止了菌丝继续增长和蔓延……

    瘟疫之首所喷shè的水柱似乎是目前琳所见的让瘟疫真菌增长的最快的方式,它们巨大的体型就是用于储备这种液体的,在海上的瘟疫之首再次向前走了两步,嘴中也同时响起了低沉的声音……

    但数座冥河巨炮也已经瞄准了这头怪物。

    ‘嘭!’

    高速的穿甲弹旋转的飞shè而出,正好在同一时刻瘟疫之首也喷出了一股强力的水柱。水柱正好与穿甲弹撞在了一起,旋转的弹头瞬间让水花飞满了整个天空,弹头的速度也因此而变得缓慢,从高空之中落进了水里。

    而然,还有另外三颗穿甲弹飞向了瘟疫之首,它们分别击在了瘟疫之首的肩部,颈部,还有腹部上。弹头击在它全的铠甲上发出了巨大的响声,琳感觉到弹头在这一刻撞的粉碎,而瘟疫之首被弹头击中的部位也出现了三个布满裂痕的窟窿。

    但是,它并未倒下,窟窿之中漏出了大量的液体落在海上,瘟疫之首依旧在往前迈进。

    这个东西在空气中果然会变得难对付很多,穿甲弹的威力居然还不足以完全击穿那层甲壳。看来威力需要继续改进增强才行。

    “呜……”瘟疫之首再次发出了一阵低沉的声音,一道水柱猛地喷shè而出,而两座冥河巨炮也在这时瞄准它发shè了爆弹,一枚爆弹直接撞上了水柱之后猛烈地炸开。轰鸣的爆炸声让天空下起了紫sè的雨水……

    这些水滴到大海暴增出大量的菌丝,但它们在接触到海水的那一刻又很快死掉,另一枚爆弹飞过这些昙花一现的菌丝上空,直接飞进了瘟疫之首腹部那刚被穿甲弹打出的窟窿之中。

    说起来昙花一现是什么东西?似乎‘花’是一种植物的器官,不过琳还没见过植物有这种器官呢……

    ‘轰……!’一阵沉闷的爆炸声。

    瘟疫之首上的三个窟窿顿时爆shè出大量的液体,甚至还有一些形状怪异的残骸,尽管外表看上去没有损伤,但它体内的结构已经在进入它腹部的爆弹的炸裂下被搅碎,伴随着液体和内脏的涌出,这头巨大的怪物也无法继续站立,轰然地倒在了海面上。

    琳立刻出动一支搜索用猎食者的部队从海面上跑向瘟疫之首倒下的位置,因为海上尸体太多,它们能直接踏在上面跑而不用游水,接近瘟疫之首后,它们便从这个生物的伤口之中钻进去进行研究。

    这个瘟疫之首好像和之前贝希摩斯打的那些有些不一样,之前贝希摩斯打了之后,也有对它们进行调查,瘟疫之首基本体内都是由大量的生物组成的,不过这个瘟疫之首的体内却有些不一样,这里好像已经看不到什么生物,但能看出有很多类似肌的结构被菌丝层层包围,这些肌结构并不是同一个生物的,但它们都组合在了一起,而这些肌结构之中还有一些类似脑的结构……

    这个感觉就像是真菌把生物的外壳和其他器官都给溶解掉了,就留下肌和控制肌的脑。

    它们居然还能做到这种事?这还真是让琳有些惊讶呢。

    琳觉得很多瘟疫之首可能是初次运行的,不过它们却没有出现什么错误,这个脑的计算能力估计也很不错。

    接着猎杀者们继续调查了一下,似乎瘟疫之首的体比头还硬很多,打头的话更容易打烂一些,不过头里面没什么器官,打了也不会打死它们,它们只要装一个新的头……对了,之前见到的那么多头应该不是什么未完成品,而是给它们用来替换的?

    的确有这个可能呢,也许原来它们会让真菌怪去带上这些替换品。

    这时,琳的贝希摩斯也准备先去解决其他瘟疫之首,暂时不管那些真菌怪,瘟疫之首这些危险的东西应该先被解决掉才对。

    在岛屿附近,有一部分猎食者在海里探索,看看这里还会不会有什么瘟疫之首突然冒出来。

    海里现在聚集了相当大量的生物,它们都在争食着海面上的尸体,猎食者在刚才瘟疫之首出现的地方发现了一个大洞,这洞里面全都是泥沙,似乎没有通向哪里的痕迹。

    看来这个瘟疫之首是被埋在这个位置的,猎食者们需要在附近找一找还有没有被埋起来的。

    一般来说它们活动之后会散发出比较明显的气味,不过在活动之前却没什么味道,比较难找,需要慢慢地挖才行。

    接下来,琳的猎食者在附近没有找到什么瘟疫之首,贝希摩斯已经击杀了那十个分散逃跑的瘟疫之首了。

    现在,贝希摩斯飞往海面上真菌怪聚集之地,准备解决瘟疫最后的部队。

    等等……

    在贝希摩斯接近那群真菌怪时,突然发现它们在做一些奇怪的事,本来它们是在海面上一起转圈的,但现在它们全都挤在了一起。

    数个大型的海生真菌怪在最底下,然后在它们上堆积了一大群飞行的节肢类真菌怪,比如蝗虫什么的,它们一直堆了有二十米左右的高度,然后在这堆节肢类最上面是一头飞龙。

    它们就好像是在……组成某种形状,有些像是一座山,还有两头飞龙在绕着这堆山飞,它们似乎无法加入的样子。

    然后这群真菌怪的周围开始冒出了大量的菌丝,慢慢地将它们完全的包裹了起来。

    它们……该不会是在组成瘟疫之首吧……?

    这倒是很有趣的样子,居然没有脑它们也会组成?到底是谁指挥的呢?

    不过,琳觉得它们不会成功的。

    琳看着菌丝慢慢地完全包裹住它们之后,它们似乎因为平衡不稳有些开始摇晃起来,这个摇晃的幅度越来越大,然后这个‘瘟疫之首’朝一边倒了过去,伴随着海水的飞溅,整个躯体都摔倒在了海面上,缠绕的菌丝也断裂了开来,从里面掉出来的真菌怪疯狂地在海面上挣扎着。

    它们到底在干嘛呢……琳开始觉得它们好像变聪明了,现在看好像又不是怎么回事了?

    那些掉在海面上的真菌怪挣扎了一会就不动了,只有那头飞龙爬回了海生真菌怪的背上……看来琳还没动手,它们就把自己弄死了一大堆呢。

    那么现在,就彻底地终结它们吧!

    ps:感谢都市的泊油路的打赏

    感谢阿气的月票

    〖

重要声明:小说《进化的四十六亿重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