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离开深渊

    现在就要出去了呢。

    琳和塔克正在一处盐湖之上,在湖的上方,绚丽的阳光洒落而下,照亮了这里的黑暗……

    琳已经制造出了一些浮空球绑在塔克上,这不足以让它飘起来,但却能极大地减轻塔克的体重量,让它能够轻松地顺着洞壁往上攀爬。

    但是在那之前,琳将会用显示者显示给塔克看,有关白骸龙的最后结局。

    塔克在最初看到显示者时会当做那是真实景象,现在虽然好多了,但显示出白骸龙时,它还是会出现愤怒的绪。

    白骸龙和真菌的联系,琳是靠想象与推测的,它们的确没留下什么画或者雕像之类的来诉说这段历史,一切似乎都发生的相当的快……

    琳觉得这段历史得联系上从登陆这片大陆的时候开始。

    塔克的历史比较简单,它们只是一直游在荒野上,而白骸龙也许曾经有一段较长的历史,它们应该曾经飞越过这片恐龙大陆裂谷,到达裂谷的另一边,就是这片大陆的最外围,一片荒地,被真菌所摧毁的世界。

    在外围区域,有一种材较小的骸龙用骨头搭建巢抵御真菌,原本那被认为是一种较为小型的骸龙,它们只有一米左右,而长见的骸龙有两米,现在琳认为,那可能是被抛弃的幼仔也不一定。

    在最初,骸龙应该是从内大陆里越过裂谷出来生活的,在外面受到真菌攻击之后,一部分成年的白骸龙越过巨大的裂谷。返回了内大陆。它们可能是这时和飞龙达成了共生的关系。

    它们达成的关系可能不像是通常的共生。而很可能是捡到了飞龙的幼仔然后养大了,就像脑袋虫现在这样。

    有着飞龙的白骸龙显然是这片区域最强大的猎手,它们在这个世界上所向无敌,这让白骸龙的族群迅速发展,它们是一种比较具备侵略xìng的生物,对塔克的骸龙抱有很强的敌意,这是生物间比较常见的现象,也许两者在很久以前就有了竞争关系了。

    白骸龙和骸龙的族群战斗水平应该都差不多。但转折点在于某个白骸龙养大了飞龙的幼仔,在那之后一切就不同了,塔克的骸龙族群只有被屠杀的份,而当白骸龙在大陆上成为了顶尖的猎手之时,但是它们却发现了一些问题……

    真菌依旧在跟随着它们。

    最初,白骸龙们发现了有一些同伴受到了真菌感染,它们就立刻杀死它,然后把它们埋到了盐地荒原的地底之下。

    白骸龙们发现了,盐也能阻止真菌的传播。

    但是后来被感染者越来越多,后来。被感染者都到了盐石的洞之下,这里的洞充斥着盐分。这样真菌就不会往外传播了……

    而在地下的白骸龙门,也开始了最后的生活,在这里,真菌依旧爆发了,它们杀死了大量的白骸龙,只剩下一部分逃了出来。

    但是逃出来的那一部分也有受到了感染,因此被切蚁所吞噬殆尽,以免把真菌感染传开。

    关于这点,也许是它们自愿被切蚁吞噬的,因为在一路上的战斗可见,白骸龙是一种相当擅长用牺牲战术的种族……

    最后,它们就剩下了极少数了,也就是塔克和琳所见到的那几个。

    当然这其中有很多问题,像是那里为什么会有这么多蛋,为什么真菌都石化了,为什么一头那么大的飞龙也会在这里……

    不过可以确认的是,这群白骸龙的确因为一些原因移居到了地底下,而且这个地底曾经暴增过巨量的真菌,但它们最终都无法爬到地面。

    这个真菌和瘟疫真菌有些不同,但应该是很像的种类,或者瘟疫真菌的变种,可以确认切蚁并不会被感染的样子,而且其传播能力也很有限。

    白骸龙并没有灭绝,应该还有一些生活在其他地方,如果遇到它们的话,也许能解开后面的一些谜团,不过也必须它们了解这里的况才行,还有……塔克不杀了它们才行。

    现在,琳认为应该离开这里了,绒球慢慢地收回了触须,塔克看完之后,它为白骸龙的大量死亡感到相当的开心,但它似乎不太明白真菌之类的事

    这些事都得慢慢教它,对……有相当多的东西要教它们才行。

    塔克顺着洞壁往上爬去,它对黏在自己上的浮空小球感到相当的惊奇,不过因为惊奇似乎太多了,现在它已经不会每看到一个惊奇就要跳舞了。

    琳的绒球也慢慢地从洞之中飘上去,上百米的高度并不算遥远,很快的,塔克和琳再一次地回到了阳光之下。

    “噢!”塔克在爬出洞时,对着天空兴奋地大喊了一声,它的喊声夹杂着许多开心的绪,主要是它得知白骸龙的灭亡,塔克对这个种族已经到达了‘仇恨’的地步,不过琳则觉得有些可惜,白骸龙的灭亡也掩埋了它们的历史。

    不过,琳可以让塔克和它的族群创造出新的历史。

    现在,炎的光芒照耀着荒漠的大地,往周围望去,尽是没有尽头的白sè盐地,干燥的烟尘随着风四处飞散,这片地方无时无刻不在透漏着死亡的气息。

    难怪白骸龙会选择这里,即使是瘟疫真菌也没办法从这里传播出去。

    塔克往周围看了看,再趴在地面闻了闻,琳看见它有些迟疑,塔克似乎也找不到方向了。

    既然如此,就往那个族群的方向走,它们现在好像在距离这里几十公里远的地方,琳当时放下的那个寄生物依旧在那个幼仔上,能准确的定位。

    “嘎!”突然,塔克大叫一声往一个方向冲了过去,它似乎发现了什么。

    琳也随着飘了过去,这时琳也发现,在带着咸味的风之中,还出现了一些腐烂的尸体气味。

    尸体的话也可以补充养分呢,现在虽然说水分在刚才补充过比较充足,但是琳和塔克都已经很久没有获得食物了。

    前进了十多秒后,琳看见了在飞洒的白sè盐尘之中出现了一块红sè的物体,那个看上去像是……植物。

    对了,像是六片张开的白sè叶子,颜sè几乎和盐地一模一样,每一片都有两米多长,半米宽,整个植物都在散发着极为强烈的腐烂的气味。

    塔克好像没有看出植物的伪装sè,它往气味的所在跑了过去,在它跑到六片叶子中心的一瞬间,所有的叶子都立刻合了起来,把塔克完全地关在了里面。

    但在数秒之后,其中一片叶子出现了一道裂缝,塔克用尖石割开了叶片,从里面钻了出来。

    果然是陷阱植物呢,这种植物应该是完全依赖在荒地上寻找腐的翼龙等生物为食,琳发现它好像连根系都没有,能进化的如此纯粹还真是不简单。

    没有找到食物的塔克显得比较失落,但它好像又发现了新的东西,又往一个方向走去了……

    既然如此那就跟着它好了,以前用翼龙时也是跟着它的,琳很少给塔克它们带路。

    琳跟着塔克在荒漠上慢慢地移动着,天空的烈rì开始变得黯淡,在一切都变得黑暗之时,一片星空之光取代了白昼的光芒,炎的环境变得凉快,甚至寒冷了许多。

    塔克不太喜欢在这个时候移动,它低下在地上挖掘起来,似乎想挖出一个洞来居住。

    现在似乎是教它的好时间。

    不过教它什么呢?语言?搭造各种各样的巢?或者说……火焰?

    从骸龙的生活方式来看,琳认为它们想要迅速地进步的话也许需要一些特别的发展方式,最应该教它们如何聚集更大的群落,种植等事,达成一种长久的生活方式。

    目前,琳只教塔克一些语言等比较普通的知识,其他的事得等到遇到它的族群之后再一起教。

    这个黑夜,就在琳的教导下慢慢地过去,塔克把沉睡的时间推后了很多,在它从盐沙造成的窝中出来时,白昼已经过去了一半了。

    接着则由琳开始带路,去寻找骸龙的族群。

    越过整片盐地,琳和塔克没有再遇到什么况,这里几乎没有生物,只会偶尔见到之前那种陷阱植物,琳将其称之为‘盐笼’,有时能看见翼龙飞向这些盐笼,然后被困在里面完全无法逃脱。

    走过数十公里的盐地之后,周围的环境慢慢地改变了,地面上偶尔会出现巨大的植物,这些植物全长满有剧毒的尖刺,是这里较为少见的,不捕食动物的光合植物。

    同时,琳也看见了骸龙的族群,它们过的并不是很好的样子,之前有三十个成员,现在只剩下了十几个,而且基本都是一副虚弱的摸样,就连首领也是如此。

    幼仔少了一半左右,但是琳定位的那个还活着。

    看来在一路上它们遭遇了不少事的样子,比起饥饿或者缺水等原因,倒是更像是被什么攻击了的样子。

    “嘎!”塔克一看到它们就大叫着冲了过去,那边几个骸龙顿时吓了一大跳,首领更是反shèxìng地朝它投出了一根木刺……

    但是这次塔克没有再中招,木刺从它边飞了过去,扎在了……琳的绒球上。(未完待续……)

    PS:感谢~清清潇潇~的月票~

重要声明:小说《进化的四十六亿重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