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会发光的东西都很危险

    出现在琳和塔克眼前的,是一棵……树木。

    但琳很怀疑它不是树木,虽然它目前看起来有着粗大的树干和粗糙的树皮,以及大量的树枝,但长在树上的是一大堆像是触须般弯曲垂下的结构,这些触须几乎长的碰到了地面,就是这些触须散发着淡蓝sè的光芒……

    在这个地下深处,它的确没必要长树叶,但是它这个奇怪的触须是用来做什么的呢?这棵树的根系也十分的多,在它的周围能看到突出地表的粗大根系,根和触须一样都散发着光芒。

    而且,那三个白骸龙跑到哪里去了?这里没有看到它们呢,这棵树五米多高,正好位于洞的中心,往树后看去的话可以看到两个岔道。

    它们应该跑到其中一个方向去了,不过过去之前要先绕过这棵树。

    而且这个洞也是相当的奇怪,为什么这里会有那么多的水呢?

    塔克看到这棵奇怪的树也不敢随便行动,它之前在陆地上时肯定遇到过很多种陷阱植物,这些植物都以动物为食,比一般的光合植物要可怕的多了。

    不过塔克一般有对付这种植物的方法,它从地上拿起一块石头,朝这棵树丢了过去。

    ‘啪。’石头穿过那一堆发光的触须,砸在了树干上,树没有任何的反应……

    塔克又连续扔了几块,还是没什么反应,不过有些植物是在动物经过时才会反应的,这个方法不一定准。

    随之塔克从戴着的囊袋之中抓出了一个毛玉。它把毛玉抛向树。在毛玉接触树的触须那一刻……还是什么都没发生。然后毛玉撞到树上掉到了树下的水中,迅速地游动逃掉了……

    看来没什么问题。

    塔克应该是这么想的,它慢慢地往树木走了过去,这时琳立刻叫它停了下来。

    塔克疑惑地看向琳,琳则让翼龙飞过去,在靠近树之时,翼龙突然张嘴喷shè出一大堆粘液黏在了垂下的触须之上。

    这种粘液有刺激xìng的东西,可以称之为‘辣’。这些触须一碰到这些粘液顿时开始抽搐起来,在数秒之中就缩回了树干之内。

    整棵树的触须包括那些没有被洒到粘液的都缩了回去,洞顿时就黯淡了下来,翼龙再次发出光芒,照亮了整个洞

    琳估计这棵树应该不是捕食xìng的,但是它的触须会造成什么特别的危害效果,刚才碰到它的毛玉游了十米左右远就死掉了,不过塔克好像没有注意到的样子,毕竟是在水里。

    现在,琳和塔克将面对一个岔路。那两个白骸龙会在哪边呢?一般来说,气味能告诉琳它们在哪。但奇特的是……两边都有气味。

    它们难道分开来跑了么?不过既然如此就随便走一边吧,琳让塔克来选择,它选了左边那个看起来比较深的洞

    在走了十几米远后,这个洞里已经没有积水了,好像只有树那边才有水,难道那些水和树有关系?

    这一代的洞都是普通的岩石,而不是之前一片白sè的‘盐石’,地面也是常见的沙砾,壁的岩石和地面都相当的干燥,完全没cháo湿之感,也没发现任何生物。

    距离气味越来越近之时,琳看见地面上的沙出现了一些奇怪的痕迹,像是……画上去的。

    这应该是白骸龙画的,和塔克族群平时喜欢画的很像,而在这些痕迹旁边还有一些碎骨头,似乎是用来刻画的。

    “呲……”

    在前方响起了一个声音,琳和塔克已经走到了洞的尽头,在尽头之下,一个白骸龙正站在那里。

    只有一个么?果然分开来跑了呢。

    “嘎嘎哦!”白骸龙一见到塔克就开始大叫起来,而塔克这时没和它吵,直接拿起尖石冲了上去!它猛地用尖石刺向白骸龙的腹部,但白骸龙往旁边一跳,躲开了刺击。

    这有些奇怪的感觉。

    琳发现塔克的速度比平时慢了一些,特别是腿好像有问题,在它的腿上有着被切蚁咬出来的伤痕,但伤痕到现在还没愈合。

    切蚁不会分泌溶解液,也没毒……这个果然很奇怪呢。

    塔克继续转刺向白骸龙,但它的速度这次明显慢了很多,白骸龙退后一步躲开,随即它单腿站立,体迅速转了个圈,那长长的尾巴猛地扫在了塔克的腿上,塔克被它这一击打的摔倒在地。

    骸龙的战斗果然有很多各种各样的技巧,它们比起用力量硬拼会更为在意自己是否受伤。

    白骸龙抬起利爪,朝塔克猛地刺去!而塔克则以更快的速度在地上翻滚了几圈再一下跳起,但在它跳起的那一刻,突然腿一歪的再次摔倒在地,手中的石块也因此滚了出去。

    果然腿出现问题了。

    白骸龙明显也注意到了塔克的问题,它绝对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它从地上拿起刚好滚到它脚下的塔克的石块,朝塔克的头部刺了过去!

    琳几乎没有帮忙过塔克或者其他骸龙战斗,看来这次不能不帮了。

    在白骸龙快要刺到塔克的那一刻,翼龙突然扑在了它的头上,尖锐的嘴一下刺进了白骸龙的眼睛。

    伴随着一阵惨叫声,鲜血从白骸龙的眼睛之中爆流而出,它立刻伸出爪子抓住了翼龙的颈,随之用力地将翼龙丢了出去。

    琳感到白骸龙充斥着愤怒的绪,它在嘴中不断地发出这“呲……”的声音,朝翼龙走了过来。

    这个翼龙没有什么攻击能力,体型也不大,只能做一些突袭的攻击,白骸龙愤怒地冲到翼龙边,抓住翼龙的颈部。用尖锐的石块猛地刺向翼龙的眼睛。

    翼龙被刺穿的眼睛溅shè出大量鲜血。可是翼龙没有惨叫。也没有逃跑或者躲避之类的动作。

    白骸龙似乎有些疑惑,这个翼龙和正常生物的反应不太一样,就在这时,翼龙被扎穿的眼内突然shè出了数十枚小针,这些针高速地飞进了白骸龙的眼部伤口之中,往内部注shè了大量的微细兵种。

    “嘎!”白骸龙再次惨叫一声,它倒在了地上,现在大量的微型兵种已经从它伤口处侵入了它的体内。很多生物都会因为伤口被细菌感染也死,但是琳能做到的远比细菌要强大许多,它们能沿途释放大量的溶解液杀死细胞,毁灭所有的结构,与此同时,翼龙的眼睛已经止血并开始慢慢的复原。

    琳看了看在地上挣扎的白骸龙,并没有理会它,而是飞向了塔克。

    塔克现在趴在地上,腿好像已经完全动不了,它只能带着惊慌的绪看着翼龙与白骸龙的战斗。而在翼龙飞到它边时,琳能明显的感觉到它变得安心了下来。

    现在要检查一下它的伤口。塔克的伤口还没愈合,但却没有流血,翼龙往它的伤口处放出了一些和入侵白骸龙一模一样的微型兵种进行探索,实际上就是更小的‘治疗者’。

    伤口上的血呈现出一种古怪的状态,好像被凝固住了一样,琳的治疗者要在上面钻孔才进的去。

    ‘轰……’

    在这时,琳听到了周围传来了一阵声音,好像是洞在震动。

    不过现在检测比较重要一些,钻入血管内的治疗者发现这里面都出现了这种凝固的况,整个血管内都充斥着一种奇怪的液体,这些液体非常粘稠,它不单能堵塞血管,还能让肌运转不能,和印加虫群那种用来塑造雕像的液体有一些相似的成份。

    这些液体是从哪里来的?

    对了,是之前在那棵树那边。

    那棵树周围都是水,但是白骸龙们却不去喝是这个缘由么?里面混着一种能让血液和肌硬化的液体?因为塔克的腿曾经被切蚁咬伤,这种液体渗透了进去,这些液体是那棵树制造的么?它为什么制造那么奇怪的液体,要是说作为捕食用的话生效太慢了,防御用的么?但这里有什么生物会吃它?切蚁?琳觉得那种生物的胃是消化不了植物的。

    这种液体就称之为‘石化毒素’好了,说起来这里有着大量的真菌化石,不知道和这个有没有关系?

    ‘轰……’之前那种声音又响了起来,这次震动的声音更为强烈一些,琳能明显的感觉到颤抖,而且这个颤抖还在一直持续着。

    琳现在正在研究这些液体,琳让治疗者试着制造出溶解这些石化毒素并且不伤害塔克细胞的液体。

    这个并不是很难,不过完成速度比较慢,每次只能释放一点,一次释放太多的话还是会堵住血管。

    ‘咔……’在洞不断的颤抖下,壁开始出现了一些裂痕,似乎这里要崩塌一般的感觉。

    虽然不知道这里为什么会崩塌,但必须得快点才行了。

    治疗者主要溶解了塔克肌处的石化毒素,同时翼龙再次放下更多的治疗者,崩塌的洞已经有一些石头落了下来,在治疗者的迅速行动之下,石化毒素总算被解除了大部分,塔克也能恢复行动了。

    “逃!”

    琳扇动翅膀飞了起来,塔克也知道这里已经变得很危险,它已经没空表示激动或者跳舞,它立刻站起开始往进来的方向跑去。

    但在塔克跑出数步之时,它突然啪的一声倒在了地上,这不是它的石化毒素还没好,而是……那只几乎奄奄一息的白骸龙抓住了它的腿!

    琳的部队已经弄坏了它的气管,但它居然还有这种最后的力气?而且,琳能感觉到它的绪,不是恐惧或者害怕之类的,而是一种很安心的绪……

重要声明:小说《进化的四十六亿重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