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知识与姿势

    在地下深处,琳和塔克依旧在这个充满咸味的白sè世界继续着旅途。

    而今天,琳正在和塔克做一些稍微特别的事

    “画。”

    琳正教给塔克一些新的知识,翼龙正在用尖长的嘴在地面上划着一些痕迹,琳画出各种各样的生物,有着各种恐龙,骸龙,古鱿等等的生物,同时琳还一边发出声音,告诉塔克相应的词汇。

    塔克开始并不太明白,但在琳说多了之后,它也开始有些理解了,它能够分辨琳画在地面上的图案,并记住这些词。

    说起来,琳当初也是这样和脑袋虫沟通的,但琳想的并不是要塔克记住什么词,而是想让它也画,在地面上,岩石上刻上这些痕迹,可以用于交流,保留历史,能更有效地把各种各样的事交给后代,这是一种很有效的方式。

    骸龙的声带位于喉部,配合舌头并不算很发达,它们不能发出很多种词汇的声音,而且也不能在水里发声,但它们的前肢很灵活,画东西的话肯定容易。

    琳画好了之后,用嘴指了指塔克腰部的石块道:“画,塔克。”

    塔克看了看自己的石块,又看了看琳,它的思绪中出现了疑惑的绪,琳见状再用嘴指了指地面上的画道:“你,石头,划画。”

    “石头……划画……”

    塔克的嘴学着琳,有些艰难的说出了这两个词,接着它看向腰部,但好像还是不太懂的样子。

    看来需要琳示范一次。不过翼龙的嘴是不太适合拿咬石头画画的。但为了应付这种不方便。翼龙的舌头早就被琳改造过。

    翼龙张开嘴,从中伸出了两根触手一样的结构,这种触手不但保留了味觉功能,还很灵活,琳用触手卷住塔克腰间的石头,然后在地上画了个和之前一样的图案。

    这时塔克瞬间就明白了,它也拿起石头,在地上刻画了起来。

    居然了解的那么快呢……

    这些由爬行类进化来的生物让琳感到惊奇。一般来说生物都是把能力遗传给自己的后代,所以每一个生物的能力都和它的产生者有直接关系,一般节肢类都是如此,即使进化到脑袋虫的水平,它们也喜欢使用更高级的遗传记忆的方式。

    至于印加虫群的雕像,它们应该只是自己喜欢记录,而不是用来教育什么的。

    而骸龙则必须依靠长辈来学习能力,这样的不便之处就是很耗时间,幼仔必须持续跟着长辈很长时间来观察,自己学习。

    但它却能学习族群之中任何个体的技能。即使两者没有遗传关系。

    小骸龙的脑袋甚至比成熟的还要丰富,琳认为它们就是以此来迅速学习技能的。而虽然塔克已经成熟,但它依旧有着学习能力。

    这个可是相当有趣,甚至是不同物种也可以教导它们!这样一来,琳也能够教它们很多事了。

    说起来,当初琳也是没有自己的‘语言’的,现在琳的语言可以说完全用的是脑袋虫的。

    不过当初好像并不是脑袋虫‘教’琳的,而是琳自己试出它的词汇丰富程度的,如果当初让它‘教’的话,可能效果不会那么好,可能几乎学不会什么东西。

    因为琳观察了很久脑袋虫是如何教小飞龙的……

    现在脑袋虫也正在教小飞龙,它正教给小飞龙一些有关喷火的姿势。

    “愚钝的生物,卷缩躯,架势,气势,最重要,拥有气势,拥有火焰。”

    脑袋虫在地上含起一块石头,随之把自己的体缩起来,然后再猛地伸直,同时将嘴中的石块喷出。

    “跟着学习,喷出火焰,烧烤,食物。”

    “呜……”小飞龙好像很不愿意的样子,但还是照着做了,它缩紧体,然后再猛地伸开,从嘴中……什么都没有喷出来。

    脑袋虫说道:“姿势,不对,继续练习,获得火焰,获得烧烤。”

    脑袋虫一般不管小飞龙怎么样,它自己想到什么,就教它去做,现在小飞龙还是学会了很多东西,像是吼叫,翻滚,跳舞等等……

    但这次,琳也许应该告诉它,小飞龙需要火山附近的一些岩石才能喷火。

    不过过久一点,脑袋虫也应该会明白的吧,而琳显然不会用这种方式教导塔克。

    现在,塔克正在用石块在地上到处划着,它已经明白琳要它做什么,开始还很陌生,只能划出一些痕迹,不过弄久了之后,就从‘划’变成‘画’了。

    “画……”塔克现在显得很兴奋,它在地上画出各种各样的图形,虽然还不jīng细,但能看出是什么来了。

    塔克画出了一些骸龙的形状,它们两足站立,握着长长的尖锐树枝,这些骸龙围着一个更大的生物,似乎正在它好像在画自己以前的族群……

    它果然还是会想自己以前的族群呢,不过琳不知道它后来想要抓小飞龙是怎么回事。

    “首领。”琳指了指塔克画的其中一个骸龙道。

    “首领……”塔克看着自己的画,慢慢地跟着念了起来。

    就这样,塔克慢慢地喜欢上了画东西,它用尖锐的石块在这个盐石的洞之中到处刻画,记录下它所见到的各种各样的事物。

    在盐洞的旅途之中,塔克一直都在刻画着各种各样的东西,但它也没有忘记需要快点找到出路,所以它画的很快,没有怎么浪费到时间,它偶尔还会在自己的上画东西,骸龙上有像是骸骨一样的斑纹,每个骸龙的斑纹都不一样,而现在,塔克能为自己画上更多的斑纹了!

    虽然不知道这种斑纹有什么特别的意义,骸龙一般靠看脸部来分辨彼此,不是看斑纹。

    学会用图像来表示和记录,这只是第一步而已,接下来琳要教它的是……

    等等,那个是什么?

    琳突然看到在前方的盐石地面上出现了一个奇怪的凸起痕迹,琳走过去仔细地看着。

    这个是……菌丝?

    痕迹像是无数细小的丝线捆在一起,这和菌丝相当的像……虽然说还不能下定论,但在之前的湖泊之中就已经见到了那么多蘑菇了……

    这个应该也是化石,翼龙用嘴敲了敲,这东西很硬,不像之前的蘑菇那样易碎。

    看来有机会得开采这个地方看看呢……接着,琳和塔克继续前进,在接下来的路途上,琳看到了许多的类似痕迹,地面上,盐壁上,这些丝线呈现困在一起的状态变成了化石,这个感觉真是相当可疑……

    塔克倒是不在意这些,它继续在盐壁上刻下属于它自己的痕迹。

    “呼……”

    忽然,在前方的洞之中传来了一阵奇怪的声音,这个声音很大,绝不是毛玉所能发出的。

    塔克拿着尖锐的石块,紧紧地盯着前方洞之中的黑暗……

    “呼……!!”那个声音越来越近,在翼龙光芒的边缘之处,一只布满尖爪的脚踏了出来!

    然后,整个生物都从黑暗之中冲了出来!

    这个生物的全一片雪白,它体长和体型等等和骸龙差不多,它张牙舞爪地朝塔克扑了过去!

    塔克立刻低头,闪过这个生物挥出的右爪,随即它用石头猛地往前一刺,扎在了对手的腹部上。

    这个生物顿时惨叫一声,猛地朝塔克挥出左爪,而塔克则顺势抓住它的左爪,张开嘴往它左肢的中部咬了下去……

    “嘎!”这个生物再次发出一阵惨叫,洞顶的尖锥开始晃动起来,琳发现塔克看了一眼洞顶,随之它立刻松口同时猛地把这个生物往盐壁的方向推去,在对方撞上盐壁的那一刻,塔克也“嘎!”的叫了一声。

    洞顶端的尖锐顿时随着塔克的声音脱落,尖锐的前端瞬间扎穿了这个生物的头颅。

    在鲜血横流之际,这个生物也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还真是有趣……可见塔克的战斗方式比较有技巧,它最大程度地利用了自己的智力,它通过观察顶上的尖锥哪个最松,然后把对手推到那根尖锥下面。

    不过这种技巧只对和自力量差不多的生物有效,对方要是稍微强一些就不好办了,说起来这个生物是……

    琳走近这只头颅被刺穿的生物,在光芒的照shè下,琳发现它居然和塔克是一模一样的!这个生物也是只骸龙,只不过鳞片变白了而已。

    这不是它本就是白sè,而是上面好像粘了很多白sè的沙砾。

    塔克好像不是很在意这个生物是不是它的同类,它把尖锥拔出,然后用尖锐的小石块在上面切割起来。

    除了毛玉以外,塔克还没在这里吃过别的食物,所以这个显得相当重要,而琳更关心这个骸龙来自哪里,也许是别的族群?

    塔克一边切一边吃,同时也拿出一些给琳吃,琳慢慢地分解着这只骸龙的,似乎它已经严重缺水,体里还有很多各种问题,也许也是像琳和塔克这样被困在这个地下了……

    这个是什么?

    琳在偶然间吃到了一块鳞片,鳞片上面沾满了粗糙的白sè物,开始还以为这是沙粒,分解之后才发现这个不是什么沙……而是和之前一样的……化石,而且里面居然还有活着的菌尘!

    ps:感谢_云有翳.冥昭darkwildcat的打赏

重要声明:小说《进化的四十六亿重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