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蠕虫中的蠕虫

    炼狱蠕虫的内脏不见了。

    在收集者穿透食道壁钻到炼狱蠕虫的体内时,琳发现没有血管,没有器官,什么都没有,并不是消失了,而是被吃掉了。

    这里面挤满了一种体长仅一米多的小型蠕虫,它们长的和大炼狱蠕虫一模一样,琳记得在第二头炼狱蠕虫钻出来时,也同时出现了很多这种小型蠕虫,它们钻进那只被琳炸伤过的炼狱蠕虫体内,琳那时认为它们可能是在疗伤,但没想到现在看到它们居然在吃炼狱蠕虫体内的器官。

    而且它们的数量还相当的多,琳记得当时应该没钻出那么多才对,而且炼狱蠕虫的食道壁连一个洞都没有,它们是怎么钻进来的?

    小蠕虫不像炼狱蠕虫那样没牙,它们圆形嘴内有数圈锯齿般的牙齿,疯狂地吞噬者这里的一切内脏,血液或者其他任何东西,它们几乎把炼狱蠕虫的体内吃出了一个巨大的空间,它们没有发现形很小的收集者进入,还在不停地吞噬着各种血,但它们似乎都达成一个共识,没有任何蠕虫去咬食道壁。

    难道印加虫群打算吃光炼狱蠕虫的内脏,好让琳无法分解这里面的信息么?但它们是如何知道琳也是通过学习别的生物的体内构造来模仿生物的呢?

    不管怎么样,现在阻止它们好像太迟了,整个蠕虫的体内都被啃食的七零八落,只剩下一些肌结构还连着外壳和食道,它们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吃的?速度那么快。并不像是在炼狱蠕虫被压死后才开始吃的。

    琳现在不太容易让大型的兵种推开家园树进来这里。不过现在比起杀掉它们。还不如跟着它们,弄清这些小蠕虫吃掉炼狱蠕虫的目的。

    琳让其中一个收集者故意到一个正在不断吞噬血的蠕虫前,这个蠕虫并没有任何疑惑,就将收集者和食物一同吞了进去。

    小蠕虫的体内堆积着炼狱蠕虫的血,过多的食物导致小蠕虫的溶解液过于分散,这样琳的收集者可以轻易地在小蠕虫体内弄出伤口,并成功寄生在它体内接近脑部的位置,这样琳就能一直跟踪这只蠕虫了。

    琳看着这群蠕虫吃了一段时间。最后剩下肌没有怎么吃以外,基本所有的器官都被吃完了,最后,这些蠕虫在食道上咬出了个洞,并且都一起钻到了炼狱蠕虫的尾部。

    之后它们都从尾部的洞口钻了出去,进入了炼狱蠕虫之下的泥地中。

    这些小蠕虫因为一次吃进太多而导致食囊溶解液不足,这让琳的收集者在被溶解之前就能成功钻进蠕虫的体内寄生,

    现在这些蠕虫都在地底穿行,并且往印加虫群的领地方向前进。

    琳也正好打算往那边过去呢。

    但在那之前,琳需要恢复军队。印加虫群还剩下不少的部队,这是很正常的况。如果一开始就用出全力,那在之后就一点退路都没了。

    琳将所有尸体的养分都收集到了一起,并给一直带着的几个可移动基地去生产部队,琳并不需要恢复战前那么多的部队,只需要一部分就好了。

    对于炼狱蠕虫的研究因为小蠕虫吃光了它们的原因,琳只能研究到一些肌结构,其他器官和它们到底如何合成像是熔岩般的高温液体的方法却无从得知。

    琳发现,炼狱蠕虫的甲壳合成也有些麻烦,除了这两具尸体有现成的以外,其他一般生物是不会生产这种壳质物的,也就是说琳需要到一些特别的地方……比如火山去寻找,才有可能找到这种壳质物的材料,或者能制造这种甲壳的生物。

    恢复军队大概要两个昼夜,在那之前,琳释放出了大量飞行者,让它们去检测附近的家园树被感染况。

    时间……慢慢地过去。

    琳发现家园树的好坏状态不一,有很多是被真菌感染的全溃烂的,也有一些是具有免疫力的,这个现象非常古怪,琳调查了附近几十棵家园树,发现好坏的家园树居然各占50%,而且一些相隔距离很近的家园树也会出现有一棵好的一棵坏的这种况。

    一般一株植物受到伤害,它会发送气味信息告诉附近的同类植物注意威胁,不过家园树好像不会这样。

    另外蕨木好像不会被感染,目前没发现它们被真菌腐蚀的现象。

    但即使只有50%,如果那些被感染的家园树全都断裂的话……这个地下世界将会崩溃。

    琳必须快点寻找到解决的方法。

    另外,这个期间内,印加虫群一直在造它们的岩石窝,它们好像已经把战争抛之脑后,这些岩石有些已经被造的很大了,最大的长度超过了一百米,宽度大概在三十米,琳发现黑蜂们造这些东西很有一,它们去除岩石内的沙粒等杂质,再将蛛丝混合着粘液组合上去,这让这些岩石无比坚固,而且不会倒塌,不过没有任何一个窝是竖放在地上的,每一个都是横放在地面上,像一个个摆在地上的巨大圆木,为此它们铲除了大片的林地。

    阿兹特克虫也在上方的沙漠中造着同样的窝,不过它们造的比较差劲,没有印加虫群那种水平,而且都很小,最大的不过十米,不过至少也能将岩石组合并不会崩溃。

    琳询问过脑袋虫,脑袋虫虽然没有相关记忆,但它也有种想要造类似岩石窝的感觉。

    “片段遗传记忆,并不清晰,但很有用,先祖肯定有制造,我也有必要制造。”

    虽然脑袋虫这么说,但它并没去造,因为它现在的岩山就是那样的,同时脑袋虫还说道:“岩石巢,估计,与‘月’有关系,琳,必须注意。”

    琳现在也的确注意到‘月’之前只是比其他星星大一些,现在却越来越大了,就像越来越接近这里一样……说起来,月到底距离这里多远,又有多大呢?

    关于天空的谜题还真是多,不过这样才有期待的意义呢。

    现在小蠕虫们差不多回到了印加虫群沙漠下的领地,在一个位置停了下来。

    琳的军队也要开始出发了。

    但在那之前,琳还要做最后一件事……记录。

    这场和印加虫群的战争真是相当有趣,而且是史无前例的,势均力敌的战斗,巨大而丰富的生物兵种互相之间的激战,琳想将这一切都记录下来,用的,就是脑袋虫的方法。

    琳找来几块坚固而巨大的岩石,并让猎食者和投弹者用刃爪与小爆弹配合,在上面刻画下每一场战斗的场面……印加虫群的每一个兵种,爆甲,刽子手,裂地者,喷沙虫和炼狱蠕虫。

    虽然不刻画琳也能记住,但总觉得画上去比较有意思,在绘画完后,琳将这几块石头埋了起来,让它们作为历史的见证,永远地被保留在此地。

    感觉好像没什么意义呢……

    在画完之后,琳的军队开始移动,往印加虫群的领地前进,在中途,琳会检查每一棵家园树,同时还要观测空气中的真菌数量、

    琳认为这种真菌的传播方式也可以为自己所用才对。

    在行军过程中,琳发现周围的家园树也差不多,基本就是一棵被感染,一棵没有感染的这种况,感觉非常古怪,为什么会那么的平均呢?难道是两种树么?

    的确有可能呢,很多不同的物种都是从同一个物种发展来的,琳认为只要无法互相达成繁殖关系,就能算成是两种生物了。

    这些家园树内原本应该都是有印加虫群在内的,但它们现在已经都聚集到了造岩石的那个地方,这些家园树里的巢像是被丢弃一般放在那里,

    很快的,琳到达了蠕虫所在的位置。

    蠕虫们在地底并没走多远,距离战场大概只有五十公里左右,琳能通过寄生在一个蠕虫体内的收集者知道,它们都在一棵家园树之中。

    也许分解这种蠕虫也能多少了解炼狱蠕虫吧。

    琳让大量的猎食者包围了这棵树,并在树上寻找任何的入口,很快它们就找到了一些可以通到树内的洞,在进入之后,琳发现只有一个很大的空间,这棵树里面也是空的。

    那些蠕虫躲藏在这棵家园树的正下方,可能在土里。

    蠕虫似乎都很喜欢也很适合钻洞,于是琳也制造了一种钻地用的蠕虫兵种,其长三米,头部用螺旋形的壳质物构造,能以旋转之势快速挖掘地道。

    琳用这种钻地者在家园树的内底部开始挖掘,它很快地就挖出了一个通道,在挖了十米左右后,琳的钻地者发现下方有一个空旷的洞区域,这里大概有三十多米宽,到处都是家园树的粗大的根系,一些发光的甲虫在根系上爬来爬去,它们为这里提供了照明。

    琳看见,之前那些蠕虫也聚集在这里,因为钻地者是从洞顶钻出来的,它们没有注意到琳的样子。

    但是它们……在做什么?

    这些小蠕虫正在不停地吐出着一些灰色的液体,这些液体吐到地面上后就会迅速地硬化,它们不断地吐出液体,好像在将这些液体组合成某种形状。(未完待续。。)

    ps:  感谢~九尾雪狐~嘿ya~芒果大侠~200530481273~的月票~

重要声明:小说《进化的四十六亿重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