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胜利者

    竞争结束了。

    脑袋虫让大量的步兵前往丛林之内,把那个被切割掉节肢的巨蠊给搬运回来,这个狩猎虽然花的时间很长,但相当的值得,一头黑角巨蠊足以够上百个步兵吃了。

    观察它们的竞争,,面对强大的对手时,琳会想办法组合出比对方更强大的兵种,或者能穿透对方盔甲的方法,而似乎从来都没有想过,以弱胜强这种事

    依靠着特殊的战术的话,的确能够做得到呢,也许脑袋虫的族群曾经就是这样战胜阿兹特克虫的。

    “琳,胜利,族群领袖,兴奋,开心。”

    脑袋虫一直处于很激动的兴奋的状态,它在利维坦面前一会翻滚,一会发出尖锐的声响,尽管声调还是没有变,但它在很努力地以别的方式表达自己的心

    而姆克图,虽然开始失败时处于失落状态,但它也很快的就消去了这种失落,姆克图翻滚到脑袋虫面前,对它说道:“玛雅,强大的领袖,强大的智力,统御族群,族群,接近消亡,玛雅到来,族群将会恢复,变得更强。”

    脑袋虫也停止了翻滚,用一种认真的绪看着姆克图说道:“姆克图,新生,不够熟练,学习,成长,变强。”

    姆克图接着说道:“姆克图将离开,离开族群,继续成长,学习玛雅,建立新的族群。”

    说完后,姆克图往外翻滚而去。琳发现,有少数步兵跟随着它离开。

    “失败者离开。建立新的族群?”琳对此感到有些疑惑。

    脑袋虫说道:“脑袋虫竞争,失败者并不死亡,将带领少量群落,建立新的族群,胜者,控制最强大的族群。”

    原来如此,这算一种建立分基地的方法么?琳还有些不解,竞争之后。脑袋虫为胜者,作为族群首领是肯定的,不过琳还是对姆克图的离开感到有些疑惑,实际上,它们两个可以一同控制族群,并没必要一定要分离。

    利维坦用触手显示出两个脑袋虫在指挥同一个族群的图像,对脑袋虫提出了疑问。

    脑袋虫说道:“一个群落。一个脑袋虫,数量过多,时间过长,信息会产生冲突,过多脑袋虫,需要竞争。分离,更多的群落。”

    信息冲突么?它们果然是放出某种信息控制族群的,这样的话,分配倒是很合理,不过姆克图那个新的小群落好像没有皇后跟着它去的样子。它要如何增殖步兵呢?也许某个步兵能变成皇后?因为两者长的非常像。

    脑袋虫的族群,就称作‘玛雅虫群’好了。这趟旅途还真是有趣,琳学会了不少新的玩意,也见识到了另一个新的,聪明的生物种群。

    “胜利,琳。”脑袋虫看着琳的利维坦,琳感觉到它‘快乐’,也可以称作‘开心’的绪提升到最高。

    “带我回归族群,琳,格拉西亚斯。”脑袋虫看着琳,用兴奋及开心的绪说出了一个琳不懂的词,‘格拉西亚斯’是什么意思?琳还从来没听过。

    不过,脑袋虫很快乐这点倒是可以确定。

    ‘快乐’,‘开心’这种绪是琳认为最好的一种绪,一般思绪中的某种需求被满足时将会出现,但快乐的表现不单在于思绪之中,在生物的体内也有所表现。

    它可以加快血液流动,增强全细胞的活力,这会清除掉血液中的大量废物与毒素,免疫细胞的实力也会变得更强,在开心的过程中,甚至能让免疫细胞战胜原本无法战胜的病毒或者细菌。

    所以说这是个相当有用的绪,如果一直持续地开心的话,是不是会变得非常强大呢?那倒不是。

    为什么会这样呢?实际上‘开心’能让细胞变得更有活力的前提是有‘压力’,比如愤怒,失落,紧张等等绪会让细胞产生大量的液态物质,这些物质原本用于触发某些体机能,但如果长期积累,就会形成‘压力’。

    压力阻碍细胞移动,减缓血液速度,让免疫细胞变弱,甚至让个体死亡都有可能,只有‘开心’这种绪可以清除其他坏绪积累的压力物质,不过一开始没压力物质积累的话,开心也没什么效果了。

    虽然琳做过不少相关绪的研究,但最终它发现这对自己没什么帮助,琳的心不会影响兵种的细胞状态。

    接下来,脑袋虫的步兵将巨蠊拖了回来,这头形庞大的生物是很好的食物,脑袋虫似乎也打算以一场盛宴来结束这次竞争。

    这个似乎叫做‘庆祝’吧,在很快乐的时候,脑袋虫会做出一些类似的举动,吃好吃的食物,发出高声尖叫声,以及到处翻滚,而在这里,琳还能看到它让步兵们也做出类似的举动。

    虽然琳不太明白,但看着它们这样欢乐的跳来跳去,琳自己也感觉心中出现了‘快乐’这个绪。

    这种‘庆祝’持续了整个黑夜,直到巨蠊被吃的一干二净,脑袋虫才翻滚着肥胖的躯,进入了一座岩山之中。

    琳因为利维坦钻不进去,所以让几只飞行者跟着它进入。

    岩山虽然只有二十多米高,十多米宽,感觉不算很大,但里面是一个很复杂的洞系统,琳发现这个洞系统和它自己造的很相似,内部分为很多个‘房间’一些房间堆放着卵,一些房间堆放着食物,而在中心部位有一个较大的房间,这里面的壁上,摆放着许多的画,大多都是平的石板,上面有着被尖锐物刻画的痕迹。

    “脑袋之间。”脑袋虫对琳跟进来的飞行者说道:“图画,姆克图将所发现,历史,记录,记载,传授给新的脑袋虫,姆克图,很聪明。”

    琳也觉得脑袋虫说的没错,一路上见到的图画,应该都是姆克图画的,而它是自己想出这个方法的,脑袋虫则是见到琳的色素细胞变化后想出来的。

    不过,既然有那么大个脑袋,想到这种方法也并不困难吧。

    图画上的事物似乎都相当奇特,它们都画着很相似的东西,一个大的圆球。

    这些圆球画的一模一样,但周围的场景不同,一些只画了一个圆球,而有些画,则画出了周围的一些环境,像是森林,生物等等场景。

    “月。”脑袋虫看着一副画着圆球的画说道:“月即将到来,准确时间:未知,姆克图,将想象之物,刻在画上。”

    对了,之前有提过这个‘月’的到来,但脑袋虫并不知道月到来后会怎么样,似乎它们的族群都有在记录这件事。

    月,究竟是什么东西呢?

    想着,琳对脑袋虫问道:“月,你的族群,曾经见过?”

    脑袋虫道:“脑中信息来自于远古祖先,我的信息不完整,无法得知月的样子。”

    琳疑惑道:“信息不完整?”

    脑袋虫道:“不完整,原因:未知,姆克图,可能信息完整,所以有所记录,图画。”

    未知么?那就没办法了,可能有机会可以去问问姆克图,不过既然都有记录,但就应该不是什么很危险的事,可能反而很有趣。

    琳并没有对这些画进行过多的研究,而是对脑袋虫的族群更有兴趣,利维坦在这里待了几个昼夜,而期间琳一直在对脑袋虫的‘玛雅虫群’进行一些研究。

    琳发现,脑袋虫的兵种只有三种,一种步兵,一种脑袋虫,一种皇后,虽然说它们会一些强大的战术,但琳很怀疑它们是如何打败阿兹特克虫的深沙巴士的。

    脑袋虫告诉琳,曾经它们也有着较多兵种,以及庞大的群落,但在某次事件后,已经近乎灭绝,但脑袋虫不清楚那次事件的详细况,它主要是掉了出去,然后被奇布查虫带走了。

    对于奇布查虫带走它的原因,脑袋虫也不知道,脑袋虫对它们只有一个评价:“奇特,漂亮,怪异,无法沟通。”

    利维坦在脑袋虫的群落中待了九个昼夜多,琳主要观察脑袋虫的狩猎等等活动,琳发现脑袋虫很擅长用较为弱小的步兵去攻击那些更为强大的猎物,这是一种很强大的方式,琳认为有很多值得学习的地方。

    不用一直制造更强的兵种,而是要合理的用‘战术’呢。

    脑袋虫的族群现在处于慢慢恢复的状态,琳认为它迟早会恢复当初的盛况的,虽然琳不知道它们盛况时到底有多强大。

    在研究的差不多之后,利维坦便打算离开了。琳打算往深处的扭曲丛林更进一步的去研究探索。

    在第十个昼夜之时,利维坦站在了岩山的中心,慢慢地展开双翼,而在利维坦周围则围满了步兵。

    脑袋虫翻滚到了利维坦的面前,发出了一阵尖锐的声音,虽然声音很长,但琳只能听到一个词:“再见。”

    它的意思是会再次相见,那是理所当然的吧,甚至琳根本就没想过离开,就算利维坦飞走了,琳也会留下飞行者,在这观察脑袋虫的族群生活。

    利维坦展开翅膀,飞向高空,看着利维坦飞走,脑袋虫的绪似乎越来越重,也许,它虽然知道了琳的特,但依旧把利维坦当做了‘首领’吧。(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进化的四十六亿重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