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章 梅园

    几场大雪后,元宵已过。

    吃罢元宵,岳钟琪说城南曲江池畔梅园中的金粉开的正好邀我一起去赏梅。我本不想去,岳钟琪对我的心,我怎会不知?——我这落跑福晋的份,何曾不是一颗不定时的炸弹?可墨迹劝我,该说的总该说了的好。我转念想想,我们主仆五人不可能一直在同知府上混吃混喝,总该有个营生才对。

    曲江池,王宝钏的传奇之地。虽名为池,却因唐朝末年的动池水早已随着战火干涸了。一些风雅之士自己开垦出一片园子种上各种梅树,待到梅花盛开时,煮酒踏雪赏梅,其中妙处自是不述。

    踩着厚厚的积雪步入园内,暗香扑面而来,数不清的梅树错落有致,品种繁复。我用力呼吸着沁人心脾的香气,只觉得整个人都舒爽了。想是天冷,园中并不见赏梅的人,抬眼望去,只有我和岳钟琪两人。

    脚下的雪层尚未有人踩过,厚而松软,走起来深一脚浅一脚的。岳钟琪看见了,一步跨到我面前,对我说道,“你这么走不累么?可以踩着我的脚印走啊。这么走着你的鞋袜可不得湿了,当心着受寒!”

    我面上一红,摇摇头笑道,“没事儿的。我觉着这样有趣的。”

    岳钟琪不再说话,而是一眼深的望着我。

    “嗯…岳大哥,”我被他这样的目光看的一阵心跳,忙偏过头问道,“你若是走到前面,不也得怕湿了鞋袜吗?”

    “我?”岳钟琪收回目光,一挑眉说道,“我常年习武,怎会怕这个呢?若是下了军营,条件还不如这般也是过得的的。”

    我点点头,自顾看向梅花——雪梅、六瓣红、福寿梅、雪月花、金粉开的异常妖娆,或白或粉或红,或浓或艳或清淡,或直枝或垂枝或似龙游,香味或浓或淡。——我忽然忆起,那年大雪,那年的探倚翠,窗外也是这样的梅,边是那人的影子,耳边是那人的软语。寒风扫过,眼中一片酸涩。我连忙捻过一枝梅枝,为什么还是忘不掉他?

    岳钟琪对我的异常只做不查,他凝视着我手中的梅枝,曼声吟道,“一度相逢一度思,最多处最痴。孤山林下三千树,耐得寒霜是此枝。”

    我一下怔住,捻住的梅枝像长满了尖刺。我沉吟一阵,脑中早已过了千百遍,心下有了主意,“清标百卉渺难攀,一任东风自往还。疏影黄昏人不识,一生知己是孤山。”

    “玉娘…”岳钟琪瞬时愣住,怔怔的唤我。

    玉娘?我痴痴的望着岳钟琪,还是第一次有人这样叫我,不是玉儿,不是玉福晋,不是纽祜禄﹒玉珈。

    “岳大哥,你待我主仆五人恩重如山,我打心里感激你。”我盈盈拜下,止住了他未说的话,“你对我的心意,我也知晓。”岳钟琪眼里迸发出欣喜的光,我连忙说道,“可岳大哥,你是朝廷命官,将来的前途不可限量。而我,一个你连来历都搞不清楚的女子,怎么可以承你的厚?”

    那个人,将是我心底永远的痛,可我又无法将他忘记。

    “我不在乎你的来历…”岳钟琪抬起头看我,目光灼灼,眼神异常的坚定,“与你接触这段时间,我能看出,你是个好姑娘。以前的事,那已经是过去,我不在意更不在乎。”

    “你不在乎,可我在乎…”我偏过头,避过他炙的眼,这里虽然远离京城,可我总是怕这两千里的距离不能阻挡胤禛的愤怒。

    岳钟琪面上闪过一抹疑忌,很快消散不见,皱着眉铿锵道,“你是怕夫家来寻你么?可别忘了,这儿不是京城,由不得他们放肆!”

    我摇摇头,天家怎么是能惹得起的?

    “岳大哥,你的我只能领,却不能承。”我攥紧手里天锦绣梅的帕子,屈拜下,“这样的话,以后万万不得再说了!”

    “唉——”岳钟琪脸色逐渐变得灰暗,叹息一声道,“罢了!我晓得你对我还是抱有疑虑,不过,玉娘,久见人心。”

    我只轻轻一笑,不在言语。岳钟琪也不提刚才的话,在前面默默的走着,我也觉着好玩,踩着他的脚印,一步一步随着他,走出去没多远就瞅见不远处有座六角彩亭很是别致。更别致的是,亭中有美一人,正执笔作画,后立着两名面容姣好的丫鬟,各自捧着纸笔。

    岳钟琪顺着我的目光看去,一恍说道,“哦?是陕西布政使范大人府上的四小姐。”言毕,抬步进了彩亭。我边走边观察着这彩亭,三层楼沿精美绝伦,四根立柱不曾绘画而是自下而上整根雕满了各式梅花,着实新颖。亭内点着几盆炭火,外头白雪皑皑里头却如。檀木案几上,小火炉中煮着雪水咕嘟咕嘟的,很是好听。

    范四小姐也是瞧见了我们,搁下笔自案几后绕出,盈盈行礼,“正想着这天寒地冻的,谁会来赏梅,刚刚儿茹嫣说有人在那边儿说话,我还道是谁呢,原来是东美哥哥。”说完,笑盈盈的起可眼睛终究盯着我。

    “哦。”岳钟琪略有些尴尬的一笑,顺手指向我,“安语,这是我的朋友玉娘。”

    未等我说话,范安语已一脸玩味的看着我,我福见礼,“玉娘见过四小姐。”

    “姐姐这话就见外了。”范安语一把扶起我,语笑嫣然道,“姐姐既然是东美哥哥的朋友那自然是我的朋友了。可别一口一个四小姐,这四小姐听得我耳朵都快起茧子了!姐姐就叫我安语或者小四儿就好了!”

    如此憨的小姐,我倒不知说什么好了,只好掩着嘴吃吃的笑着。若说范安语,与我以前见过的女子实有几分不同,今天水碧上衫下裙,不似其他女眷出门皆是披一件大氅,她着了件白狐皮坎肩,既保暖又轻便。十五六岁年纪,容长脸儿下巴尖尖的,柳叶眉,眼睛大而有神,少了几分闺阁女子的气反之有着几分男儿的英气,一说起话来很是俏可。——她这般打扮着实是费了心思的,不说别的,仅天水碧色的衣料在雪中梅中很是应景,发髻中簪的琉璃梅花簪,簪体是晶莹剔透的白琉璃所制,朵朵碧玉梅花簇拥一起,实属珍品!

    “听听!范大人可把你惯成什么了!”岳钟琪无奈的笑道,转脸儿像是对我解释道,“范大人与家父皆是故交,俩家离得也不远,自然往来的多些。”

    “我倒觉着四小姐这样是极好的。”我即便再后知后觉也能瞧得出,范安语眼里对岳钟琪的愫。“不知四小姐刚刚在画什么?”哪里是偶然遇见,只怕是得了信儿今岳钟琪回来这儿,早早的候着了吧?

    见我岔了话题,范安语自然懂我的意思,伸手将我拉到画前——这是一幅红梅傲雪图,只是寥寥数笔却是栩栩如生,梅的傲气跃然于纸上。我轻抚着画纸上的红梅,喃喃念道,“墙角树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四小姐画的真好呢!”

    “你也懂画?”岳钟琪定定看了会画,轻笑道。

    我并不答话,若说懂那只能说是略懂皮毛,毕竟在康熙边的那些年各种佳作都是见过的。范安语这幅说好也不至于,到底是仓促而作;说不好,也不尽然,只是几笔便能看出范安语是有一些功底在的。

    “岳大人,玉小姐请喝茶。”在案几旁坐下,刚立在一边的丫鬟连忙斟上两杯碧绿的茶水来。我举杯啜了一口,反而没有茶水的味道,唇齿间皆是梅花的香气,茶香梅香像极了冲击波,来回震

    “很香吧。”范安语见我一脸讶异,自得的笑道,“别小瞧了这杯茶呢!是艺嫣每清晨取不同梅花上的雪水和花蕊一起煮出来呢!那滋味最是沁人心脾的。”

    被点到名的丫头报赧一笑,“四小姐谬赞了。”脸上却不见赞赞自喜的神色,我暗暗佩服,范安语调教丫头的手段确实不错!

    “嗯。是不错。”岳钟琪品了一口,也连连点头,“着实费了心的。”只这一句,也便没了下文。

    听到岳钟琪的赞赏,两朵红霞飞上了范安语的面颊。少倾,抬眼看着我问道,“敢问姐姐如今住在那儿呢?今儿见了姐姐着实觉得投缘,以后可否再邀姐姐一同品尝这梅蕊茶呢?”

    我不由得觉得一阵尴尬,该怎么和范安语说?若是说在同知府,范安语会怎么想?可她这么问摆明了就是知道我真实的住处!她是布政使的小姐,从二品的官家小姐,我可是万万不敢得罪的!一时间,各种主意在心里百转千回。

    “玉娘是我在潼关救起的。”岳钟琪淡定的搁下茶杯,淡淡的回道,“她在西安无亲无故,我便让她住在我府上了。”

    瞬间,范安语的眸子上镀上一层厉色,紧握着天青纸胎茶杯的手指发着白。我忙补上一句,“是啊。岳大哥是我主仆五人的恩人。不单救了我们,还借地给我们住,这份恩,我们倒不知该怎么还了。”话说完,已是一脸自责。

    范安语缓了脸色,柔柔说道,“是呢。我爹也常常说东美哥哥最是侠义心肠呢。”

    我听出她的弦外之音,浅浅抿口茶说道,“岳大哥再是侠义,我们一直住在同知府上也不是长久之计。”言罢,放下茶杯看着岳钟琪,“其实这段时间,我们五人也商量过,思量着在城里找个地儿做些个营生吧。不知岳大哥和四小姐有什么好的建议呢?”

    岳钟琪紧蹙着眉,面色不豫。倒是范安语接口道,“营生啊?其实说起来简单也不简单,可是难也不见得有多难,关键要看你准备做什么了。”

    “你以为是那么容易的?做什么不都得银子?”岳钟琪一口喝完艺嫣斟上的梅蕊茶,不咸不淡的说道,“你晓得西安城里的地价是多少么?”

    我双手抱住茶杯,杯中的温度暖暖的,“这个我都考虑过,钱暂时不是问题。”墨迹收藏起来的珠宝首饰,哪一样也是价值不菲。“做什么我也想过,做吃的我不在行,珠宝玉器这些说实话也没有那么大的资本。而且,我也只想清清静静的,不求大富大贵,只求安安稳稳,所以,我想开间书屋。”

    岳钟琪脸色已难看到极致,碍于范安语在,他也不好说什么。如若不是范安语正好遇上,我想这个问题我还会再找合适的时间去说。

    “也罢。”岳钟琪长叹口气,无奈的说道,“你已经想的如此细致,我还能拦住你?”转脸又对范安语说道,“我记着你在湘子庙有处铺子,看能不能算低一些租给她?”

    范安语一愣,抿唇一笑道,“既然东美哥哥这么说了,哪有不能道理呢?”

重要声明:小说《与你三生(清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