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 夜宴(三)

    辞别八阿哥后,寻思着年羹尧也该进府了,我若去的太迟总归不和规矩,便招呼墨迹上车往回走。今儿街上的人不少,熙熙攘攘的,达楞一边避着人群一边寻着路走,自然将马车赶得左摇右摆,不多时我竟有了眩晕的感觉。

    “格格?你还好么?”想是我的脸色不怎么好看,墨迹忙过来询问,见我摇头一挑帘子带着几分埋怨对达楞说道,“你就不能稳些么?弄得格格脸色都不好了!”

    达楞颇有些无辜,回头瞅了眼我和墨迹,闷闷的回了声知道了便又不言语。墨迹还要发作,我一把按住她,对她摇摇头表示我还好。我边做着深呼吸,心里却隐隐有些不安,心头像是压着块巨大的石头,总是觉得年羹尧的到来会引起场风波。——想着想着我倒也释然了,我和胤禛已是这般模样,坏还能坏到哪里去呢?

    心里这样想着,心下轻松了不少,便靠着车厢上的软垫闭目养神起来——这个孩子虽来的意外,但他益证明着自己的存在,令我无法不去他!很快,马车停了下来。墨迹轻轻拽拽我的袖子,细声道,“格格,咱们到府门口了。”我嗯了一声,正撑着子起来,忽听墨迹惊讶的叫道,“哎呀?这是…十四爷?”

    我瞬间灵醒过来,今儿不是为年羹尧回京述职而设的家宴么?怎么十四阿哥也来了?这唱的是哪出?

    一便装的十四阿哥也看到了我,停下正要跨入府门的脚步,转过定定的看着我。高福儿有些讪讪的立在旁边,进也不是不进也不是。我一下也有些发怔,在这满是是非的地方,又有高福儿在场,我真不知道应不应该和十四阿哥相见。

    可十四阿哥根本没有离开的意思,眼神连一丝的偏离都没有。我也不好一直在马车上坐着不下来,只好理了理衣裳,由墨迹扶着下车。“十四爷。”我略一福,算是与十四阿哥见了礼。

    “你的脸色很难看。”十四阿哥瞥了眼左右不是的高福儿,突然来了这么一句,“又见消瘦了!”

    “啊?”我一时愣住,却是了然,十四阿哥这是见不得高福儿,故意说这话。他自然是晓得,他说了什么,估计不会出半个时辰胤禛就知道了,干脆无遮无掩。我临下车前,刻意拉紧了氅衣,十四阿哥自然没注意到我微微隆起的腹部。我拢了拢头发,笑道,“许是十四爷很久没见过我,忘了我是什么模样了吧?”

    若是放在以前,我如何敢说这等暧昧的话?该是怎样的报复心态在催生着我——他越是忌讳着十四阿哥,我越不避着!

    我这样的态度更是惊着了十四阿哥,若隔着往常,我早想着法儿躲他,怎会这样和他说话?“你…”十四阿哥短暂的一懵,很快失笑道,“我本想着你会怎么一句话将我的军呢!你这么一说,倒让我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十四爷这是什么话!”没来由,我心底一片冰冷——我也变了啊!“不说这些客气话成不成?你怎么也来了?”

    “你当我是想来么?”十四阿哥仰头看着雍亲王府的金字牌匾,见高福儿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不见,蔑笑道,“今儿老年糕回京述职,关我什么事儿?还不是八哥怕你受欺负,放心不下,愣是要我过来盯着。我是四哥的亲弟弟,倒也勉勉强强能够得上这‘家宴’。真不知四哥是怎么想的,今儿下了朝,八哥刚起了个话头,四哥几乎没什么犹豫就应承了下来!天晓得他有什么打算!”

    “是么?”我勉力挤出个笑来,依着胤禛的子他如此痛快的答应,只怕是没安什么好心啊!但嘴上还要劝着十四阿哥,“你快别这么说!他毕竟还是你的亲哥哥,德妃娘娘也是愿看你们兄弟一心的!若是你觉得在这不自在也不用勉强自己!我很好,真的不会有什么事儿的!”

    十四阿哥看着我,嗤的一笑,摇着头提步迈进雍王府的大门,“快行了吧!你是什么心儿我还能不晓得?正好着,我也有段时没见那拉嫂子了,全当我是来叙旧的!”

    他话已至此,我也不好再说什么,但见他只一人,于是问道,“怎么就你一个?完颜福晋呢?白歌呢?”

    十四阿哥满含深意的看我一眼,淡淡的说道,“蒻菡子不爽,本不想来,可突然她又改了主意。和白歌一起先去给那拉福晋请安了。我正要进去瞅着远处驾马车的像是达楞,便让她先去,我在这儿等你。”

    我心中涌上一阵感动,未等我开口,高福儿不知从哪里闪出,一躬很是恭敬的说道,“十四爷、玉主子,爷吩咐说,请玉主子到怡斋一趟;十四爷请先去万福阁福晋哪儿稍后。”

    果然…离他如此之近,他怎能不知道?

    我从未觉得,去怡斋的路是这么的短暂——一阵秋风卷起地上片片落叶,黄色的枯叶轻轻自我氅衣下摆扫过,冷风透过厚厚的氅衣丝毫不减寒意,我打了个寒战,抬眼一看已是到了怡斋门口。

    “玉主子,请!”高福儿在门口止住脚步,略微躬,示意我以下的路只有我一人可走。我点点头,更是紧了紧氅衣。

    怡斋本就装饰简单清冷,这样萧索的天气下,更是显得无比冷清。天色逐渐变暗,但屋内并未点灯,一眼望去,黑黢黢的一片,也不知胤禛是否在内。

    我深吸口气,控制住急促的心跳,轻轻推开屋门。房门发出尖利的吱呀声,我不一抖。“进来!”突然听到陌生又熟悉的声音,我竟浑一颤,眼底不觉湿了,这样的相见,是怎样的悲凉?夕阳即将落山,洒下金色的余晖带着些许的落寞照仅映在怡斋的门厅,余下的是一片昏暗。

    胤禛坐在他宽大的书桌后,没有一点阳光照在他上。但在黑暗中我可以看到他那深邃不可见底的双眸闪着令人不可捉摸的光芒。

    我掩上房门,深吸口气走到书桌对面。“高福儿说你找我,什么事?”

    “呵——”胤禛忽的冷笑,他站起橐橐踱步,却不再说话。我正惴惴不安时,听到哧的一声,屋内一下亮堂起来。书桌上的蜡烛已经点了起来。这时我才看清胤禛——他一如既往的一暗色,仿佛会融入蜡烛照不到的黑暗中去。我仰起头看他的脸,那是怎样一张令我魂牵梦萦的脸孔啊?即使他面无表看不出喜怒来!

    我定了定心神,在这样的气压下,我手心已全是汗水。“你笑什么?”我皱皱眉,尽量不让他看出我的心慌。“有什么事就说!”

    “很好!”胤禛嘴角挑出个狞笑,一把攥住我的手腕,“你说我有什么事?忘了我以前和你说过什么了么?你是我胤禛的福晋!如今让你每月外出两次不是我乐意!是皇阿玛的意思,但也没让你出去就立即和老八老十四眉来眼去!”

    “你把话说清楚!”我承认我今天与十四阿哥确实是有报复胤禛的心在里面,但遇到八阿哥着实出乎我意料。再说,我与八阿哥十四阿哥说话归说话,见面归见面但也无半分逾礼,怎么让他说的这么龌龊?“怎么?就许你再娶一个年可娆,不许我见他们吗?”

    静。胤禛居然没有理会我,一言不发的注视着我。但他手底下却是一点都没松劲,如同铁箍般的将我的手腕紧紧攥住。他紧蹙着眉,眼底的黝黑越来越加剧!良久,他哂笑一声,乜着我冷冷说道,“我没和你斗嘴的心!这会子叫你来不是我有空见你,是提前给你提醒着一声,省的你等会在老年面前丢我的脸!”

    肚子里的孩子倏地踢我一下,而我的心更是像被三九的寒冰冻得死死——我还在幻想,他还是想见我,他还是需要我,他还是不想放弃我!眼前的视线逐渐模糊,但我倔强的不愿让眼泪落下,不愿让他看到我的心伤。宝宝,为什么你的阿玛要这么对额娘?你也在为额娘鸣不平吗?我不自觉地一手抚上小腹,心疼如刀绞。嗓子猛地一阵腥甜,我咬着牙将血咽下去——我最近是怎么了?宝宝益长大,而我的体一不一

    “怎么?”胤禛直直的看着表怪异的我,但没注意到我抚着小腹的手,微一仰头,“没听清我跟你说的话吗?”

    “我听得很清楚!”我甩开他的手,背过去,“你不就是怕我在你新福晋的哥哥面前跟十四爷亲密弄的你下不来台吗?你放心吧!我再如何也不会像你一样,嘴上说的和做的不一样!”

    胤禛一时语塞,抬手扳住我的肩膀,声音也愈发的低沉,“玉儿…你若真信我,便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我打下他的手,不觉笑出声,“胤禛啊…事到如今你还在说让我信你…是你变天真了还是你真以为我傻?年可娆肚子里的孩子是什么呢?我如何会信你?我如何会相信你过我…”抹下眼角的泪,我回看向他——我是多么他啊!即使他伤我至深!“我们…结束吧…”

    “我说过,我不会放你走。”出乎意料的,他说的很平淡。

    我摇摇头,他越是说的淡然,越是表明这件事绝无可能。“你又是何必呢?就像万岁爷说的,咱俩现在就像两只刺猬,在一起只能互相伤害!胤禛,你若曾经过我,请你给我个解脱吧…”

    胤禛像是突然被激怒一般,猛地抬手钳住我的下巴,他的手是那么的用力,甚至我听到了我颌骨与他手指产生的咯咯声。“你就那么想离开我么?好去投到老八还是老十四怀里?老八老十四到底给你了什么许诺?”他骤然间抽回手,森森的说道,“你死了那条心吧!记得我告诉你的!你阿玛和你姐姐的命还捏在我的手里!”

    我低下头,我为什么要来见他?为什么要和他说话?为什么要受他这般的折磨?

    “主子…”胤禛见我低着头也不答话,正要发作,高福儿在门外怯生生的叫道,“主子,时辰差不多了,年大人也到了。福晋问您何时开席呢?”

    “知道了!”胤禛皱皱眉,看了我一眼,迈开长腿开门出去了。

    高福儿更是怯怯的瞄我一眼,亦步亦趋的跟着胤禛走了。我苦笑一下,若不是为了能离开这里,我何苦去折磨自己?

    万福阁内已是灯火通明,一副喜气洋洋的画面。众人见我紧跟在胤禛后到来,竟都是一愣。胤禛面无表的叫了起后,几步走到主位坐下也不言语。我环视一圈,那拉福晋着琵琶襟暗红绣纹牡丹旗袍看着便是雍容大气;李氏自是不甘落后,艳的玫红衬得她倒有一番风;年可娆风得意,即得宠哥哥又深受重任,今儿又是为她哥哥办的家宴,她也算的半个主角,自然格外装扮——清描黛眉,唇色嫣红,乌黑的长发绾着如意髻,片片珠花装点着她美艳的面孔,金灿灿的步摇炫耀着她的骄傲!至于我,一宽大水蓝色旗袍,头发用我的玉簪简单的挽起——拿什么和年可娆比?

    “玉主子吉祥!”我呆呆的立着,忽被沙哑的男声惊到,抬眼一看,正是年羹尧。数年不见,他的面孔更见沧桑,常年的风吹晒更是让他的皮肤粗糙无比,可他的眼神,冷傲、森、杀气却是丝毫未减。

    “年大人请起。”我垂下眼帘,只轻声说这么一句,便转在那拉福晋旁坐下——仅是不同往,胤禛的左侧已是年可娆。坐下一瞧,落落和姐姐一副关切的眼神,白鸽几番的言又止,完颜福晋倒是难掩眼里的幸灾乐祸,十三阿哥长叹口气什么也没说,十四阿哥紧蹙着眉脸色实在的难看!

    胤禛的目光一直在我和十四阿哥之间来回游弋,唇角挂着冷森森的笑意。酒过三巡,一桌人在这诡异的气氛下各个是胆战心惊、食不知味。年可娆一双妙目在我们三人间一番扫视,忽的挑起个别有意味的笑来。她笑着拉拉胤禛的袖子,声说道,“爷…您可知京城里怎么说玉姐姐么?”

    “你想说什么?”胤禛脸色变得更冷,面部表的盯着年可娆。

    我心里咯噔一下,知道这是年可娆给我下的,不觉暗暗叫苦——我已是不断退让,为什么你还是紧追不放?

    “哎呀!年妹妹,外面是怎么说的?”李氏像是问道腥味的猫,顿时很有兴趣,“爷,咱们听听年妹妹的嘛!”

    胤禛瞟了眼李氏,不置可否。

    “爷,外头传的可不是什么难听的话!”年可娆见胤禛没有反对,掩唇一笑,“外头啊,可都是说玉姐姐对乐器是门门儿精通,不单咱们的筝弹得是紫城里第一的好手,连西洋的乐器也是信手拈来啊!当年我在宫里就听闻玉姐姐用什么小提琴一曲让洋人知道咱们大清国那是人才济济呐!”

    “嗯。然后呢?”胤禛略一点头,表缓和了一些。

    “如此良辰美景,若无琴瑟相伴岂不辜负?”年可娆咯咯一笑,语笑嫣然,“可否请玉姐姐弹奏一曲,让姐妹们开开眼呢?”

    “你!——”胤禛还未作何反应,十四阿哥已跳了起来,“年福晋!你也别欺人太甚!玉儿怎么也是四哥的侧福晋,地位远高于你!你怎敢提这么无礼的要求?”

    “呵——”李氏拎起帕子吃吃的笑道,“十四叔好是好心呐!我们爷还没说什么,你怎么先急起来了?”

    几句话下来,胤禛的脸色愈加的难看,他紧抿着唇,脸颊的肌紧紧的绷着,死死的注视着被十三阿哥按着一脸愤恨的十四阿哥。

    年羹尧抱拳站起,像是打着圆场说道,“四爷,可娆年轻不懂事,您和玉福晋别见怪!只是,玉福晋琴艺恍若天人的传闻奴才在四川也曾听闻,自然也是好奇的紧。奴才难得能回京一次,下次不知到何年何月才能回来,不知爷可否赏奴才个恩典?”

    我紧张的看向胤禛,眼里带着无限的祈求,心里默默念着,“不要…不要…求你不要啊!”

    “既然你年亮工开口,爷岂有驳了你的面子之理?都是一家人,这也没什么!是不是?福晋?”说完,也不看那拉福晋,咬着银白的细牙对我森然的笑道,“钮祜禄氏,亮工是自己人,你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晓得么?”

    钮祜禄氏?他这么叫我?顿时,我只觉天旋地转,心像被一盆烧化的铁水浇上,瞬间化作泡沫!我明白,他这是在借年可娆她们的手在羞辱我,他恨十四爷出言相助啊!——原来我在他心里什么都不是,当我是乐姬么?

    “玉儿…”落落一步过来扶住摇摇坠的我,满眼不解的看着胤禛,“四爷,你…你这样置玉儿于何地啊?她…”

    我感激的拍拍落落的手,“落落,我没事的…”凄然的笑爬上我的脸,我盈盈一拜,压制着我的哭腔,“是…妾明白。但不知四爷想听什么曲子?”我回过头看向泫而泣的姐姐,微笑着示意她我没事。可是,我怎么会没事?腹里的孩子不停的踢动,口一阵阵的发痛,我能感觉到,血就在我喉间,我在强忍着不让血吐出来!

    胤禛看着我,眼底隐约涌上一抹心疼,转瞬即逝,让我以为是我的幻觉。他淡淡的淡淡的开口说道,“爷无所谓,你自己看着办吧。”

    我低下头,凄凉的的笑笑,什么叫我看着办?“墨迹…去把我的那架钢琴抬过来。”——你如此的待我,怎能让我对你不绝望?

    听到我要抬钢琴,一屋子人顿时表各异——李氏、年可娆各是一脸的兴奋;落落、姐姐、白歌个个眼含哀伤;十四阿哥强忍怒气;十三阿哥满含不解;完颜福晋竟有些悲悯;那拉福晋左右不是;年羹尧脸上的刀疤在烛光的照映下更显的森可怖;其他一种妻妾则是事不关己。而他,一脸的平静,仿佛这事与他无关!

    很快,四名仆役将我的钢琴抬来搁在桌旁,墨迹满面担心,手里的帕子绞的像根绳子。我再次看向他,他依旧没有表。我心中长叹一下,提步向钢琴走去。每迈出一步,脚下软的像踩着云朵,大脑里一片空白!

    手指触上琴键,多不弹有些生涩,但多年前的曲子还是在脑海里显现。我看向自己的手指,指端的苍白显得指甲有些青紫。无意识的按下琴键,哀伤的旋律随着我手指左右纷飞四散开来。我扬起脸,闭上眼,咽下苦涩的泪水轻声唱道,“只为一支歌,血染红寂寞,只为一场梦,摔碎了山河,只为一颗心,到分离才相遇,只为一滴泪,模糊了恩仇。我用所有,报答,你却不,不回来。岁月,从此一刀两断。永不见风雨,风雨,风雨。”

    钢琴的低音振聋发聩,琴键每一次的落下像是按在每个人的心里,锥心的辞藻像是一把利剑插入每人的心田。而我自心底的吟唱,更是声声的泣血!当胤禛听到‘从此一刀两断’时,倏地跳起,冲过来攥住我正在弹奏的手,厉声问道,“什么叫‘一刀两断’?你到底想做什么?”

    我被他拽的一个趔趄,手正好按到琴键的低音区。巨大的低音在寂静无声的万福阁发出一声沉重的‘噹——’。而我再也无法忍受我心头的剧痛,暗红到发黑的血一滴一滴一滴的滴落在白色的琴键上,绽放出几朵狰狞的玫瑰…

    “玉儿…你…”胤禛满眼的惊恐和心疼,声音也变得有些颤抖,双手扳过我的肩膀,“你回答我!我给你的药你有没有每天按时喝?”

    “什么药不药的!她都成这样了,你问这些做什么?”十四阿哥也是冲了过来,一把打下胤禛的手,“还不叫太医!”

    胤禛脸色瞬间变得青黑,抬手抓住十四阿哥的衣襟,甚至将十四阿哥提起离地,“你什么都不知道就不要在这胡说话!给爷滚到一边去!”说罢,狠狠将十四阿哥推开,再次扳过我的肩膀,一脸急切的问道,“说啊!玉儿!你的药到底喝了没有?墨迹!给爷滚出来回话!”

    墨迹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哆嗦成一团,不敢回话。我挡开胤禛,向墨迹走去,准备扶她起来。胤禛见我如此,好似更加着急,忙追了过来。突然,我背上猛地被人一撞,本就如同踩在棉花上的脚根本不听使唤,等我反应过来我已重重的重重的摔在地上,桌上的饭菜酒水不知怎地劈头盖脸的砸了我一

    不——!

    “格格!——格格!”与墨迹的惨叫同时传来的是自我小腹下的疼痛,我试图爬起来,可痛意一点一点的从我腹底向上蔓延开来,疼痛更是逐渐加剧。极快的,剧烈的疼痛像海啸将我包围,我几乎发不出声音来,张着嘴看向姐姐和落落。

    “玉儿!玉儿你怎么了?”落落扑跪着想将我扶起,忽而惊声尖叫道,“天呐!血——!”

    我这才感觉到,温流顺着我的腿向下流去,我的心跳简直要停止,不要!老天!求你不要带走我的孩子啊!我求救似的抓住落落的手,祈求的看着她和姐姐,“落落…姐姐…求你们…救我…救我的孩子啊…”

    作者有话要说:本章乃是虐玉儿最重的一章~

    好久不写了,感觉有点混乱哈~

    嗯~某晓的宝宝也平安的诞生了,话说,带宝宝真心不容易啊~为了纪念某晓的这篇文,还有表达对四四的敬意,特意在我家宝宝的名字里取了个‘禛’字。对了,我家宝是个男宝哈~

重要声明:小说《与你三生(清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