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 断玉(一)

    “玉儿…我的小女孩…回来好么?我需要你…咱们重新开始……”

    头疼的厉害!

    自从那个炙的午后鬼使神差般的撞到胤禛之后,我更是如同离魂似的发起高烧。几天下来,忽冷忽的折磨令我急速虚弱下去,浑浑噩噩完全不知外界的事!——后来回想起来,在我生病的这段时间里,胤禛也并没探视我......

    或者,见到他,只是因为竭尽全力压抑思念他的幻觉……

    可是…幻觉却是那么的真实……

    突然间,竟有了种感觉——我和他好似树与藤,缠绕着剧痛着可又无法分离……

    在宫里的时过的极快,不知不觉间已过了端午。那,落落带着毓敏翩然而至。我讪讪的笑,说,“该是我给寿星拜寿的,哪里能是寿星亲至呢?”

    “算了吧!”那天很,落落嗔笑着结果墨迹递上的凉茶,抿了口瞅着我道,“我哪会有你享福啊?丢下外头的浮华,一个人躲进后花园清净?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感觉如何?”

    吩咐墨迹端上些点心给毓敏,回手摸摸毓敏光洁的额头,“就你一天不损损我心里不痛快!怎么这段时间没进宫里?弘暾怎么没带来?敏敏过来,姨娘抱抱。”

    毓敏询问的瞧瞧落落,见她额娘点头这才甜甜的应了声让我抱上膝头,顿时一股甜蜜的香气扑鼻而来!“敏敏想吃什么?姨娘给你拿好不好?哎——落落,你给你女儿用的什么熏香啊,这么好闻的味道!”

    “弘暾在前头陪着德妃娘娘呢。”落落白我一眼,忽然表变得严肃起来,“今儿万岁爷在前头设宴,你怎么躲在这儿?莫不是为了不见四爷干脆连人影都不出现吧?”

    “落落!”恍然间有种被戳穿的尴尬,红着脸打了下落落的手,匆忙瞅瞅在我膝上的毓敏,辩解着说道,“什么叫做躲着他?宫里说起来大的不行,可不也就是四面红墙围起来的这么点地方,躲能躲到哪里去?只是,不知道该用怎样面容去见他…该笑还是该恨…你啊!就不能在孩子面前给我留点做大人的感觉?”

    “你还知道你是大人啊?”落落勉强笑笑,伸手过来攥住我的手,掌心微有些湿凉,“你的心境我又何尝不知呢?但是,玉儿,你听我一句,你入宫后,四爷面色更是翳,整个雍亲王府无不胆战心惊!各个儿过的都是如履薄冰的子!若说四爷心里没你,谁信呢?”

    听到这句,心房像被什么撞击了一下,倏地发疼…随即一点点的心动来袭转而化作他沉的话语而沉落……“落落…你别被他的假象蒙骗了。他的脸一年四季不都是那么一个颜色么?想来前些年那么对我不也是我待他不似他边的女人那般的敬他怕他,对他唯唯诺诺么?人不都好了个新鲜?如今新鲜过了,该甩手不还是洒脱的甩手?说到底,他对我也不过是一时兴起罢了。现如今,能惹得他兴趣的只不过换做年可娆而已。”

    “玉儿…”换做落落结舌,毕竟是铁打的事实,他先前的宠他如今的变心…我为他想了无数个理由,但挨不过事实的残酷!“玉儿…你没和四爷好好的谈过么?”落落极快的瞥一眼毓敏,脸色很尴尬。

    我自然明白她的难处,招呼过来个小丫头把毓敏从膝头抱下交给那人,示意她将毓敏带出去玩——大人的混乱世界如何去玷污不谙世事孩子清澈的心?“未央陪着毓敏到前头看看,绛雪轩里添了不少从南边进上来的花儿呢。”看着落落探寻的眼神我呶呶嘴指向窗外繁华的花海,顿时落落眼里平静了许多。四下一下子安静了,我起给自己和落落分别倒杯茶,拽拽裙角坐下,“怎么谈呢?变心还能有什么理由?我现在真觉着不谈还好,谈了吵架是肯定的了…”甚至他还会说出什么伤人的话来着…“落落,不是世间每一个男人都像你家十三爷那样的……”

    “他哪样?”落落唇角漾出一丝无可奈何的苦笑,手里的帕子不觉也紧了些,“外人都说十三爷待我最重,可侧福晋少娶了哪个?玉儿,我说这个不是要抱怨什么,只是谁心里不苦?谁夜里不掉泪?谁不是擦干脸上的泪珠再欢笑着?新觉罗家的女人,延续子嗣是咱们推都推不掉的事儿。”

    “所以苦了,委屈了,恨了也无所谓了?”我面无表的将视线移到窗外在花间欢笑的毓敏上,是否我根本就不适合这个时代?

    “不是无所谓了!”落落的声音一下哽咽,“而是…既然了,就得接受带来的苦和累啊……”

    我一直在回忆落落的话,是否是上他就要上他的一切?接受他的一切?包括接受年可娆,接受他愈来愈多的孩子?

    这个答案在很久之前就定成否定了……

    每次想起他睡着别的女人边,在她的耳畔低语,在她的体上落下桃花般的痕迹…那种感觉直如万千只蚂蚁啃咬着我的心,酸痛的、不甘的愫将我整个人围绕,夜里无法合眼白天难以下咽,即便我远离着他,可依旧可以感觉到他的气息,就连空气中仍旧可以嗅到他薄荷与檀香混合的体味!这样的感觉一盖过一,直将我折磨到寝食无安!

    甚至我在想,在后悔,如果没有见过他,该有多好?

    回去吧……

    至少说清楚!

    再这样下去,怕先疯了的是我!

    而且,我更想知道他说的那句话是个什么意思……

    但是,如果我事先会知晓这个决定会将我与他已经岌岌可危的感推向绝路,我还会迈出这一步吗?

    委婉的将我想回去的意思趁着请安禀给康熙,可是康熙丝毫没有感到意外,什么话都没说就点头同意。返回绛雪轩略作收拾就带着墨迹准备出宫。路上边走边想,是我住的时间太长惹得康熙不耐烦了?枉我琢磨半天!

    踏出神武门,却未见雍亲王府来接的车轿。心里多少有些酸楚,我在他的心里不过如此!忍着将出的泪水,强自高昂着头步出宫门!巍峨的宫刚从视线中模糊,街角呼的窜出来个弓着子的太监,啪啪一打袖子跪下叩头道,“奴才叩见玉主子!奴才家的主子请玉主子移步一叙,请——”

    我被这人一吓连连却步,但见这人神色不亢不卑周围的侍卫也是眼观鼻鼻观心的没什么动作想来也不是坏人,更是觉得此人眼熟,定了定心神疑惑道,“你家主子?是谁?找我做什么?”

    “玉主子见了便知!”那人抬头深看我一眼,转而深躬□,“奴才只是奉命行事,说起来奴才的主子也是玉主子您的熟人。您是什么份,奴才自然是晓得的,您放心,奴才不会更不敢动什么歪心思。”

    我和墨迹对视一眼,此时四周依旧不见雍王府来接的马车,眼下形势唯有跟他过去看看。正要举步,那人忽然抬手道,“恕奴才无礼,主子只邀您一人,其他人等不方便面见奴才的主子!还请这位姐姐另行方便。”

    “你!”墨迹侧过将我挡在后,仰着头问道,“好个大胆的奴才!倒指挥起主子来了!咱们并不相识,冒昧挡路已是逾越,还提这么多的要求?到底我家格格是主子还是你是主子?”

    我也头上开始冒火,莫名其妙遇到强行相邀的人,又莫名其妙的只许我一个人去!转念想想,此行若是无事的话也就罢了,若真与我以往所遇到的不测相同,至少墨迹还能回去报个信儿,而且不会连累墨迹。于是,忍着怒火拦住墨迹,转头暗示她回去赶紧报给胤禛。

    华丽的马车一路颠簸,也不知跑了多久,该死的将窗户全部堵死,根本不知道到底去了哪里!好在车内装潢异常奢丽,垫子也不知是什么做的,坐在上面软和的感觉不出硬更是觉不出来!正在我不安时,车速渐减,缓缓的停下。我也不等彻底的停稳,自己一掀帘子跳了下去。

    “还是那副毛毛躁躁的样子!就不怕摔着!”

    心头陡然一跳,长时间未曾听到这和煦的声音了!匆忙转过,果真是八阿哥——湖蓝色团福天蚕丝袍子腰系跟深灰绕丝盘龙腰带缀着几根丝绦,风吹过衣角吹不去他脸上浅浅的笑意。想是等我等的久了,额上布满星星点点的汗珠,也是因面颊有些潮红。

    突兀的被他说了这么一句,面子上有些挂不住,不红了脸低下头嘀咕道,“不是…哎!你还说我啊!你搞得神神秘秘的派几个人就把我‘请’了过来,我当然是急着要知道我这是到了那呀!”

    “嗯。”八阿哥还是面色温润的点头笑笑,闪朝着一间看似不大的庄子里走去。我看他自顾的转离去,只好皱皱眉跟进去。虽说看着不大,但也是三进三出的院子,院落很是精致,有着几分江南小镇的婉约。八阿哥拐了几座回廊,进了后苑,仅有一屋伴着荷花池,池边铺满各色鹅卵石,池水清澈,水中不时游过三三两两尾彩色鲤鱼,池畔一片竹林衬的风景更加的秀丽,荷香阵阵,亭台别致。

    推门进屋,立时两名梳着团髻的十三四岁的小姑娘捧上茶水,冰盆进来伺候。八阿哥瞟了眼她们,一摆手屏退两人,这才踱到把花卉纹扶手椅上坐下,“是在想为什么我要这么神秘的把你带来吗?”

    在我上的目光锐利而深邃,一瞬间,我明白了为什么只有他是胤禛一生的敌人——那样目光和胤禛是一模一样的,充满着征服!我咽咽口水,点了头。

    “因为,我想就这么把你留在这里!”八阿哥站起,一手轻抚着我的面颊。

    惊愕!他怎么能说的这么的轻松?

    “八爷,都午时了,您还没睡醒?”惊讶中回过神,我别过脸,臂弯却被他另一手抓住,闪不开。“我嫁给四爷都快两年了,您怎么还在说这话?你把我留在你这里算是什么?金屋藏么?”

    八阿哥收回手,唇角一挑冷笑道,“你也知道你嫁给四哥快两年了?若是你过得好,会在宫里躲子么?”

    我咬住下唇无言以对,八阿哥指着外面朗声道,“知道为什么我清楚你进宫却不见你么?我不想见你么?从知道四哥娶了年可娆,从知道四哥冷落你那天起,我真恨不得…”说到这里,他扭过脸长长的吐出一口气,“算了!从那时起,我就下令修了这个园子,为的就是能把你从四哥边夺过来!”

    “夺?”我回敬他般的学着他笑,“你们皇阿哥眼里就是抢啊夺啊的么?玉儿只不过是个小的不能再笑的女人罢了,劳不起八贝勒您夺我。”

    八阿哥表瞬时冻结住,半晌扯出一丝苦笑来,“八贝勒?玉儿连你也是在取笑我么?还什么贝勒…皇阿玛的圣眷我还能挨得着边么?快别说这话了。”

    看着他眼中闪烁哀伤的光,我心里也是一抽一抽的发疼,下意识的低下头,“我…我不是有意的…只是…八爷…你就收手吧!这样斗下去受伤的只有你啊!”

    “你什么意思?”八阿哥眼神刹那间锐利起来,我不一抖,“什么叫收手?哼——”他怪声怪气的哼出声来,“怪不得老九说你不简单……怎么?事到如今,还要为抛弃你的人说么?玉儿,你可真是好心呐!”

    我偏过头,只能扯动嘴角,“不是的…这和四爷无关…”只是我不想看到你最后的落魄,最后的失败啊!“是我觉得都是兄弟,何必窝里打内拳?万岁爷耳目通天又不是不晓得你们在下头的动作,闹不好仅是个鱼死网破罢了。”

    “玉儿啊,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八阿哥翩然的笑道,但眼神中多了份鄙夷,“嘴上硬着不承认是帮四哥说好话,可事实呢?打内拳?我一人出手这内拳能打的起来?玉儿你敢说四哥真是像表面上对朝事无所谓么?他真是有那份闲云野鹤的心?”

    “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不是我知道历史而语塞,而是…胤禛他变得已经成为陌生人……

    八阿哥仰起头露出极白的牙齿,森森的笑道,“四哥是个什么人,看来你也不是完全不知道吧?那么,让我告诉你,让你更了解四哥,好么?”说罢,也不待我反应,直接朗声说道,“还记得那个叫小桃的丫头么?”

    我脑袋嗡的一声,那个昏暗的夜晚再次浮现在眼前,一阵眩晕袭来……八阿哥一伸手抓住我的胳膊,“我晓得慧心什么都招了,也不怕你知道,你和四哥离开藏楼后,藏楼着起一场莫名的大火,烧死了里面所有的客人、姑娘…….”八阿哥忽然止声,手指一圈拉过我的下巴,紧贴着我的面颊低声道,“知道哪里最恐怖么?据附近的商户说啊,里面有不少浑着着烈焰从如同地狱般的藏楼里冲出来,可惜被守在门外的兵勇补上一刀,又扔进火海里去了…啧啧…啧啧…那天杭州城的那个闹啊…呼声、喊声、哭叫声、惨叫声真真儿是不绝于耳呐!”

    “够了!够了!别说了!”膝下一软,我跪坐在地捂住耳朵,但耳边还是回响着略带沙哑的男中音——十三弟,剩下的交给你!该怎么做,你知道!记住!一个不留!做的干净些!

    我曾经疑惑过,那句干净是什么,原来一个不留是要杀掉一切可能透出我曾在那里呆过的人!那么,会有多少无辜的人,为那些真正犯错的人……陪葬?康熙真正愤怒的是这件事,那他怎么可以淡然的面对康熙?是他已经想好了退路还是,人命在他眼里仅是鸿毛一片?

    这就是他要维护我的清白而不惜的代价?这就是那迷人声线背后的残酷么?

    “那么你呢…八爷…”咬着牙镇定下来,仰起脸看向眼里隐有得意之色的八阿哥,“你敢摸着良心说你没做过杀人灭口的事么?那么,慧心的事是怎么回事?都是九爷的意思吗?八爷你敢说你真的是置事外,是局外人吗?”

    八阿哥神顿时僵住,不自然的一笑,“玉儿,有的事,不是我三言两语可以解释清楚的。但是,你要相信我,我一直想去保护你……”

    “得了吧!保护我?”从起先的惊愕已转为愤恨,天下乌鸦一般黑,在权利、兄弟间的利用、以及普通的女人之间,他会选择什么还用得着说吗?“八爷,玉儿深知自己是个什么价。就算万岁爷封了个格格,不过还是个宫女的出,值个几斤几两我还是有数的!可是,请你不要一遍一遍一遍的提醒我,宫廷的尔虞我诈!八爷!我知道你从小的生活环境,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想要什么都可以得到,但是,玉儿是个人啊!我是活生生的,有感的人呐!不是街市上凭着你们喜好就能买到的物件儿!你想要我留在你边,不过,你问没有问过我一句,我愿不愿意?”

    “你…”我稀里哗啦的说了一大堆,八阿哥真有些瞠目结舌,“我并不是那个意思……我不想你。看着你在四哥边伤心,即使躲进宫里,心里还是想着他念着他,我心里真的…很不是个滋味。”温是手掌抚在我的面颊上,暖暖的,“不管什么时候,不管当着多么信任的人也别说自己是宫女出!你是多罗端钰格格,别让别有用心的人抓住你的小辫子。”说完,深看我一眼,转走。

    看他要走,我一下急了,忙叫住他,“哎——你去哪儿啊?送我回去……”

    八阿哥转过,面无表,“现在天色已晚,离城里还有一段路,夜里走山路不安全,等明儿一早,我就派人送你回去。玉儿,见你一面,也了了我的心愿。”

    我表复杂的看着他,在这里呆一夜吗?胤禛会找我吗?墨迹把消息带回去了吗?他会着急吗?

    夜里怎么都睡不踏实,陌生的环境,挨到后半夜恍恍惚惚的进入半睡眠状态,但是噩梦不断,净是漫天的火焰、浑着火的人从火中冲出直接到我面前,我正要帮他猛然竟鲜血四溅!我尖叫着,呼的,肩头爬过一人,我惊惧的扭脸看去,是面孔早已变形的小桃……恐惧下,已经不知道该做什么了。突然,小桃的脸变成了胤禛,熟悉、冷漠,毫无血色的嘴唇微微开合,吐出几个字,“做的干净些,一个也别留!”

    惊叫着翻起,天空已经泛白,屋内半明半暗,反而让我觉得深陷孤寂中…抱着腿缩坐进角去拥有那仅有的安全感——我用自己所有去的男人什么时候令我觉得恐怖?

    八阿哥没有食言,天刚刚大亮,我已坐上回程的马车,但再没有见过他一面。一路颠簸,快到未时才进了城。我琢磨着,让八爷府上的马车送到雍亲王府有些不合适,一进城,我就下了车,自己走回府。

    青灰的院墙,红色大门竟令我心生惧意。不知道这扇门后又会是如何的囹圄。更不知道胤禛现在的脾气指数是多少,思前想后,决定从后门溜进去先回紫璧馆找墨迹探个大概才是万全之策!

    雍王府人丁本就稀少,我又捡着僻静的路走,随一路的胆战心惊可也是有惊无险。踏进我紫璧馆翠绿色院门时,我长吐口气,边朝馆里轻手轻脚的走边低声招呼着墨迹。回应我的仅有寂静罢了。——直到这时我还是没有预知到等待我的是什么……

    探头探脑的钻进紫璧馆,发觉里面的视线很是昏暗,抬头一看,帘子全被放下,挡住了绝大部分的阳光。静,比院子里还要静。没有一个丫头,也不见我的虎子……

    “玩够了?知道回来了?”后传来平静的声音,平静的令我心颤!“老八的别庄有意思么?”

    我转过头,就同我梦里的面孔一模一样——熟悉、冷酷、紧抿的双唇可唇角微向上,冷笑着,内双的鹰眼是戏谑是嘲讽是…杀意…?

    作者有话要说:关于我前一段时间不更的解释,是一段时间亲们无法想象的忙

    从九月开学,到现在,我只休息了两天,大家信也好不信也好。包括十一,中秋。

    我妈说我卖给了学校,我家狗狗不让我抱,不理我了......

    我想写,但是,,每天打开文档,写不到200个字,就会有打扰我的事。根本静不下心!

    我说过,无论如何我不想弃坑,到现在我还是这句话,别的我无法给大家承诺,也只有这个了!

    亲们给我的评论,我不想看,真的...说了什么,我能猜到...

    我相信,真正等待我的亲,才是我真正的支持者!

    我不知道该怎么样对未来的更新做出保证,但是,调整期已过,我会竭力完成这一篇!

    顺便说句,正在的超级大虐正是拉幕~呵呵~

重要声明:小说《与你三生(清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