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五章 交锋(二)

    青白的闪电撕裂沉厚的乌云,屋里瞬间惨白数秒。

    但仅是如此,我也看到他浓黑的睫毛下微眯起的眼眸......

    只是亮了那么一下,屋里再次回归于黑暗。静谧的黑中清晰的传出他克制压抑的呼吸声,良久,他闷着声问道,“谁和你说的这些?”

    “谁说的?”他的眼睛很亮,亮到即使是黑夜依旧发出幽幽的光来,只是…那光看的我心颤!——如同草原上的狼,防备而充满杀戮!我偏过头,居然哼着笑,我和他竟然变成了这样…敌人?仇人?“不管是谁说的,难道这不是你想的么?想着我是八爷的人…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博得你的信任?是不是觉着我有个曾经出卖过你的姐姐,我也不会好到哪儿去?每一次见到我,都要防着我,还要表现出一幅对我很有兴趣,很喜欢我,珍惜我的模样?胤禛!那样的你,很累吧?要装,要演,要不能让我察觉出来!才能做你的工具,被你利用!为你打探万岁爷边的信息!一个慧芨还不够么?是啊!怎么能够?你冷酷的外表下掩饰的是你对权利的**,口口声声说什么归隐田园,心底下巴望着怎么能登上九龙宝座,怎么君临天下……”

    戛然止住,并不是我无话继续,而是穿透黑夜的那道犀利冰冷的目光,似刀般的将我刺透。我不打了个寒战,四面八方陡然间压上可怖的压力,下意识的想逃离这种气场,脚下却如生了根一样,动弹不得。

    忽然,一只极为白皙的手自黑暗中伸过,白与黑产生强烈的对比。我呆呆的站着,注视着那骨节均匀的手指伸到我面前,我已无法控制自己紊乱的呼吸,指尖与我还有几公分的距离,但我已经可以感觉到那双手透出的寒意!

    全湿透,此时更是觉得衣服贴在上,全上上下下所有的毛孔像漏斗一样灌着寒气!骤然间,大手攫住我的下巴,手指的温度激的我浑哆嗦起来。

    “继续说啊。”胤禛鼻子里哼出一声,似嘲讽似冷笑,下颌一阵疼痛,他微微用力将我的脸拉到面前,温的鼻息缓慢的吹拂着我湿漉漉的额发,“怎么不说了?我确实没看错你,嘴皮子够利索!怎么着?跟谁学会了听墙根儿?还会趴着我窗台下头了?”

    “这么说来,你和十三阿哥说的都是真的了?”心头一阵绞痛,我用力挣脱他的手,无意识的攥住前的衣襟,“不是气话吗?不是一时意气用事说的?”即便听的是那般真切,心里还是不愿相信,我付出的所有只不过是落进黑洞,付出了,永远得不到回报……

    胤禛一言不发,默默的直起,背着手橐橐缓步在屋内踱步。他对紫璧馆内是很熟悉的,即使伸手不见五指依然清楚桌子在那摆放,椅子在那摆放!眼眶开始酸涩,他口里专门为我修建的紫璧馆,十三阿哥所说一草一木都是他所选,屋内的陈设都是他的主意,仅仅是为了发泄对十四阿哥的恨么?仅是为了我能接近康熙,为他探听报么?

    也好啊!凄然的低下头笑,头发上的雨水混杂着无法在忍的泪水滑进嘴里,很苦涩。可我至少还有被他利用的价值!即使被他利用,我还是无法停止他的心啊!恨他,更恨没用的自己!

    “你是默认了么?”双手在侧缩成拳,指甲的尖利刺得掌心生疼,肩膀不可控的颤抖,声线也因此变得哽咽,“你原先对我的好,也是装的么?胤禛…为什么你的演技那么好?为什么你会认为我是八爷安插在你边的探子啊?啊?是因为我姐姐曾经出卖过你吗?”

    “我什么时候说过你是老八的人了?”胤禛倏地停住脚步,极不耐烦的快步至我眼前,“你的事,和你姐姐有什么关系?我……”

    “行了!你还解释什么?我又不是没长耳朵!你和十三阿哥说的还不够清楚吗?我为你所做的一切,在你眼里一文也不值,反而让你觉得,我全是装的,全是为了……”我掩住脸,眼泪的温度此时烫的我心碎,“我在你心里的地位永远不及权利,那么,为什么要展现你的温柔,为什么要说你会一直在我边,为什么在我每每遇到危险时救我?既然不我,何必要狠着心伤害我?让我走吧……让我走吧!既然你根本没有相信我,为什么还要强留我在你边?”

    “把你的话再说一遍!”

    又冷又硬的音调自黑幕中重重的扔出,掷地有声。

    “想走了?”胤禛咬着牙嗤笑,如同夜色下的猫头鹰,尖利无,“玉儿啊…你以为我的雍亲王府是你想进就进想出就出的地儿?忘了你是谁了么?你是皇阿玛封的格格,更是我新觉罗·胤禛的福晋!放你走?好让你去找老八、老十四投怀送抱?好让我被全京城的人笑话,沦为他人的笑柄?告诉你!你趁早死了这条心!你生是我胤禛的人,死是我胤禛的魂!这辈子,你别想从我手心里逃走!啊——别想着如何从府里溜出去,你若是敢擅自迈出王府大门一步,爷就敢灭了你纽祜禄家一族!第一个就拿你姐姐开刀!”

    “你——!”从没想过他会说出这般狠绝的话,那一瞬间他周迸发的冷酷杀意令我相信他说的出也做的出!但巨大的心寒将我霎时包裹,这才是他,无新觉罗·胤禛、雍亲王、雍正……

    手腕忽的被攥住,骨头发出清脆的嘎吱声,他的声音贴着我的脸,“听清楚了么?”

    “胤禛…”那纠结我很久的问题,我还是问出口,虽然答案早已呈现,“你过我么,哪怕是只有一点点,哪怕只是一瞬间的心动……”

    他已经拉开房门,听到我的问题,脚下一滞。廊下挂着的灯还亮着,昏黄的光线照在他脸孔上,忽明忽暗。我能感觉到他的迟疑,甚至感觉到他的回答会是,我着你…可惜,他皱了皱眉,微扬着的俊逸脸孔有些苍白,红而薄的唇快速的开合几次,露出白细的牙齿。说完,他再也没有留恋,一甩袍子,抬腿跨了出去。

    我垂下头笑,早就知道的,何必伤心呢?

    “?皇家的男人,会有么?”

    但是,眼泪啊,还是止不住的坠下,心被一点一点一点的吞噬。我缩在地上,心里的疼,疼到我想大叫,想毁灭这个世界的一切……可到了嘴边化作的是无力的哽咽、无法呼吸的颤抖和从嘴角淌出的猩红,滴在地板上绽出绝美的刺目的梅花!

    “格格——”

    不知过了多久,耳边响起墨迹的呼唤。我勉力撑起眼帘,是墨迹的面孔,不断抖动的嘴唇,惨白的脸颊,红肿的眼睛。

    我动动眼睛,不知何时,我竟被抱到了上。手臂上残留的温度好似他的体温…怎么可能呢?他不是甩袖子走人了么?一个从未过我的男人,怎么可能心疼我分毫?我就像自己给自己设了个居,自己认为沿途的风景很美,一直是在唱独角戏,自我陶醉罢了…最终落得这么个悲惨狭长!

    “格格?”墨迹看我只是摇头苦笑,以为我得了失心疯,慌慌张张的摇着我的肩膀,“格格!你没事吧?格格!你和墨迹说句话啊!”

    “没事…”我推开墨迹的手,嘴里的味道还是满是血腥味,掀起被子站起,上的湿衣服已经换下,换上干净清爽的浅粉中衣,就连衣带也细心的系在一起。脚刚着地,像踩了棉花一样,噗通一声栽倒在地。是摔疼了?还是心底的委屈积压的太久?我不知道……只知道,墨迹急火火的扑过来扶我,我像是找到了依靠一样,缩在她怀里哭的声嘶力竭……

    天快亮了,东方泛起鱼肚白,雨过天晴……

    房门吱呀一声轻响,樱夏荷一人端着早餐一人端着还在冒着气的青花瓷碗进来。很快空气中弥漫着甜蜜的粥香与那股很恶心的药味!我从墨迹怀里抬起头,疲倦的望着那两人。

    樱夏荷对视一眼,估计没料到她们主子会是如此的狼狈。良久,樱福福道,“主子。爷交代的,请您早起后用些小米红枣粥,然后把药趁服下……”

    “呵…他还知道关心我?”我不冷笑,“别猫哭耗子假慈悲了!药?”樱一见我不善的脸色,忙连连却步,退到一侧。我冷眼看着那晚浓黑色药汤,心底一遍一遍的笑自己傻!从没想过自己为什么要喝这药,只是一味的相信他,相信他!

    “主子!奴婢们也是奉命行事!还望主子莫要为难奴婢!”夏荷噗的跪下,双手高举着那碗药。

    为什么他一定要我喝这药?

    “哦…放下吧。墨迹,你伺候我喝就是。”心头一转,如今,我只能自己保护自己了!“樱夏荷,去给我拿些蜜饯来。”

    “主子……”夏荷一阵踟蹰,“爷嘱咐一定要看着您喝下去……”

    “我说过了!下去!这药我会喝!”

    待樱夏荷退去,我伸手拿起那精致的瓷碗,这药汁我已喝了数月,却连功效都没问过!一转,直接将药倒进后的花盆里。

    “格格!”墨迹见我把药倒了,慌忙过来,一脸的错愕,“格格!你怎么……”

    “墨迹…听着…”我仰起头,注视着墨迹的眼睛,“从今起,我不会再喝这药!甚至,紫璧馆外送进来的食物,一律不要!”

重要声明:小说《与你三生(清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