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三章 印章

    吹着哨子的寒风拍的窗户玻璃哐啷哐啷作响,雪声又大了些。绛雪轩内地龙烧的正旺,屋角摆放着五个炭盆,木炭忽明忽暗,时不时发出一两声清脆的爆裂声。灯全被点亮,跳动的灯烛虽有些昏暗,依旧是让人安心的暖意融融!

    “府里怎么样?”胤禛稍有无奈的解着衣扣,眼角好似无意的瞄我,“我不在的这些子里,有福晋坐纛儿府中,应是无事吧?”

    “嗯。”我浅浅的应了声,有些郁闷的瞧着他三两下脱得只剩下一中衣,“福晋说起来还是老道,就是听到你被在宫里大家都有些慌神。好在现在也是雨过天晴,消息也该传回去了!我说你啊!就不知道想些办法带句话回去,让人一天瞎心!”

    胤禛叠着府绸棉袍,苦笑一下说道,“宫里形式严峻,哪敢随意带着信儿出去?皇阿玛最是忌讳串联二字,囚着我们这些年长阿哥不就是怕我们趁着举朝不安的当儿生事儿么?恐怕皇阿玛觉着最有可能有二心的,就是老八和…我了。”

    我瘪瘪嘴,抬眼瞅了下胤禛失落的眼神,这种被自己亲生父亲怀疑的感觉确实不好!正想着寻些什么话来安慰他,忽然他轻声笑笑抬起脚踢踢我的腿,“喏!鞋!”

    “懒死你!”听到他的笑声,我的心也好转了许多,嗔骂一句将他的腿担在我腿上,边给他褪着靴子边问道,“对了!万岁爷让你们住在哪儿?没有…”

    “你以为皇阿玛会怎样?”胤禛不以为然的一哂,悠然的双手撑在面上朝后倾着,“说到底,我们都是皇子,说是暂时囚也是单独一间宫室,限制了自由而已。我倒觉着这样也不错,过了几天清心寡子。就是…十三弟是真受了苦…玉儿?你怎么了?”

    他说他的,我则轻手轻脚的挽起他的裤腿,刚挽过小腿,大片大片的青紫闯入眼帘!不单是青紫,四周还有受寒长时间留下的暗红!——康熙如此狠心的令他们在外面跪了多长时间?眼眶一红,心疼的眼泪滴答滴答坠在他膝头上,更可恨,他竟对腿上的伤完全是无所谓的态度!

    “怎么了?宝贝儿?”他拇指擦过我的脸颊,很是惊讶的问道,“哭个什么?”

    “你…都紫了…怎么不让太医过来给你瞧瞧啊?”我拉下他的手,气不打一处来!“万岁爷到底让你们跪了多久?好好的,干嘛要你们跪啊?”

    胤禛偏过头勾唇轻笑,伸手一捞将我拉到他膝上,像是哄小孩儿一样吻去我脸上的泪珠,攥着我的手低声道,“宫里的人,谁不是跪出来的?你不是也被罚过跪么?心疼了?嗯?”

    又暖又痒的气息含着他独有的味道往我鼻子里钻,我缩着肩膀侧过脸,只觉得就这样脸上已经红扑扑的了!“谁要心疼你!都三十一岁的人了,还不知道心疼自己!就不知道自己跪到一摊水里了么?你自己瞅瞅你的腿成什么颜色了?”

    “没事儿的!”胤禛闭着眼睛微微摇头,“十三弟刚受过杖刑,怎么能再受风寒?老八老九他们成心就是想着这条儿故意挤兑老十三!我若是再不护着他…”他蓦然睁开眼,闪过一丝凶狠,“成了!你不用担心我!我的子骨还算得上强健,这么些子还伤不着我!小东西…想我了么?”

    “哼!才不会想你呢!”我趴着他肩头,胡乱噌着嘟嘟囔囔,“都这个时辰了,你用过晚膳了么?”

    胤禛大手游弋到我腰间,上下摩挲着,“嗯…慧芨和我说皇阿玛留着你,我也就去额娘哪儿一趟,顺便在永和宫用了晚膳。”

    “哦…喂!你干嘛啊?”正说着,按着我腰肢的手悄悄从腰间灵巧的解着衣服的蝴蝶扣,等我醒神已经解到了下,“等下…我还有些话想问你呢…”

    “什么话也等我先疼过你再说!”胤禛的呼吸陡然粗重,大手顺势自分开的衣摆探入,隔衣包裹着我前的柔软用力的揉捏着,另一手扳过我的脸不由分说覆住我还在开合的红唇。只消几下,全的力气被他抽走,软软的瘫在他怀里任由他摆布,“玉儿…我有近一个月没碰过你了吧?宫里的子白天还好些,忙起来没工夫想你,可到了晚上…没有你在我边真够难熬的…”说完,他自失的一笑,俯□含住我的耳垂,“小女孩…告诉我,你想我么?”

    体的所有神经被他调动起来,渴望他的亲吻、渴望他的抚、渴望他的温度!半眯着眼抬手搂住他的脖颈,红唇轻蹭着他的下颌。胤禛的鼻息更加急促,膛快速的起伏着。我抚着他微刺的面颊绵声喃语,“想…以前不是说过么?你不在…我会很难过…会想你想的连我自己是谁都忘记…而且…这次还担心着你的安危…”

    “傻丫头!”缠绵的吻将我围绕,急重的呼吸声在耳畔沉沉的响着,繁复的外衣像花瓣般被轻柔剥下,莹白细腻的皮肤仅着着手工的内衣。炙的目光肆无忌惮的投在我体上,我紧抿着嘴,不由自主的攥住紫罗兰色的帏,面皮上泛起两朵酡红色的云朵。胤禛瞧着我这般羞怯居然扳过我的脸低沉的笑道,“小东西又害羞了?真是…不管要过你多少次,还是会脸红…”细白的牙齿轻咬住白玉似的耳珠,舌尖无意的弄搅起我心底的波澜,掌心的温度烫人,推起衣至锁骨毫不怜惜的揉弄着已无半分遮拦的粉嫩……一阵阵的又酥又痒像波海浪般的将我席卷,贝齿扣着下唇难以压抑唇齿间溢出的吟。

    上忽的一沉,一具更加滚烫的躯体覆压上,伟岸高大的躯与我贴合的不留一丝缝隙。醉人独特的气味将我萦绕,灼的亲吻沿着脖颈一路向下,掠过的每一处泛起绯靡的桃红瘢痕……

    我微仰着下巴,双手却抵着他肩头,“等下…”眼角瞄到满室的通明,闪烁的烛光让我心中涌起一股羞意——一个月的分离令我有些无法承受他此时放肆的眼神还有自己这么直白的呈现在他眼前。胤禛眼里流露着疑惑和急切,我子缩缩下巴藏在他肩膀下,顿时更加浓郁的男人体味从他口处喷涌在我鼻底,腹间陡然窜起一阵流,子软的似泥,手上推他的气力自然微乎其微,“能不能把灯吹了?这样…”

    “我觉得好!”胤禛邪气的挑着唇角,边说着大腿已暗自使劲挤进我腿间,大手伸到我背后将我的体撑起一个弧度,轻咬着腮骨下方的皮肤,低哑的男音好听又惑,“我能看到你每一个表…玉儿…你不知道你有时的表能让任何一个男人疯狂…”正说着,他手掌夹带着炙人的温度沿着背脊的曲线滑到腰下,顺势一捋除去我最后的一道防线。胤禛原本清明的眸色霎时昏暗起来,我只觉脸烫到快要沸腾,本能的别过脸紧咬着下唇。忽然,邪虐的手指摩挲着大腿内侧的柔嫩,混杂着急重喘息的声音响起,“当然,我也不能例外……”

    待他平静下来,我也是喘吁吁,全上下泛着酸痛,懒洋洋的赖在他怀里不肯再动弹!——也是!他那一句‘不能例外’足足磨了我三次,他是得意的心满意足翘着嘴角,我可是连动一下都会牵的腰下不适!

    “怎么了?”心大好的男人瞧见我皱着眉头,食指抬起我的下巴,竟然一眼无辜的问道,“干嘛皱个眉?小懒虫不睡觉了?”

    “讨厌!”枕着他的大臂,顺手在他手臂的嫩上使劲儿一掐,他吃疼自然的浓眉成川,“你不也皱眉了?还问我!一天就没个轻重!你欺负死我算了!”

    胤禛稍稍一怔,大手环着我,很是亲密的贴在我耳边说道,“哦?这叫‘欺负’?那刚刚是谁的腿盘到我腰上的?是谁在我耳边叫我的名字,要我再快些?又是谁把我含的…那么紧…”他每说一句,我脸上的温度向上窜高一些,最后一句近乎于耳语轻的听不到,可正是这句让我面颊上有抽筋的感觉!满意的看见我满脸通红,胤禛按住我纤细的腰肢,防着我向下溜,更是恶意的补了一句,“而且…我看某人很喜欢我的‘欺负’啊!”

    “你!……”咬牙切齿却又无可奈何他痞痞的笑容,手臂上传来他膛上的体温,带给我无法抵御的惑,“随你了!可是…胤禛…能见到你真好!”翻过面朝着他圈住他的健腰,将脸埋进他的颈窝中,任由他的气味充斥肺中!一股难言的安全感将我包围,不管外界环境如何,只要拥有他的怀抱,我什么都不怕!

    他眼底蓦然一亮可仅是浅浅的微笑,细长的手指穿入我发中,轻柔的篦着。良久他幽幽开口,“绛雪轩…倒圆了我三年前就想做的事…小妖精,你终是逃不出我的手心……”说到此,他独自露齿而笑,笑中不掩得意。

    “谁逃不出你的手心了?”羞恼的在他口上一擂,还是回忆着,“三年前的八月十五啊…”康熙与我定下三年之约,幸好我没有失约!可是,好像和八阿哥、十四阿哥的牵绊并没结束……突然想起十三阿哥,慌忙仰起脸,却见胤禛极认真的盯着我看,没料到我猛然抬头,他眼底极快掠过一抹尴尬又恢复正常。我稍一迟滞,还是问道,“对了,你那会子没和十三爷聊聊?他还好么?”

    “能好到哪去?”胤禛低哂着笑,满眼的嘲讽,“养蜂夹道那种地方……前些子我想着法儿去瞧了瞧,上下打点了些,好在里头有些子奴才是从我门下出来的,还好通融。”我点着头,前半句像是结果,后半句反而像解释,这家伙说话怎么也颠三倒四了?“可老十三往散漫自由惯了,这么一闹腾,倒是拘住了子。内务府的那帮奴才也真敢下狠手!今儿我瞧着老十三走道儿还是有些别扭!”

    十三阿哥几乎是由胤禛关照着长大,感自是没的说。我点点头,望着他那双含恨的黑眸,“我觉得吧,这人呐就是得在磨难中成长!你不也是么?十三爷的子就是你说的有点野,这么一管教不也有好处么?或者,万岁爷就是这么考虑的吧?”

    胤禛眼睑微垂,半晌抬眼看着我说道,“皇阿玛?皇阿玛他老人家的心思我还真是不懂!刚废了二哥,马上抄了大哥的家,魇镇二哥的证物呈到御前,又龙颜大怒罚我们兄弟雪天里跪,可见着你也不知你说了什么好话,居然让我们起来。呵呵……看来还是你这小东西能劝得动皇阿玛啊!”

    心头咯噔一跳,手心沁出点点汗水,“万岁爷?我只是说了父母都是心疼自己儿女的!你们一天到晚的闹家务,要是我我也生气!”勉力的笑,让自己说的话看起来像是无所轻重。胤禛的目光极像审视将我打量很久,我嘴唇,推了他一把,“你干嘛这个眼神看我啊?”

    “没什么……”胤禛收回那种犀利的目光,若无其事的笑了声,“十三弟…还真是借你吉言,转危为安。但是,玉儿,我不知道你想过没有,既然你相信十三弟不会做调兵的事儿,那到底是谁在后头泼老十三的脏水?——亦或者,目的是二哥或者是…我?若是二哥,那目的可是达到了……”

    “我怎么知道?”即使我心里清楚八阿哥他们绝对逃不了干系,甚至十四阿哥恐怕也甩不脱嫌疑,可这会子我怎么敢再说这种话?眼珠转转,试图转移话题,“说起来,你这个‘太子党’可怎么办?”

    胤禛撑起头,剃的趣青的额头发着光,他眼睛眯着但全无笑意,“我可不是什么‘党’!我没那些心气儿钻营,想着都是一个阿玛,家鸡打得团团转,野鸡打得满天飞,还能怎么样了不成?先头想着好生辅佐二哥,将来能落个‘贤王’也就罢了,可曾想二哥……”浓密纤长的睫毛如同羽扇般的均匀散在他眼睑上,灯火忽明忽暗,投在他脸上的影遮挡住他的神。“再说了,我又是个孤臣子,让我往人家袖子里钻,我还放不下那段呢!该做什么事儿,即便是皇阿玛……”

    “就算是万岁爷你也是直言进谏?”我忽然想起在扬州时十三阿哥说给我听的一个笑话儿,胤禛眨了几下眼睛很是不解,我嘻嘻的笑着,“正月初五时有折子报河行宫修好,万岁爷看了奏折,说‘寒而不凛,温而不炙,好,真是避暑胜地’,你是不是当时就顶了回去,说‘皇帝山庄真避暑,百姓仍在河中’,弄得万岁爷脸上挂不住?到了十五才理你?”

    胤禛太阳上青筋一抽,搓了搓鼻尖讪讪的笑道,“又是老十三卖了我?这事儿是有,可我当时说的委婉的多!可我本来就是有什么说什么,皇阿玛是不欢喜了几,后来皇阿玛不还是想通了?”

    “是啊!他是想通了!想通了把你送到江南!”我嘟着嘴抱着他的脖颈撒,他这样不好意思的表总是可的让人受不了!“还不如一直别理你呢!也省得我跑了那么远的路!”

    “哟!你还知道啊?”胤禛扑哧一笑,抬手捏着我的下巴摇晃我的脑袋,“就知道任!不过,你也不是白跑了一趟,最少……”他突然戛然不语,许久才问道,“我不在你跟前盯着你,你有没有每按时喝药?”

    “有啊!当然有!墨迹樱她们每天都盯着我喝下去呢!”说起这个药,我噘起嘴嘟嘟囔囔的求道,“呐…胤禛…都喝了好些个月了,该调养好了吧?我不想喝了…很难喝的…求你了……”

    胤禛只看我一眼,我就知道答案肯定是否定!果然,他眼神骤然严厉起来,断然回绝道,“不行!说了多少次,你的子太虚,不好好的补能行么?我可不想真等哪天你有了子,反倒拖得你承受不起!”

    刚消退的绯红再次升上,就连脖子都红了起来。心中一根被我长久忽略的弦由他拨动,嫁给他已有一年近半的时间,自扬州之后,我不再在非安全期内赶着他离开,回京后他忙的昏天黑地,我也跟着他过的晕晕乎乎。一个月虽说是有少说十天不在府里,但只要他回来夜里基本都是在我的紫璧馆留宿,我也记不得哪天该去回避他,只知道只要他在,我必然是被他磨个透透!——不过,他极少提起关于孩子的事,就算要说,‘将来’二字是永恒的前缀!

    “你…真的想要我和你的宝宝么?”纠结很久,不知该怎么问他,斟酌着、偷偷瞄着他,“你好像…最近很少说起这事儿了……”

    “嗯?怎么?想通了?想给我生个小阿哥了?”胤禛微微一怔,但马上拉过我很暧昧的在我耳边低语,“我往常说么?我比较喜欢用‘做’的,懂么?”最后一个字还没说清,手掌已朝着我下袭来,我陡然的心惊慌慌张张按住他使坏的手,胤禛一挑眉戏谑笑着看我紧张的模样,“傻丫头!刚不是说了么?你子太虚,一切都顺其自然,好么?即使我多期望你能给我生下个世子,可这又不是强求不得的事儿,对么?只要你好好的在我边,咱们不有的是时间?”

    顺其自然?我稍微点点头,心中却疑惑,这话怎么听着就这么的怪呢?

    胤禛拨开我的刘海,在额上轻轻的一吻,握着我的手说道,“想什么呢?瞧你那傻样儿!嗯…玉儿,明儿我得先回趟府里。毕竟出来的时不短,总该回去露个面儿。皇阿玛留着你,你就乖乖的陪着他老人家,好么?”

    “不好…”一听他要独自回去,我立即满心的恐惧,“你回去做什么?不是已经有人回去报信儿了么?”

    “是。那些奴才报信儿和我回去能一样么?”胤禛好整以暇的偏过头无奈的发笑,“而且…我还想借着这个见见老十三。宫里…人多口杂,真不是个能说事儿的地儿…老十三哪儿…快算了吧!我是不敢沾惹!上回在他哪儿就说了句三哥府上的孟光祖,第二三哥就拐着弯儿和我解释!他那儿真真儿是牛鬼蛇神,哪号儿的神仙都有!今儿老十三还和我说要我去他府上,我只回了一句,‘你府里不整顿,我永世不去!’哪里像个贝子府?简直就是个庙会!”说罢,摇着头苦笑。

    异样的感觉越积越多,他往沉默寡言,在外人面前面孔连个多余的表都没有。就是是和我在一起,也从来没有说过如此多的…废话。张张嘴言,迎面是他晶亮的黑眸到了嘴边的话统统咽了回去。心下一转,扶着他的大臂沉下脸咬了下去,含住他手臂上的细在唇舌间吸一阵,再抬起头时,他手臂内侧多了朵红艳的花朵!

    “这是?”胤禛翻着胳膊,一脸的诧异。

    我擦擦嘴,高高扬起眉毛,“哼!给你盖个章!再这个章消失之前不许抱除了我之外的任何人!等章消失了,我给你再补上一个!如何?”

    “你啊——”胤禛少时发愣,眼睛微微眯了眯,诡谲的笑意爬上他俊逸的脸庞,没等我看清他的笑容,已被他一个发力按着下,双手被牢牢的钳住固定住枕边,男人开始发急的呼吸吹在我颈窝,弄得我很痒痒,“小女孩,那你说我是不是更该给你盖些章呢?免得你刚离开我的视线就招惹别的男人?”

    真不知道康熙把我留在宫里是做什么!让我恍然有了重新做宫女的感觉,每往返于乾清宫和绛雪轩,偶尔在老佛爷哪儿坐坐或者去永寿宫陪陪良妃——她比去年时还要清瘦,天气一冷,时常咳嗽!头一次看见她,我真怕一阵风把她吹走!想召太医,可良妃说她这是老毛病太医来了也是无法!

    胤禛一去就是五,据说也只是在府里呆了能有一个时辰便一头扎进户部。除了每天清晨给康熙请安能草草见上一面之外,能看到的也仅是他匆忙出宫的背影!瞧见我两眼泪汪汪,康熙也是装作糊涂,我什么时候能出宫也成了绝口不提的事

    心稍有些烦躁的从永寿宫出来,琢磨着要不要再和康熙谈谈?一番思想斗争,最终脚步沉重的朝着绛雪轩走去。连着下了好几天的雪,给御花园披上一层白色外衣,翠绿松柏掩映下倒也衬得红墙黄瓦褪去了沉重的威压显得亲近可人。我深吸一口御花园中清新的空气,干脆决定随意的走走。

    猛然间,平整的雪地上突显两行延伸到假山深处的脚印激起我的好奇心。停了下来,探着子朝里面张望,隐约是见有人影,也不知道当时是怎么想的,轻手轻脚的踩着一行脚印顺着朝前走。

    然而,当我转过几座假山看到里面的人时,头脑竟有种麻木的感觉——胤禛面目表一脸冷峻的背着手,而他边还有位穿着浅粉色宫女装扮的女子!下意识的躲进假山的缝隙中,双腿却不由自主的瑟瑟发抖!竭力克制自己的呼吸,透过假山看向他们。那女子侧对着我,可仅从侧脸就能看得出绝对是美人胚子,此时正是梨花带泪看起来期期艾艾……碧绿色的一方帕子在她的玉手中被攥的皱皱巴巴。她的红唇开合,但听不清她说什么!胤禛一直静静的听着,手指在背后拨弄着拇指的扳指,薄唇紧抿,脸上连一丝多余的表都没有!待那女子说完,胤禛微扬着下巴,还是极漠然的说了几句话。女子大睁着美目,眼里写满不信,转而低下头啜泣起来,可能是看胤禛还是没什么反应,她福福快速的离去。

    我长舒口气,不管是什么事,看起来应该是没什么问题吧?但是,胤禛为什么是那样的眼神?微蹙的剑眉,狭长邪魅的眯着眼眸,或寒或算计的直直注视着倩影消失的地方……

    作者有话要说:那个~~

    嘿嘿~~

    不好意思~~

    属于超级卡文加混乱期···

    很混乱,然后,好好的捋了下思路···

    然后呢,时间长了,手稍微有点生,在电脑前发了好几天的呆,完全不知道写什么···

    现在好了,卡文期度过!

    估计,三章之内正式开虐~~

    吼吼~

重要声明:小说《与你三生(清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