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 逃离(一)

    胤禛有句话说的没错,我确实抓狂了!而且是非常!

    怡斋理所当然成为暴风中心,从四周开始到胤禛的书案,一切能砸的能扔的能摔的一律没能逃出我的手心——打天亮,噼里啪啦的破碎声,还有丫头们的惊叫声自怡斋不断的传出!

    “格格……你…小心啊!”一早进来伺候的墨迹也不敢靠近我,缩着门口怯怯的劝着,“那都是瓷器,先不管值多少银子,要是把你再伤着,爷回来还不得生剥我们的皮啊?格格!”

    墨迹此言一出,扒着门框的几个昨天我见过的丫头匆忙附和着点头,脸上压制不住对胤禛的恐惧!

    我喘着气恨恨的咬牙,那个……大骗子!不过,好奇怪哦,我闹腾出这么大的动静,居然无人敢拦就这么任我闹着,那拉福晋那些女眷也不知去了哪里,怡斋简直就像个区一样!胤禛那家伙到底还交代什么了?

    “不管了!决不能让你把我就这么丢下!”攥紧了手,心头快速盘算着该如何追上他,“墨迹,你去把达楞叫过来,你们…嗯…青竹对吧?你去沐堂那边,帮我看看水放好了没!”努力平静下来,再急再气也不是在这一会,先将自己清洗干净再从长计议!

    还没等我计议出方儿来,康熙一道圣旨愣是将我召进宫。

    我气鼓鼓的冲进乾清宫,惹得一众侍卫太监宫女对我行注目礼,要不是李德全在一边朝着那帮侍卫摆手怕是我能被他们当场按住!

    “哟。这是怎么啦?气成这样?”康熙盘腿坐在炕桌前单手拿着本《瑯环琐记》,见我进来放下书明知故问的问道,“谁把朕的玉格格惹成这样了?”

    “回万岁爷,没有!”他还真好意思问?先是他把胤禛派出京,再配合胤禛不给我耍手段的时间将我召进宫,要说谁惹我,他就是头一号人物!“万岁爷您真是说笑呢,奴婢人微言轻,谁愿放下架子惹奴婢不高兴?”

    康熙胡子抖抖,手臂张开支靠着后的明黄龙纹引枕,“是么?朕怎么听说老四的书房今早受了灾,花瓶笔砚碎了一地?”

    “万岁爷,您是不知道,今晨啊,地震了!万岁爷您没感觉到啊?奴婢也是被吓了一跳呢!”我忽闪着眼睛,一副纯良的模样,“奴婢自然是不能和万岁爷您比了,奴婢府上的支柱都被您派出京去,这地稍稍一摇,院儿里的东西自然是不稳当了!”

    “听听!听听!李德全啊,这丫头是在怨朕把老四派出去了呀!”康熙大笑着将脚移下炕,李德全赶忙跪下给康熙穿上靴子。“瞧着嘴皮子的利索劲儿,一点儿都没变呐!来来,丫头,过来!陪朕走走!”

    我只得乖乖的搀住康熙的手,扶着他缓步往乾清宫外走。

    “嗯。快开儿了啊!”康熙仰头望着湛蓝的天空,和煦的风温柔的吹过已无寒冷刺骨。

    不知康熙突然说这是什么意思,附和道,“是啊。都快二月了呢!奴婢来的时候看城河都开河了呢!估摸着再过上几,沿岸就该是花红柳绿了呢!”

    康熙点着头,眼神出奇的光亮,“天就是让人心脾舒爽啊!朕坐了一冬这子都有些僵硬了,可真是老胳膊老腿喽!出来走走活动活动。”

    “老胳膊老腿?您说您呐?”我不抿唇低笑,引得康熙停下看我。我赶忙笑道,“您可一点都不老!跟奴婢四年前见你一样!奴婢觉得啊,您比当年更显精神了呢!”

    “小丫头!就会捡好听的说给朕听!”康熙拍拍我的手,闭着眼睛微笑,“可到底年龄不饶人,一年和一年不一样!朕有时真觉得这子骨不中用了!处理起朝事来,越来越力不从心了。”

    “您有太子爷呀,太子爷也是尽心尽力的帮您的嘛!还有八爷,九爷,十三爷,阿哥爷们都想着帮您分忧呢!”

    康熙但笑不语,笑容有点苦涩。他不说话我也不敢吭气,就是扶着他沿着宫墙漫步着走。忽然,康熙默默的说道,“老八太过温和缺少决断力;老九又过于柔;老十三、老十四,年轻没经验又是个莽撞子,还需历练;太子……”康熙顿了顿,眼中神复杂,悲伤中隐含怒意,“朕越来越不知那孩子在想什么……”

    “万岁爷……”我不愕然,康熙怎么突然和我说这些?

    “老四嘛…”康熙没有在意我的惊讶,继续说道,但听到他说起胤禛,我马上紧张起来,“老四子刻薄,可朕记得当年你评价老四的一句话,‘面冷心,一钢骨’?”

    我想了想,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也就点了头,“嗯。万岁爷您那时是问奴婢关于四爷和八爷的看法。”

    “朕倒是觉得,你说老四说的还真是贴切。不过,他的心恐怕仅是对你吧?”康熙转脸看着我,如同在苏州那晚他问我关于四爷和八爷时相同的眼神,深邃而……摄人心魄。“自从你额娘走后,老四……从来没在朕面前笑过。朕赐婚那拉氏也好,就连弘晖出生,朕也仅瞧到了一丝短暂的兴奋。也只有待你,朕能从他眼里看到很浓的柔和笑意……”

    “万岁爷,四爷他本就不是无之人,只是……”只是他太会压抑自己的感,不在人前外露而已,这话可以在康熙面前实说吗?

    康熙停下偏过头看我,沉吟一会点头道,“‘喜怒无常’也是要有喜有怒才是吧?知道为何朕这次在朕众多皇子中独独选他去办差么?”

    我一下怔住,这个问题我还真是没有想过!老实的低下头,悄声回道,“回万岁爷,奴婢愚钝,如何能猜得透您的心思?”

    “也正是应了你那句——一钢骨!”康熙背着手眼睛望向南方,脸色忽然间变得冷峻,“江南…面儿上一派祥和,歌舞升平,实则各股势力在里面错综复杂。盐商有盐商的利益,底下的官员们有官员们的关系网。下头有多少奴才出自朕的这些儿子门下朕心里也是有个数儿的,思量来思量去,也只有老四去最合适。懂了么?小丫头?还怨朕把老四派出京了么?”

    “不…奴婢怎敢怨您?”讪讪的一笑,猜不透康熙和我说这些对于女人无用的政事是做什么!索装糊涂嗲声道,“是奴婢腻着四爷成习惯了,一没他奴婢不习惯啦!”

    康熙昂头大笑,边指着我边说,“小丫头就是小丫头!不过,”康熙突然沉下脸,话锋猛烈地一转,带着分惑,“不过,若是老四这次差事办得好,你不希望朕给他个郡王的封爵么?”

    我心头咯噔一跳,手心不觉沁出汗水,康熙这是什么意思?试探我吗?他知道我和胤禛在一起的时间很长,试探出我的想法来猜测胤禛的想法吗?可我明知最后坐上九龙宝座君临天下的人是胤禛如何会看上这个郡王爵位?

    “那万岁爷,胤禛做郡王就能多陪陪奴婢,不会被您再派出京了么?”害怕断然的拒绝更会引起康熙的疑心,眨着眼睛顺着我刚说腻着胤禛成习惯继续往下说。

    康熙怔了怔,唇角略弯,“这个嘛…朕不知道…”

    “那还是算了。”故作轻松的摊摊手,康熙挑着眉点漆似的瞳仁审视着看我,不心跳加速,“他现在仅是贝勒每天都这么辛苦,您要真是想赏他,还不如赏他一个月的假呢!这样,四爷他就能陪奴婢去关外看看了呢!”

    康熙稍稍愣神,拍着腿大笑,“敢朕封的郡王还抵不上陪着你去趟关外?你这丫头啊…也真是只有你能想出这种怪点子哟!行了行了!朕召你进宫说是陪着老佛爷住上几,时间净耗朕这儿了,去吧,跟老佛爷说说话儿去!”

    “啊…是…”我福福行礼,退了几步朝着慈宁宫走去。

    只是,我不知道,康熙一直看着我的影消失在层层宫墙中,面色不断变得凝重,眼中蒙上一层浓浓的猜忌……

    一晃过了近半个月,我一直陪着老佛爷边,即使心里再思念胤禛也没有丝毫办法。每次旁敲侧击着想出宫,康熙要么打着马虎眼要么说,太后还舍不得我,要我在多住几天!没有康熙点头,谁敢擅自放我出宫?

    幸而老佛爷待我真的很好,所有吃穿用度一概按着和硕公主份例,一天也没什么事做,就是陪着她说说话,时不时的下个厨。那拉福晋把虎子给我送进宫,它整天围着人家小雪儿转,可惜小雪儿总是不理睬它,为每天稍有枯燥的子平添了些欢乐。

    而十六阿哥依旧寻着机会带着十八阿哥找我,每次见到十八阿哥总是让我心头发紧。一声声清脆的‘玉姐姐’,使我拼命的想忘记今年正是康熙四十七年!

    眼瞅着马上进入二月,我还寻不到找胤禛的办法,心中不免有些急躁!天气也在顺应着我的心,一改前几风和丽,天沉沉的,充满着压抑!在房里呆的憋闷,我围上件斗篷,顺着慈宁宫漫无目的的胡乱走着。见我打开房门,虎子立即从它的窝中蹦出,欢快的摇着尾巴跟着我。扯扯嘴角,也罢,一个人也很是孤单啊!

    一路走至慈宁花园,除了松柏苍绿外还是一副死气沉沉的感觉。跨上汉白玉桥,桥下的矩形水池还结着一层薄薄的冰。我怕虎子胡跑掉进水里,赶忙蹲下将它抓住抱到临溪亭中坐下。

    仅是十几天,简直就像过了十几个世纪!睁开眼睛想他;闭上眼睛想他;走路会想他;和老佛爷说话会走神想他;看到容貌中有三成像他的十六阿哥会想到他;紫城中的每一座宫,每一块石板,每一棵树木都会让我发疯般的想他想他!——胤禛,你怎么能这么狠心的将我丢在京里?

    “虎儿,他是不是真的很讨厌?”

    “你在自言自语个什么?”桥下想起温和的男声,我抬头望去,竟是多未见的八阿哥!他一朝服,背着手,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

    我下意识的左右看看,慈宁花园空旷安静,不见半个人影!

    “你在找什么么?”八阿哥看着我慌乱的神,抿唇一笑,款步朝着我走来,“今儿这天气,娘娘们哪里有心思出来散心?不过,如此静谧的花园到也是别有风味!”

    “是吗?”八阿哥的洒脱爽朗反而衬得我很狭蹙,“八爷也是好兴致啊。怎么独自到这儿来了?我看你的装扮好像刚下朝嘛!”

    八阿哥眼角瞟着我怀中的虎子,颌首道,“嗯。是啊。我好些子没给老佛爷请安,正好瞧着你神色恍惚的朝着这边走,我怕你出事儿就跟过来看看。你没事儿就好!”

    “我能有什么事?一天不就是这么浑浑噩噩的过么?”偏过头勉力一笑,错过了八阿哥眼里的那抹痛色,“八爷您要是没什么事儿,我就不耽搁你了。”潜意识中知道胤禛要是晓得我今儿单独见了八阿哥,那不知又要发多大的脾气!想到这里,不觉挑起唇角。

    “我…”八阿哥抹抹鼻尖,言又止几次终还是开口道,“她来找过你了?”

    “她?”我一怔,马上明白八阿哥说的是谁,“啊。嗯。八福晋找过我。就是元宵节那天!她……”

    八阿哥眉头一皱,一步跨到我眼前,攥住我的手腕紧张的问道,“她和你说了什么?她有没有做什么伤害你的事?”

    我彻底呆住,愕然的望着全绷得紧张的八阿哥,赶忙抽回手摇头笑笑,“没有。她只是和我说了会话而已。她…很你…”

    “是么?”一丝尴尬涌上他的面颊,挤出个笑容来,“没有就好。没有就好……我真怕她做出什么伤害你的事来……”

    “八爷你多虑了。我想,全心全意去另一个人的人不会是坏人!八爷,希望你能珍惜她!”

    八阿哥垂下眼帘,视线落进水池中,低声呢喃着,“为什么你没有珍惜我而选择了四哥?”

    “啊?八爷?你说什么?”他的声音很小,我听的不是很清楚。

    “没什么!”他扬起脸,如常的微笑,“我是说,四哥这段时间不在京中,你准备怎么过?毕竟……他离开三个月你就……”

    脸不由的微红,匆忙将脸扭到一边,“我……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现在过得每一天都不是为我而过……每减少一分钟减少一秒,对我而言都是减少着一种煎熬……”眼中酸涩着发,慌忙背过去不想八阿哥看到我只因离开胤禛几天而落下的眼泪!不愿让他……看到没有胤禛我是多么的懦弱!

    “玉儿……”肩膀被他转过,轻柔的语气像极了胤禛。眼泪不再听话,就那样淌过份腮绽在地板上。

    “对不起……我真的不想哭的……”强笑着捂住眼睛,泪水溢过指缝,“不想……让你觉得我这么没用…没有他我什么都做不了……可是…可是…我真的很想他啊……”

    八阿哥痛苦的闭上眼睛,双手颤抖着紧握成拳,骨节被攥的发白……

    “为什么明明心里这么难过还要笑?”盖住眼睛的手被他拉下,没有注意到他的眼中是绝望的挣扎!

    “因为…他一定希望我在笑…唔——”挣扎在瞬间变为可怕的占有,腰被他的手臂猛地拉近他的体,他的侧脸在眼前飞速晃过,湿的唇突兀的封住我微张的双唇!“嗯……放…放开……”推搡他的力气在他健壮的躯上不起半点作用,腰肢上的锢更紧,在我说话的时候他的舌撬开我的牙关纠缠上我不断躲避的舌,噬缠绕汲取我口中所有的空气!

    “放开我…放手啊!”恍惚中,我竟以为亲吻我的人是胤禛,使劲在八阿哥的唇上咬了下去。霎时,唇间弥漫着一股血腥味!

    八阿哥吃痛松开我,看到我满眼泪水,不觉伸手要拉我。“玉儿…我…我从来没有放下过你!刚听着你说四哥,我…失控了…”

    “不要…碰我!别碰我啊!”我竭力躲过八阿哥的手,不防重重的撞到亭中木柱,“你…一句失控就完了吗?八爷!我一向敬你温文尔雅,没想到你对我也……”

    “玉儿!我刚说了!我从来没有放下过你!我一直以为我可以,可等你嫁给四哥,我才明白,我根本做不到!这种噬人的感觉,你明白吗?”八阿哥双手攀住我的肩,摇晃着我要我看他。

    可我,却被一种无法原谅自己的愫包围——我相信他,但他……

    “够了!八爷!你别说了!”我抱起呜呜叫着护我的虎子,硬将眼泪咽下,“八爷,玉儿嫁给四爷已是事实,求你了!忘了我啊!”哽咽着说完,撞开八阿哥慌忙朝外逃离。

    胤禛——胤禛——这个鬼地方我一天都呆不下去了!我不知道该怎么保护我自己;我不知道后面的几个月该怎么熬下去;我不知道还会有怎样的事发生!离开!离开!脑海中仅剩下这两个字在不断的重复呐喊……

    作者有话要说:玉儿怎么会乖乖滴看家泥?

    话说,这章本来昨天就能更出来,但素,偶觉得写的很烂,所以就全删了~

    哎~~果然是bt滴某晓啊~

重要声明:小说《与你三生(清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