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希翼

    晨光透过怡斋木格玻璃窗斑驳的铺满窗下的梨木案几,白水晶花瓶折出像彩虹一般的七色光。屋里的西洋钟嘀嘀嗒嗒,稍远处传过微弱的扫帚磨过地面发出的唰唰声,偶尔从空中掠过没有南飞过冬的鸟儿叽喳着笑闹着——一夜的沉寂,又是一个生机盎然的清晨。

    怀抱着我的手臂动动,边的人悉索着坐起,轻声的笑笑,开始轻手轻脚的穿戴。我听到他的声音,心头顿时冒起一股怒火,使劲扯过被他带走的被子,蜷缩着翻过背对着他。

    “醒了?”胤禛低笑,侧过摸摸我还露在外面的背,“该起了。嗯?听到没?你不得去万福阁给福晋请安?正好我趁着这个机会,给福晋交代一声!听话!起来!”

    把被子向上用力一拽,将自己裹得严实,他说他的,反正不动不理他全当没听见!

    “小丫头……”胤禛揉揉我散开的头发,俯□在我脸上很轻的碰碰,移在着靴子,“高福儿!进来伺候!”他站起,抖抖衣角走了几步又折回来放下帏细细的折进褥中,上下审视着没有缝隙这才朝着外间走去。

    房门发出很轻的开合声,千层底布鞋的细碎脚步声踏踏的涌进。有帏隔着,我看不到外面的况,只凭声音判断进来的不止高福儿一个人!

    “爷…”挑起个小缝偷眼朝外看,隔开里外间的垂花门没有放下纱帘,倒是能看的清楚。高福儿躬垂手立在一旁,胤禛只着着白色中衣,黑油的辫子随意的盘在脖颈上,七八名捧着厚重冬衣盥洗器具的丫头规规矩矩的站成一排立在最下首。仔细瞧过去,樱、冬柏也在其中,我暗自咬咬牙,还是头一次见怡斋也有丫头!

    胤禛抬抬手指,高福儿赶忙递个眼色,一名绿衣打扮的丫头双手捧着个冒着气的铜盆,另一同样着装的丫头绞着白帕子跪下呈给胤禛。胤禛退了一步坐到窗下的暖炕上,仰着脸覆上帕深深的洗了几口湿的潮气。

    “你要是想把和我呆着的最后一天全献到上,说实话,我也没什么意见!”胤禛漫不经心的折叠着白帕,跪着的丫鬟眼睛一直随着他修长的手指移动。啪的一声,他甩手将帕子扔进盆里,起跺着脚突然的说道。“就是怕我人都走了几,你还是下不得吧?”

    这个……混蛋!这么露骨的话他也能当着一屋子丫头说得出口?我一把撕开帘子,气鼓鼓的瞪着胤禛。人家一手叉着腰,端着杯茶正漱着口,可狭长邪魅的黑眸一直带着戏谑望着躲在帏后面愤愤的我。

    下意识的打探他人的神,正值花季的丫头们除了樱冬柏双颊稍粉其他皆是低头敛容一脸正色,看不出丝毫的难堪,就连看向胤禛的眼神也是只有敬仰敬畏没有掺杂一星半点的其他念想。

    “樱,冬柏去伺候福晋更衣。”胤禛背着手在一盘盘叠放整齐的衣饰中挨着挑选,最后点了点一浅紫色对襟滚边兰纹漳缎袷袍上米白暗纹肩口缀着大量狐毛小坎肩。他自己永远是暗色系,深蓝团福锦缎长袍,对襟黑色熏貂长褂,浑上下唯一的亮点就是他腰间金色蟒纹络带,垂着金黄色的丝绦和我那烧坏半个角的荷包。

    “看我做什么?”他张着胳膊让高福儿还有那些个丫头伺候着穿戴整齐,转过脸来见我很是专注的看他,唇角一勾踱步进来。果然他的气质还是需要冷色调才能衬托出来啊!

    脸唰的红了,急忙低下头整理裙摆,“我在想,你去那么久,需要带多少丫头才够服侍你的!”刚那些丫头们给他穿衣时,看起来简直像是主动的去抱他!

    “这个不用你担心,就按着以前随皇阿玛出巡时就应该足够!”胤禛明知道我心中所想,挥了挥手高福儿忙打了个千儿带着一帮子人倒退着出去。他眼角扫了下房门,邪魅的笑着回答,“怡斋的大丫头怎么也得带上两三个吧?还得带着些二等丫头、针线丫头……”边说着他边用眼角瞄我开始发紫的脸色。

    “你……!你怎么不带……”暖丫头这四个字瞧着正帮我梳头的樱硬是忍住没说出口,一把从樱手里抢过梳子胡乱将头发梳顺挽起,推开强忍着笑的他扯扯裙摆,“你怎么不干脆把你府里的丫头都带上?”

    胤禛淡淡的瞟向樱冬柏,二人马上会意的福福退出去。“我的小女孩还真是不经逗,真可……”他嬉笑着拍拍我的面颊,长臂伸过拉我入怀,“我就是喜欢看你小脸儿皱起来发小脾气的样子……还有……”醇厚的气息喷拂在耳畔,低哑的声音像小虫一样的钻进我心里,“你在我下口是心非呢喃着不要的时候……真像媚人的小妖精……”

    “讨厌…我哪有?”粉腮上的温度如同被扔进沸水锅中的温度计一般飞速的上升,“那你还放心把我留在京里?胤禛…我…”

    他怜着轻抚我的面颊,噙着笑摇头,“玉儿,我说了不行就是不行。走吧,时辰差不多了。我还得赶着把这些子条陈折子看完,小女孩,你今儿那都别去,就留着陪我。”

    胤禛一跨入万福阁,整间屋内气场霎时呈超低气压。他淡漠的环视一圈福行礼的女眷们,微颌首款步到主位翘足坐下。我跟着他,依次和那拉福晋李氏欠请安。站起一瞧,一向深居简出的姐姐也位列其中。姐姐发现我在看她,恬淡的笑笑。我顿时心安,她的气色看起来还是不错,比我刚进门时要精神了许多!

    “爷。昨儿夜里,宫里来人说您又要出门办差?”那拉福晋双手握着块帕子,柳眉微蹙的在胤禛侧问道。“怎么这么突然?您昨儿回来也不和妾知会一声…又是那么怒气冲冲的回府,姐妹们心神都不安定,本想着找您问问,高福儿回着说玉儿妹妹留在怡斋书房伺候,也就不方便进去打扰……”说着很是哀怨的瞧向胤禛。而我更是感受着针刺般的如芒在背。

    胤禛略有尴尬的偏过头轻声咳咳,好整以暇的拍拍那拉福晋的手,“是么?昨儿是有些事儿,不过已是无碍。”

    “爷!您是咱们府里的顶梁柱,是妾们的天,更是妾们的主子,主子心中不快,妾真是甚感有愧……”胤禛话没说完,李氏抢着话儿梨花带雨的哽咽说着,时不时的拎起帕子抹抹眼睛。

    我不去和胤禛的眼睛对视,索将头扭到一旁——什么啊!成了诉苦大会了!

    “行了!你们的心思爷都知道。”胤禛微恼的捏着眉心,一挥手下面立即安静,“皇阿玛的旨意,爷同你们十三爷从明儿起去南边办差,估摸着得半年左右。府里的大小事儿依旧交由福晋全权做主!”正说着,仰脸看着那拉福晋,顺势握紧那拉福晋的手,“晚秋,又要辛苦你多劳神了。”

    “爷……您放心。该怎么做,妾心里有数着呢!”那拉福晋立时红了眼眶,刚忙应着胤禛,“但不知这次爷您带府里那位女眷?”

    希翼的光从四面八方向胤禛,李氏不觉微张着嘴小步上前。胤禛的眼神变得冰凉,酷厉威压下压得一屋子人不敢言语。“都不带。点上三十名侍卫,十名长随就够用了。”胤禛斜睨我一眼,冷然的说道,“又不是游山玩水,女人太麻烦!”

    “都不带?那…玉儿妹妹也…?”那拉福晋匆忙瞟过我,言语中满是不信。

    “爷什么时候说话一次说不完?”胤禛支着桌子立起,高大的影投下难以忽视的压力,“福晋正好说到玉儿,爷就再说上几点。皇阿玛的意思,等明儿爷一走,玉儿进宫陪着老佛爷住上一段时间。第二,在爷不在府里的这段时间,不得随意外出,依旧是每月初一十五可以外出两个时辰,不得晚上出府,走时回来都得到福晋哪儿请安。若是敢违反,福晋爷给你权,可以她的足!第三,紫璧馆除福晋、玉瑾外任何人不得擅入,爷不希望在爷不在京的时里,府里出任何的祸事!”

    这次轮到我张着嘴看他,开什么玩笑?

    “第四,李氏,”胤禛忽然叫了李氏,李氏一脸期待的望着胤禛,“弘时弘昀的功课不得落下,该学的该被的一样都不许少!等爷回来,必是要亲自验查的!你这个做额娘的,也得多敦促着多教导着!”

    “是。妾知道。”李氏眼光黯淡了许多,他说的全是关于他儿子的事没有只字片语是交代给她的!

    胤禛昂起头,目光落在后面地位较低的妾氏上,眉头皱皱道,“你们安分守己,每帮福晋分担些府里大小事务也就是了。”

    “好了好了。爷,姐妹们都省的了。您还没用早膳吧?妾这就吩咐厨房给您端来。”那拉福晋嗔笑着扶住胤禛的手臂,柔声的问着。“这都什么时辰了,您的子可是怎么受的住啊?苍兰、茉莉快去吩咐声!”

    “啊…..不了。”胤禛一眼瞧到我扭着脸根本不看他,不着痕迹的落下那拉福晋的手,“书房里还有一堆子的事儿没处理完。这样吧,福晋,吩咐下去,给爷端到怡斋。哦,尽量清淡些,避免腥的东西。”

    最后一句话,所有人都明白胤禛是在照顾我,那拉福晋脸色一僵点头应了下来。

    冷眼瞧着一碟碟精致的点心被摆上桌,甜蜜的味道萦绕着鼻端,我却没有半点的食

    “怎么站在哪儿?”胤禛挑挑眉,眼角扫了一遍桌上的食物,“莫非不合你的胃口?不想吃么?得了。你们都下去,没有吩咐不许进来。”呈上食物的丫头长随们还立在一边,胤禛动动手指,他们立即得令躬退下。

    “不想吃。”垂下眼睑,视线落在博古架上的竹雕渔家乐摆件,我怎么吃得下?从明天起近半年见不到他,他竟然能如此安心的端坐?

    想到不能预知的半年时间,我不觉打了个寒颤,眼眶四周涌起一片水雾。胤禛微叹口气,在我反应过来前一把搂住我的腰,轻松的抱起我侧坐在他结实的大腿上,“乖……昨晚你也没吃什么。这会子都近晌午了,再不吃你的体能受得了?张嘴,乖了!”

    “不要!我不想吃!”扭开头埋进他肩头,他这么温柔的对我,眼泪不受控制的汹涌而出,“胤禛…我不想你走…你带着我好不好?我保证我会乖乖的,不惹你生气,也不给你惹麻烦……”

    “傻丫头。”他扳起我的脸,眼里全是似水的怜,很轻的吻去我脸上的泪水,“不哭了……玉儿,昨晚我不是和你说过为什么不带你了么?我又何尝能舍得将你留在京里?但我更看重一世的相守,明白么?”

    我吸着鼻子,眼泪还是像自来水一样的流下,“我不明白…我只要在你边…我不要离开你,你不在我会很难过……我会想你想的连我自己是谁都忘记的……胤禛——胤禛——求你……”紧抱着他的脖颈,哭的全颤抖,生怕我此刻放手,下一秒他就消失不见。

    “玉儿…我的宝贝…”大手轻抚着我的背,静等着我平静下来,“听我说好么?你像是和江南相克一样,两次大难你知道我有多心疼么?我答应要保护你,可却是一而再再而三的让你受到伤害!昨晚你睡熟后,我看着你背上的那块箭伤,自责的想杀了自己!我,皇阿玛谁敢再赌一次?”

    “可是,那些都是意外啊!我会保护好自己的!”凝视着胤禛因痛苦而扭曲的脸孔,我更是心焦,“而且,而且,我也不会再那么的倒霉啊!哪怕受伤只要有你在边我什么都不怕的!真的!”

    胤禛依然闭目摇头,“那我们的孩子你也不放在心上么?”

    “孩子?我没有……胤禛,我现在确实没有啊!我自己的体我还能不清楚吗?”不愕然,只觉可笑,我一直不想要孩子,总是想办法拐着弯儿的在非安全期那两天里把他留在怡斋。再加上他每个月总是会有几天在宫里值夜或者忙到很晚,就算回紫璧馆也是在我边睡下,怎么可能有孩子?

    “你这个月的月事怎么还没见来?”胤禛攥住我的下巴,黑亮的眼里闪烁着喜悦的光芒,“你自己就跟个孩子一样,懂个什么?乖乖的听话!”

    我郁闷的想着,手底下扳着手指,好像是迟了几天,但是这能代表什么?

    “乖了!张嘴,吃些东西!”胤禛拿过一个白瓷小碟,上面放着几块浅褐色的糕点,拈起一块送到我唇边,我扭过头却被他另一手按住不得动弹,“你不吃可不行,我不单心疼你还有你肚子里的小阿哥!再不吃我真要生气了!”

    知道他现在全心的觉得我有了孩子,说什么他都听不进去,只得微张开嘴咬下一小块,是栗子糕。调整了下心态,总觉得这么在他怀里吃东西很不适应,“不用了。我自己来……”

    “小女孩,我喜欢喂着你吃。”胤禛毫不犹豫的按下我伸过来的手,把我当做洋娃娃般的锢在怀里,持着点心在我桃红色的唇边晃动,用惑人的语气哄着我,“就吃那么一小口怎么行?来,好孩子再吃些!”

    感觉到他的坚持,我微皱着眉张开红唇,一块栗子糕喂进口里塞得满满,我极缓慢的嚼着心下暗想着怎么说服他!“在想什么?红枣薏米粥,嗯?”依言抿住汤匙唇间涌进一股甜香,顺着食道流下全都暖和了许多。

    “好了。我不想吃了。饱了。”抬手挡开他的筷子,感觉他有些遗憾的吐了口气。“放我下来吧。我要进宫!”

    “进宫?进宫做什么?”胤禛瞟了眼桌上还剩大半的枣粥,浓眉紧紧的扣在一起。

    我仰起脸,擦去脸上残余的泪痕,“我去求万岁爷下旨,恩准我和你一起去!”

    “哦。”胤禛云淡风轻的一挑眉毛,朝着门口吼了一声,“高福儿?”

    一下愣住,讶异的看着唇角弯弯的他。没一会儿,高福儿就在门口低声的应着。

    胤禛眼睛直直的盯着我,兀自冷声说道,“去吩咐达楞,就说准备马车,玉主子要进宫。”

    “你?”不明白他又在唱哪出,不知所措的呆立着。“你干嘛啊?“

    “你不是要进宫么?”胤禛展颜轻笑,笑中难掩挪揄,“求皇阿玛的一道恩旨?你以为皇阿玛的恩旨就是那么容易求下来的?我就让你去碰一次钉子,你也就老实死心了!傻丫头……乖乖的留在京里,别让我担心你,好么?”

    顿时感觉自己真真儿是被他气得七窍生烟。使劲儿一跺脚打开房门,提步就要往外走。

    “哎?干嘛去啊?”胤禛支着头,坏笑着看我。

    我白他一眼,“回紫璧馆抱虎子过来气死你!”

    作者有话要说:新滴一章出锅了~~

    下章呢~~~

    嘿嘿嘿嘿~~~

重要声明:小说《与你三生(清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