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上元(一)

    胤禛怕我的病再出反复,留着孙太医在四贝勒府住下,一天三次给我诊脉。就是一个风寒,也折腾了我十来天,苦的要命的药喝了能有一水缸,才见好了能有八成!我揉揉额头,瞧着战战兢兢写着方子的孙太医,其实最可怜的人是他,大过年的被胤禛硬留下来,但凡孙太医过来诊治,胤禛必是要临场监督的,在外人面前他又是个超级强有力的冷气机,十几天下来,我还真是怕孙太医也受了风寒!

    用来探病的落落的话讲,“你就是被四爷惯坏的!”

    我翻翻白眼,抱靠着头木栏的软垫,一脸无奈的瞧着落落翘着兰花指边剥着花生边数落我!“你说说,见过谁家的福晋因为在窗口睡午觉结果睡的着凉发烧?要我说啊,就是四爷太宠着你,你干脆连个自理能力都没了!真难想象你这么晕乎乎的子怎么在乾清宫呆了三年多,还把命保下来!”

    细细想来,我真的退化了?越来越依赖胤禛,越来越不能离开他——这样的生活简直就是以他为中心,我的公转!

    时好时坏的拖到元宵节,才算是真正康复。我扳着指头算算,就是一个感冒,足扛了半个月!也不知道是我的体真的就那么弱不风还是中药的效果确实没得西药来的快?不过,趁着这场风寒,我也硬霸占着胤禛,不许他离开我一步。吃饭睡觉甚至他处理公务批阅折子一律在我的紫璧馆完成!幸而是过年,谒见他议事的官员不是很多,不方便是肯定的他倒也没说什么,反而是乐得悠哉。

    往年惯例,元宵节宫中定是举行大宴,除夕那场逃了过去,这次自然逃不了更是不敢逃!像是具提线木偶一样,被强按在梳妆台前,胤禛亲自监督看着樱上上下下的给我收拾打扮。病了那么些天,脸色肯定好不到哪里去,扑上了一层厚厚的脂粉打上西瓜红色的胭脂,头发在我强烈抗议下没给我带上旗头只是梳成个简单的把子头,簪上玉簪和几支素雅的发饰也就了事!

    衣裳没选那些红艳的,还嫌自己不够引人注目,再捡些大红大绿的,那才真叫无事生事!试了不知多少,最后选定一件雪灰色缎绣菊花纹夹氅衣上罩紫粉色缂金水仙纹袷马褂,自认比一正红好看多了,转过让胤禛看,没料到刚还嫌朴素的他也眼露惊艳,淡笑着点头。

    刚至府门,那拉福晋和李氏已是等着了——那拉福晋依然是标准的嫡福晋行头,和我在康熙四十三年除夕见到时一样;李氏,我别过头,实在不想瞧她,也是她一贯的作风,怎么艳丽怎么打扮,眼前除了红就剩下金银闪烁的光了!

    胤禛系紧我上昭君的带子,悄悄握了握我的手,先行躬迈进门前停放着四顶暖轿中四角垂着明黄绦子银顶黄盖红帏的一顶。今儿是正式的宫宴,不比我平常进宫能赖在胤禛怀里撒,规矩礼制上来不得半点马虎!微叹口气,上了最后一顶同样垂着明黄绦子的小轿,一路晃晃悠悠的直至神武门口。

    时隔半年再次回到乾清宫,眼底竟是一——忙忙碌碌进进出出的宫女太监,闪耀的宫灯,甚至摆放在中央的一张张巨大的圆桌都是那么的熟悉又是那么的陌生。手忽然被握紧,抬眼看去,是胤禛借着整理衣冠安慰我。心底很暖,但转眼就看到隔着几名来回穿梭的宫女,十四阿哥目光如炬的直视我和胤禛!

    “怎么了?不舒服了?”胤禛并没注意到那道不善的目光,很是诧异我慌乱的神

    “没…没什么。”鼓起勇气再看过去,十四阿哥已经消失不见,我下意识的寻找,却见他已在和九阿哥谈着什么,时不时高声的笑着。摇头笑笑,也许刚才是我的幻觉吧?

    胤禛解下自己上的貂皮风领,抬手交给早候在旁边的太监,自然是不会相信我僵硬的回答,正要发问,李德全尖细的声音响起,“万岁爷驾临乾清宫!”他皱皱眉,快步汇进阿哥中,按着长幼顺序站立。我也寻到那拉福晋,乖乖的低着脑袋。

    待瞧见露出的那一抹鲜艳的亮黄,整齐划一的打袖子声响起,如同山呼般震耳聋的磕头请安声震彻云霄。康熙健步走出微微笑着,满意的扫视着跪倒一地的众人,稍抬抬手,叫起道,“嗯!好好!都起吧!起吧!”

    我伏跪着偷眼望向康熙,从脸色气色上看还是不错的,真是过年啊,精气神都足!此时的康熙看起来还是像位和煦的长者,在乾清宫三年多的时间,对康熙没有感那是假的,崇敬他处理国事时的果断;敬仰他对待下人的那份护,更敬畏他上散发出皇帝威严的气质!

    “玉儿呢?今儿进宫了么?”行过大礼后,众人分头落座,我正在底下自个儿胡想,冷不防康熙突然问起我,“老四,朕听说玉儿的子不是已经无碍了么?”

    胤禛也是一愣,快速隔着几张桌子望了我一眼,搁下筷箸起单膝跪下回道,“回皇阿玛的话,蒙皇阿玛惦记,玉儿是已经好转。今儿想着该给您老人家磕个头,也就让她跟着进宫了。”

    “是。奴婢给万岁爷磕头请安了。万岁爷吉祥!”那拉福晋在桌下推推我,理理衣服走到胤禛边跪下,“奴婢也时常惦记着万岁爷,子松快了就思量着若是再不给您请安就该说不过去了!”

    康熙捋着胡子浅笑,抬起食指指着我说道,“嗯。算是你这小丫头朕没白疼!不过,既然进宫,为何不提前些,老佛爷也是想你的紧呐!今儿就算了,朕瞅着你的脸色还是不如以前,再调理些子,进宫陪老佛爷住上几!”

    “哎。奴婢遵旨。”人群中响起几声低微的议论和惊叹,就连我也诧异康熙这么明白的显示他对我的宠!悄悄斜望着胤禛,他眉头紧蹙,面上的筋绷的僵直,没有半点受宠而激动欣喜,反而看起来忧心忡忡!

    本以为康熙简单的问上我几句也就作罢,不曾想康熙叫起后,并没让我退下,只是朝着胤禛摆摆手然后看着李德全笑眯眯的朗声说道,“李德全啊,咱们玉儿走后,朕总是觉着乾清宫都都冷清了许多哟!”

    “可不是么!”李德全躬回答,看着康熙面前的酒杯空了忙上前斟满,“奴才现在还记着玉主子头年在您边伺候时的样子,怯生生的就怕招您不高兴。”

    “还有那一天能搅得整个紫城不得安宁的倔强子!”太子估摸着康熙此时兴致正高,也不忘搅搅气氛,自是引得上至康熙下至在一旁伺候的宫女太监一阵大笑。太子环顾着竭力不敢笑的太大声的阿哥福晋们,打了个千儿说道,“还是皇阿玛教导有方,毛毛躁躁的小丫头愣是教成我大清国贝勒福晋,儿臣心悦诚服!”

    康熙得意的一笑摆手道,“玉儿年岁见长,自然是懂事了许多!不过,你这嫁进老四府中已有半年,怎么还是没得音信?”

    “音信?什么音信?”我眨巴着眼睛,不明白康熙说的什么!胤禛干笑着别过头,脸上挂着讪讪的笑意,后坐着的一众女眷们各个莺莺低笑着,反倒弄得我更加奇怪!“万岁爷,你说的是什么啊,奴婢没听明白!”

    “看来是四哥不够努力啊!咱们玉嫂子现在还是一头的雾水呢!”九阿哥挑着邪魅的桃花眼,充满戏谑盯着我看,“怕是四哥一门心思想着自己的公事,哪有闲暇时间下榻‘温柔乡’呢?对吧四哥?”

    康熙瞧着胤禛脸孔瞬间发黑,周开始冒冷气,微微蹙眉开口道,“这事也不是说急就能成的事儿!朕寻思着,老四子嗣算是你们这些兄弟里少的。就瞧瞧这段时间,老十三家的、老十四家的不都是有信儿传出来了?玉儿哦,老四宠你,怎么到你这儿迟迟不见动静呢?”

    “万…万岁爷…”我只觉得脸红的像是桌上摆着的螃蟹,这种话适合在这种场合说么?怎么觉得自己又跳进康熙事先挖好的坑里呢?强定心神,深吸一口气回道,“回万岁爷的话,您刚才也说了的,这事儿不是急就能成的,怎么您现在又问奴婢了?”

    “啊——哈哈——”康熙一愣,击掌大笑,“这么说来,朕是给自己摆了一道喽?”

    “要我说啊,皇阿玛这是下旨要咱们玉嫂子给四哥添个小阿哥!四哥!您说吧,您是不是得接旨啊?”没多少脑子的十阿哥一下跃起,嘻嘻笑着按着胤禛的肩膀,“四哥,您今儿晚上散了可那也别去,回府……”

    十阿哥故意不把话说透彻,但又是人人都能明白他什么意思,立时,阿哥们集体爆发出了然的哄笑声,不时还有些没事儿起哄的!我又羞又窘的只想赶紧结束这场晚宴,莫明奇妙的变成打趣我和胤禛的场所了!

    胤禛倒是能坐得住,一脸的波澜不惊,极浅的笑着摆手挡开十阿哥递上的酒杯。康熙的眼睛一直没从胤禛上移开过,良久康熙一改方才的玩笑,沉沉的说道,“老四、老十三,散了后南书房候着。”

    “嗻。”胤禛和十三阿哥起彼此对视一眼,虽然疑惑还是拱手遵旨。

    我歪着头,心下很是奇怪康熙今儿一连串的举动,像是暗示又像是要求,他究竟想传达给我一个怎样的讯息?下意识的仰脸看向胤禛,半途却对上同样漆黑的双眸,只是,他眼中的痛意是那么的明显!心虚的垂下脑袋,心跳却在无端的加快——八阿哥你不是放手了么?

    熬着熬到康熙起驾南书房,我长舒口气。不想一个人回府,和那拉福晋说了声不敢离三大太远,自己无聊中踱回西暖阁——如今这里已经没有供我立足的地方了,裹紧上的斗篷,就着廊下的抄手游廊坐下,反正穿的也厚感觉不到冷,看着自己哈出的白气打发时间。

    “天寒地冻的,就坐这儿?”清丽的女声邀我回头看去,披鹅黄色大氅衣的八福晋盈盈而立,乌黑的发间一朵景泰蓝珠花反衬的她面容有些苍白,“若是你再病了,四爷不心疼?就连我家爷也会心神不安吧?玉儿……”

    作者有话要说:嘿嘿~~

    某晓乖吧~~依照诺言喽~~~~~

    关于大虐嘛~某晓也就是那么一说啦~就目前来看还是要再等一段时间滴~

    提前打下预防针,免得某晓怕被到时候被各位‘心狠手辣’滴亲们拍死~~~

    吼吼~~

重要声明:小说《与你三生(清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