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风波(二)

    沙哑又不耐烦的男音低低的响着,不高的音量却震的我手脚发麻!

    “格格……”手臂被人扶住,转头一看是墨迹,她如小鹿般黑亮的眸子闪耀着惊恐的水光,“格格,你别……咱先回吧…”

    胤禛眸色越变越暗,一把推开李氏大步冲过来,“玉儿!你听我解释!”

    “解释?解释什么?还有什么可解释的?”面皮上不可抑制的冷冷一笑,闪躲过拉我的大手,“我…我是来看弘时阿哥的…看来我看到了更好的了…打扰您了爷!玉儿先行告退了!”

    仰起头,眼角瞄到李氏那张得意到不行的脸,突然间的想起前些子,我带着墨迹去竹海找姐姐,路过花园的假山无意中听到李氏在和我只见过一面的侍妾窃窃私语着。

    “李姐姐…自从妹妹被顶小轿抬进这四爷府,就没见过爷进妹妹的院子!”竖起耳朵细听,才忆起是我进府的第二天见过的那名姓孙的侍妾,这会子正是一副梨花带雨的柔模样!

    李氏倒是一派惺惺相惜的姿态,好言安慰着,“好妹妹,别说你了,自打爷认得了那个小狐狸精,眼里那里还有咱们这些姐妹?那妖精一个眼神就把咱们爷的魂儿勾跑了!别说咱们爷了,就连八爷、十四爷不也是乖乖的拜倒在她脚下?真不知道这么狐媚的女人,万岁爷留着她做什么?”

    “姐姐,您就这么甘心的让那女人把爷霸占着?”

    李氏牵动着唇角,面色冷不堪,“哟!孙妹妹,你还是真高看姐姐我了!那拉姐姐都被那妮子比了下去,你也不瞧瞧这些年,爷什么时候留宿过万福阁?怕也是顾及着夫妻间的分这才隔上个几过去坐坐。你别看那拉福晋面儿上一片风,和煦的不行,只怕心里早就恨的牙痒痒了吧?”

    “可人家终究是嫡福晋呐,像妹妹这种……如何能和那拉姐姐相比?”孙氏拎起帕子,一副渲而泣之势,“再说了,李姐姐,您就不怕那玉福晋真的把您的位子给夺了?”

    “哼——我怕个什么?”李氏一声冷笑,“要我看啊,爷对咱们的这位玉福晋也只是一时兴起罢了!这大鱼大吃的多了,不也得换换口味尝尝山野时蔬?可那些干巴巴的野菜哪有鱼有滋味?而且我还不是有弘昀、弘时两位阿哥?她玉儿有个多罗格格的头衔哪有算什么?咱这儿是四贝勒府,若是爷对她弃之草芥,她还算个什么?万岁爷之所以给个格格封号不就是想让她能名正言顺的进咱们府里当个侧室福晋么?要不以她那低的宫女份,估摸着给咱们爷当个丫鬟还是不够格呢!”

    那李氏刺耳的尖笑声音犹在耳,此时就真真切切的上映了!眼睛好酸,可是不能在那女人面前露出我是多么的懦弱!

    “玉儿!”胤禛一步冲来,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儿伸手要抱我,却被我用力的打下,他不怔住,浓眉纠结在一起,语气也变得开始急躁,“你闹够了没有?听我说行么?”

    “呵——”眼看着李氏笑的更加俏,心底的怒火烧的更是旺盛,“听你说什么?听你说细节吗?算了吧!别碰我!也对…野菜哪有食好吃?是该换换了……”说完,抬起眼皮死死的盯住李氏,果不其然,张狂的眼中多了丝慌乱!

    胤禛自然是不明白我说的是什么,大手猛地捏住我的手臂,“你在胡说些什么?什么野菜?什么食?你就不能安安静静的听我说么?”

    “不能!还有什么可说的?你什么也看不见吗?”无法再控制体的颤抖,双手将他推开,克制着音量但却克制不住音调,“你当我是瞎子吗?你俩这样……还不够明白么?别说了好么?别说了!别说了!”到后面已是完全不能再掌控自己的绪,拼尽全力推着胤禛,捂住耳朵疯狂的嘶吼着!

    胤禛被我猛力的一推,倒退了几步。被我这么一通大吼,越来越多的人探头探脑的向风亭看,细微的议论声不断的传进来。胤禛面色一沉,脸面有些挂不住,云逐渐笼罩上他发暗的面孔,“你闹够了没有?行!你不想听那我也正好省了事!你怎么样全随你!”说完,拢了下领口,一甩袍子,冰冷的瞪向众人,“怎么?都个个闲的没事做了?爷留着你们不是让你们嚼舌头!滚开!”话音还未落下,已是飞起一脚踢向闪开的慢了些的一名蓝衣长随,一声痛苦的呻吟,那人已经躬成个虾米样缩在冰冷的地上瑟瑟抽搐着!

    “挡路了……”胤禛背着手停下,眼睑微微向下,整个人像是被寒冰笼罩着,完全变成原来那个不讲半点理的‘冷面冷心’!“府里的规矩…见着主子该如何?”

    瞧着呼啦啦跪倒一片的长随丫头,胤禛冷哼一声,甩手阔步离去。

    “格格…”墨迹紧张的拽我的袖子,声音透着颤音,“格格…求你说句话啊!别吓墨迹啊!”

    他真的就这么绝的走了?留下我怔在原地……

    滴答……

    这是什么声音?

    “格格?格格!”紧握着我小臂的那只小手透着她深深的恐惧,“格格…别哭…”

    我哭了么?抬手摸去,果然脸颊上冰凉一片……

    “格格…你别太往心里去…爷他只是…只是…”墨迹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他只是什么?只是在体上背叛了我么?

    “就是!往心里去个什么劲儿啊?”李氏整理好自己的衣装,婀娜多姿的走到面前,脸上写不完的媚得意,“进了这皇子府还由得了你想怎样?接受得了接受不了,那可不是你说了算的!咱们府啊,姐妹们只会更多!明白了么?玉福晋!”

    眼泪瞬间收住,指甲刺入掌心的中,扬起眼睛平淡的望了眼李氏,转脸对墨迹说道,“走吧。墨迹!”

    不知道我走的有多快,只是墨迹一路的小跑才能撵上我!

    “格格……呼……等等!”墨迹急喘着气,边跑边叫着我,“格格…咱们这是去哪儿啊?这不是回紫璧馆的路啊!格格!”

    “不回紫璧馆!”擦了把眼泪,却是一分钟都不想留在这个四贝勒府!“咱们出去!”

    出府岂是我想的那么容易?真真儿是一如侯门深似海!

    “玉主子?您这是做什么?”门口的侍卫一瞧见是我,立时紧张起来!

    冷着脸,音调倒是波澜不惊,“我到门口难不成是观光么?我要出去!”

    “玉主子!爷交代了的,您没他的许是不能独自出府的!”门口几名侍卫相互使了个眼色,齐齐的这样回着我,“还请玉主子莫要难为奴才们!玉主子请回!”

    “怎么着?这么说来是相当于把我软了?”挑起眉毛,歪着头缓步围着这些高均在一米八以上的大汉边移步。

    为首的侍卫名叫齐布琛,算是在侍卫中最的胤禛信赖的人。他环视了圈自己的兄弟,一步出列躬道,“回玉主子,奴才没这个意思……这都是爷的命令!您还是别让奴才们难做,您也是知道的,爷的脾……

    “够了!”一声断喝制止齐布琛的后话,“什么啊……开口闭口都是他……齐将军,玉儿敬您是名好汉,更是在杭州救了我……但是,我真的想出去……希望你能行个方便……”

    齐布琛咵的一声打着袖子跪下,一众侍卫也跟着跪下,“请玉主子回府!”

    咽着口水,子一阵阵的泛着无力感……我到底为我自己选了个什么样的生活?不!无论如何我今儿一定要出去!哪怕犯天下之大忌!

    “齐将军…你可认得这个?”从怀中掏出康熙赐我的一块上上篆刻‘如朕亲临’四个大字的纯金腰牌,“这块腰牌是万岁爷赐予我用做进宫之用,我从没想过,就连出府也要用上……万岁爷说了,‘见此牌有如见朕,任何人等不得阻拦’!齐将军,难道你是连万岁爷的话都听不进去了?”

    齐布琛瞠目结舌的定定望着我手中金光灿灿的金牌,半晌磕着头口中呼着万岁。抿抿唇,心下却是更加的悲凉,迈过从未感觉到沉重和难以逾越的那道红木门槛,第一次对自己要的生活产生怀疑!

    “快!回去禀报四爷,玉主子出去了!晚了小心咱们项上人头不保!”

    “落落…落落…给我开门啊…”歪歪扭扭的被墨迹搀扶着来到十三贝子府门口,玩命般的使劲拍那扇正红色府门!“落落…十三爷…”

    “谁啊?半夜三更的!”十三贝子府的管家打开门,正抱怨着一瞧是我,慌忙打着千儿,“哎呦!我的娘哎!玉主子您怎么来了?快快!进去报爷和福晋!玉主子您这是怎么了?”

    墨迹尽力的搀扶着我,免得我像摊泥似的软下去,“格格…咱回吧!别打扰十三爷了…你这么跑出来,咱们爷该担心了……”

    “哎呀……墨迹啊…他哪有什么心担心我啊?这会儿八成搂着他媚的福晋侍妾寻欢作乐呢!如何能想得起我?”晕乎乎的打断墨迹,继续朝着十三贝子府里喊叫,“落落!人家第一次来你家,你就是这么个待客之道啊?”

    “天啊!这是怎么了?玉儿?”恍恍惚惚瞧见落落披衣从里面跑出来,刚看见我便是满脸的焦急,“墨迹!你家主子这副模样…你是怎么伺候的?”

    墨迹噗通跪下,哭着回道,“回十三福晋的话,格格今儿和您分开后回去就和爷吵了一架,格格是真伤心了……四爷派人一直在寻格格,格格为了躲四爷就拉着奴婢去了酒肆…结果就喝成这样…”

    “你是笨蛋啊?不会喝逞哪门子的能?”落落扶住摇摇坠又笑的傻呵呵的我,忙着招呼下人过来,“还不掌灯?找人过来把玉主子扶回去!爷…”

    十三阿哥的面孔突然出现在眼前,我被一下条件反般的抬手大,幸而十三阿哥眼疾手快攥住我的手腕,“这怎么几个时辰不见就成这样了?和四哥吵架了?还真有你的!算算全北京城能几个时辰吵得天昏地暗整个北京城跟着地动山摇的也就你俩了!”

    “这会是贫的时候吗?”落落打了下十三阿哥,十三阿哥忙噤了声,手臂一伸将我抱起。

    屋内柔和的灯光让我忽然间觉得很安全。缩进宽大的金缎金线蟒引枕中,不由将脸在光滑的枕面上蹭蹭。

    “去,通知四爷,就说玉主子找到了,现在在我府上,一切都好!”十三阿哥悄声的吩咐着。

    听到他要告诉胤禛我在这儿,慌忙喊着,“不要——别告诉他!我不想再回去了!不要!不要!”

    “好好!你安安静静的我们就不告诉四爷好不好?”落落蹲在我边,一手轻轻拢着我的头发,“你今儿该累了吧?现在什么也别想了,好好的睡上一会子好么?等醒来就什么事儿都没了!乖啊!”

    “不——我不要睡!落落…落落…他答应过我的,他不会去其他女人的房里…他又骗了我…呜——”爬进落落的怀中,闻到落落上淡淡的馨香,眼泪瞬间决堤,“落落你说我该怎么办啊?他今天给我发火了!把我一个人扔在李福晋的院子里…他以前从来没有这么做过…”

    落落抱紧我,一下一下的轻拍着我的肩膀,像是哄孩子般的轻柔,“好好……没事儿的玉儿……四爷一向把你当宝宠着……乖了,不哭!”

    落落那么温柔的哄着我,大脑一阵一阵的泛着糊涂,没多时脑袋就沉重无比……

    “四哥…嗯…没事。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一股冷气从屋外涌入,十三阿哥沉沉的声音响着,“四哥,我看还是让她今儿就安置在这儿吧?明儿一早我派人给您送回去?她今儿可是喝了不少的酒……”

    “不了…我还是把她接回去的好!这丫头!”幻听吗?他怎么可能还会来接我?他不是很生气么?一定是我睡得沉了,在做梦!“十三弟,今儿多谢你了!”

    “咱们兄弟还谈什么谢字?”十三阿哥呵呵一笑,“不过,四哥你不会是又差点掀翻了北京城吧?论惹怒你的能力,我的这位玉嫂子那可是天下头一号!”

    “看在你让我省了心的份儿上,今不和你计较!”居然还隐隐的笑着,迷人的檀香味袭来,体一轻脸颊贴在他温膛上,“得了!十三弟,改哥哥请你喝酒!”

    马车有些颠簸,我皱皱眉,只是那香味依然醉人!

    “哟!醒了?”微睁开眼,眼前便是胤禛含笑的眼眸,“说说今儿喝了多少?还认得我么?”

    作者有话要说:来解释下这个礼拜的更问题~~

    周晚上打开网页说看看,然后发现···这个礼拜上了活力榜,合计2w字···

    然后某晓抓狂~~~~

    完全米有料到啊~~~周五放榜都没收到任何的消息···结果···

    哎~~~这个礼拜还有完全不能留的监考···呜呜~~~

    所以~

    拼命的某晓~~

重要声明:小说《与你三生(清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