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深夜

    湿熟悉的气息喷拂在额头上,屋外宫灯散发出的微弱灯光映出个巨大的黑色影完全将我的影笼罩住,带来不可忽视的压迫感,暗夜中寂静的只能听到我慌乱的心跳声!

    “胤…胤禛?”即使知道他看不清我的面部表,还是心虚的强笑着,“嗯…你怎么过来了?哎——你做什么?放我下来——”影突然一沉,熟悉的体味迎面袭来,子便落进了他宽大的怀中!条件反般的在他怀里挣扎着,但音量还是控制的很小。

    “哼!还问我?”不用抬头都能猜出他现在会是什么表,必是冷哼加邪的一挑唇角,“忘了自己现在在哪儿了?你大可再大声些,折腾的动静再大些,好把那些丫头婆子们招来,爷给她们演上一出活的‘宫图’,如何?”

    立时语塞,知道他说‘爷’时,心肯定不会好,但被他刚才的话羞的满脸通红,只好乖乖的攥着他肩头上的衣服,不敢再说话!

    “行了。回答我刚才的问话!”‘嗵’的一声被他扔麻袋似的扔到上,紧接着一阵悉悉索索的衣料摩擦声刺入耳中,黑暗中,听力反而变得出奇的好,上等绸缎落在地上发出极细微的声响激的浑一冷,向着角退去……

    手掌撑着极松软的垫,全的神经都是紧绷着的,知道他今晚自是不会轻易的饶我,但还是装着糊涂道,“什么话?你要我回答什么?”

    周围的气息骤然变得沉重,久久的变成他意味深长的一声轻笑,轻不可闻的笑声过后,一股强烈的男人体味将我的头脚全部覆盖,炙体与我紧密的贴合在一起,不留半丝的缝隙!

    “嗯——”他烫人的体温灼的我躬想躲,但腰被他的大掌揽着,动了几下,耳边吹拂着他逐渐开始急促的呼吸声,心中一动,子不由的发软。

    “是么?那我就再说一遍,我只是没盯着你这么一会儿时间,就让其他男人碰你的体?”固定着我腰肢的大手缓慢的向上挪着,每游移一寸,只觉得体的温度在升高!胤禛猛地从后抱住我,着我跪在上,看不到他,全凭体感受他的体温、听他的声音,“……怎么?我不在你边,夜里安置就穿成这样——可真是个惑人的小妖精……”

    子陡然僵硬,前的软糯瞬间被他的大手控制,另一只手灵活的拨开我仅着的‘发明’,细长的手指在那两片嫩上轻抚几下,寻到那幽径的入口,两根手指势如破竹般的刺入我的体内!

    “啊——不要……”体立即弓起,弯着腰双手握住他粗壮的手腕,浑颤抖着求他,“胤禛……我错了……饶了我……”

    “不要了?嗯?”胤禛更是用力的揉捏着他掌中两朵葇夷,侵占着女最私密花园的长指恶意的快速抽动几下,勾出潺潺的水声!他很是满意我软在他怀中,全靠着他的体支撑,低沉暗哑的声音在我耳侧沙沙的响着,配合着这暧昧的气氛,感的不得了!“宝贝儿,要是不好好的罚你,我可咽不下这口气……这以后的子,我不可能天天陪着你……呵呵——这么快就湿了?还嘴硬说不要?”

    脸颊红的好似火烧,嗓中一阵阵的泛着干,腿间不断涌上的如波浪般的快感刺激的我头脑一片空白,“讨厌……欺负我就说欺负我,总是……弄得这么冠冕堂皇……”

    说到这里赶紧噤声不敢再发出半点的声音,门外忽然闪过忽明忽暗的亮光,几声急促的脚步声在这充满意的屋子显得特别的突兀!

    “小颖?怎么了?”嫩嫩的女声很是低声的在外面响着,我紧咬着唇凝神细听,是德妃拨给我的其中一个丫头,“你在这儿听什么?”

    “哦。木槿啊!是我刚听到玉主子屋里有些响动,德主子不是交代说让咱们好好的服侍玉主子么?我怕玉主子在咱们这儿住的不太习惯,正准备问呢!”

    轻声细语的交谈声,断断续续的传了进来。听到她们可能要进来,我手忙脚乱的想推开胤禛,可这坏蛋薄唇微开轻轻咬住我的耳垂,控制着我的□的手指在我体内故意旋弄刮蹭着,拇指突然捏住贝中的红色玉珠,残虐的拧扯,顿时,电流般的快意穿透到我的指尖,眼睛立刻睁圆,全剧烈颤抖着!

    他灼的呼吸喷洒在我的耳畔,叫我几乎忘记屋外存在的人而呻吟出声,粗嘎的男声低低的在耳边回,“嗯?感觉更刺激是不是?小东西……噢——松些……果然,你比刚才夹的还紧……”

    “不——胤禛——求你了……让人看到……啊——”哀求的话没说完,他修长的手指寻到我的敏感点,只是几下轻捣,尖锐的快慰瞬间穿越了我所有的抵抗,白的闪电袭来,双腿一软,脱离了胤禛的控制,俯在上急促的喘息着,一股透明的汁液顺着白嫩的大腿,晕染在淡粉色的单上,看起来绯靡非常……

    带着细密茧子的大掌,透着欣喜的摩挲着大腿内侧的细嫩,触到专为冰凉的液体时,低声一笑,俯□贴在我手臂上,呢喃道,“真是个宝贝儿……只是手指就这么快就泄了?要是……看你怎么受得了……”

    愤恨的白他一眼,全无力到发不出音来。

    “玉主子?”很明显屋外的人听到了我不可自控时发出的吟,还以为我出了什么事儿,急忙问着,“玉主子?您怎么了?要奴婢进来伺候么?”

    好长时间无法平和气息,周被抽走了所有的力气,睁开迷蒙的双眼,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来!

    “玉主子?玉主子?奴婢进来了……”倒影在窗纸上的人影一闪,马上就要推门而入!

    我勉力支起上,试了几次才微弱的回应道,“没…我没什么…嗯——”胤禛这个超级大坏蛋知道我刚经过一次潮,子敏感到极致,坏坏的一笑,分开我刚合在一起的双腿,手指在还在一张一合颤抖着收缩的花瓣上画着圈,我还强烈震动了一下,头脑的意识又开始恍惚!

    “玉主子……”

    “不要!别进来!没事——胤禛……外面有人的…饶了我……”小声的求着胤禛,抬眼看着屋外的两个纤细人影还是没走的迹象,深呼吸一下,装出没什么事的声音说道,“刚做了噩梦……没事儿的。你们回去歇着吧!”

    两人像是想了一阵儿,齐声说了句,“那奴婢们就告退了。玉主子您早些安置!”一晃,随着灯光,两人离去。

    “安置?你今儿还想安置?”脖颈上细密的落下胤禛充满**的吻,狂妄的大手再次包裹住绵软的丰盈,“告诉我!小妖精,还敢让其他男人碰你么?”

    神智已陷入意乱迷中,微喘着环上他的粗颈,一下又一下的被他撩拨着,体中涌出最原始的渴望,让我的体从没有这么渴求他!

    “嗯……我不……不敢了……”抬起头吻住他湿润的薄唇,主动将小舌递进他口中,追缠着他故意躲闪的舌,终于他不再欺负我,小心而缠绵的亲吻着我,像是怕将我弄痛,或者怕我从他下逃开!“啊——疼——”脚踝猛然被他一把捏住,还未消肿的痛处传来阵阵刺痛,下意识的想躲开,但被他铁钳似的大手固定的一动不动!

    尖刀似的寒光袭来,我浑一凛,心里委屈的不行,大眼中泛起一片水光,“好痛啊!你放手!”

    长臂一圈,将我整个人压在下,只是紧实的双臂支在褥上,黑暗中,他那双晶亮深邃的眼睛紧紧的盯着我,“放手?让你再去找老八?不!我不会放开一分毫!你的人、你的心,只能属于我!”

    腰被抬起,没等我躲闪,胤禛扶着自己一个再次侵入到我的体内!

    刺痛取代了刚刚的快感,下意识我握住他大臂上的肌,紧紧咬着下唇抵抗着他的侵略,但这些子每和他的纠缠早就熟悉了他的体。一个动作、一个吻、一个轻咬都能激起我体的反应,紧握着他的纤指不自觉的放松,在他的肩头缓握成拳。

    “玉儿…叫我的名字…”他大动,每次将自己送入我体内的尽头,研磨再研磨,抽出到入口再大力的顶入,滚烫随着摩擦更加炙,我受不住这样的量,嘤嘤哭泣着,无力的摇摆着头,一遍遍的喊着他的名字,全被一股又一股巨大的力量推上顶端,想早些落下,但又怕落下后的空虚……

    他最后几次快速的抽动,低声埋在我的耳边说,“玉儿…说你我…说你不会离开我…”

    我却因为他炙的喷,浑哆嗦着再次达到极致,根本没听清他在说什么!

    “玉主子…到起的时候了…”好听的莺语在耳边响起,我揉着眼睛看清四周的环境,天光大亮,胤禛早就不见人影了!小颖、木槿捧着我的衣服垂手站在一边!

    我立刻睁大眼睛,掀起被子悄悄一看,子上竟然被上了白色的中衣!羞涩的一笑,这家伙……吃干抹净就消失不见了!

    移着子下,拨了拨头发,看着窗外的晨光,心变的很好,只是,小颖红着脸颊指着墙角的浴桶说了一句,顿时,我的心就晴转多云!

    “玉主子,四爷今儿早过来给奴婢们吩咐说,您早起有洗浴的习惯,让奴婢们备好水和花瓣,等您起了之后沐浴之用!”

    作者有话要说:真是不好意思哈~

    让各位亲等这么久哈~~

    吼吼~~

重要声明:小说《与你三生(清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