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待嫁

    苦尽甘来说的就是我和四阿哥,回京的剩余路途一帆风顺,没有再出现什么乱子。只是,十四阿哥每次看到我,眼中总有那么一丝无法磨灭的痛色。无法面对这样的他,心里是明白的,他对我的付出对我的感,但这一生终是无以为报了!

    五月的清爽清晨,迎着初夏的晨光,以康熙亲封的多罗端钰格格的份随着康熙回到北京。虽说,成了真真正正的格格,心底却没有丝毫自己是格格的感觉——衣饰换了,散开平梳的小两把头换成垂着两道正红色流苏的旗头;手指上、脖子上、耳坠上被换上各式名贵的首饰,即使我感到沉重的快要把我的脖子压断;最痛苦的莫过于,不能再穿只是宫女能穿的平底布鞋,一双足有三寸高的花盆底往面前一搁径直让我头晕,心肝发颤!

    即使换掉所有的服装,换的了玉儿的心么?

    “玉格格,万岁爷请您过去呢!”慧芨的影出现在门外,声音悄悄的说道。

    我眉头皱皱,终于知道为什么这次回来没有从前觉得快乐——我没有把自己当格格,不代表别人没有!“慧芨姐姐……”话说不出口,该是告诉她还是应把我当成那个成天惹祸的玉儿么?犹豫一下还是改了口,“知道了。麻烦慧芨姐姐帮我转告万岁爷,我这就过去。谢谢你!”

    住处还是没有换,依然是乾清宫后的宫女房,康熙说过要把我搬到德妃哪儿去,我硬是没有同意。一是认为,我还是怕德妃的,她的心机让我望而生畏;二是,我还是要去四阿哥府上的,搬来搬去的太麻烦!

    轻车熟路的进入西暖阁,康熙果然倚在炕上看书,听到我进来的声音,他反手将书扣在炕桌上,摘下鼻梁上的玻璃眼镜,“哦。来了啊。过来。”

    “是。”蹲□行了礼,小步趋到康熙边,静待着康熙发话。

    “看看这个!”康熙探够过一本黄皮的折子递给我,“这是钦天监选的子,你自己选个吧!”

    脸上立时发红,哪有让人自己选子的?“万岁爷!这事……您做主就行了……奴婢听您的就是!”

    康熙笑吟吟的望了我一阵儿,收回折子自己又戴回眼镜摊开看起来,“嗯……朕思量着啊,这六月是最好的,正好六月十八、六月二十三,两个都是好的不能再好的子!一来,也了了朕的一桩心事;二来,老四怕是舍不得仓促的把你营过福的吧?玉儿啊,朕给你特旨,这多罗格格地位等同于贝勒嫡福晋,但老四已经先立了那拉氏为嫡福晋,不过,朕恩准老四已嫡福晋之礼迎娶你!说到六月,朕记得你姐姐就是在六月抬进老四府里的吧?”

    前面的话我是满怀感激的听着,可是听到康熙提起姐姐,心里不由得一紧,对于姐姐的事,康熙能知道多少?会知道多少?谨慎的望向康熙,正见他嘴角微挑着,心里一惊,低下头回道,“是……万岁爷好记,奴婢的姐姐正是在康熙四十三年六月初六进四爷府的!分位……格格……”

    “哦!”康熙点着头,手指缓缓的抚摸着炕桌的桌角,“你姐姐闺名叫玉瑾是么?二女共事一夫,倒也是桩美谈,不过,你若进了老四府中,也只有那拉氏在你之上,毕竟你是朕亲封的多罗格格,你姐姐包括李氏见你都是要对你行礼的!姐妹关系,你有把握么?”

    见康熙对姐姐的事绝口不提,心中安宁不少,沉吟一下方才回道,“万岁爷,奴婢和姐姐是十几年的姐妹谊,想来不会因此而受到影响吧?而且,奴婢很重视姐姐,不希望姐姐因为奴婢而受到半丝半豪的伤害!姐姐生慈善、文弱,奴婢想若是可以,希望能在四爷府里保护她!”

    “你倒真有着颗‘慈悲为怀’的心!”康熙脸上浮现出斑斑的讥笑,转瞬又是消失不见,“行了!朕知道了!子就定在六月十八吧!这些子你还是住在宫中,去给老佛爷、各宫的娘娘磕头告别,尤其是良妃哪儿……朕有时不方便去……你就代朕多去陪良妃说说话儿……”

    按照康熙吩咐的,从五月中旬开始的子就是在各个宫群众来回的穿梭,给各宫的主子们请安辞行!有真为我开心的,自然也有拐着玩儿说风凉话的,不管她们说什么一概是当做自己的耳朵里塞了棉花她说她的我想我的!

    满人的规矩,定了婚期后,男女双方就不能再见。于是,足有大半个月没有瞧见四阿哥的人影儿!实在想他,偷偷的溜到乾清宫希望能‘巧遇’到他,结果每次都更加凑巧的被巴图抓个正着!巴图的块头又大,像是拎着小鸡似的把我拎到我该去的地方,末了再加上一句,“奴才该死!请玉格格责罚!”气得我直瞪眼却毫无办法!

    上午陪着太后在御花园转了一早上,下午又被叫到良妃的永寿宫陪着良妃种花——没一件事是我真正有兴趣做的!傍晚时分,夏的风依旧带着些许的气,一个人呆着只会更加的思念他,晃晃悠悠的在御花园漫无目的的胡乱走着,全当打发时间!

    假山边上唰的一下闪过一个黑影,我揉揉眼睛,眼睛花了?“是谁在那边?”脚步还是停了下来,侧着子远远的望着。

    很安静,没有任何人来回答我!不会是刺客吧?在溱潼经历了那么一次飞来横祸,我对任何黑影都是怕到极点!天开始朦朦的发黑,周围的环境变的也不是那么清楚,四周又静悄悄的,脚底开始发麻,想逃的心占据了整个大脑!

    咽咽口水,控制着自己的子别发抖,一步步的倒退着想逃跑!

    “玉儿!别怕!是我!”熟悉的声音,熟悉的气味让我顿时平静下来,“怎么?真的吓到了?”

    准过挥起小拳头在他口上敲了几下,嗔道,“讨厌不你?明知道我就怕这个还专门来吓我!”

    “什么叫专门吓你?”四阿哥握住我的手,伸手一拉让我跌进他怀中,“这么些子不见你,实在的想你想的紧!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能嫁过来还好,一知道每天都掐着子算!哎!我算是明白什么叫度如年了!”

    “傻瓜!”埋进他衣里还掩饰自己笑得变形的脸,“那你的意思就是不要我嫁你了?”

    子立刻被他扳起,眼前的他眉头紧扣,脸色有点发青,果然,口气严厉起来,“我那句话说不要你嫁我了?成天的就故意曲解我的意思!该打!”

    “就是就是!”腆着脸撒,“要是该打也最该打你!谁让你惯的?”

    “嘿!”四阿哥立时抱着,郁闷的望着我,没出几秒,他坏坏的一笑,拦腰将我抱起,“说!到底是谁该打?不说我把你扔到前面的池子里去!”

    咯咯的笑着抱着他的脖子,贪婪的享受着这难得甜蜜气氛,舍不得放开他,“好啦!是我该打还不行嘛?”

    “……”他突然不再说话,只是低着头看我,我被他看的一阵脸红心跳,忙在他背上捶了一下,“怎么了?这么看我?”

    “没什么。”他笑的很狡黠,贴着我的耳朵低声在我耳边充满磁惑说道,“我在想,大婚那天你会是如何的态?”

    脸彻底的红的透透,手攥着他背上的衣服,羞得说不出话来,这家伙真的是坏透了!“反正万岁爷也给定了子,咱们等着就是了,该来的,你该看的,又少不了你的!”

    四阿哥一愣,马上昂起头大声的笑着,“小东西……还害羞了……”

    把头埋进他的脖颈中,轻轻蹭着,不想再和他贫下去。感觉他像是寻了个地方坐下,让我能更舒服的靠在他肩上,一下一下的轻拍着我的胳膊,像是在哄小孩般的温柔!

    “玉儿……”他像是犹豫了一下才开了口,“我,你姐姐……”

    “我姐姐怎么了?”他不会说为了要我进门而除去姐姐吧?

    “没什么!看你紧张的!”四阿哥嘴角挑挑,大手绕过来握住我的手,“只是,你以后要在府里面对她,我不知道……”

    暗自吁了口气,还好不是我想的那样!“不要紧啊,她是我姐姐嘛!我相信我们没有问题的!但是,在我嫁给你之前,我要你答应我一件事!”

    “说吧!别说一件,十件也行!”四阿哥很自信的认为我不会提什么他办不到的事,爽快的点了头。

    盯着他黑不见底的黑眸,认真的一字一句的说,“我要你答应我,不会去其他女人的房间!”

    “……”他沉默了一下,但还是说了好,“难道我现在没有遵守我的诺言么?”

    多年后,我一直在后悔没有因他当时的那一瞬的沉吟而刨根问底!

    六月十八很快就在眼前,正式的和康熙、太后、各宫娘娘辞了行,回到真正是自己的家中做着最后的准备!额娘见到我又是哭又是笑的,让我心里也酸酸的;而阿玛,在见到我的那一刻,竟对我行了叩拜大礼,瞬间让我僵立在原地,无所适从,刚刚觉得温暖的家有了那么一丝的凉意!

    墨迹,还是没有在我离家的这两年中给自己选个好人家,执意要做我的陪嫁丫头,陪着我进四阿哥府,坚持了一阵儿发现她比我还要倔强,结果自然就是败下阵来!

    六月十八一早,额娘早早的过来替我篦了头发,算作是送我出阁,边梳着头发额娘的眼泪就一滴一滴的落在我的头发上,惹得我也低着头强忍着眼泪不要落下!

    换上一大红色的喜衣,用最艳丽的颜色涂抹着双唇,攒上各种的珠串最后由着喜婆给我带上多罗格格品级的吉帽!红帕上头,手中紧紧握着期盼一生幸福的苹果,在声声爆竹声中由喜娘带着走进同样大红色绣着五彩斑斓吉祥图案的喜轿中,走向自己的另一个人生!

    作者有话要说:好吧~

    下章应大家的要求

    写h~

    但是水平有限,提前声明,不许拍砖!

    嗯~~

    这章属于个过渡啦~

    呵呵~

重要声明:小说《与你三生(清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