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劫难

    “你……怎么……”突然出现的他,让空气停止了流动,凝固着跌落,像是我早已破碎的心!四阿哥痴痴的看着我,眼中的惊喜瞬间黯淡,原本握着乌风缰绳的手也无知觉的松开!

    “不要!不要……”拼命的摇头,不要他看到我现在的样子,现在的我是多么的丑陋多么的肮脏!我不要他看我!抱紧前的衣服,腿蹬着向后退去,“求你…..不要看我!求你……”

    四阿哥放开乌风,紧握着拳一步一步的朝我走来,猛地又转过头去一声低喝,“站住!十三弟!别……过来!”

    “哦。”树林外响起十三阿哥的声音,听到四阿哥隐含怒意的喝止,急切的问道“四哥?找到玉儿了?她怎么了?”

    “没什么……”四阿哥做了个深呼吸,努力说的平静些,“她……没事儿……你们都先回去!她吓着了。我陪她会儿!”

    十三阿哥信以为真,听起来像是掉转马头准备离去,四阿哥咬了下牙又叫住十三阿哥,“胤祥,吩咐慧芨,准备一玉儿穿的衣服,选个隐蔽的地方候着!”

    一时间的静谧,十三阿哥八成也能猜出出了什么事儿,呢喃几句,答了声,“知道了!”

    “好了!没事了!”四阿哥解□上的披风扬起盖在我上,裹住我颤抖的体!边萦绕着他的味道,可再也没有想和他亲近的冲动!“好了!玉儿!我来了!我来了…..”

    “求你了…不要碰我!不要看我!”拒绝他的怀抱,拒绝他的体温,推开他缩到树根下将头埋进膝盖里,“四爷…我已经…已经…”

    四阿哥没有抬头看我,木然的在我曾经躺过的草地上蹲下,手指缓缓的划过地上的斑斑血迹,脸色越来越难看!

    “你也看到了,我……”话没出口,眼泪再也控制不住的滴落。到底是为什么?我只是想和四阿哥好好的在一起!为什么要为难我?为什么要毁了我这么简单的幸福?

    “好了!玉儿!”他昂起头喝住我,“别说了!我刚说了!已经没事儿了!即使是…..我也不在乎……回去吧!”

    我根本不想回去,回去做什么?我这具被玷污的体有何尊严留在四阿哥边?我只会成为他第二根无法容忍的刺,就像姐姐一样!四阿哥根本不给我躲闪的机会,大手一捞,将我带上马。没有疾驰,只是轻抖缰绳,示意乌风缓步的前进!

    “四爷……让我走吧!”侧坐在乌风上,低垂着头,手指绕着乌风的鬃毛,抵抗着他惑着我的怀抱,“我……已经不能再和你在一起了!”

    “玉儿。回去我给你找只小兔子好么?”四阿哥如同没有听到我说什么一样,一手紧紧的按住我的腰,“你不是一直想要养只兔子么?还有,回头我就教你学骑马,好么?唔!还得赶紧招太医过来给你上上些药才行!”

    胤禛!求求你!不要对我这么好!我还有何脸面在面对笑着的你?

    “四爷……”

    “嗯……玉儿,想要只什么颜色的兔子?白的?黑的?”四阿哥微斜着头看我,轻松的说着,“昨儿听说朝鲜进贡了两只西洋狗儿,你若是喜欢我去向皇阿玛讨!”

    紧咬的嘴唇渗出丝丝血痕,伴随着流进嘴里的眼泪,又苦又咸!奋力的拨开他的手臂,向下一滚落下马,顾不得上的疼痛,哆嗦着扶着腿站起,只想离开他,我不能再拖累他啊!

    四阿哥连马都来不及栓,扔掉马缰扶着我,“你疯了?要是磕到块石头,你还要不要命了?”

    “命?”我摇着头,拉下他的手,“我还要命做什么?放开我好么?放手!放手啊!”

    “玉儿!”他闭上眼睛摇头,“我不会放开你!无论你出了什么事!玉儿!我不在乎!你明白么?我不在乎!我只在乎,你受了多大的伤害;我只恨我昨儿没有跟上你,让人钻了空子!玉儿,别这样,你这样我只会更后悔更难过!”

    没有半点舒心的感觉,心头依旧压着块大石,沉重的让我无法喘息!“不……与你无关!是我笨!是我傻!是我吃醋!所以造了报应!四爷……胤禛……现在想想真好笑!有多少次机会,我宁愿把体交给你……如今……我……有多脏……”低下头看去,没有被四阿哥的披风裹住的皮肤上大大小小的伤口,甚至还有昨晚被九阿哥强按住的手印!

    “没有!”四阿哥一步过来抱住我,下巴抵在他口上的感觉竟然让我觉得好似有一个世纪那么久远没有感觉到!“你一直是完美的!你明白吗?我永远记得你那次在仙女泉中的模样!像是仙女下凡一般!”

    仙女泉?好遥远的一个梦境啊!越美的回忆越衬托出现实是多么的残酷!“仙女也堕入凡尘,变得不再纯洁……”我退后一步,抖落只靠我双手去握的披风,全几乎无寸缕的展现在四阿哥眼前,“这样的我,你还愿意再要我吗?”即使只能有一次,我也想是和他!

    “玉儿……你……”四阿哥神色有些僵硬,不自觉的嘴唇。

    “如果我早先有这样的勇气就好了!”踩过落在一遍的披风,捧住他刚毅却又哀伤的脸庞,寻上他的唇细细的吻上去!舌尖顶开他的牙关,纠缠住他温的舌,舐他口腔中的每一个角落!

    等他的呼吸开始微微急促起来,自己也轻喘的和他分开。克制着自己的体不要发抖,却怎么也做不到,试图解开他脖颈上的盘扣,手却抖的连扣子都握不住!

    “傻瓜!”手被他的大掌握住,腰间毫无障碍的感受着从他手心传来的温度,可抬起头看到的是他眉头紧锁成一个川字!对视很久,他痛苦的闭了下眼睛,手指穿入我的发中向他上一拉,重新落下火的亲吻!唇舌的交缠,只想拭去九阿哥在我体上留下的痕迹,想抛开所有的和他融为一体!

    “胤禛……帮我洗掉不属于你的味道好吗?求你要我!好吗?”下被四阿哥体贴的铺上他那件披风,每一个细密的吻自眼睛嘴唇、脖颈、尖,每一寸被他亲吻过的皮肤泛起片片红晕!

    四阿哥直起,单手抚着我的头发,低声呢喃着我的名字,“玉儿……玉儿……”

    我紧闭着眼睛,脑中又开始出现昨晚的耻辱一幕——九阿哥邪恶的笑容,我拼尽全力的挣扎,体的痛楚!一切的一切已在我这一生中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痕!

    “玉儿……”四阿哥挪开了已经抚进我大腿内侧的手,在我脸上吻了下,“我还是不能要你……”

    我没听完他说的话,苦笑着生生打断他,“我明白!我已经不是曾经的玉儿了!我自己都觉得我……”

    “玉儿!”四阿哥扳过我的肩,着我看他,“不是的!来,手给我!”

    我无意识的把手递给他,由他带着抵在他的下腹上,顿时我‘啊‘的惊叫出声,自手指传来他那张狂的、强悍的、几乎喷薄而出的巨大力;手掌握住的滚烫坚硬令我如受电殛!脸红的发烫,快速的抽回手,又被他抓住!

    “明白了吗?”他邪又苦涩的笑了笑,“如果可以,我现在就想得到你!可是……不行……这是,我和皇阿玛之间的交易!”

    “交易?”

    四阿哥站起重新将我包裹严实,一手揽着我的肩,“玉儿,皇阿玛和我达成了一项协议,他不会把你指给其他人,但我也不能在大婚前……明白了么?”

    大婚?嘴角闪过一缕嘲讽自己的笑,这,还可能吗?或许等我回到大营的时候等待着我的就是一杯鸩酒!

    “玉儿!我相信你!”他突然低下头坚定的望着我眼睛,“我相信总会有奇迹!”

    四阿哥再怎么告诉我他不在乎也无法换回我往的心!自从那天过后,我没有再笑过!只是呆在自己的屋里,呆呆的什么也不做!缩在角发呆,每天四阿哥会想着办法来看看我,送过我他亲手用狗尾巴草编织的‘小兔子’,送过刚刚出炉的点心,还有从南方运来的螃蟹!可是他越对我好,我越难过!

    “玉儿?”慧心拍了拍我,“你今儿还在帐里?”

    我点点头,四阿哥对外一律说的是我在外面迷了路,胡走时扭伤了脚,但单独在外过了一夜,受了惊吓!

    “这样啊!”慧心递给我个小碗,瞧着我别扭的表笑道“得了!这是四爷刚派人送过来的,说是能补子的!你就乖乖的喝了!然后好好的睡上一觉!”

    “苦吗?”我接过碗,还是不放心的问道。

    慧心失笑道“我怎么能知道?我又没尝过!”转过拍拍我的头,“四爷交代了,趁喝了!我看着你一喝也好给四爷复命啊!等会儿我还得去万岁爷哪儿替你当值呢!”

    “知道了!姐姐!”抱歉的对慧心一笑,不管如何毕竟是他送来的,一定要喝!

    慧心看着我乖乖的喝完,满意的一笑,接过空碗,“嗯!这就行啦!好了!我先出去了!”

    目送着慧心出去,心里五味杂陈!不知道康熙知不知道我的事,若是知道不会没有半点反应;若是不知道为何又对我放任不管?四阿哥,我该怎么办?我实在不配再和他在一起,可是,很舍不得他啊!

    忽然,眼皮很沉重,不知怎样就倒在上睡着了!

    “来人啊!走水了!”帐篷外一阵急促的铜锣声,惊醒了我!

    什么?走水了?会不会是四阿哥哪儿?匆忙的翻,却被一股浓烟熏得直咳嗽——真正走水的地儿是我这儿!

    帐篷里的内饰全是因为康熙体贴我们,选的都是羊皮羊粘这些皮毛物件,烧起来净是黑漆漆的烟!慌乱中朝向门的方向奔去,可是怎么拉怎么拽,原先柔软的卷帘变得好像被固定起来一样!

    很快的,整个帐篷充满了烟,火苗也快速的窜起,没多久大半个帐篷已经是火光冲天!我爬着躲到个暂时没有烧起的角落,抱膝坐下!相反的,此时已经没有刚刚的慌乱,这样也好!看来是老天爷在帮我做选择,火焰会帮我净化我的体、我的灵魂!而且,这样我也就可以没有痛苦的离开他了!毕竟,放弃真的好难!

    我抬起头,准备迎接我生命的最后一刻!

    突然,发出‘咣’的一声,帐篷中出现一个人影,看到他的那一瞬间,眼泪再次的落下!

    “太好了!你真的在这里!”四阿哥抹了把脸上的黑灰,对着我温暖的笑着!

    作者有话要说:这章就解答了前面有亲问到在115那章,为啥四四的手握了又松了~

    这个礼拜会更的勤些~~

    最少~1w5~

重要声明:小说《与你三生(清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